看书屋小说网

第1296章 灵儿番外:病倒

2018-07-03 18:20:40Ctrl+D 收藏本站

    沐灵儿真的吓到了。可是金子其实没想做什么。

    他已经累到极限了,脑洞沉沉的,开始有些畏寒。他放开沐灵儿,不言不语,径自脱去外衣窝到被褥里去。

    沐灵儿都有些不可思议,她愣愣地站着,站得腿都酸了,见金子似乎睡着了,一直没动。

    她那颗砰砰砰狂跳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这件事是自己吓坏自己!

    她看了一圈,发现这个帐篷里所有茅草都被铺在地上被羊羔皮毛盖着,就剩下一堆堆带刺的柴火,她连个适合坐的地方都寻不着。

    要么就到一旁蹲着,要么就坐在金子身旁。她犹豫了一会儿,居然选择去蹲在一旁。

    夜越深,气温就越冷,沐灵儿的双脚和双手渐渐地变得冰凉。她不得不站起来,一边搓手,一边原地跳动让自己能热起来。

    过了一会儿,金子冷不丁掀起被褥,沐灵儿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

    金子冷冷打量她,她立马低下头,不动了。

    “过来!”金子冷冷说。

    他都已经不想骂她蠢了,大半夜的这么站着,不知道会冷出病来吗?她平常不总凶巴巴的吗?现在怎么就黏了?就不知道该过来抢被子吗?

    她要是过来抢,他还能不让吗?

    简直蠢到无药可救了!

    沐灵儿一动不动的,仿佛没听到金子的话。金子看她冷得唇都发紫了,怒火就更大了,直接冲她吼,“叫你过来听到没有?要我说第三次吗?”

    沐灵儿还是不动。

    金子仰着头,闭上眼,沉默了半晌才道出一句话,“过来,你欠我的那一夜,该还了。”

    沐灵儿紧紧抿着唇,都快哭了,依旧没有动。

    “自己过来,别让我动手。”金子发了狠。

    沐灵儿猛得抬头朝他看去,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满的全是泪水,似乎随时都会决堤。

    她,还是不动。

    终于,金子起身来冲到她面前,一把就拉开她的衣带。感觉到棉袄松开的刹那,沐灵儿闭上了眼睛,也扬起了头,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

    金子脱掉她那件鹅黄的棉袄之后,便一把将她横抱起来。他分明感觉到她的颤抖,可是,他一言不发,将她抱到羊羔皮毛上躺着,一把就拉来被子盖过她头顶。

    躲在被褥里,沐灵儿一下子就温暖了,可是,一颗心也掉到了冰窖里去。她蜷缩成一团,轻轻颤着,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金子在她身后躺下,却没有再碰她,只是挨着她仰躺着,睁大了眼睛,望着帐篷顶部发呆。

    沐灵儿等了很久,惧了很久,却没有等到金子的任何动静。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眼里满满的复杂,有不安,有庆幸,有疑惑,有迷茫也有痛苦,有泪光。

    她忍不住回忆起虎牢的那一夜。

    那天晚上在虎牢,他撞破了她没有怀孕的真相,很流氓地跨坐在她身上,检查她的小腹,她死命地挣扎,被他警告之后才安分。后来两人明明都起身了,可是,他忽然又将她压倒,以吻封住她的叫声,避开了程叔。

    就那样,他知道了静姐姐怀孕的真相,她无奈之下,求他帮忙保密,他却不要脸地开了一个条件。

    他说,“陪我睡一夜怎么样?”

    她当场赏了他一记耳光,可是,最后她还是迫不得已答应他。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晚上他带她回屋,狠狠地把她摔在榻上,立马就欺上来。

    她吓到哭,哭着求他不要。他却一拳头砸在她脑袋边,冲她吼。

    明明没有刻意去记住,偏偏还是记牢了那天晚上他在床榻上冲她吼的那句话,“你害怕你还答应我作甚?你为什么答应我?你他妈为什么不爱惜自己,你让我怎么爱惜你?”

    就这样,他帮她守住假怀孕的秘密,她欠了他一夜。

    那是怎样的一夜,她非常清楚。

    金子不动,沐灵儿的心一样忐忑,她终究看不透他。她疲得要死,却不敢睡,身体都不敢放松下来,一直僵着,绷着。

    忽然,金子开了口,他说,“沐灵儿,你睡着了吗?”

    沐灵儿心惊,不敢回答。

    金子缓缓翻过身来,从背后搂住她,整个人也靠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羊羔皮毛和被褥太温暖了,金子一靠近,沐灵儿就感觉整个被窝都暖烘烘了起来。

    她非常清晰地察觉到,他的手慢慢地缠上她的腰,慢慢地搂紧;感觉到他的身体在贴近她的后背,感觉到他的大长腿缠上了她的腿;感觉到自己慢慢地被他禁锢在怀中,越来越暖。

    可是,一切止于此。

    他的手非常安分,就只搂在她腰上,再也没乱动。他就这样,紧紧地抱住她,恢复了安静。

    就这样吗?

