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18章 北月番外:变革

2018-07-03 18:20:26Ctrl+D 收藏本站

    是什么打了顾北月平静了多年的心湖?他俊朗的眉头处,紧缩着的是什么哀愁?

    如果,连他自己都抚不平,那还有谁,可以?

    秦敏安静地看了许久,起先是看顾北月,最后视线便不知不觉地上移,落在空中那轮皓月上。

    明明是夏日,却不见繁星,浩大的夜空中只有一轮明月。

    很多时候,月亮的光芒太大了便会掩掉星辰的光芒。在绝对的光明中,是看不到其他闪光点的。

    秦敏走了过去,顾北月那么警觉的人居然没有发现,直到秦敏站在他背后,他才缓过神来,转头看见秦敏,心跳狠狠地咯了一下。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如此失神过了。

    心下太惊涛骇浪,他脸上的温和平静依旧,他淡淡问,“秦大小姐,屋内的事,都处理好了?”

    秦敏仰头望月,淡淡问,“你刚刚在看什么?”

    她没有称他太傅,也没有叫他顾北月。这是第一次跟他说话,没有称呼。

    顾北月有些不适应,秦敏却又问,“你一直在秦府?要不,怎么能这么快赶过来?”

    秦敏回头朝他看来,直勾勾地看入了他的眼睛,继续说,“你……不是很忙吗?”

    秦敏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其实,她特害怕他会回答。可是,她的问题终究是有限的,终究问得完呀。

    她等着,笑着,看着他。

    顾北月,既然你没有走,那就也给我一个理由,一个留下来,留在医城的理由。

    顾北月的眉头非但没有舒展开,反倒随着秦敏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越锁越近。秦敏都有冲动,伸手去抚平它。

    可是,她终究是忍了。

    她很清楚自己抚不平他的眉头,她更清楚,唯有他自己才能抚平自己的顾忌,自己的犹豫,自己的愁恼。

    顾北月犹豫了很久。

    秦敏愿意等,哪怕他犹豫上一天,一个月,一年,秦敏都愿意等。

    就他怕果断。

    只可惜,顾北月的犹豫,都还不到一夜的时间。

    他说,“秦大小姐,我那天晚上至今,一直没有走。秦家之事我曾答应过你,无论如何,我得会保你周全。此番变革,秦家和季家都牵扯极广。今夜之事必可威胁到季家,还未秦大小姐相助。”

    这话一出,秦敏整颗心都凉掉了。

    他竟在这个时候,求她帮忙?

    在医城里还有什么你做不到的事情吗?

    他这么“求”,分明是在告诉她,他来秦家护她,另有目的,不是专程为她而来的。

    “顾太傅!”

    秦敏喊了一声,却没有马上说下去。她也犹豫了,然而她犹豫的时间并没有他久。

    她淡淡说,“我,不想帮你!”

    就这么干干脆脆,老老实实的一句“不想”,什么理由都没有说。

    但是,“不想”终究是又理由的,是不想连累曾经想嫁的人季一峰,还是,讨厌他的有目的而来?

    秦敏转身往屋内走去,要进门了,才回头朝顾北月看来,她说,“秦家的事结了,顾太傅,你可以回去了。我明日就走,你忙,我就不打扰了。”

    秦敏的表情,比他还要平静;秦敏的语气,比他还要平淡。就连她关门的动作都那么轻,仿佛这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件在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门,关上了。

    顾北月还站着,看着,下意识地伸手,拧了拧发紧发疼的眉头,最后还捋了一把脸。

    他一转身,刹那间而已,人就消失不见了。

    这一夜,沈副院在医学院里到处找顾北月,怎么都找不到人。而秦敏坐在窗边,也始终都见不到顾北月的身影。

    没有人知道,他这一夜去了哪里。

    夜里,秦敏替秦洁处理了脸上的伤口,虽然处理好了,但是,留下伤疤的难免的。

    秦洁完全不知道秦敏想干什么,吓得都不敢出声。

    天亮之后,秦敏淡淡对她说,“此事,到此为止。不想连累季家,你最好闭紧嘴边!至于你脸上的伤,自己找说辞去!”

    秦洁原本都点头了,可是,认真一想却忍不住问,“秦敏,我,我凭什么相信你?院长大人他……他能放过这次机会?”

    秦敏笑得特灿烂,她说,“院长大人惧内,都听我的!”

    秦洁更迷茫了,看着秦敏的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种悲凉的感觉,觉得秦敏这笑虽灿烂,却不好看。

    “秦敏,我信你一回!”秦洁说完,便逃一般的离开了。

    人走之后,秦敏转头朝一直杵在一旁的芍药看去,淡淡说,“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好了。”芍药低着头,都快哭了。

    “马车呢?”秦敏又问。

    “在密道口等着了。”芍药如实回答。

    “那杵着作甚?走吧?”

