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07章 北月番外:照做

2018-07-03 18:20:31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顾北月的提醒,沈副院这才恍然大悟。这场是非是任家人挑起来的。

    秦家主经常闭门不出,等着病人找上门;而任家主却经常云游四海,主动寻找各种疑难杂症。任家主手上多的是不为人知的疑难杂症。

    对于他们这等水平的大夫来说,治疗那些普通的小病症,若非情况紧急,便是浪费时间,大材小用。所以,他们都希望挑战一些疑难杂症,既是治病,亦是研究。只要他们收集一定量的病例,便可以建议起系统的治疗方案,反复试验形成范式,最后不仅仅成为某某疗法的首创之人,而且会被写入医学院的教科书,甚至写入医疗历史。

    这个患者被人推荐给秦家主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患者会有胆量离开秦家主,到任家大门口去求医,还会对秦家主的医术提出质疑。

    要知道,秦家主可是医圣呀!

    别说一个穷苦无门路投医的老人家,就算是一个权贵之人,也不敢如此质疑秦家主的权威呀!

    这位老人家,极有可能是被人指使的!

    当今医城里,敢挑衅秦家的,除了顾北月本人之外,也就任家了。

    “如此看来,秦家主是要吃大亏了!”沈副院认真说。

    一般来说,转医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大夫主动给病人转医,大夫会根据病情选择最佳的时机,帮病人联系好新的大夫,并且做好交接的所有事情。在新大夫接手之后,旧大夫还会辅助一段时间,以防意外情况发生和帮助病人适应。

    第二种是病人质疑大夫的水平,主动要求转医。新大夫可以由就旧大夫引荐,亦可以是病人自己寻找。但是,旧大夫依旧要做好转接的工作。

    但是,这个老大爷的情况不一样。

    这老大爷的病情本就特殊,秦家主的治疗方法更是特殊,秦家主岂会甘心将自己私密的治疗方案告诉任家主呢?

    “秦家主不傻,他必然瞧出那个病人是任家找来的。”顾北月淡淡开了口。

    “知道也没办法,如今进退两难,晚了。”秦敏无奈极了,“任家这一招,真阴险!”

    如今医学院里的声讨秦家主的人可不少呀!而且,这件事已经开始往外传了,在不懂门道的人眼中,秦家主必成为见死不救之医。

    秦家主要么忍气吞声,乖乖交出治疗方案;要么就不管那个老大爷的死活,落下个见死不救,医德沦丧的骂名。到了最后,医学院也必定要严惩秦家主的。

    三人都沉默着,也都沉思着。

    顾北月既然不着急,就说明他有把握救那个病人。如此一来,救人就是首要之务,如何借这个机会,压制压制两家家主,才是关键了。

    秦敏偷偷瞄着顾北月,若是别的事情,她绝不会坐在这儿,更不会多嘴。但是,这件事本就跟她,跟秦家有关,她必须坐在这儿,也必须开口。

    一路过来,顾北月都没怎么跟她谈这件事,但是,她心下有十足的肯定,对于怎么处理这件事,顾北月早就心中有数了。

    他,还在犹豫什么呢?

    “院长大人,此事,你看……”

    沈副院焦头烂额了许多天,终究是心急的。顾北月却没理睬,沈副院竟朝秦敏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秦敏下意识就避开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知道沈副院那眼神是在询问她顾北月的心思,她在顾北月身旁待了那么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秦敏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觉得想笑。

    她犹豫了一下,又抬眼朝沈副院看去,可惜,沈副院已经不看她了。

    “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呀!”她在心下嘀咕着。

    她就觉得奇怪,沈副院着急什么呢?他在顾北月身旁待那么久的时间,比她还久,怎么就摸不透顾北月的脾气?

    其实和顾北月相处是最简单的,需要说话的时候他就会说,不需要的时候也不必多问多猜。

    他虽然不喜欢解释太多,但是,他可以让人非常放心。

    秦敏想着想着,忽然就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了解,比之前要多好多。明明没有多少机会了解,明明成婚两三年了,真正在一块的时间却还不到半年。她怎么就了解了那么多呢?

    秦敏不知不觉走了神,顾北月却忽然开了口,他说,“夫人……”

    秦敏听到了他的声音,只是,她还愣着,没有缓过神来,没有意识到顾北月是在喊她。

    这一声夫人,从他嘴里喊出来是那样陌生,仿佛在喊别人;可偏偏从别人嘴里喊出来,又是那样熟悉,她一听就知道是自己。

    “夫人。”

    顾北月转头看着秦敏,又唤了一声。

    秦敏这次缓过神来,下意识应他,“啊?”

