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05章 北月番外:知道

2018-07-03 18:20:32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泡在药汤中,药汤还不够满,还不到他的胸膛。他清瘦却也精炼,胸膛硬实,有纹有理。虽然是药罐子,却没有病秧子的样子。或许是同他自小练武有关系吧。这身材,掩藏在白衣之下,好得令人想不到。

    他原本是望着屋顶想事情的,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若是平时,他必定还埋头再一堆信件里,没忙再忙一两个时辰熬到三更半夜。他是不会睡,也睡不着的。明明没有放松之心,可是药汤的蒸汽,还有药材的气息让他的身体慢慢的松弛下来,渐渐的,心也跟着放松。在这熟悉的温度和气息中,一切似乎都变得熟悉起来,他仿佛又回到了年幼时候那段天天浸泡在药汤中的时光。

    他的身心并没有退行到那个时候,而是像个旁观者,看着浸泡在药汤中的孩子,渐渐变成少年,渐渐长大。

    他温和的眼中不自觉露出了怜悯之色,他怜悯过无数人,却第一次怜悯自己。

    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怜悯过往的自己,这是一种怎么的成熟呢?

    他沉浸在熟悉的过往里,直到店小二进来提着热乎乎的药汤进来,他才清醒过来。

    店小二网大浴桶里添了热的药汤,一脸暧昧,笑呵呵说,“公子,门口那位姑娘是你什么人呀?都在外头守好久了。”

    顾北月立马抬眼看来,却不说话。店小二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不敢再问,连忙避开顾北月的目光,继续倒药汤。

    过了一会儿,顾北月才开口,淡淡道,“她是我夫人。”

    店小二语气里的暧昧,让他必须承认,否则,秦敏一个姑娘家这么守着,会被想成什么样子?

    “小的眼拙!眼拙!”店小二十分意外,连连点头,可心下却诧异不已,这二人既是夫妻俩,为何要分房二住呢?

    这位公子住天字二号房,那位夫人却住天字一号房。

    顾北月见店小二那一脸狐疑的样子,也立马想到了这一点,他又解释道,“昨儿有些口角,她堵着气。”

    店小二笑了起来,也就不好奇了。

    若非顾北月的聪明和观察入微,若非店小二话多,心思都形与色,顾北月也不必解释那么多。

    太聪明的人,太深沉的人跟太简单的人待一块,注定聪明的人要累一些的。

    店小二以为顾北月还会说点什么?但是见过顾北月迟迟没有开口,他等了一会儿,便转头要走。可是,他都要开门了却又折回来,低声说,“公子,您刚刚出去的时候,夫人哭了。”

    原本缄默着的顾北月忽然就坐了起来,眉头紧锁,认真问,“怎么回事?”

    店小二原本那位夫人是因为口角而哭,见顾北月这等反应,他就知道不对劲了。

    他连忙解释,“小的也不知道,您出去之后,夫人就原地站着不动。她,她……她好像着了魔障,被人撞了两回都没走开。小的……”

    “撞上了没?”顾北月焦急打断。

    “没没!就是撞了肩膀,没大碍。”店小二连忙解释。

    “那怎么哭了?”顾北月认真问。就他对秦敏的了解,秦敏虽然是秦家大小姐出身,可性子绝不弱,不至于这样就哭鼻子。

    “小的也不知道,小的怕她被撞伤了,过去一看才看见夫人哭了。她说她饿了,就点了一桌菜吃。后来就出去了。”店小二如实回答。

    店小二话到这里,顾北月也没有再问的意思。他一脸沉重,缄默地挥了挥手,示意店小二离开。

    秦敏一直在门口院子里,见店小二开门出来,她也不着急。耐着性子等店小二关上门,走下来了。她才冲店小二微微笑,招手示意他过来。

    比起面对顾北月,店小二很害怕秦敏。他搞不懂这位夫人之前还哭了,现在怎么能冲他笑得这么好看。

    是的,这位夫人就微微一笑,就比别的人大笑起来要灿烂很多。

    店小二胆战心惊地走过去,“夫人,有什么吩咐?”

    “他睡着了吗?”秦敏低声问。

    店小二一开始摇头,可却很快又摇头。

    “什么意思?”秦敏认真起来。

    “原本睡着了,小的一进去就吵醒了,但是,后来又睡着了。”店小二只能这么解释。他生怕自己说那位公子没有睡着,这位夫人会使唤他做什么。

    然而,秦敏什么都没有再问,更没有交代什么。她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真正放松下来,休息一下。

    她想,只要他睡得着,应该问题不大了。

    秦敏一高兴,就赏了店小二一锭银子。这可把店小二给开心坏了。

    “待会记得来换药汤,别耽搁太久,容易着凉的。”她认真交代。

    “是,是!小的守着呢!夫人的药,小的也守着呢!”

    店小二多说了一句,秦敏察觉到不对劲了,她问说,“谁让你叫夫人的?”

