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24章 北月番外:帝都

2018-07-03 18:20:24Ctrl+D 收藏本站

    大秦的帝都是在原天宁国帝都的基础上修建起来了,昔日的皇宫只保留了龙非夜年幼时候住过的长定宫,其他的基本都被铲平。

    长定宫不仅保留下来,而且被扩建成一座规模不小的宅邸,就是负责建都的唐子晋都不知道皇上留下长定宫有何有意?

    燕公主还未出世的时候,皇城百姓又传言说这座宫殿是皇上留给二皇子的,毕竟除了太子之外,皇子成年之后就不能住宫里了。可是,燕公主一出世,皇城百姓传言就变了,说这座宫殿是皇上预留给公主的,将来会城府公主府。

    大秦皇宫则则是在秦王府的旧址上,拓建起来,新皇宫占了旧皇宫不少地。整座皇宫为南北走向,坐北朝南,中间一道“永和门”将皇宫一分为二,永和们以北外后宫,永和门之南为外朝。

    “外朝”中心是“天玄殿”是皇帝朝会,处理国政之处。天玄殿两侧便是诸如掌管内务的内务府,掌管皇家藏书的文渊阁等各种职能机构,太医院也在其中。

    “后宫”便是皇室生活起居之地。秦王府的旧址就位于后宫,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建成了“云闲宫”,秦王府别的地方都有做改造,但是龙非夜和韩芸汐之前居住的芙蓉园却一块砖都没有动过。

    龙非夜的寝宫和韩芸汐的云闲阁还是原本的样子,就是韩芸汐在院子里种的那些毒草也都还好好的活着。

    除了云闲宫,后宫还有几座宫殿,目前都是空置。关于这些宫殿将来的主人,外头的传言可不少,但是,聪明的人都知道,这些宫殿基本都是要被空置的。

    早些年,还会有人劝谏龙非夜选秀立妃为皇族今早开枝散叶,这两年就没人再敢多提这件事了。因为,之前劝谏的人大多都没什么好下场。

    更聪明的人早就不打贵妃位置的主意,而是打起太子妃和驸马爷的主意,不过,这件事似乎比让皇上纳妃更难。

    太子爷快五岁了,在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教导下,在太傅顾北月的辅佐下,心智远远甩同龄孩子一座城,最关键的是他还继承了他父皇的性子,沉稳寡言,别说摸透他的心思,就算面对面要搭上一句话都难。

    于是,不操心国事,爱操心皇家八卦的皇城老百姓又有了一个新猜测,说是将来这位太子爷必定要像曾经的秦王殿下,被赐婚被逼婚,要不,谁家的女儿都入不了他的眼。

    于是乎,那帮王公贵族,文武大臣们便纷纷把目标瞄在“驸马爷”这个位置上。无奈,他们很快就放弃了。皇上对公主的保护,那简直是到了令人无语的地步。至今见过公主真面目的人,真真是屈指可数!

    如此一来,不管是太子妃人选还是驸马爷人选,最后的决定权依旧在皇上那儿。大家忙活了一圈,兜了一圈,最后才发现还是讨好皇上最管用。

    后宫很大,至今却只住了四位主子,就连伺候的奴婢公公都不多,侍卫也不常见。但是,谁都知道,擅闯者只有一死路一条。

    皇城则分外内城和外城两部分,内城住的便都是王公贵族和高官们。顾七少的豫王府,顾北月的太傅府还有唐离的宅子,金子的宅子也都在内城。外城住的才是平明百姓。

    龙非夜和韩芸汐在八月十五之日,正式入主皇宫。但是,他们提前了好几日抵达皇城,在入宫之前,龙非夜和韩芸汐需要参加不少祭拜典礼。八月十五当日早上,龙非夜便在天玄殿进行第一次朝会。早朝之后,他处理完当日的政务立马往后宫走,至于是急着去陪皇后娘娘,还是急着去陪他的小公主,估计就皇后娘娘能知道。

    顾北月和秦敏是在当日的下午抵达帝都,秦敏和小影子都被吓着了,没想到太傅府会是这么大的一座宅子。

    而当他们进门后,就又被惊了一次。这座宅子占地面积虽然很大,但是,宅子里就两个院子,一个大院子一个小院子,大院子是生活起居之处,小院子则是书房和藏书之处,剩下的地便都空置了。

    “你们休息吧,我进宫一趟。”顾北月淡淡说。

    “晚饭随你,别太晚回来便是。”秦敏认真说。她知道来了帝都,他的假期也结束了,有的是事情忙。约束他的三餐必回,并不妥当,但是,药浴是不能中断的。

    一路从宁州过来,原本十天前就可以到的,可是他坚持按照她选定的路线来走。每天都保证可以在客栈下榻过夜。如此一来,保证小影子每天都能吃上一顿热食,顾北月每天晚上也都能泡药浴。顾北月并没有反对,顺着她的意思。

    两人之间,相较于之前少了那份客气疏远,但也不亲近,只是比之前交流更少了一些。但是,只要她开口的事,顾北月都会点头。

    “嗯。”

