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51章 十年之约:识破

2018-07-03 18:20:08Ctrl+D 收藏本站

    燕儿爱睡觉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吵醒燕儿的后果严重也是众所皆知的。

    但是,睿儿豁出去了,他没有回答干爹的问题,而是从干爹身旁极速绕过去,扑到床榻上去,一把将燕儿拽起来。燕儿睡得迷迷糊糊的,由着他拽,没醒。

    睿儿只能放开她,大吼,“轩辕燕,着火啦!”

    “啊……”

    燕儿立马弹坐起来,瞪大了睡意惺忪的眼睛,惊声,“着火了?”

    睿儿眯眼一下,“醒啦。”

    燕儿的脸立马就拉下来,猛地一拳打过去,幸好睿儿又先见之明,急急闪退开。

    燕儿转身要追下榻,这才惊见七少干爹就站在一旁,看着她。

    她僵在榻上,彻底清醒了。

    这位干爹,不仅仅是干爹,还是她的秘密师傅呢!赵嬷嬷教会她的很多“三观”都出自这位干爹之口。她也是去年才知晓。

    当然,她最喜欢的并非干爹教她的“三观”,而是干爹每年给她从云空各地搜刮来的糕点甜食。

    “小燕儿,有没有思念干爹呀?”顾七少笑吟吟地问。

    “当然有!都快想死我了!”燕儿贼兮兮地笑,紧接着说,“嘿嘿,这回有什么好吃的?我猜一猜。”

    睿儿站在一旁,不做声,皮笑肉不笑。

    顾七少两手一摊,“不知道你这丫头在这儿,什么都没带。你想吃什么,干爹马上就去找。”

    这话一出,燕儿才意识到不对劲。干爹是偶遇他们,并非专程来找他们的。干爹,什么时候来的呀?

    她心头咯噔了一下,缓缓转头朝哥哥看了去。睿儿还是在笑,他坚信,燕儿能应对得来的。

    见哥哥这反应,燕儿更加确定,有诈!

    她眼珠子骨碌一转,又笑了,笑得眼儿弯弯特别好看,她说,“我想吃……我想吃城南那叫老字号包子铺的汤圆!”

    这话一出,睿儿一巴掌盖在自己脑袋上,十分无语。

    包子铺里哪来的汤圆呀?而且,城南的老字号只有一家,不是包子铺是面馆呀!医城里老字号的包子铺在城北呢!

    顾七少大笑起来,“成!小燕儿你等着,干爹马上就去买来!”

    顾七少说完就走了。

    睿儿和燕儿面面相觑,确定顾七少真走了,燕儿连忙上前,低声,“怎么回事?你干嘛又诈我?”

    “我背你回来干爹就在屋里等着了?他问我们干嘛去了,还问小影子呢?我一不小心说错话,露陷了!”睿儿急急道。

    “你说错什么了呀?”燕儿也着急了。

    “我说我们刚到医城,干爹不相信。”睿儿答道。

    屋子里几个行李足矣证明他们早就到了。

    “笨蛋!”燕儿瞪了他一眼,急急又问,“现在怎么办?”

    “撤,让影卫拦他。”睿儿认真说。父皇的影卫一直都很喜欢拦干爹的。

    燕儿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点头。

    于是,兄妹俩背上行李,悄悄地出门了。可谁知道两人才刚刚迈步房门,头顶上就传来一阵轻咳声。

    睿儿都顾不上把周遭的暗卫喊出来,拉着燕儿就要跑。

    嗯,不必看都知道干爹在屋顶上。

    睿儿虽然习武多年,可属于厚积薄发型,如今还算是打基础的时候,比起顾七少来,武功还是会弱一些的。而燕儿就更不用说了,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天山那些老人家为了不伤龙非夜的面子,才一直没有把燕儿判断为废材。

    顾七少几个翻身就落在兄妹俩面前,拦下了。

    他还是笑嘻嘻的,“小燕儿,不吃包子铺的汤圆了?去哪呢?”

    燕儿笑得特尴尬,睿儿直接低下头。

    顾七少被骗了,还是笑呵呵的,见俩孩子都不会打,他就过去拉人,一手拉一个,“走,带你们去吃包子铺的面汤!”

    顾七少真把燕儿和睿儿带去那叫老字号面馆,一人给要了一面招牌面,还特意吩咐火房给燕儿加一个她最爱吃荷包蛋。

    两孩子确实饿了,而这面汤也特使好吃,可俩孩子却是食不知味。

    吃碗了面,顾七少问,“困了吗?”

    睿儿很诚实地点头,一宿没睡能不困吗?若不是提心吊着着,这会儿早就打瞌睡了。燕儿回了一个呵欠。

    “那回去睡觉吧。”顾七少笑吟吟地说。

    燕儿和睿儿交换了一下眼神,越发心虚,总觉得干爹留着什么大招要对付他们呢。

    回到医学院之后,顾七少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他那么疼孩子的人,怎么舍得逼供呢?

