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10章 北月番外:警告

2018-07-03 18:20:30Ctrl+D 收藏本站

    “院长大人,人……可保下了?”

    “院长大人,这老人家可不能死呀!”

    “院长大人,如今情况如何?”

    众人都围着顾北月,你一言我一语地问。任四小姐至今连手上的血迹都没有洗掉,她眼眶全都红了,哽咽地问,“院长大人,如何怎么样?”

    她刚刚到小屋子里去的时候,沈副院正在把脉,那个患者都奄奄一息了,却还是从袖中摸出了一块刀片,刺入腹侧。

    那一刹那,鲜血就全涌出来了,她吓坏了!

    当大夫的,尤其是她这个级别的大夫,几乎每天都要跟死神搏斗,早就见惯了生死。可是,这一回,她害怕了。

    她害怕这个老人家死了,任家就彻底完了!

    顾北月拧了拧眉头,冷冷瞥了刚刚拦他路的几个人一眼,什么都没说,只走到一旁坐了下来。沈副院回答了大家的问题,“还在抢救,生死未卜。”

    这话一出,众人皆愣。

    还在抢救,可是医城医术最强的两个人都在这里,谁留在里头抢救呀?

    这个时候,大家才纷纷想起刚刚被婢女极速推走的院长夫人来。

    难不成是她……秦敏!

    众人都有所猜测,却都不敢询问。寂静中,顾北月却开了口,“秦敏在里头抢救。”

    这话一出,全场就更加安静了,安静地连门外的落叶声都听得见。任四小姐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满脸狐疑。

    当寂静和等待并存,时间就过得有气缓慢。

    足足两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所有人的心都是躁动不安的。

    顾北月呢?

    顾北月一直都低着头,一动不动。他原本就是非常安静的人,此时此刻就像是一尊雕像,自成一个寂静的世界。

    又过了半个时辰。

    忽然,芍药从后门飞奔进来,冲到了顾北月面前,“姑爷!”

    整个世界刹那安静,所有人全都静止,唯有顾北月,缓缓抬起头来。

    “没救回来……”芍药说道。

    这一刹那,芍药分明看到姑爷眼底的惶恐。

    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姑爷这一刻的眼神,她一直都意外,姑爷这样的人,一定是无所畏惧的。

    整个世界不仅仅静寂了,而且黑暗了。

    可是,芍药却突然笑起来,补充了两个字,“才怪!”

    这一刻,芍药看到了姑爷眼里的亮光,她一样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人的眼睛里真的会散发出亮光来的!

    “芍药!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沈副院厉声。

    “小……”芍药顿了下,立马改口,“院长夫人把那位老人家救回来了,现在正在开药,夫人说……”

    芍药的话还未说完,顾北月就起身从后头走去,沈副院也连忙跟上,几位长老也连忙追随而去。留下的人们都一脸震惊,着实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

    就秦敏那点水平,怎么可能把人救回来呀!

    要知道,那老人家的病本就非常危急了,再加上自杀,还怎么救?除了顾北月,还能谁能救?

    大家到后院的时候,秦敏正坐在轮椅上,自己推动车轮出来。

    她第一眼就看到顾北月,可是,她的笑是冲着所有人的,她说,“总算捡回一条命了,医学院和秦家都不至于罪孽深重。”

    顾北月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没多言,他和沈副院,以及几位长老一道走入小屋子去,检查了一番才出来。

    这个时候,秦敏总算冲顾北月正眼看过来,依旧冲他微笑,“夫君,我没骗人吧?”

    这“夫君”二字,让顾北月愣住了,而且是半晌才缓过神来回答她,“辛苦夫人了。”

    周遭的众人都没留心到这他们夫妻俩的异样,都纷纷朝秦敏投去诧异的目光,即便都亲眼目睹的事实,却还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几位长老都无法相信了,何况是外头哪些人呀?

    当顾北月宣布那位老人家已经成功脱离危险,没有大碍之后,一屋子的人,还有挤在屋子外的人,真真的一个个全都傻眼掉,包括,任四小姐!而秦家那位少爷,早就跑回秦家去了。

    人救回来了,顾北月自是要主持大局,惩罚任秦两家家主,还有相关的一些人,借机打压!