    顾北月点了点头,正要走,却忽然转头朝右侧看去,很快,小影子也注意到右侧屋顶上的动静。

    “爹爹,有人!”小影子低声。

    “去。”

    顾北月话音一落,小影子就飞掠到屋顶上去。这些日子来,在顾北月亲自调教之下,小影子的轻功进步神速。

    顾北月本就知道小影子的天赋好,可是,小影子不断展现出来的天赋,依旧让他吃惊的。最难能可贵的是,小影子不仅仅天赋好,而且特别勤奋,从不骄傲。

    小影子一追过去,潜伏在周遭的侍卫亦从四面八方随之而去。顾北月却一直站在秦敏身旁,没有动。

    见小影子的身影没入屋顶的另一边,秦敏担心了,“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顾北月认真说,在府内,而且是这种距离,不管来着何人,他还是能确保小影子的安全的。

    小影子虽然自幼练武,可是,至今五岁了,还未和他人较量过,更不懂人心的险恶。顾北月已经打算明年就把小影子送入江湖,让他自己去历练历练了。

    很快,一个侍卫便回到了原地,低声禀,“主子,是太子殿下来了。”

    无论是“太子殿下”这个头衔,还是“龙非夜之子”这个身份,都能让人紧张。

    那个孩子太尊贵了!

    秦敏紧张了,不为自己,为小影子,生怕小影子麻烦了太子爷。

    忽然,小影子的身影又出现在屋顶上,飞冲上去。很快,一道黑影就追了上去,速度虽然没有小影子快,但是,那气势却令人侧目。

    小影子落在一旁的屋顶上,还未站稳,黑衣孩子就追过来,也落在屋顶上。

    小影子正要开口,黑衣孩子却打出一掌,掌风强劲,震到小影子面前去,扬起了小影子的头发。

    “影子!”

    从秦敏的位置看过去,只能看到黑衣孩子的背面,只能看到黑衣孩子出掌,看不到小影子的情况。

    秦敏吓得心跳差点停掉,可谁知道,小睿儿却歪了脑袋,越过黑衣孩子的身体,冲秦敏微笑,“娘亲,不怕。太子殿下手下留情了。”

    这黑衣孩子,当然就是当今太子轩辕睿了。

    他虽然只有四岁半,比小影子还小半岁左右,可是,他却比小影子高一些。他的轻功不如小影子,武功却远远高了一截。要知道,他从三岁起每年都跟着外公韩尘学武,学上三个月左右。至今学了三次,他也是前阵子才从风明山地宫里赶回来的。

    小影子冲娘亲微笑之后,很快就站直了,有模有样地抬手作揖,行礼,“顾南辰,拜见太子殿下。”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轩辕睿问道。他刚刚在练功,一听说太傅回来了,衣服都没换就赶过来。这一身简练的黑衣劲装是练功装。

    “因为刚刚旁边的侍卫全跑了。”小影子认真回答。

    轩辕睿上下打量了小影子一眼,夸了一句,“轻功极好。”

    小影子立马又作揖,微微笑,“殿下谬赞了。”

    轩辕睿挑起眉头,眼神诧异地打量起小影子来,没再说话。小影子并不慌张,也不好奇,由太子爷打量,他保持着微笑,淡定地像个小和尚。

    轩辕睿此时正暗暗琢磨着一个问题,“这个小影子怎么会是包养的呢?性子跟顾太傅那么像!”

    小影子一直都在笑,微微笑,温暖美好。轩辕睿反倒不自在了,还从来没有人同龄人敢这么面对他的审视,冲他笑那么久呢。他先避开了小影子的视线,转过身。

    轩辕睿一转身,秦敏和身旁的芍药,奶娘就全都惊住了。

    这是一张怎样恍若天人的脸呀!

    五分像皇上,却又有自己的棱角、神彩与贵气。才四岁多,虽然稚嫩尚在,却也能见眉宇间的英气。而那双漆黑的眸子噙着与生俱来的冷漠和神秘,令人忍不住想一眼穿过时光,穿过岁月,看一看长大后的他,这双眸子会如何深邃,如何迷人。

    轩辕睿飞落屋顶,就落在顾北月面前,恭敬地冲他作了个揖,“太傅。”

    论身份,轩辕睿是主,顾北月是臣,可作为太傅,顾北月又是轩辕睿的老师,这一礼顾北月受得起,也难得轩辕睿这个帝国的太子,能如此心甘情愿,如此恭敬行这个礼。

    “殿下。”顾北月亦是作揖。

    “殿下”正称呼,昔日是给皇上,如今给了少主子。

    两人结平身后,秦敏便要行礼,可谁知道,轩辕睿却朝她看来,亦是作揖,“秦夫人。”

    秦敏是太傅之妻,是老师之妻,较真来说便是师母。

    轩辕睿这一礼,不恭敬,也非客套。虽然行礼了,可他依旧给人高高在上的尊贵感。

    这一礼,是教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