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00章 灵儿番外:舍妹

2018-07-03 18:20:38Ctrl+D 收藏本站

    顾七少送给金子和灵儿的大婚之礼是一个锦盒。

    韩芸汐他们几个人,都认得出这个锦盒来,因为,这个锦盒和之前顾北月大婚,顾七少送去的那个是一摸一样的!

    韩芸汐和沐灵儿偷看过里头的东西,顾北月这个收礼之人自然是看过的,而秦敏,她之前在云宁住的那阵子,太傅府里还没有家奴,她亲自帮顾北月收拾过几次屋子,撞见这个礼盒,好奇心驱使之下也偷偷看过。

    唐离和宁静夫妇俩则是非常好奇的,要知道,顾七少送出手的东西,绝对不会一般。龙非夜对顾七少送给别人的东西没兴趣,他的心思也不在这婚礼晚宴上,他一直在等宁承的贺礼。他是冲着那个放他鸽子的人来的。

    金子虽然明面上没有给宁承送请柬,但是,私底下有没有邀宁承,就没人知道了。宁承和金子可以说是自小到大的交情,金子大婚,宁承会不来?

    退一万步说,就算宁承不来,贺礼总该会送来的吧?

    只要逮住送贺礼的人,龙非夜多的是办法顺藤摸瓜揪出宁承来。他不管宁承要留要走,欠他的承诺就必须来兑现掉。

    金子接过贺礼,冷冷说了句,“劳烦徐侍卫代我夫妇同豫王殿下道声谢。他说着,便要当众打开锦盒。

    “不要打开!”

    韩芸汐和沐灵儿不约而同,异口同声。

    顾北月平静依旧,仿佛从来都没有收过同样的贺礼,也不知道里头放了什么东西。秦敏不动声色,就是看着。两个人也算是不约而同的淡定了。

    “为什么?”金子狐疑地问。

    “因为,因为……”

    沐灵儿说了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幸好韩芸汐激灵,她急急解释,“这婚礼还没结束呢,急着拆贺礼作甚?还不赶紧把新娘子送入洞房,要是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

    无奈,这个说辞说服不了金子,反倒激起金子的好奇心。若是别的东西,金子也不会多留心,顾七少送的,他还真想马上看一看。

    于是,他没理睬韩芸汐和灵儿,冷不丁就打开了锦盒。

    这刹那,沐灵儿闭上了眼睛,韩芸汐无语望天,顾北月扯了扯嘴角,隐隐有些尴尬,秦敏偷偷瞥了顾北月一眼,决定继续装傻。

    金子盯着锦盒里看,表情复杂,许久许久都不说话。

    婚礼隆重,婚宴盛大,大草原上三大圈的宴席,无数篝火,然而,这个营帐里就他们几个人。外头的热闹声让草原的夜变成了不眠之夜,营帐里却随着金子的沉默,而变得格外安静。

    沐灵儿的耳根子都开始红了,她在心下大骂金子,“看什么看呀?看那么久还没看够吗?还不赶紧合上盖子?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不就好了?”

    谁知道,金子忽然转头朝她看来,随手也把东西递了过来,“沐灵儿,这不是贺礼,是顾七少给你的。”

    “啊?”

    沐灵儿惊得脱口而出,刹那间整张脸都烫了起来。七哥哥这是要做什么?搞事情吗?

    韩芸汐一手扶额,都不知道说金子什么好了?顾七少胡闹,金着难不成也要跟着胡闹吗?那种东西,他想给灵儿看也得躲洞房里去看呀!

    这众人的面,让灵儿的脸往哪里搁呀?

    金子双手把东西递到沐灵儿面前,金子太高,沐灵儿好矮,即便东西在面前了,灵儿还是看不到。当然,她也不敢看。

    她急急将锦盒合上,才收下。

    “你不打开看看吗?”金子冷冷问。

    沐灵儿怒了,这家伙到底要怎样啊?她正要发飙,金子却淡淡说,“你给你置办了嫁妆,虽然迟了,你还是打开看看吧。”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沐灵儿更是不目瞪口呆。

    嫁妆?

    怎么……

    沐灵儿连忙打开锦盒,只见锦盒里躺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两个大字正是“嫁妆”二字。这是七哥哥的笔迹,她一眼就认得出来!她把信函取出来,便看到锦盒里头安安静静躺着一个小药瓶,她非常非常熟悉的小药瓶。

    这个小药瓶是有一次她给他护命丹药的时候,顺便给的。她骗他说里头藏了护命的丹药,要他一定得是生死关头,才能打开。其实,这小药瓶里不仅仅藏着她最珍贵的药丸,也藏着她告白的字条。

    那个时候,她幼稚地希望,七哥哥在有生之年,能够知道她的心意。如今想来,沐灵儿自己都想笑,当初怎么就那么笨呢?七哥哥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透她呢?

    他把小药瓶还给她了?他看过里头的东西吗?这算什么嫁妆?

    他这是要在她大婚之上,送给她一份明明白白的拒绝吗?

