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23章 北月番外:秦大夫

2018-07-03 18:20:24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躺在榻上,他的意识其实是清醒的,只是无力得无法言语。哪怕一有说话的冲动,便会想咳嗽。

    也不知道这三年来,秦敏的针术精进了多少,区区几针而已,竟能镇住他的咳嗽。

    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一回要承受多大的折磨。

    医疗变革之后,他便在等,等金子从冬乌国凯旋,等皇上和皇后娘娘正式入驻帝都,入主皇宫。而后,他便会离开。

    其实,不必皇后娘娘赶他,他本就有休息的打算了,确切的说是归隐。归隐到无人认识的地方,亲自教小影子轻功。

    他医不好自己,却非常清楚自己的病情,甚至能估算出自己所剩的时间来。

    小影子的天赋那么好,他有足够的把握能教会小影子的。

    一切都是计划之中,甚至包括性命。

    秦敏,一样是计划之中的人,可是,却偏偏让他生出了计划之外的“于心不忍”。

    他一直想不通,思索现在,或许,今夜突然回来,也是因为这份“于心不忍”。

    就在玺玉伯被秦敏逼得要说出影族真相的时候,顾北月非常努力地抬起手来,拦下了玺玉伯。

    “主子醒了!”玺玉伯大喜。

    秦敏连忙凑过去,问说,“顾北月,你怎么样了?哪还不舒服吗?”

    顾北月将一直拽在手里的休书递给秦敏。

    秦敏愣了下,只当他不要这份休书了,可谁知道,她接过来认真一看,竟见休书上有一个手印,血迹印的手印,特别清晰。

    他的左手沾了咳出来的血迹,可一直拽着休书的右手却是干净的呀!

    这个手印,他是什么时候印上去?

    这个家伙,命都快没了,竟还顾不得在休书上盖印?

    秦敏都不知道自己是生气,还是难过,她毫不犹豫地将休书撕得稀巴烂,怒声说,“顾北月,我后悔了!除非你病愈,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休掉你,不会离开你的!想要我走,你就快点好起来!”

    顾北月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气呼呼的秦敏,无奈地直摇头。

    秦敏都快气炸了,或许,只有生气才能压住心底的难过吧。她怒声警告,“你再摇头试试,我现在就去写信,告诉皇上和皇后娘娘这件事,还有沐灵儿他们。我要告诉所有人!”

    话音一落,顾北月就停住了,不敢在摇头。

    这份威胁对于他,非常管用。

    孑然一身多年,没有族人,没有亲人,他就只有那群朋友了。大风大浪都过去了,苦难艰难也都过去了,他不想打破这段得之不易的静好岁月。

    见顾北月不动,秦敏的气才消了一些,可是,气一消,心却渐渐难受起来。整颗心就像是被勒紧了,勒得特别疼,都喘不过气来。

    很多时候,愤怒并非真正的情绪,难过才是。

    愤怒是一种掩饰,更是一种自我保护,

    愤怒是向外的,难过则是藏在心里的。当愤怒渐渐平息,留给自己的便是极难承受的痛苦。

    秦敏淡淡说,“玺伯伯,你先出去吧。我想单独跟你家主子,谈一谈。”

    玺玉伯还是不敢放肆,朝主子投出询问的目光。

    顾北月默许之后,玺玉伯才离开,阖上了门。

    也不知道秦敏和顾北月谈了什么,总之,直到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入院子之后,秦敏才开门出来。

    她走到院子里,抬起双手,一边伸懒腰,一边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虽然,她眼角的泪迹非常明显,可是,她的眼眸并不似昨夜暗淡。阳光仍可以照到她眼睛里去,照亮她整个人。

    没一会儿,她就亲自去坐了早餐,给小影子留了一份,剩下的便端到顾北月屋里来。

    顾北月已经可以下榻了,他还是老样子,看得出身体不好,却看不出身染重疾,命不久矣。

    秦敏进来的时候,他正站在书桌前,拿起了砚台边那朵空气凤梨。

    这是秦敏当年送给他的,他留在这里,一直没有打理。

    即便空气凤梨无根,无需打理照顾,只要偶尔喷喷水,但也还是要照料的。近四年的时间,这株当初只有小孩子巴掌大的风气凤梨已经彻底长大了,有他的手掌那么大,花心处窜出了一穗黄色的花,不是非常漂亮,却很耐看,有种特别的美。而且,花径底部还窜出了两朵小芽,像是生了两个小宝宝。

    近四年的时间,必是秦敏一直护着,否则,再生命力在顽强的花,一样会枯萎。

    秦敏端着早饭走过来,笑道,“小心点,别弄掉旁边的芽。那两个芽儿再过几天就会自己脱落,可以单独活下来。过来吃饭吧,今儿起,你的三餐,我也包了。不过,伙食费你得表示表示。”

    “好。”

    顾北月小心翼翼地放下空气凤梨,走过去一看,便为秦敏准备好的早餐给意外到了。

    秦敏在桌上铺了米色餐巾,碗碟则是淡淡的粉色,餐具精致到连筷子架都有。她熬了一小锅白米粥,似乎还添了一些小米,粥里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黄色;她做了四碟小菜,鱼和鸡蛋,还有两个青菜。

    夏季的清晨,如此清淡却不算素的早膳,配上淡雅的餐具,足矣令人食欲大开。

    至少,顾北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慢慢吃一顿早饭了。他通常都是一杯水一个馒头就解决一餐的。

    两人入座,顾北月还微微锁着眉,秦敏认真道,“顾太傅,你要再这张脸。我们的协议就作废!”