    当着众人的面,顾北月对秦敏说,“夫人,人虽是你救活的,秦家的罪责难逃。”

    秦敏淡淡说,“我明白,父亲不当置气,见死不救。夫君如何处置,我都无怨言。”

    又是一声“夫君”,幸好,这一回他适应得很快,没有在众人面前露马脚。要知道,这个时候大家可全都看着他呢。

    “任家,以及长老会借有责任。”顾北月终于把话引入真正的主题,“我医城遍地是医,患者跪于我医城之境,竟一整日被拒门外,无人搭理。长老会怎么管事的?医监又是怎么当差的?上不正,下歪,你们尚且如此,下面那些大夫呢?唯利是图,见死不救,草菅人命!皇上那状告医城,状告本院长的折子,堆起来都能顶天了!”

    顾北月越说越愤怒,虽是演戏,却也是发自内心,毕竟,他所言的皆是实情。

    不得不说,顾北月愤怒起来,非常可怕。

    那张安静的脸一冷峻起来,越发得像是天工雕出来的,无论从那一个方向看,都是那么俊,那么冷;仿佛是那无情无欲的神尊,被触犯了底线,就不会留任何情面。

    众人都从来没见过顾北月这么愤怒,冷肃的样子,包括秦敏。

    秦敏就在他身旁,转头看着他的样子,倒也不怕,却有种说不出的陌生感,一时间,她都分不出来他是做戏,还是原本的性子就是这样的。

    寂静的大堂里,顾北月的声音冰冷,威严,犹如从天而降。

    他说,“沈副院,今日起取消任秦二人医圣品级,贬为医奴!所有涉世者,各降一品。至于长老会……待议!”

    顾北月说完,立马起身离开。秦敏也没多言,让芍药推她回屋去。

    待他们俩都走远了,众人才哗然成一片,纷纷离开。聪明的人都听得到顾北月的最好一句话,医城要有大动荡了。

    任四小姐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她并没有回任家去,而是往和任家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任四小姐去了一座隐在巷子里的小医馆,这是顾北月当年暗中教学之地。她是他看重的几个学生之一。若真正算起来,她该称呼他一声师父的。

    可是,他不让她这么称呼,也不让其他学徒这么称呼。之前大家称他顾大夫,如今大家称他院长大人。

    当年的同窗都已经分散在医城,在大秦各地。然而,这个小医馆并没有荒废掉,她效仿他,在这里秘密教学。

    收一些天赋好,心底好,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进入医学院学习的人。

    今日并没有课程,这里空空如也。

    任四小姐在自己当年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坐着坐着,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泪流满面了。

    听说他去秦家说媒,他成婚之日,她都没有哭得这么惨过,她都能忍得住,可是,今日,却一点儿都忍不住。

    她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他想改革医城的心思,她早就知道了。他想压制任秦两家,她也一直心中有数。甚至,她也已经参与到了他的改革计划中,先在妇产科领域发起了一些变革。

    可是,今日这件事,她却狠不下心来。

    她早就知道那个患者是她父亲收买的,整件事都是他父亲谋划出来的,意图整垮秦家主,拖累秦敏,让秦二爷得到便宜。

    那位患者的怪病,她父亲早就研究过好几例,并且有病例记录和治疗方法的详细记录。那种怪病的治法非常多,但是,第一疗程都是一样的,就是秦家主那种置之死地的疗法。

    秦家主才第一次接触这种病例,当然不明白。她父亲却非常清楚,操控了全局。

    她知晓真相之后,曾经挣扎过好几次,想告诉顾北月,告诉沈副院,可是,她终究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她无法出卖父亲,她只能劝。

    当她发现自己劝不动的时候,她便去偷,偷父亲的病历记录,去偷学疗法。

    当她听到秦敏说可以医治那位老人的时候,她慌了,想都没想就站出来,想抢走这个机会。

    她并非想为难秦敏,而是猜得出来,秦敏的所作所说都是顾北月安排的,她知道,他要动手,要借机这个机会除掉她父亲了。

    她慌得失去所有理智,只想尽力挽回,只想在判罪之前先赎罪。

    任四小姐沉浸在自己的忏悔中,忽然,一枚长形刀片从外头飞了进来,就飞落在她脚下。

    任四小姐一眼就认出来,这刀片正是那个老人家自杀用的那一块!

    她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顾北月寒着脸,走了进来。

    这一刻,任四小姐好不容易止住的流水,又止不住地流淌了下来。

    顾北月远远就止步,冷冷看着任四小姐。

    任四小姐出现在秦家大门口的时候,他确实很非常意外。然而,他也马上就判断出任四小姐知晓任家主这桩阴谋的真相。

    他之所以没有给秦敏任何提醒,正是要秦敏把事情闹到他和沈副院面前来。他以品级高低选择了任四小姐,便是想拿到十足的证据,证明任家可以医治老人家的疾病,却故作无辜,把一切责任都推卸给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