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25章 北月番外:中秋

2018-07-03 18:20:23Ctrl+D 收藏本站

    秦敏连忙回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子身份的原因,面对这个五岁不到的孩子,她竟无法将他当作一个孩子。

    也不知道是人太多的原因,还是睿儿长大了,年幼的时候喜欢跟顾北月亲近,亲密,如今,倒不黏人了。

    他说,“太傅,父皇和母后知道你们回来,晚上在宫里设宴为你们接风。”

    “代微臣谢皇上,皇后娘娘。”顾北月认真说。

    睿儿犹豫了下,视线朝一旁的小影子飘去,问说,“太傅,可否借……那个娃娃一用?”

    那个娃娃?

    他明明比小影子小好不好!

    他想做什么?

    秦敏又紧张了,小影子似乎听到太子在说他,他飞落下来,一脸迷茫。

    “殿下要影子做什么?”顾北月问道。

    “陪我练功,他跑,我追;我跑,他追都可以!”睿儿认真说。

    秦敏悬着的心这才落下,同时也察觉到太子对顾北月,看似客气,其实还是非常亲近的,否则不会是这种商量的语气。

    顾北月对太子,看似礼敬,实则也亲近得很。他必是既把太子当少主子,也当孩子看待吧。他并没有强势地命令影子,问是温柔地询问,“影子,你想陪殿下练功吗?”影子就咧嘴笑了,“想。”

    “殿下,影子轻功好,然武艺不佳……”

    顾北月还未说完,睿儿就打断了,“放心,我不会伤着他的!”

    小影子径自笑着,笑得可幸福了,见太子转身走了,他才连忙把爹爹拉下来,凑在他耳边说,“爹爹,放心。我刚刚是让着太子殿下的,我能跑得更快。将来要保护殿下,就得先让殿下追不到。”

    顾北月有些意外,但是还是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柔声说,“去吧。”

    两个孩子走远了,秦敏才开口,“顾太傅,前几日影子问我,影族的守护是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早跟他说了。”

    影族的守护,人人都知道,那是以命来守护主人。

    她一直都以为顾北月在开始亲自教小影子轻功之前,会告知小影子一切,会要小影子继承他身上的重任。

    可是,顾北月却至今都没有说。

    他早该说的,为何至今都没有说?

    他也会不忍心吗?

    秦敏淡淡道,“我告诉小影子,影族是使命是保护皇族……没错吧?”

    “是。”顾北月点了头,没有多解释。秦敏亦没有再谈论这件事。

    顾北月原本是要进宫去找皇上报道一下的,如今知道晚上有晚宴,他就留在府上了。

    秦敏吩咐下人煮药汤让顾北月泡药浴,她带了芍药,满宅子走了一圈之后,便写了一张单子,列了好几种花草的种子,让芍药去买回来。这么大的院子荒废掉着实可惜,她当然得好好利用起来。

    是夜,小影子被睿儿提前带到宫里去,顾北月和秦敏独自入宫。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家宴赏月,饮酒作诗,整个帝都家家院子里都很热闹。

    秦敏下了马车,一抬头便可见皓月当空,皎洁明朗,月光太明亮了,足矣照亮人世间所有夜路。

    可是,恰恰是因为它的明亮,掩去了星辰的光芒,这也注定了它是孤独。

    “顾太傅,你发现没,八月十五是看不到星星的。”秦敏不自觉喃喃出声。她,至今都不知道,顾北月的生日是八月十五,更不知道顾北月的真名叫做孤月。

    顾北月抬头望了一眼,没多评论,只淡淡说,“走吧,别让皇上和皇后娘娘等久了。”

    秦敏跟着他往深宫里去,路上却道了一句,“不过,幸好满月就十五十六两日。月总有亏,星辰也能绚烂。”

    顾北月只是“嗯”了一声,低着头,跟引路的宫女快步走。

    中秋宴设在御书房的亭子里,顾北月和秦敏来到时候,龙非夜和韩芸汐都等着了,不见太子爷和小睿儿,也不见燕公子。

    就他们夫妻俩,也不知道聊什么,韩芸汐边聊边笑,龙非夜也面露笑意。

    顾北月和秦敏一到,顾北月正要行李,韩芸汐就先打住,“顾北月,这顿饭是中秋家宴,你再那么多礼数的话,把秦敏留下,你自己出宫去。秦敏,坐吧。”

    没有顾北月的允许,秦敏是不敢失礼的。

    “多谢皇上,皇后娘娘。”顾北月还是作了个揖。这习惯也不知道是改不了,还是可以不想改。秦敏自是跟着道谢。

    韩芸汐冲顾北月翻白眼,龙非夜只是瞥了他一眼,便转头去,低声询问,“公主醒了没?”

    “还未醒,赵嬷嬷守着。已经交代她,公主一醒就抱过来。”宫女低声回答。

    “外头风大,交代赵嬷嬷给公主多添衣,别着了凉。”龙非夜认真说。

    “是。”

    宫女正要走,龙非夜又交代了一句,“公主这个点喜欢吃粥,备好了吗?”