    他要的一夜,就只是这样吗?

    沐灵儿睁大了眼睛,睡意全无。

    许久许久之后,却忽然听到他在她耳边呢喃说,“小傻瓜,乖乖睡吧。不必怕,我舍不得的。”

    他的声音好温柔好温柔,完全不像之前的冷漠,像是"qing ren"之间的呢喃,又像是神志不清的呓语,听得沐灵儿一直藏在眼眶里的泪,潸然而下。

    “金子……”她一开口就哽咽,“你为什么要这么好?为什么要这么倔?你让我拿你怎么办?”

    金子,我所有的爱都给了七哥哥,都给光了呀!我该怎么爱你?

    沐灵儿难受得低声哭了起来。

    可是,金子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也没有察觉到她在哭。

    金子已经高烧地神志不清,浑身发烫,满脸通红。沐灵儿扯下被子,转过身去,想好好地问一问他。

    而这一转身,沐灵儿才后知后觉金子的异样,原来不是被褥太温暖,而是他发烧了,浑身发烫!

    沐灵儿一摸额头就被拿温度给吓坏了,她差点就甩自己一巴掌。亏她还是药师,身旁的人烧成这样了,她居然还没察觉。

    她连忙提金子把脉,这一把脉,她就开始掉眼泪了。

    金子染了很重很重的风寒,必是好几日累积下来,才会变成这样的!天知道他为了找她,吃了多少苦头!

    她遇到病人,向来只急不慌的,可是,这一回她慌了,她喃喃自语起来,“药,我的药?我的药呢?”

    幸好她有随身携带药包的习惯,她都顾不上冷,连忙起身来,抓来地上的药包拿出一簇干药草就往门外冲去。

    “砰砰砰!”她狂敲老大娘的门,老大娘家匆忙来开门,见到她泪流满面的样子,都被吓哭了。

    “姑娘,你怎么了?”

    沐灵儿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落泪,她说,“金子病了,我要帮他熬药,我要帮他熬药,快……”

    老大娘这才明白过来,连忙带沐灵儿去火房,帮忙生火。

    凤英早就被沐灵儿的敲门声吵醒了,就在老大娘和沐灵儿在火房里忙的时候,她偷偷地溜出门去,潜入了金子的帐篷。

    她瞥了地上那件棉袄一眼,又看了看金子,喃喃低声,“病了?”

    她小心翼翼地走近,竟见金子抱着被褥,喃喃呓语着,不知道说着什么。她凑近,认真一听,只听到一个名字,“灵儿”。

    他都病成这样了,竟还惦记着那个臭丫头。

    凤英心下的妒意都要烧起来了,她是黑森林里最美的人,为什么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黑森林里最尊贵的男人呢?

    她眼底闪过一抹狠绝,竟毫不犹豫地脱掉衣服,抱住了金子。

    “我是灵儿呀,我在这里。”

    她缠住了金子,拉住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摸。

    “灵儿……沐灵儿……”

    金子双眸紧闭,神志不清,压根不知道沐灵儿早就离开了,一直都以为沐灵儿还在身旁,还在自己怀里。他又一拥紧怀中的人儿的,手还是缠在她腰上。

    他只是想抱住她,困住她,仅此而已。

    可是,怀中的人却不安分,竟拉着他的手,一寸一寸往腹下探去,而她的手以不停地撩拨着他。

    他还是拉开了,“灵儿,不可以……我不想逼你,我不要逼你。”

    “灵儿,乖……让我抱一抱就好。”

    “灵儿,为什么我不能早一点遇到你?为什么……为什么……”

    凤英听到这些话,心下多少有数了。对沐灵儿当嫉妒更是深了三分!

    她挣开金子的手,更加大胆地替他宽衣解带,毫不害臊撩拨他,就在金子要拉开她的手时,她忽然俯在他耳畔,低声说,“我自愿的,我喜欢你!”

    这话一出,金子分明僵住了,但是,他很快就翻身,将凤英压在身下,他眉头紧锁,头痛欲裂却还是缓缓地睁开眼睛,他要看着她,要看着她听她说这句话。  [ban^fusheng]. 首发

    他硬撑着,缓缓睁眼,可是,眼前的人影却是晃动的,仿佛有无数个影子,他看不清楚她。

    他低着头,埋头在她身上。就在这个时候,木门忽然被打开,他都还没有意识到。

    直到门口传来“嘭”的一声,他才惊醒,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沐灵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她双手悬空,脚下,一碗药碎洒一地。

    “灵儿……”

    他喃喃出声,愣了一下,随即低头看身下的人。刹那间,他就彻底清醒了。两个人都一身赤luo,他刚刚……刚刚做了什么?

    凤英朝沐灵儿看去,眼底掠过一抹冷笑,虽然这个臭丫头来得太快,害她不能把生米煮成熟饭。可是,让着臭丫头亲眼撞见这一幕,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凤英等着,等着沐灵儿转身跑掉。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