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50章 十年之约:不虚此行

2018-07-03 18:20:09Ctrl+D 收藏本站

    小东西早就看出公子的不对劲了,而且,刚刚一靠近这个院子它就嗅到了药材的味道。刚刚它还专门跑到那个大浴桶里头去细闻了一遍。

    它当然知道公子身体不好,也知道公子一直泡药浴。可这一回,它都感觉到不对劲了。从那个大浴桶里的气息来判断,公子泡药浴的时间一定非常久。

    公子,你怎么了呀?

    许久没有见到小东西,顾北月忍不住伸手,挠了挠小东西的下巴。

    小东西贴着他修长的手指,轻轻蹭着,心中眼中都无比哀伤,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它在心中暗暗下决定,从此以后,不管谁缠着它拦着它,它都不管了,它要时时刻刻陪着公子,守着公子。

    顾北月出门之后,秦敏也跟了出来。

    “该泡药浴了,再不泡……”

    秦敏这话还未说完呢,顾北月就捂住了嘴,闷声咳了起来,很快,鲜血就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

    “快呀!药汤我都烧好了!”秦敏大急。

    顾北月能在孩子们面前撑那么久,已经是极限了。

    顾北月没做声,并非他不做声,而是开不了口,他又闷咳了两声,鲜血就瞒住了他的手掌。

    小东西更是吓坏了,着急得上窜下跳,吱吱叫起来。

    秦敏一把拎起小东西,低声警告,“不许叫,会吵醒小影子的!”

    医童和芍药都下山去买柴米了,要明日才能回来,此时并没有谁能帮秦敏。

    她把顾北月搀扶到浴桶边上,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顾北月缓了一口气,自己下了大浴桶,便又咳了起来。他怕吵醒小影子,一手一直捂着嘴,一手指向火房方向。

    秦敏这才缓过神来,连忙朝放房跑去,药汤她是时时刻刻都在煮着的,只要提过来便可。

    见秦敏跑去,小东西便跳到大浴桶的边缘上。它走过来又走过去,看着公子这模样,它都快哭了。

    它帮不上忙呀!

    很快,秦敏就提了一大桶药汤来。她那么瘦弱的一个姑娘家,手腕儿还特别细,硬生生提了一大桶药汤,一步一步往这边走。

    小东西见状,毫不犹豫地飞奔过去,窜到大水桶下面,把整个水桶都顶了起来,减轻了秦敏的负担。

    有小东西的帮助,秦敏很快就把药汤提到大浴桶边上来。

    泡药浴自是要推掉衣裳的,可顾北月趴在浴桶边缘,不停得闷咳,根本没有力气自己脱掉衣服。

    秦敏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并没有多想,她俯身过去,低声,“顾北月,失礼了!”

    她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什么称呼都不用,就只叫他顾北月。

    顾北月,顾北月,顾北月!

    一声声连名带姓地叫,语气里总不自觉带了些怒意,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也不知道顾北月有没有听到秦敏这一句“失礼”了,这话,他以前可是经常说的。

    秦敏看似平静,却终究还是深呼吸了一下,才动手。

    她拉开了顾北月的衣带,帮顾北月拖去外衣。见状,在浴桶边缘暴走的小东西愣住了。

    然而,秦敏很快又脱掉了顾北月的底衣。

    “吱……”

    小东西叫了起来,轻轻的,并不大声,也不知道这一声“吱”是要表达什么。

    秦敏脱掉顾北月的上衣之后,耳根子都红了,可是,她没有耽搁,趴下去拉开了顾北月的裤腰带。

    小东西往大浴桶里探头一看,一身的白毛便一根根全都立了起来。它炸毛了!

    可是,它也就是炸毛而已,什么都没有做。

    若是换成别人如此对公子无礼,它立马扑上去咬死,可是,秦敏这是要救公子呀!

    此时此刻,它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秦敏褪去顾北月的长裤,手指不经意滑过他的腿部,她慌得立马避开,而他分明也僵了一下。

    只是,很快,两人都便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秦敏只给顾北月留了一条底裤,顾北月十分无力由着她折腾,虽然没有出声,但还是配合她的。

    秦敏起身之际,又低声道了一句,“实在失礼,抱歉。”

    顾北月闷咳着,无法回答,若非可以回答,他会如何回答呢?谁都不知道了……

    秦敏不敢多看他,反倒是小东西都看呆了,刚刚回落下去的白毛立马又一根根接连竖了起来。但是,它很快就被秦敏拎下来,帮忙抬药汤了。

    在小东西的帮助之下,秦敏很快就把大浴桶灌满药汤。

    顾北月还在咳,小东西焦急挠她,她却无能为力,只能等,等顾北月慢慢平息下来。

    她只能和小东西一起坐在一旁,等着,守着。

    多少个日夜,就是这么守在一边,看着顾北月那苍白的容颜发呆的呀?