    “备好了,备的是鱼粥。”宫女答道。

    龙非夜又询问了几件小事,才让宫女走。

    虽然龙非夜说得很小声,宫女也答得很小声,但是,在场的人还是都听到了。

    秦敏十分意外,虽然知道这位主子喜欢女儿,但是,怎么都没想到会疼爱到这地步,简直是事无巨细都亲自操心。

    秦敏下意识朝韩芸汐看去,只见韩芸汐耷拉着脑袋,特别失落。

    顾北月对此倒不意外,他笑道,“皇上,公主殿下可一切安好?”

    睿儿小时候出了那桩事,对于小公主,龙非夜一直留心着,同顾北月讨论过几回。

    至今小公主两岁左右了,除了出生的时候出现百鸟来朝的奇象之外,一切都还正常。

    百鸟来朝那件事传到韩尘耳朵里去,韩尘也十分意外,只猜测可能跟凤之力有关系,但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韩尘对凤之力并不完全了解。

    他们并没有在小公主身上发现任何力量,所以更偏向于是韩芸汐在生产的时候,对体内的凤之力失去掌控,凤之力全都暴露出来所以引来了百鸟。要知道,韩芸汐生完睿儿并没有闲着,一直都有在练功,怀上小公主的时候,体内的凤之力基本是全都激发出来,掌控住了。

    当然,龙非夜对小公主的宠爱,并不因为百鸟来朝的气象。即便小公主普普通通,他一样当手中里的宝宠着。天知道他盼女儿盼了多久。

    平素不苟言笑的人,谈起女儿嘴角立马泛起浅笑,他回答说,“都好。”

    顾北月和龙非夜聊着聊着,就聊起了公事。韩芸汐却拉着秦敏闲聊,低声询问顾北月是否乖乖养身子了。

    这一聊之下,秦敏才知道顾北月离开帝都是韩芸汐赶的。

    “嗯,养得挺好了。最近的脸色好了很多。”秦敏低声回答。或许她细问下去,会知道顾北月其实早就下宁州了,可惜,她没有多问。

    采药陆续上齐,韩芸汐叫来徐东临,说,“去把睿儿和小影子找来,跑了一天,该吃饭了!”

    睿儿和小影子还没来,小公主就先到了。

    只见小心翼翼走来,怀里抱着一个娃娃,用一件紫色狐裘大袍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还罩了兜帽。

    别说看清楚脸了,就是看清楚这娃娃是男娃还是女娃都办不到。

    韩芸汐低着头,看都懒得看。顾北月和秦敏双双都好奇,看着,他们都很诧异,这才中秋,不至于裹成这样吧?

    赵嬷嬷把小人儿放到皇上怀里去,便笑着退下了。

    龙非夜拥着女儿,笑道,“燕儿,太傅和秦夫人来了,你瞧瞧。”

    小人儿一动不动,也没出声。

    龙非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往小人儿的胳肢窝一挠,谁知道,小人儿却还是没动静。

    这下龙非夜就惊了。

    龙非夜一把就落下狐裘的大兜帽,竟见小公主双眸紧闭,似乎失去了意识。

    “燕儿!”

    龙非夜心惊,一时间都慌了神。

    顾北月和秦敏几乎同时起身,箭步冲过去,但是,秦敏很快就让开了。

    顾北月急急替小公主把脉,可是,一摸到脉,顾北月就蹙眉了。

    “怎么回事?”龙非夜急得脸色煞白,都没注意到,韩芸汐坐在一旁,非常闲适得喝汤。

    “脉象正常,怎么会这样?”

    顾北月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有摸了小公主的脉,认真琢磨。

    谁知道,小公主却突然开了口,认真问说,“顾大夫,就我的脉象看。我是不是被闷死了?”

    小公主学说话学得早,如今两岁了,咬字清楚,声音清脆如铃又夹杂了些许稚嫩。这声音配上这认真腔的玩笑话,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顾北月一愣,认真一看,这才发现小公主穿了厚厚的棉袄,他突然笑了出了声。

    秦敏也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扑哧一声也给笑了。她认真打量起小公主的脸来,发现这小公主真真精致得像个玉娃娃,粉雕玉琢,漂亮可爱。她闭着眼睛的样子都让人不忍心去触碰,生怕一碰就会把她碰碎掉。

    龙非夜这才意识到自己轻易就被女儿耍了,他看着至今还不睁开眼睛的女儿,又好笑又好奇,可谓哭笑不得。

    很多时候,他是真的拿韩芸汐是无可奈何。但是,对于这个女儿,其实很多时候是可奈何的,却心甘情愿变得无可奈何。

    “顾大夫,你行行好,给我开贴药吧,要不我醒不过来了。”小公主又认真说。

    顾北月笑着问,“公主殿下需要什么药呢?”

    “需要一帖药能说服我父皇,不要老把我裹成包子,我不要当包子。”小公主说着,睁开了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龙非夜,“父皇,我又长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