    “夫人在担心岳父大人吗?”顾北月淡淡问。

    秦敏很老实地摇了头,顾北月嘴角忍不住泛起笑意,沈副院却越发的狐疑,秦大小姐这当女儿的,真不护着亲爹吗?

    “那好,我教你如何救人,你去救。”顾北月终于说出心中所想。

    这话一出,沈副院震惊。

    沈副院震惊的是秦大小姐的底子得有多好,才能学得会?虽然是院长大人亲授,可是,这病例并不简单呀?

    虽然他知道秦大小姐自有一套针术,医术也远远高于她的品级,可在他的认知里,秦大小姐的医术终究高不到哪去的。

    难不成,秦大小姐又不为人知的本事?

    秦敏亦是意外,然而,她意外的是顾北月做这个决定竟要犹豫那么久。他在犹豫什么?信不过她吗?怕她在这场是非里,偏袒秦家吗?

    她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应了一句,“好。”

    秦敏还等着顾北月往下说,然而,顾北月却淡淡道,“夫人,不早了,你先休息吧。”

    秦敏眼睛都瞪大了,分明非常意外。

    这家伙是要赶她走吗?

    在她发现双腿中毒之后,在他让她离开医城去云宁的时候,他就跟她说好了医城的事情。他说过,他会寻找出契机,和药城那边进行大秦的医药改革,他说过,希望她的参与,也承诺会借机帮她寻出下毒之人的。

    他承诺过她有参与的权利的,可如今却……

    为何一开始信任,到了现在却又怀疑?这两三年来,除了假孕那件事,她不曾犯过什么错呀。

    秦敏是有骨气的,顾北月都赶人了,她自是离开。

    到了屋里,她的情绪就全都涌了上来,偏偏怒火又没地儿出,没法出,憋屈得她五脏六腑全都疼了。

    最后,她把怒火全都撒在棉被上了,一拳头一拳头地打。

    “顾北月,你就不知道我秦敏是什么样的人吗?你突然这么防我,有意思吗?”

    这话一说出来,自己又忽然愣住,半晌,从喃喃自问,“顾北月,你怎么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呀!怎么会知道……”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秦敏没有再过问过任秦两家的事情,翌日下午,顾北月把她叫到书房里去,亲自交她治疗方法。

    秦敏全程不语,就安安静静地听。她的安静,反倒让安静的顾北月频频开口,询问她是否听明白了?是否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

    秦敏一直摇头,直到顾北月讲完了,她按照顾北月教的,把自己理解的医理药理都说了一遍,并且模拟了一遍针法。

    顾北月虽然清楚秦敏的实力,却还是被她超高的学习能力和悟性给震惊到了。最后,他不自觉道了一句,“秦大小姐,你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如此高的天赋,却没有得到栽培,没有年纪轻轻就扬名医城,扬名天下吗?还是可惜,嫁给了他?

    秦敏下意识甩了甩脑袋,不愿意去多想。她讨厌那种患得患失,疑神疑鬼的状态。

    无所求就会无所忧,不是吗?

    秦敏没有问,也没有往深处想,她已经暗暗下了决心,等医城的事情完成了,她就回宁州城去,过自己自在的日子,把小影子照顾好,调教好。

    顾北月,我喜欢你。

    可是,我不是非你不可呀!

    她回头冲顾北月笑了起来,“不可惜,我过得多自在。不像你们,天天背着人命,天天……背着一肚子的事情没法说。”

    秦敏潇洒地转身就走,留给顾北月一个倩影。顾北月却不自觉愣住了,忽然之间有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云宁的那一个月夜,这个女子也是这样优雅地转身,脚步洒脱而又轻快。

    他昨日故作思索,又故意要她走,正是要绝了她的心呀。他宁可当个恶人,让她怨,也不想让她心心念念。

    他昨夜分明看到她眼中的伤,可是,这才一夜而已,她怎么又能对他笑成这样,又能回答出那么一句话来?

    秦敏,你到底是怎样的人?

    这是顾北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然而,他并没有去深究。

    下午,医城的一帮年青医生聚集到一块,到秦家大门口抗议示威,声讨秦家主,要求秦家主马上救人,否则就永远离开医城。

    顾北月正和沈副院商量让秦敏去救人,这事情一出,顾北月便让秦敏去秦家代替父亲,出手救人,平息众怒。

    秦敏不知道顾北月为何这么做,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她照做便是。

    秦敏等了半个时辰不到,芍药就赶回来了。

    她连护卫都没有到,就让芍药推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