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97章 灵儿番外:身材

2018-07-03 18:20:39Ctrl+D 收藏本站

    沐灵儿撞见这一幕,并没有转头就跑掉。

    她缓过神来,忽然就冲到了金子和凤英面前来,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一把就将金子推开,随后狠狠地甩了凤英一巴掌。

    凤英始料不及,被打了都还没缓过神来。金子浑身无力,被推到在一旁都爬不起来,他看着泪流满面的沐灵儿,想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解释,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就停留在自己拥着沐灵儿入睡,后来发生了什么他真的想不起来。

    沐灵儿怒目瞪了金子一眼,这才转身跑了出去。

    “沐灵儿!”金子大急。

    这个时候凤英也才缓过神来,喃喃说,“她打我?她敢打我!”

    金子冷冷看着凤英,虽然浑身无力,可那目光却透出骇人的杀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火却越来越大,看着凤英都忍不住后退,怯了。

    “我,我听说你病了,我就过来看看。”凤英急急狡辩,“谁知道你就……你就……凌戈,是你欺负了我!你还凶什么?”

    金子连同她辩解,连询问清楚真相都不需要,他冷冷说,“我要杀了你!”

    “凌戈,你……”

    凤英下意识后退,即便她知道金子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即便她知道自己随时都能制住这个男人,可是,她就是怯了,怯得都忘了动手,只知道后退,躲避。

    他的眼神,太可怕了。

    很快,凤英就察觉到外头有群兽在靠近,自幼与兽类为伴,她太了解那种气息了。

    帐篷外头必定早被野兽包围,它们全都杀气腾腾的。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想杀她!

    凤英背后撞在柴垛上,无路可退。

    她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放了我,我告诉你一切!”

    金子无动于衷,虽然他原地不动,可是,他眸中冷冽的杀意直逼到凤英面前,似随时都能将她凌迟掉。

    金子越沉默,凤英就越恐惧,“我告诉你凌家的一切,所有真相,我放了我!”

    金子对她所言,一定兴趣都没有,他冷冷地盯着她,发出了兽一样的低吼。

    这是招呼猛兽的声音!

    凤英浑身发颤,冷不丁滚到一旁地上,摸来了一把匕首。

    既是得不到,既要她死,那还不如……他去死!

    她抽出匕首来狠狠冲金子刺了过去。可是,她都还未刺到金子,就被冲进来的大白虎给扑到在地上。

    “不要……”

    凤英大叫,可是,声音很快就因大白虎的獠牙而戛然停止。

    大白抓住她的脖子,没有停留,直接给托出去,留意下一地血迹。

    营帐之外,全是猛兽,草原上所有猛兽全都来了,老虎、雪豹、狼群甚至还有几头大狮子,它们将几座帐篷全都围了起来。

    大白虎一把凤英拖出来就远远甩了出去,甩到雪地上。凤英被咬在脖子上,大量流血,却还奄奄一息。但是,很快,周遭的野兽就全都扑了过来争食,将她淹没。

    这种死亡前的恐惧怕是无法想象的,对于凤英来说,那真真是生不如死!

    附近一个羊圈和一个马圈里的牲口全都被吓坏了,不停地嘶鸣,乱撞,牧民一家人早就躲了起来,看都不敢往外看。沐灵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见人影。

    就一会儿的时间,猛兽们就纷纷散去,在雪地上留下一滩血迹和一堆骸骨。

    自幼驭各种猛兽的凤英,一定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么一个死法。

    草原恢复了平静。帐篷里,金子趴在地上,头痛欲裂,冷颤不断。他想爬起来,想去找沐灵儿,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别说爬起来了,就是翻个身都办不到。

    他努力了好几次,终究是站不起来,他只能放弃。

    他望着帐篷顶,缓缓锊起刘海,那双极好看的眼睛渐渐地,渐渐地蒙上了一层绝望的色彩。

    这辈子,哪怕是被关在牢笼你当奴隶,哪怕被买到三途黑市,明码标价放在市场里卖,他都不曾如此绝望过。

    痛苦在这绝望里慢慢浮现,他缓缓闭上了眼,再也看不到他眼里任何情愫。

    身无力,心亦无力,都不知道是自己放弃了全世界,还是全世界放弃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匆忙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朝他靠近。

    他听到了,却无动于衷,只当是牧民过来救他。然而,来的却是沐灵儿。

    她端着重新煎熬好的药汤,神色匆匆而来。她一进门就看到金子一身赤luo躺在地上,半身赤luo,半身掩在被褥中。他双手高抬,遮挡在额头上。

    沐灵儿虽然非常焦急,可是,撞见这一幕,她的脚步还是顿住了。她的视线不自觉沿着金子的双手,双臂,双肩缓缓下移。

    真的无法想象,看上去那么瘦的一个人,竟会有用如此精炼的身材,就单单双臂的线条就完美得好似雕刻出来的,无可挑剔;而他的双肩,更不像平常看上去的那么弱,不宽厚但是宽阔精炼,性感而充满力量。

    难不成和他的穿着有关?沐灵儿越看越惊叹,越看越忍不住往下看去。她看到他完美的胸肌、腹肌,文理分明得好似雕塑;她的视线根本停不下来,沿着他的腹肌继续往下移,那线条越往下越精炼,越令人心惊动魄,面红耳赤。

    直到视线被棉被遮挡,沐灵儿才猛得缓过神,手里的药差一点点就又摔掉了。

    男人的身体都是这么好看的吗?

