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98章 灵儿番外:为什么

2018-07-03 18:20:39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金子的问题,沐灵儿转过身来,给了一句让金子终身都难忘的话。

    她说,“金子,你差点被那个女人强暴了。我想了一下,你好歹救过我,我不能任由你别人糟蹋了。”

    金子目瞪口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沐灵儿其实真的不蠢的,金子病成什么样子,她把过脉,非常清楚。而且,她才离开那么一会儿,金子不可能去勾搭那个女人的,明显是那个女人自己送上门去投怀送抱。

    她一跑出门,站了一会儿就想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本还想折回去,但是,看到又老虎靠近,她就知道金子不会有事,所以她抓紧时间去重新熬药了。

    对于病重的金子来说,药是最重要的。

    当她端着药出来,就看到雪地里一滩血,一具人的骸骨。她向来胆小,可是,看到那场景,居然一点儿都不害怕,也不觉得残忍。反倒有种说不出的爽快感,她觉得自己都变坏了。

    金子又很多很多话要说,可是,面对沐灵儿这个回答,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耻辱,恼火,却又非常无奈。

    最后,千言万语全化成了两个字,“过来。”

    沐灵儿没动,问说,“你杀了那个女人,还怎么去玄空大陆?还怎么找你的家乡?”

    “你过来,我就告诉你。”金子淡淡说。

    沐灵儿非但没有过去,反而抓起地上的药包,一言不发地往外跑。她并没有跑远,就站在门口,仰着头让冷风打在脸上,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唇还浮肿着,有些疼,残留着他的气息,她轻抚过嘴唇,心跳竟还会加速。她的心比刚刚还要乱,她真的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越来越不知道了。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没了之前的果决。

    她哪都没去,就是去陪了一帖新的药。她把药熬好送到帐篷里,发现金子睡着了。

    她小心翼翼地抚他的额头,检查体温,而后又把脉,确定病情好一些了,她悬着的心才落下。

    她推了推他,“喂,起来喝药了。”

    原以为要叫很久,他才会醒的。可是,她一推他,他就睁开眼睛。

    他,又装睡!

    她蹙紧眉头看他,那满是泪迹的脸愁得像小老太婆。

    这一回,他没有装了,吃力地自己爬起来坐着,接过她的药来,大口大口喝掉。

    药都喝光了,他才说,“你又来了?我刚刚又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他都还未问她为什么又回来。

    她自己先给了答案,“救人救到底,我们算两讫了吧?”

    “不。”他笑得无力,“当初是你求我帮你的。今日,我没逼你救我。咱们,两讫不了。”

    其实,她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心下很清楚,他那么精明,不会答应她的。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天还未亮,这个时候是最冷的。帐篷里没有暖炉,沐灵儿坐着坐着,就手脚发凉起来。她不自觉搓起手来。

    “借你用。”金子抓了自己的裘袍丢给她,沐灵儿倒没有拒绝,拿裘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两人又先入了沉默,就这样干坐着,等天亮。

    有人说黎明前的黑暗总是异常的漫长,沐灵儿发现这句话是真的。

    她等呀等呀,时间就是非常慢,草原的天一直不亮。明明都裹了狐裘,怎么还这么冷,寒气一直从脚上冒上来,冷得她都哆嗦了。

    终于,金子打破了沉默,他冷冷说,“沐灵儿,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过来,这一夜就算还给我了,否则,我真的算利息了。”

    沐灵儿抬头看去,眸光戒备。

    金子嗤笑出声,“你要冻病了,谁给我熬药?你知道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沐灵儿的心情原本很沉重的,听了他这话,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忍不住就扑哧笑了。他没什么力气,确实没办法欺负人。

    笑归笑,沐灵儿还是不动,可怜兮兮地问,“那你还娶我吗?”

    这个得寸进尺,登堂入室的女人!

    金子说了那么多回娶,那一次动真格了?他怕是彻底输给她了,他说,“不娶。”

    沐灵儿还是不过去,她伸出小指头,“拉钩,骗人……骗人的话,逢赌必输!”

    金子很爽快地同她拉钩,发了毒誓。

    沐灵儿总算安心了,她脱去外袍,乖乖地爬过去,潜入温暖被窝里去。

    这一夜,本就坐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竟会变成这样。

    只要等到天亮,她和金子就两讫了!

    沐灵儿径自侧躺着,任由金子从背后缓缓靠近。然而,当金子贴过来,搂住她的时候,她的心跳顿时漏了一大拍!

    她这才想起来,金子没穿衣服!

