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28章 北月番外:礼物

2018-07-03 18:20:22Ctrl+D 收藏本站

    小影子确实长得很好看,眉目清秀,俊得很。关键是这孩子很爱笑,看到他那温和而稚嫩的微笑,似乎什么烦恼都会瞬间消失不见。

    赵嬷嬷“嗯”了一声,表示认同燕公主的眼光。

    谁知道,燕公主却又来一句,“赵嬷嬷,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孩。”

    这个嘛……

    赵嬷嬷有些哭笑不得,要知道,由于皇上太过头的保护,小公主至今就只见过太子殿下一个男孩呀!

    赵嬷嬷想了一下,说,“公主,您这话千万不能让太子殿下知道。”

    燕儿抬头看来,答了一个子,“懂!”

    赵嬷嬷其实不知道燕公主到底懂不懂,她也不敢多解释,因为,面对燕公主,总会越解释越错!

    燕公主窝赵嬷嬷怀中里,龙非夜最郁闷。他时不时就看一看小"qing ren"在怀的韩芸汐,时不时又看一看在赵嬷嬷怀里自己那位小"qing ren",还真有种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虽然郁闷,他还是没有忘给韩芸汐和睿儿,燕儿夹菜。

    别说顾北月和秦敏的面,就是当着睿儿和燕儿的面,他都不会喂韩芸汐的,喂食这种事只能私下做。他想喂燕儿,燕儿躲开了;他喂了睿儿,睿儿太习惯了,张口就吃。可是,菜还未咽下去,睿儿就后悔了。

    他都快五岁了,还要被父皇喂食,很丢脸呀!他余光朝顾南辰瞥去,特别害怕被嘲笑,却见顾南辰正大口吃掉他爹爹喂到他嘴边的月饼。

    这下,睿儿终于放心了。

    秦敏见顾北月亲自喂小影子,高兴得都忘了吃饭。顾北月以为她和皇上,皇后娘娘同台吃饭紧张,低声对她说,“不必客气。”

    他说着,亲自为秦敏盛了一碗汤,随后夹了一大碗菜给她。

    于是,秦敏面前就摆了一碗汤,一碗饭,一碗菜。

    秦敏看得五味杂陈,这是他第一次的“照顾”。苦涩是有的,可是,更多的是想笑。

    给女人夹菜,那得是一样一样慢慢加夹菜,吃完了再夹。他这一碗汤,一碗菜,一碗饭的,分明是带孩子出来吃宴席的标配。

    这个呆子!

    韩芸汐都忍不住笑了,“北月,你当秦敏是小孩子呀,就差喂了!”

    秦敏原本要动筷的,一听这话就停住了,有些不好意思。顾北月倒是没太大反应,一笑置之而已。

    谁知道,小影子却推开喂到嘴边的菜来,说,“我不吃莴笋,给娘亲吃,娘亲喜欢。”

    顾北月的手,僵了。

    秦敏分明也有些意外,但是,她很快就把顾北月筷子上的莴笋夹过来放碗里,然后给小影子土豆,“这个呢,吃不?”

    小影子表面温和,腹内鬼精得很,知道娘亲不高兴他这么做,他一口咬了土豆球,“好吃!”

    就这样,一场看似温馨的尴尬被秦敏化解了。秦敏就是说话都是非常注意的。

    她没有夹小影子最喜欢的菜,而是夹了土豆球。

    她问的是,“这个呢,吃不?”而不是说,“这个你最喜欢,吃吧。”

    当父母的还能不知道孩子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可是,顾北月偏偏不知道。她这么做,这么说是在帮顾北月掩饰呢!

    只可惜,她忽略了自己那一碗菜。她那一碗菜里什么都有,偏偏就没有她最喜欢的莴笋。

    韩芸汐看了看秦敏碗里的菜,发现了异样,却不动声色。

    龙非夜和顾北月还是边吃边聊,偶尔给韩芸汐和睿儿添菜,给燕儿盛汤。韩芸汐也和秦敏说起话来,从带孩子聊到做饭,从做饭聊到养花。若非秦敏是顾北月的夫人,韩芸汐真想把秦敏留在宫里。

    期间,一个宫女走到韩芸汐身旁来,低声,“皇后娘娘,您吩咐的鸡肉卷已经熬好了,现在就送上来?”

    在龙非夜偏爱小公主的这些日子里,韩芸汐真的闲很多。于是,她闲暇的时间就全部用来研究一道菜:鸡肉卷。

    这道菜一开始并不叫鸡肉卷,而叫“酸辣老母鸡汤”。而且,一开始的版本很简单,用辣椒和酸菜与老母鸡的一道熬煮成汤,经过好几个月的改良之后,如今已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版本,但也依旧简单。把老母鸡放入老醋里,熬着上半天,让老母鸡变成一只老醋母鸡,然后用一张面皮把鸡肉卷起来,添两条黄瓜片变成鸡肉卷。不论味道如何,卖相还是非常好的。

