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46章 十年之约:离开

2018-07-03 18:20:11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当年韩尘和韩芸汐约定的十年之约,只剩下半年的时间。

    当年韩尘和韩芸汐在风明山下的结界里约定好了,十年之后,韩芸汐会回到毒宗禁地,认主归宗。同时和韩香决斗,赢得人可以选择去留。具体来说,如果韩芸汐输了,便一辈子留在结界中,学习结界之术守护陵墓的,如果韩香输,守陵者便是韩香。

    虽然韩尘没有明确提出宗主一位的事情,但是,不必多想都知道,输的人永远守在结界陵墓中,自然是会无缘狼宗大权的,就算能挂上宗主的名头,也没有实权。

    为了迎接这场决斗,韩芸汐生了燕公主之后便便开始收心习武。若是韩尘没有偏心,那是不可能的。

    女儿终究是亲生的,何况,他非常看好龙非夜这个女婿。这些年来,韩尘并没有正式教韩芸汐什么,但却在每年春日茶庄一聚的时候,借闲聊之机,提点了韩芸汐不少。

    韩芸汐将体内潜藏的凤之力全部激发出来之后,便开始系统地按照玄空大陆的武学体系修炼真气。

    在玄空大陆的武学体系中,力和气是相互相成的,同时修炼的。力有九品,气亦有九品,没给品级里又有初中高三个等级之分。只有力和气达到相同的品级,才算修成一个品级。

    韩芸汐如今的凤之力已经达到七品,算是非常高的品级了,放在玄空大陆都可以算是顶级高手。可是,她的真气却刚刚达到五品初阶。如此一来,她也只能算是一个五品初阶高手。虽然这个品阶和韩香一样,但是,认真比较来,在“力”方面,韩芸汐会赢很多,因为韩香修的真武之力才达到六品。

    六品和七品看似只有一品之差,这中间的实力差距却是无法想象的,不少人穷极一生都修不过一个品阶。

    至于龙非夜,龙非夜在真正掌控噬情之力之后,便达九品。这些年,龙非夜忙于政务的同时,也陪着韩芸汐练功,如今,他的真气达到五品高阶。这个品阶放在玄空大陆,轻而易举压倒所有新晋排行榜上的高手。再过几年,他若参加高手排位战,必能夺下名次来。

    还有半年的时间,韩芸汐早就已经进入闭关状态了,龙非夜一直守在帝都,没有离开的打算。

    已是夏初,又到了睿儿上毒宗禁地,闭关学武之时。

    睿儿三岁开始,每年夏天都到毒宗禁地闭关练武,如今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一开始龙非夜和韩芸汐会亲自送他到韩尘面前,可送了两年之后,龙非夜就不送了。他自己不送就算了,还不让韩芸汐送,只让徐东临送。

    而去年开始,睿儿就不让徐东临送了,独自一个人从帝都到毒宗禁地,仆从都不带,就带了些银子,走得非常顺利。

    今年睿儿十岁了,更谁不会让人送。

    十岁的睿儿已有翩翩少年之姿,风华朝气,尊贵不凡,随便往人群里一站,便可往周遭所有人皆暗淡无光。

    当然,他眉宇间的英气,眼底的深邃也越发地像他的父亲。小小年纪,就喜怒不形于色,令人难以捉摸,不敢戏弄,蒙骗。

    他站在御书房里,恭敬地作揖,“儿臣要启程了,请父皇勿挂念。”

    龙非夜批奏折批到一半,挑眉看了儿子一眼,淡淡应了一声,“嗯。”

    睿儿平身来,偷瞄了父皇一眼,似有些失落,但是,还是转身往外走。

    他收拾好东西之后,便忘西边宫门去。然而,他一道宫门,就看到那个他最熟悉的高大身影立在门边,等着他。

    终究还是十岁的孩子呀,他立马飞奔过去,“父皇!”

    龙非夜转身过来,还未张开双臂,睿儿就扑到他身上来抱住了他。他无奈而笑,原本真没打算到宫门口送的,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又来了。

    幸好韩芸汐在闭关,否则一定嘲笑他心软。

    父子俩都话少之人,拥抱了许久之后,睿儿就放开父皇,不似刚刚在御书房里的恭敬有礼,而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同父母道别,他说,“爹爹,我走啦,我会想你和母后,还有燕儿的。”

    龙非夜宠溺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在这份宠溺之下,睿儿脸上的老陈而沉稳全都不见了,他抬头冲爹爹笑,笑得眼睛都弯了。

    他说,“爹爹,我知道你也会想我的。”

    龙非夜笑而不语,牵着儿子的手走出宫门,睿儿没有多言,安静地跟他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高耸的宫门之下,缓缓远去,就像是在走一条漫长的路,没有尽头。