    除了沐灵儿,在场没有人知道这个小药瓶本就是沐灵儿的。金子淡淡说,“他送你药吗?”

    沐灵儿抬起头,一下子就撞入了金子那双漂亮的眼睛,他眼里写满了认真和好奇,还有她一眼就可以看穿的执着。

    她知道,他想知道瓶子里装了什么。他的眼神,看得她的心,控制不到地疼了起来。

    她不想打开,不想解释,她不想让金子看到!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不想让他难堪。

    她……心疼!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金子忽然把小药瓶拿过去打开来。

    这一刻,沐灵儿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是!她却看到金子从小药瓶里倒出了一堆金沙!

    没有药丸,没有告白的字条,这是一瓶满满的金沙!非常非常珍贵,无价的金沙!

    均匀,细腻、绵柔、纯净、金灿灿的,在灯火的辉映下,焕着淡淡的金芒,奢美得无与伦比。

    这才是金子呀!云空大陆上,质地最纯的金子!

    “金子……”沐灵儿脱口而出,惊呆了!

    金子也非常意外,沐灵儿一喊“金子”他就抬头看去,这才知她喊的是他手里的金沙。

    金子对顾七少这个人特不屑,对顾七少送的东西自然也不屑,可是,看着手里的金沙,他心下还是暗生佩服。且不说这份心,就说着东西,要寻到一整瓶真的不容易。

    周遭众人见了金子满手的金子,也都非常意外。

    韩芸汐忍不住笑了起来,问说,“灵儿,你七哥哥这嫁妆,你喜欢不?”

    沐灵儿还未回答,唐离就起哄了,“灵儿,你七哥哥送的金子,你喜欢不?”

    话音一落,宁静就一脚狠狠地冲唐离的脚踩去,这个家伙不开口会死吗?在虎牢里被沐灵儿缠得要发疯的宁静,最清楚沐灵儿曾经对顾七少的感情。

    若是灵儿还未放下,唐离这话就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呢!

    唐离被踩得发疼,不敢再吭声。

    谁知道,金子竟也问,“沐灵儿,你喜欢吗?”

    沐灵儿看着他,迟迟没有回答。

    顿时,气氛又紧张了起来。大人们都心惊胆战着,尤其是韩芸汐,她至今不知道灵儿为何要嫁。她真是怕了这个冲动的傻丫头。怕她因冲动而嫁,怕顾七少这份贺礼让她又冲动起来,毁了这场婚礼。

    爱,可以是一个人的事,可以冲动。

    可是,婚姻只能是两个人的事,冲动便是伤害。

    沐灵儿真的安静得有点久了,似乎在坐什么重要的决定,需要非常慎重地考虑。时间久得不只韩芸汐着急,其他人也都紧张起来。

    宁静朝韩芸汐使了好几个眼色,可是,韩芸汐也什么都做不了呀?宁静一起恼,更使劲踩唐离!让他多嘴!让他问得这么直白!让他为难灵儿!让他给金子机会那样问灵儿!

    唐离强忍着疼,恨不得沐灵儿赶紧说话。沐灵儿不开口,宁静是不会放开他的脚的!

    大家都着急,金子反倒很平静。他慢条斯理地将金沙放入小药瓶里,耐心地等着。

    如果,沐灵儿愿意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即便在婚礼上,他一样可以耐着性子等。等她想好,等她想清楚。

    把金沙装回瓶子去后,金子犹豫了下,索性把那封信函也给当众打开了。这一打开,才发现这封信函其实是给他的。信中就只有一句话,却让金子看了很久很久。

    那句话是,“金子,舍妹耿直、愚笨、不谙世事,望多包容疼惜,感激不尽。”

    落款则是,“兄,顾七少”。

    金子愣了许久才缓过神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忽然堵得特别难受。之前,被沐灵儿再怎么伤,他都没那么心堵过。

    确切的说,是心疼吧。

    这封信那么温暖,却同时也无比残忍。这温暖的嘱托,意味着沐灵儿被顾七少彻底的拒绝。

    看着沐灵儿,他竟然心疼胜过心痛。

    这个可怜虫被拒绝,被抛弃了。

    可是,他还是硬扯出了笑容,像之前那样,没心没肺,什么都不介意地笑起来,他把信函呈到她面前来,打趣地说,“沐灵儿,你看,顾七少是真的不要你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勉强勉强还是愿意收留你的。”

    周遭众人,看不清楚信上写了什么,可是,听了金子这话,却纷纷蹙起眉头,包括龙非夜。

    到底有多喜欢,才会愿意勉强自己?

    沐灵儿看着顾七少的亲笔字迹,看着看着,眼泪就落下来了,她抬起头来,看着金子,喃喃道,“金子,你不要勉强好不……”

    “不好。”金子果断地打断,很凶,

    “可是……可是……”沐灵儿似乎被吓着了,哭得更凶,“可是……可是七哥哥两年前就不要我了,我也……我也不要他了。”

    金子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