    几个月的改良过程中,产生了无数道菜,龙非夜到底有没有吃过,这个只有韩芸汐和他知道,就是火房帮忙打下手的厨子都是不清楚的。

    韩芸汐想了一下,低声说,“不用了。”

    宫女真真替皇上松了一口气,可是,韩芸汐却又说,“把鸡肉放蒸笼里温着,晚上给皇上当夜宵。”

    宫女忍不住朝皇上看了一眼,才领命而去。

    饭后,大家到花园里散步赏月,顾北月依旧没有提及自己的生日。走了一圈之后,天色也还早,韩芸汐私下让睿儿喊困,要睡觉。于是,大家便都散了。

    燕公主早就窝在赵嬷嬷怀里呼呼大睡了,她是个睡虫,睿儿却是个夜猫子。

    送走顾北月一家三口,龙非夜便问,“怎么回事?”

    韩芸汐把睿儿支开了,才说,“顾北月跟秦敏……一定有问题!”

    按顾北月之前说的,他和秦敏算是青梅竹马,相爱很久了,那顾北月怎么会不知道秦敏喜欢吃莴笋?他夹了那么多菜给秦敏,居然一块莴笋都没有!

    韩芸汐不说,龙非夜还真没留心到。他挑了挑眉,笑道,“顾北月的私事,随他去吧。”

    韩芸汐心想,人都娶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她耸了耸肩也不多想了。

    燕儿跟赵嬷嬷睡,睿儿不知道跑哪去了,龙非夜和韩芸汐往花园深处走,赏月闲聊,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

    而就在皇宫的另一处,一道红影掠过,赵嬷嬷让宫女守着燕公主,偷偷追上那道红影,一路追到一个及其隐蔽之处。

    这红影,除了顾小七,还会是谁?

    “豫王殿下,中秋佳节人团圆,您都来了,怎么也不露个面?”赵嬷嬷无奈地说。

    三年了,顾七少脸上不见分毫岁月痕迹,他回头一笑,在月色里依旧那么妖美,狭长双眸眯敛着笑意,仿佛永远都是开心的。

    他递上了一盒月饼,笑吟吟说,“给毒丫头和燕儿,别说我来过。”

    他专程花两个月的时间,吃遍了云空各地的老字号,最后挑出最好吃的一份来。毒丫头母女俩都喜欢甜食,他知道的。

    前两年他在玄空大陆,这一年来他都在云空大陆藏着,时不时给毒丫头和燕儿送好东西来,全都通过赵嬷嬷的手送,借口下面进贡上来的。云空各地多的是想讨好皇后和燕公主的人,所以,这个借口一直没有被识破。

    除了送东西之后,他还时不时会让赵嬷嬷交燕儿“三观”,金钱观,权力观,男女观。

    他老是对赵嬷嬷说,“龙非夜把燕儿这么藏宫里,哪天燕儿一出宫,保准被骗!”

    赵嬷嬷也特别认可他的看法,于是乎赵嬷嬷就成了燕儿的“代课老师”。

    顾七少又交代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他怕被龙非夜发现,不敢久待。

    顾七少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否说过以后娶龙非夜女儿这种天大的玩笑话,但是,他很清楚,龙非夜一发现他来,一定会加强防守,不让他见燕儿的。

    顾北月一离开皇宫就消失不见了,但是,顾北月却在自家大门口,看到了一个非常眼熟的长锦盒!

    顾北月愣住了,秦敏好奇了,小影子却一下子就冲过去,捡起锦盒来。

    “爹爹,这个盒子好漂亮呀!”

    来路不明的东西,小影子还是很谨慎的,递给了爹爹。

    “是豫王殿下来了吗?”秦敏忍不住问。

    “应该是了。”

    顾北月一边回答,一边打开锦盒来。只见锦盒里放着一枚圆形玉佩。盒子一打开的时候,玉佩还是暗淡的,可是,被月光照了一会儿,似乎吸收了月光,渐渐地变得明亮,经意剔透起来,非常好看。

    “月光玉石!”秦敏惊声。

    顾北月也非常意外,他把玉佩取出来,对着月亮,让月光照了一会儿,整块玉佩不仅仅晶莹剔透,而且像是会发光,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芒来,和月光一样干净,温柔。

    “确实是月光玉石。”顾北月很肯定。

    月光玉石是白玉晶石之下,最名贵的一种石头了。之所以名贵,一是因为稀少罕见,二则是因为这种石头非常奇特,平素非常暗淡,但是只要被月光以照,便会吸收月光,变得通透明亮,甚至会发光。

    “怎么突然送了这么大的礼?”秦敏好奇地问。

    顾北月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影子却突然大喊,“爹爹,娘亲,快看,盒子下面有字!”

    顾北月把锦盒反过来,这才发现锦盒底部写着四个烫金的大字,“生辰之礼”。

    秦敏恍然大悟,惊声问顾北月,“今日是你的生辰?”

    顾北月愣着,好一会儿便笑开来,大方承认,“嗯。”

    顾七少怎么会知道他的生辰呢?

    难不成是小时候医城,爷爷帮他过生辰的时候,被顾七少撞见了?顾北月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