    沐灵儿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她急急甩脑袋,忽略掉这个想法。

    她把药放在一旁,连忙拉来棉被将金子盖得严严实实。金子双眸紧闭,沉浸在绝望之中,对周遭的动静无动于衷。直到沐灵儿触碰到他的手,他才心惊,第一时间就认出她的手来。

    他猛得睁眼,果然就看到了思念了两年多的那张脸,满脸的泪迹,像个可怜虫。

    明明都绝望到了极点,可此时此刻,他却笑了起来,他轻轻抚去她眼角的泪迹,柔声说,“沐灵儿,我又梦到你了。”

    他还以为从此都见不到她了,连梦都梦不到了。

    沐灵儿愣了下,连忙避开他温柔的目光,亦避开他的手。她触摸他的额头,虽然有所预料,可是还是被那温度吓了一跳。他本就病了,刚刚那么一折腾,病情就更重了。

    她连忙帮他把脉,果然病情重了不少。

    药必是要加重的,可是这病情太急了,她要是再犹豫一下,再晚来一会儿,他的脑袋估计会烧坏掉的!她没有时间再去重新熬药了,必须先让金子把这碗药喝了,先缓一缓病情。

    “你起来喝药,快点!这不是梦!”沐灵儿认真说。

    她使劲地把金子拉起来坐着,只可惜,她完全撼动不了他,这个家伙看着那么瘦,可重量去一点儿也不清,她早就亲身验证过的。

    金子若是有力气动弹,早就出去找她了,他翻身都无力。

    “乖,你安安静静坐着,让我好好看看。”金子仍以为自己沉浸在梦境里。过去的两年里,他太经常梦到她了,隔三岔五就梦到她。

    他总会想,是不是因为经常梦到,所以才放不掉,忘不掉呢?

    沐灵儿急呀,“不是做梦,这是真的!你再不起来喝药,你会烧傻掉的!你会比我还蠢的!你起来啊!”

    这个家伙天天都骂她蠢,自己才是真正蠢好不好!

    病成这样了,还做什么梦啊?

    由着沐灵儿着急,金子就是不动,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就傻笑了起来。沐灵儿都快急死了,可是,见他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他的眼睛一眼,这个从来都不笑的家伙,笑起来怎么这么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

    “起来啊!”

    沐灵儿使劲地拉拽,好久好久,都来不动金子。

    见金子还在看着她,还在傻笑,她都快急疯了,索性端来药自己喝上一大口,果断地埋头下去,吻上金子的唇,把药渡过去。

    金子僵住了,原本的意识还有些迷糊,这下子立马清醒了,他被迫接受,喝下一大口药。沐灵儿放开他,很快又喂来一口。就这样,一大碗药,沐灵儿连续喂了五次,总算喂完了。

    沐灵儿松了一口气,正拭去嘴角的残渍,谁知道金子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脖子,将她按下去,吻住了她的唇。

    沐灵儿都还未缓过神来,他就长驱直入,同她深深地纠缠住,无比缠绵起来。天知道这个吻到底有多深,沐灵儿竟都没有挣扎的机会,只能任由金子肆意索求,直到他满足。

    初吻被他夺的,也曾经被他强吻过,可是,都不如这一回来得猛烈,深刻。沐灵儿非但没有挣扎的机会,甚至都有些无法承受,他太热烈,太用力,太用情了。她都分不清楚,他是在跟他索求,还是在给予她。

    当金子放开沐灵儿的时候,沐灵儿气喘吁吁地趴在他身上,红唇浮肿,脸色潮红,整个人都懵了。 百度@半(.*浮)生 —天才小毒妃

    金子轻舔着唇,看着她,就像是看着猎物,恨不得再一次扑过去吃一回。

    她沐灵儿一撞上他邪佞的眼神,她就一拳头砸了过去,砸在金子胸膛上,“混蛋!”

    “原来,我不是做梦。”金子忍不住呵呵笑出来。

    “你!你装的!你故意的!你骗我喂你药!”沐灵儿气得满脸通红,使劲抹嘴唇。

    可是,金子的目光却忽然狠了起来,他冷冷说,“沐灵儿,我现在真的没力气,否则……我一定吃掉你!”

    沐灵儿吓得跌坐在一旁,她转身就要逃,金子却淡淡问,“你为什么还回来救我?我还以为你走了,就不会再理我了。”

    凤英的事情,她撞个正着,她竟还熬了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