    日子是难熬的。

    可是,最可悲的是,每天都还要心惊胆战地担心,连难熬的日子都会没掉。

    秦敏和小东西守了好一会儿,顾北月的咳嗽才渐渐平息下来。见状,秦敏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东西回头朝秦敏看来,看了一会儿便跳到秦敏怀中轻轻蹭了蹭,像是在安慰秦敏。

    秦敏轻抚了下小东西,亦是安慰小东西。她把小东西放到大浴桶上去坐着,交待道,“守着!”

    小东西大致明白,很认真地点头。

    秦敏去打来热水的时候,顾北月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浑身没力气,若非靠在浴桶上,他都坐不住。

    原本闭目养神,秦敏过来了,他才睁眼,淡淡说,“辛苦你了。”

    “客气。”秦敏的声音亦是淡淡的。

    顾北月没有再多言,方才帮忙褪尽衣衫一事似乎没有发生过。

    “伸手。”秦敏说道。

    顾北月不解,秦敏提醒道,“手上脸上都是血,别脏了药汤。”

    顾北月乖乖伸出手来,秦敏低声道了句“失礼了”,便大大方方拉住了他的手,帮他擦掉血迹。

    以往这些事可都是药童做的呀,这还是秦敏第一次如此伺候。

    顾北月看着,特别安静。

    秦敏只是轻轻拉住他手的前段,把血迹擦干净了,她就立马放手。

    她又换了干净的热毛巾,“脸也擦干净吧。”

    这一回她并没有亲力亲为了,而是把热毛巾递给顾北月。顾北月还是没做声,接过去自己擦脸。

    一切都处理好了之后,秦敏进屋去看了小影子,确定小影子还安睡着,她才离开。

    她还像以前那样,坐在门口,守着顾北月。

    半年之约的谎言,她也没有再提及,顾北月更没有多言,这算不算是一种默契呢。

    小东西好难过,恨不得马上跑回帝都去,告诉芸汐麻麻和龙大大这件事。然而,它还不至于笨到看不出公子刻意隐瞒了此事。它刚刚还不明白公子和孩子们拉钩是约定什么,如今想来,必是公子要孩子们保密了。

    小东西越想,眼眶就越湿,它跳下高高的浴桶,就靠坐在浴桶底部,哀伤着。

    此时,天都已经快亮了。睿儿和燕儿也回到了医城。

    自从大秦设立医司之后,医城就不再是从前的医城了,这里变成了一座普通的城池,而医学院变成一个纯粹的医学院,不插手医药界过多规则,只教学徒,栽培大夫。

    顾北月的住处还被保留,而毒宗禁地因为满山的毒药也至今都被封锁。顾北月那个小院子成了睿儿每次来练功的暂时落脚之地。

    抵达这个小院子的时候,燕儿早就在哥哥背上沉沉睡过去了。睿儿正要进门,却发现了不对劲。

    果然,他还未推开门,门就被人从里头打开了。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和燕儿的干爹,顾七少!

    顾七少是专程来等睿儿的,没想到还遇到燕儿。

    他先是一愣,很快就缓缓地眯起那双狭长的眼睛来,笑得心满意足,“嗯,不虚此行!”

    睿儿也是意外的,“干爹,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燕儿怎么来了?”

    顾七少一边说,一边把燕儿从睿儿怀中里抱下来,燕儿睡得迷迷糊糊的,就算此时抱她的是坏人,她估计都不知道。

    没办法,她太信任哥哥了。

    顾七少抱着燕儿,越看是越喜欢,“我家闺女越来越像她娘,越来越漂亮了。”

    睿儿扯了扯嘴角,心想,干爹到底是夸母后呢,还是夸皇妹呢?

    顾北月一边进屋,一边问,“昨晚上干什么坏勾当去了,这一早才回来?”

    “刚到医城。”

    睿儿这话一说出去立马就后悔了,折腾了一夜他疲着呢,这一不小心就犯错了。

    顾七少把燕儿放榻上,盖好被子才回头看来。他打量了睿儿一眼,教训道,“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说谎?睿儿本就心虚,听了这话便慌了,若是别的事情他也不怕,可事关他们和太傅的半年之约呀!

    怎么办?

    他脑子拼命地转着,却想不到适合的借口敷衍。

    顾七少走近,特意俯身到睿儿面前,眯眼而笑,“告诉干爹,你们兄妹俩干嘛去了?小影子呢?不跟着燕儿了?”

    怎么办?

    睿儿后退了一步,嘴角扯动着,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就偏偏在这个时候撞见干爹呀?

    撞见谁不好,为什么就撞见了他呀?

    此时此刻,睿儿特别怀念燕儿那叽里呱啦的声音,特别希望燕儿能醒过来,帮他回答干爹的问题。

    可是,燕儿就躺着,四脚朝天,呼呼大睡……

    顾七少人未老却早就成精,他笑得更无害了,“啧啧啧,一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