    他让燕儿好好地睡觉去了,却坐在睿儿床头,盯着睿儿看。

    睿儿就算有再多的瞌睡虫都会被干爹那笑吟吟的样子给吓跑的。终于,他忍不住了,问说,“干爹,你饶了我吧。”

    “饶你什么?”顾七少装傻。

    睿儿无奈坐起来,“这件事我真不能说,我答应过别人的!”

    “答应过谁?”顾七少问道。

    “不能说。干爹,君子一诺千金,睿儿不能失信于人!”睿儿认真说。

    顾七少狐疑起来,他倒不是非得知道秘密,只是担心这里还在被骗。

    然而,就在顾七少狐疑的时候,房门去忽然被推开,只见燕儿一脸委屈地进来。

    睿儿和顾七少都没弄清楚怎么了,燕儿就呜呜地哭了,“干爹,我说!我说!是太傅的事,我们和太傅有约定,不能告诉任何人!”

    燕儿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各种担心,各种猜测干爹到底要使什么大招数。于是,明明困得要死,就是睡不着。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折磨,太痛苦了!她不说出来心里头就像是被石头压,各种不舒坦。

    不过,她也只能说是跟太傅有关的事,至于什么事情,她是打死都不会说的。

    此时此刻,睿儿是崩溃的。

    而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倒也没有追问了。

    他道,“既是约定,那我就不问了。对自家人,诚信得从小做起。”

    燕儿问了一句,“对敌人呢?”

    “都敌人了还讲什么信用,兵不厌诈,懂不?”顾七少反问道。

    燕儿立马点头,觉得特别有道理。

    顾七少走过来,拍了拍燕儿的脑袋,低声,“你爹爹当年可耍了我好几次!”

    燕儿不明白,顾七少却催她去睡。

    燕儿朝哥哥看去,有些疑惑,干爹真不问了吗?感觉不对劲呀。睿儿也狐疑不已,但是,除了暂时相信,还能怎样?

    于是,两个非常疲惫的孩子便都睡去了。顾七少离开之后,把整个医学院找了个遍都没有发现顾北月,他毫不犹豫,立马往无崖山去。

    当年医城里的人和事都可瞒不过他的眼睛,他都知晓的。

    虽然不清楚顾北月是影族之后,但是,一直都知道顾北月的爷爷有段时间经常去无崖山。

    这两孩子出现在医城,小影子又没有追随,他们的秘密又跟顾北月有关。无疑,顾北月不在医城就在医城附近。无崖山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无崖山很大,顾七少在山里找了好一会儿,总算在瀑布边上看到一个小院子。而整个时候,顾北月刚刚指导完小影子,正准备泡药浴。

    顾七少才刚刚靠近院子,小东西就警觉了,顾北月回头一看,见到那一抹熟悉的红,他便惊住了。

    顾七少!

    顾七少走院子,他对药材气息的敏锐度要比任何人都要高,他立马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几乎可以断定顾北月在大量用药,而且是每天!

    他扫了院子一眼,视线落在门口那个大浴桶上,眉头就蹙了起来。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心知肚明,瞒不过。

    顾七少一步一步走近,蹙眉看了顾北月许久才开口,“医呆子,你……怎么了?”

    顾北月没作声,这时候,秦敏和小影子从屋里出来见着顾七少,母子俩就愣在了原地。

    寂静中,顾七少忽然冲顾北月怒吼,“你到底怎么了?”

    秦敏和小影子都吓着了,可是,小影子立马冲过去,使劲地推开顾七少。他没说话,却握紧了拳头,瞪着顾七少。

    他不许任何人这么凶爹爹,谁都不行,爹爹正病着呢!

    顾七少没有理睬小影子,仍是怒声,“你还有多少天的命?你居然……你居然连我都瞒!”

    顾七少是什么呀!他是药鬼呀!

    从用药量他就可以判断出病情有多重,病到什么程度了。这等用药量,别说一年,极有可能半年都熬不过去!

    这两年来,他一直都以为这个医呆子满大秦的跑,忙着为大秦的老百姓们建医馆,谁知道他居然病成这样了!

    顾七少气得都快失去理智,一拳头砸在一旁的墙壁上,冷笑道,“你连我都瞒!连我的都瞒!”

    当年,他在后营那座山上,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时候,是这个医呆子成日陪着他,在他受不住折磨的时候,是这个医呆子拥住他,安抚他。

    那个时候,顾北月一直在他耳边重复问,“小七,你若死了,毒丫头怎么办?”

    若不是顾北月,若不是他的这句话,顾七少真的无法保证那个时候不会自己了结了自己。

    “顾北月,你死了,毒丫头怎么办?”顾七少质问道。

    这话一出,秦敏便惊了。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确切的说是发现了什么秘密!她都下意识捂住了嘴。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