    秦敏亲自启动床榻上的机关,打开了密道。芍药追过来,哽咽不已。

    “小姐,你别跟姑爷置气好不好?姑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姐,姑爷就那臭脾气。他心里有你的,要不也不会来了。他手下那么多人,随便派来一个,也能护咱们呀!”

    “小姐,你就让一让姑爷吧。”

    “小姐,你不在姑爷身旁,万一姑爷病了怎么办?谁督促姑爷泡药浴呀?”

    ……

    “你走不走?”秦敏蹙眉问道。

    芍药吸了吸鼻子,眼眶真就红了一圈,“小姐,你不要姑爷了呀?”

    秦敏没说话,背着包袱,提着灯笼一步一步走入密道。芍药还能怎么样?她只能拎上行李,追下去。

    主仆两都下去之后,秦敏边启动了机关,封死了密道,她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秦家那些争斗,她本就没想管,在过不了多久,等变革开始,秦家里也没什么好争的了。

    她安安静静地沿着密道往前走,谁知道,当她快到出口的时候,却远远看到一个人靠坐在出口墙边,似乎睡着了。

    她戛然止步,惊了。

    芍药更惊,脱口而出,“姑爷!”

    顾北月醒过来,见到秦敏她们似乎也有些意外,他站了起来,拂去衣上的灰尘。

    秦敏忽然就箭步冲过去,冲到他面前。

    她明明非常激动,可是,到了他面前,看着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似有千言万语,最终全化成了一句话,“你……怎么在这儿?”

    “我……”

    顾北月竟没有称呼她,这亦是第一次。没有称呼她秦大小姐,也没有叫她的名字。

    “我,来送你。”他说完,微微笑了下。

    秦敏分明怔了一下,可是,她偏偏很快就跟这他微微笑了起来,“那多谢了。”

    他真的送她,一路出了密道,其实还不到十步的距离。

    马车就在外头等着,她不再需要劳烦他了,自己踩着石头登上马车。

    她坐在车里,从窗里看出来,还是微笑着,“记得勤泡药浴。”

    他安静地点头。

    谁知道,她竟然还没说完,她接着说,“否则,我会把那张药方呈到云宁城那两位主子手里去。”

    她说完,毫不犹豫地放下车帘,对车夫说,“启程!”

    马车缓缓行驶而去,芍药在车里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已经分不清楚是小姐不要姑爷了,还是姑爷不要小姐了。秦敏靠着在窗边,闭着眼睛。

    没有人回头,没有人知道顾北月是还站在原地,还是也转身离开了。

    秦敏南下去宁州城,顾北月总能给她寻到离开的理由,而除了秦家之外,也很少人会关注秦敏的去向。

    顾北月回到医城的第二日,便启动了计划多年的变革。

    虽然已经控制住秦任两家,和两大阵营里不少大家族,但是,仍旧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不仅仅医城里有反对的声音,其实朝廷中、民间一样反对的声音,医城的不少大家族同外头的人,并非没有利益牵连。

    顾北月一改一贯的温和作风,竟采取了高压铁血的政策,甚至有不少手段都可以成为阴险,就连沈副院都被他吓了一跳。

    例如对付医城里的针灸世家,古家。顾北月没有给古家主任何犹豫的时间,直接摆出古家族人在过去三年里的种种丑事,包括误诊致死,抬高诊金之事。

    例如,对付医城里的药浴世家,岳家。顾北月丢过去一份厚厚的账本,上头记录的全都是岳家和药城李家的往来账目,几乎每一页账目都有猫腻,顾北月全亲自给标出来了。

    例如,对付医城里的推拿世家,张家。顾北月拿张家夫人出轨之事,威胁了张家主,要张家主支持变革,否则就让整个医城都知道他戴了绿帽子。张家主气得吐血,却又无可奈何。

    至于季家,一样不能幸免。顾北月没有利用秦洁的事情,却还是找到了季家其他把柄。这件事,他并没有跟秦敏多言,秦敏也没有过问。

    所有人都以为医学院的变革是顾北月要讨好龙非夜。然而,龙非夜并非坐享其成。顾北月发动变革的第五天,龙非夜毫无预兆地出手,把朝廷中通医城各大家族有暗中往来,勾结的大臣都揪出来!手段比顾北月来得更加直接,甚至残忍!

    他们用了半年的时间,终于将医城的种种特权收归朝廷。

    顾北月变革了医城,龙非夜则在韩芸汐的辅佐之下,变革了根深蒂固的医药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