    昨夜,她知晓了影族的秘密,也知晓了他病情的真相。

    影子嫡亲代代流传至今,只有他爷爷是特例,却也只活到四十出头,他父亲只活到二十五岁。祖上有怪疾,代代传下来,几乎无人能幸免。只能通过药浴养着身子,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到了最后的时间,咳嗽会止不住,人是活生生被咳死的。他一直都怀疑,父亲并非是被咳死的,而是被爷爷亲手了解性命,免去最后的痛苦的。

    昨夜,秦敏非常坚持,她说,“你病愈,我就走。”

    他才道出所有真相,他说,“你等不到我病愈。你们,无关疾病,无关生死。你走,便是。”

    那一刻,她就哭了。看着他,哭。

    她说,“顾北月,我可不可以赖着你?不会赖太久,只赖五年,你若真无法病愈,我走;你若病愈了,我亦走。

    他拒绝,“不可以。”

    她威胁:“除非你杀人灭口,否则,一定后悔。”

    他沉默了足足一个时辰,她一声不吭,一句不催。只等。

    最后,他还是妥协了,他递了一把小金刀给她,非常认真地对她说,“做好杀我的准备,我便答应你。”

    她毫不犹豫地接过小金刀,说,“好。顾北月,从此以后,你便是我的病人,你的生死,与我有关。”

    五年的约定就是这么许下的。无关爱情,关乎生死,秦敏这样说服自己。

    见顾北月还不动筷,她亲自递上,“顾太傅,心疗优于药疗,你该明白的。开心点,我又不是真缠着你,你担忧什么呀?一日三餐准时过来和上午一个时辰药浴,剩余的时间都是你自己的。还有,日后,你唤我秦大夫便可。”

    看着秦敏的笑颜,顾北月嘴角终是泛起了浅笑,他动了筷。

    才喝一口白粥,他的平淡的表情就变了,变得惊喜,意外。他万万没想到秦敏的手艺这么好,就连白米粥都能煮得这么香。

    “尝尝小菜吧,看看合不合口。”秦敏说道。

    顾北月还是很给面子的,一一都尝了,“秦大夫的手艺极好,日后,在下有口福了。”

    秦敏笑了笑,“那就多吃点。”

    顾北月原以为她会再说点什么的,可是,秦敏并没有多言,只安静吃饭。

    饭后,秦敏去处理药浴池。顾北月去找小影子。小影子五岁了,火候也差不多了,他得亲自教小影子武功了。

    或许是秦敏平日的教导,或许是每月两封书信往来,小影子虽然三年多没见到这个爹爹,却也不生疏。加之顾北月温和耐心,几日下来,两人很快就像亲父子一样亲密无间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顾北月除了三餐和秦敏吃饭,还有早上泡一个时辰的药浴,其他时间都花在小影子身上。而秦敏,除了亲自下厨,帮顾北月食疗之外,剩下的时间就全花在药浴和针灸上。她询问清楚了顾北月的病情,包括他自小到大病情的发展情况,希望能寻到一种药浴和针灸相结合的办法。

    她利用吃饭的时间跟顾北月探讨,从来不会耽误他别的时间。至于顾北月三年来都有泡药浴的事情,顾北月并没有再提及,秦敏也就那样误会了。

    入秋的时候,北边传来了几个好消息。

    金子攻克了冬乌国最后一座石头城,拿下了整个冬乌国,并且驻军到边境要塞,打算和沐灵儿在冬乌国渡过寒冬,再凯旋南下!唯一的遗憾便是,金子并没有逮住冬乌国最大的奴隶贩子乐正,乐正一帮人全都跑了,去了玄空大陆。

    必须一提的是,去年冬天,沐灵儿为金子生下了一个女儿。金子非常任性地用他名字里的“金”字和沐灵儿名字里的“灵”字,给女儿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金灵”。

    用韩芸汐的话来说就是,“生怕天下人不知道那娃娃是沐灵儿帮他生的。”

    于是,沐灵儿晋升为“大灵儿”,小金灵就被称为“小灵儿”。 /~.*[email protected]++

    另一个好消息便是帝都完全竣工了。朝中的大臣推荐了不少占卜师,希望占卜出一个良辰吉日,让皇上和皇后正式迁入帝都皇宫。

    龙非夜却自己挑了个日子,这个日子正是中秋!

    距离中秋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这日,顾北月用完早膳,对秦敏说,“你收拾收拾吧,明日,我们北上,回帝都。”

    ……

    沫有话:新订制了一款周边礼品,很美哦。

    关注沫的微信公众号,便可以参与赠送活动,活动明日开始。

    搜索微、信公众号:jiemomo2015,或者”芥沫“便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