    “啊……”

    金子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手搂紧她的腰。

    她真真吓坏了,使命挣扎起来,可是,金子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将她禁锢地死死的。她根本挣扎不了。

    很快,金子贴在耳边的一句话就让她安静。他说,“沐灵儿,你最好别动。否则……我会违背我对你的所有承诺!”

    沐灵儿的挣扎,戛然而止。金子的腿缠上来,跟她纠缠在一块。两个人,两颗心,就像是两条长长的线,纠缠成一团,越来越解不开,也始终无法并成一条。

    沐灵儿不动,金子确实也没用动。但是,他贴在她耳畔,呢喃起来。

    他说,“灵儿,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他说,“灵儿,你那么蠢,为什么我还喜欢你?”

    他说,“灵儿,如果我先遇到你……你会属于我吗?”

    他说,“灵儿,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死都不想放弃,除非看到她痛苦。灵儿,顾七少是不是很开心,一点儿都不痛苦,所以……你没放弃?他一定是喜欢你的吧?灵儿,我放弃。你开心点吧,不要再哭了。”

    他轻叹,“灵儿,以后不要再这么蠢随便答应人家那种事。要爱惜自己,懂吗?”

    他轻笑,“顾七少前几个月出关,往北走,应该是要去玄空大陆。天亮了你就走。那张金卡的债,我都还清了。我会留在冬乌,你记好了,以后都别来。”

    他说完,便松开了手,放开了她。

    天,亮了。

    黎明前的黑暗明明那样漫长,可为何,黎明总来得那么突然,不经意间,整个世界就明亮了?

    沐灵儿慢慢地坐了起来,朝外头看去,这才发现视线全都模糊了,看不到光。她随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哭了,满脸都是泪水。

    金子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侧躺着,沐灵儿愣愣地坐着,不停地抹泪,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抹眼泪就越多,仿佛永远都抹不完。

    最后,她忍不住埋头在膝盖上,呜呜大哭起来。

    为什么那么痛苦?

    为什么明明自由了,明明两不相欠了,明明可以走了,明明永远都不会再见了,明明知道七哥哥的去向了。可是,为什么一点儿都不开心,为什么眼泪会止不住。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死都不会放弃,除非看到对方痛苦吗?

    可是,她没有看到七哥哥痛苦,没有看到七哥哥不开心,可是,她也放弃了呀!两年前她就放弃了呀?

    她那么喜欢七哥哥,怎么就放弃了?她那么讨厌金子,为什么现在还要哭?

    沐灵儿哭得都失控了,就是不走,也不说话。

    金子蹙眉看着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强留她,她哭;他放她走,她也哭。他该怎么做,她才会开心一点呢?

    他忽然大吼,“沐灵儿,不要哭了!走呀!滚出去!”

    是不是凶一些,她才清醒?

    沐灵儿忽然抬起头来,哽咽地问,“金子,你为什么要算计我?你为什么要欺负我?你为什么要逼我?”

    如果不是在三途黑市的算计,她能怨上他?能让他欠那么一大笔债?如果不是他欺负她,她能欠他那么多?

    “我跟你道歉,成吗?”金子被她哭得心都烦躁了,“我不逼你了,永远都不逼你了,你走吧。”

    谁知道,沐灵儿却哭得更凶了,“金子,你一直逼我一直逼我,为什么你不逼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要我这么痛苦?”

    “金子,我放弃七哥哥了,我不想再喜欢谁了。喜欢一个人真的好累好累,我不要那么累了。我一个人好好的,你为什么还要来欺负我?为什么还要逼我来见你?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么多话?你为什么要喜欢我?为什么……”

    沐灵儿哭得撕心裂肺,似乎把这段时间来的隐忍全都爆发了出来。

    与其说她放弃七哥哥,倒不如说是她被放弃。她很早很早就被放弃了,不被喜欢过,只是,她反应太慢了,反应了好几年才明白过来。 百度@半(.*浮)生 —天才小毒妃

    她像是一个单相思的失恋患者,明明没有被爱过,明明没有相爱过,却体会到了爱的种种痛苦。

    “金子,七哥哥一点儿都不痛苦,我怎么……我怎么可以放弃他?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放弃他?我喜欢他好多年好多年了……我怎么可以……”

    她哭着看着金子,她凌乱而痛苦,却又自责。

    金子心痛地无法言语,他没想到这个丫头会傻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不可以?”他怒声质问,“沐灵儿,你欠着他什么了?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一个人不是责任,爱一个人也不是责任!娶一个人才是责任!沐灵儿,我后悔了!我要娶你!”

    他说着,猛地就将沐灵儿拉了过去,压倒在身下。

    沐灵儿还在哭,他的吻却疯狂地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