    见父皇走得很慢,睿儿也放慢脚步。打从父皇和母后不亲自送他去毒宗禁地开始,每一年,他们都会牵着他,从宫门口一路送到城门口。一路无言,可大手握着小手握得特别紧。

    父子俩花了整整一个半时辰的时间才走到内城门口,城中不少王公贵族见了,都自行让道,他们并不清楚太子殿下要去何处,只当是要外出历练了。

    到了城门口,龙非夜还是很果断放手。

    “一路小心。”他认真说。

    “嗯。”睿儿点了点头。

    正要走,谁知道父皇却又说,“照顾好你妹妹。”

    呃……

    睿儿心跳漏了一拍,吓着了。

    燕儿和小影子前阵子一直骚扰他,要他带他们离开皇宫,去医城见识见识。他当然是拒绝的。但是,他知道燕儿和小影子是铁了心要偷偷跟的。

    他原以为小影子那脑子比燕儿好使,应该不会跟他同一天离开。谁知道,小影子都让他省心不了。

    他们可以选择明天走呀,要不,可以昨天先走呀!跟他错开了时间,至少父皇发现了不会怪到他头上来。

    睿儿向来不敢在父皇面前说谎,他说,“父皇,妹妹说母后闭关之后,她和小影子都快闷死了,说再不放她出宫,她会闷出病的。”

    龙非夜嘴角掠过一抹浅笑,却还是严肃地说,“这一路上你负责看紧她,出了什么事,我唯你是问!到了医城,你就不必管了。”

    睿儿的世界都黑了。

    他连忙凑过去,把父皇拉下来,低声说,“父皇,要不你让小影子带燕儿南下吧,江南可多好玩的地方了!”

    父皇知道了燕儿要跟他同行,暗地里该派了多少护卫跟着呀?又该派多少人在医城那守着呀!不仅仅是侍卫,估计宫女太监老嬷嬷全都有。

    他一路上不被烦死才怪!而且,想干些秘密的事情都干不了。

    听了睿儿的建议,龙非夜乐了,“不如,你自己跟她说?”

    龙非夜要能说服女儿,早就说服她别出宫,留在宫里陪他了。女儿大了,不再是之前那个两三岁的小娃娃,而是已经快七岁了。

    再说了,女儿两三岁的时候都不好哄骗,何况是现在?

    龙非夜向来没有丢下朝政,远走天涯的心,可是,每每女儿要出宫,他就恨不得丢开朝政,带上韩芸汐陪女儿到处走一走。一路上能教会女儿不少东西,免得她长大了被人骗。

    如此父母心,哪怕是高居帝位的龙非夜,也是有的。

    说起说服妹妹一事来,睿儿也特别无奈,跟父皇都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了。

    他说,“算了吧。我会看紧她的。”

    有睿儿这句话,龙非夜才放心。毕竟他派去再多护卫,都不敢真怎么拦燕儿,也只有睿儿这个当哥哥发起火来,燕儿才会害怕。

    而至于顾北月那个娃,他是更不指望了,那个娃娃跟顾北月一个德行,在自家人面前都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的。

    送走了睿儿,龙非夜转身回宫。一路上都在琢磨顾北月的事情,顾北月离开两年半年了。

    顾北月瞒得过韩芸汐却瞒不过他,这两年半来,顾北月并没有亲自走访大秦的医馆,而是下落不明。

    定时送到医司的信函都不是他亲自送的,而是他分布在各城池大医馆里的心腹以他的名义送的。

    这等事情,若放在别人身上,那可是欺君呀!放在顾北月身上,龙非夜只有担忧。

    他太了解顾北月了,顾北月这么做一定有必须这么做的缘由。大秦是他的,可他还真就在自己的地盘上找不出他来。

    睿儿一到外城城门口,燕儿和小影子就出现了。

    睿儿一身武林中人的打扮,七岁左右的燕儿却女扮男装,秀气而又稚嫩,就像个富家小少爷,至于快十一岁的小影子,他穿得最简朴,像个小跟班。

    小影子驾了马车,追到睿儿身旁,暖暖地笑,“太子殿下,请上车。”

    睿儿回头看去,只见那马车顶上行李堆得高高的,左右又挂了好几包。

    睿儿冷冷问,“轩辕燕,你搬家呀?”

    燕儿立马掀起帘来,笑呵呵道,“哥,你上来,咱们商量个事情!”

    睿儿戒备起来,“没兴趣,你慢慢玩吧,我先走了。”

    她要商量的事情,准没好事。

    睿儿挥鞭驾马,急急而逃。

    可惜,没一会儿小影子带着燕儿追上了,没有拦在马前,而是把燕儿放到马背上去。

    燕儿一把抱住哥哥,笑呵呵说,“哥,你别练功了,跟我们找影子他爹去吧!”

    睿儿惊了,“太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