    这小伙子刚刚还一口一个姑娘地喊她,进去一趟出来就变成“夫人”了。

    “是公子说的。”店小二答道。

    秦敏眸光一亮,特意站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店小二。店小二立马意识到自己似乎又错话了。他心虚不已,“夫人,药还在炉子上熬着,小的赶紧瞧瞧去!”

    秦敏却绕道他面前去,甜甜的笑容竟有些傻,她问,“他刚刚醒了?”

    “小的进去换汤,不小心吵醒了。”店小二只能如实招供。

    “他提起我了?”秦敏又问。

    店小二着实撑不下去,只能如实说,“刚刚,小的多嘴,说您在外头等着。”秦敏蹙眉了,她可不想顾北月知道这件事。

    “他说什么了?”秦敏继续问。

    这刨根究底的问法,让店小二根本敷衍不过去,就将事情如实交代了。

    “是公子说您是夫人的。”

    秦敏朝紧闭的房门看去,看得有些发怔。她当然知道,他是为了不让她落人话柄。

    她心下轻叹,“何必这么累?”

    店小二偷偷溜走了,秦敏也没有再追问。店小二告诉顾北月她哭的事情,她并不知道。

    在店小二看来,泪水都盈眶了,都又眼泪了,那就是哭呀!

    可是,在她看来,泪水没掉出眼眶,就没有哭!

    即便顾北月知道她在门口,她还是守住,她得盯着店小二是否按时换水,否则,着了凉染了风寒,那这得之不易的药汤浴就得不偿失了。

    她一边等着,一边琢磨起顾北月那张药方来。

    医药本一脚,虽然学的是医学却也熟识药理,无奈,她看了半天都看不明白这张药方。

    她上一次帮顾北月把脉,诊断出他的病是自幼极有的疾病,病主肺,劳心肾。就这张药方看,确实是治愈者病症的药物,可是上头有好几味药的使用,她都看不明白。

    她犹豫了许久,最后回自己屋里去,偷偷把药方临摹了一份,留下来慢慢琢磨。

    其实,她刚刚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去请教请教沐灵儿,又或者是顾七少。但是,认真一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终究是顾北月的隐私。她能做的,便是督促他经常泡药浴了。

    过来一会儿,店小二就端来一碗黑乎乎的药汤。

    秦敏原本不想喝的,她又不是真的需要这药。况且,很多时候她并不喜欢喝药,而是喜欢针灸。药苦,她怕。

    她原本都要把药倒掉了,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径自笑了笑,像是自娱自乐,竟大口大口把那碗苦药给喝光了!

    别所,这热呼呼的药驱走了夜的寒气,秦敏只觉得浑身就暖和了起来。

    她搬来了椅子,放在顾北月的门边,提了一个灯笼,一脚就踩上去。

    店小二正好拎了热药汤过来,见状被吓得不轻,“夫人,夫人!”

    “嘘!”秦敏站在高高的椅子上,回头看来,一脸凶样,“吵醒他我为你是问!”

    店小二走近,着急地劝,“夫人,你这是做什么?万一摔了……我们小店赔不起呀!”

    秦敏没理睬,径自踮起脚尖,把灯笼挂了上去,然后跳了下来,手脚灵活极了。

    店小二看了看高挂的灯笼,又看了看秦敏,着实不可思议,万万没想到这柔柔弱弱的女人家居然还能做男人的活儿。

    “进去呀,汤要凉掉了!”秦敏催促道。

    店小二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哆嗦了一下,匆匆进门。

    屋内,顾北月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寐。店小二没敢再多嘴了,换了药汤就匆匆出来。

    他到门口的时候,又被秦敏吓了一跳。

    只见秦敏正坐在门边,背靠在墙上,认真看着医书。那认真的模样,令人不敢打扰,更不忍打扰。

    三更之后,店小二送来了干净的热水,顾北月的药浴结束。秦敏伸展了个懒腰,并没有停留,留念。她只是无声无息地回到自己屋里去,倒头就睡。

    翌日,她还是起得很早。

    可是,等了许久,却不见顾北月出门。她敲了几下,低声问,“顾太傅,起了吗?”

    顾北月早就起了,正在翻看几封信件。他明明听到了秦敏的声音,却无动于衷。

    秦敏敲了几回都没得到回应,只当顾北月还在睡。她也不敢打扰,他若能多休息一会儿,她最是开心。她回屋去,继续睡了个回笼觉。

    原以为顾北月起了就会来叫她,可谁知道,她迷迷糊糊一直睡,竟睡到了中午。惊醒之后,顾北月也才刚刚收拾好出门。她见着他,暗暗松了一口气,什么都没多言。

    “秦大小姐,身子好些了吗?”顾北月问道。

    “好多了,可以启程了。”秦敏笑着说。

    两人就说了这么两句而已,便继续西行。这一路上,他们交流极少,也真的没有再耽搁时间了,直奔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