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52章 十年之约:大骗子

2018-07-03 18:20:08Ctrl+D 收藏本站

    秦敏震惊之际,顾北月却非常平静,他说,“小七,毒丫头有皇上,我放心。”

    这一刻,秦敏分不清楚顾七少那一句“怎么办”,也分不清顾北月这一句”放心”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影族的守护,还是……

    然而,顾七少却又质问,“你死了,大秦的医司怎么办?”

    顾北月平静如故,“大秦的医司早就不需要我了,我离开了两年多。”

    “我怎么办?”顾七少怒声。

    顾北月愣了,忽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顾七少再问,“秦敏和顾南辰怎么办?”

    顾北月亦无话可答。

    顾七少苦笑起来,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顾北月追上去,可是,顾七少跑得特别快,顾北月如今的体力根本追不上。

    秦敏和小影子连忙追上,秦敏拦下了顾北月,小影子追上了顾七少。

    放出顾七少连续几句“怎么办”让秦敏想不通,也不想去想,她只要顾北月好好的,哪怕顾北月自己都放弃了,她也不要放弃!

    顾北月一定不知道,他给她的那边小金刀,她已经丢到瀑布下的深潭里去了。

    “你不能再跑了!”秦敏厉声说。

    顾北月的脸色及其不好,他大声道,“影子,拦下你七叔!”

    影子死死拉住了顾七少的手,认真道,“七叔,爹爹说你不许走。你不要再让爹爹动气了!”

    顾七少火大得甩开小影子,怒声道,“你爹都快没命了,他极有可能活不过半年!”

    听了这话,小影子呆住了。

    顾七少大步离开,没一会儿身影就没入山林中去。

    小影子缓缓转过头来,看着被娘亲搀扶着的父亲,渐渐地眼睛红了,泪珠儿掉了,视线全模糊了,看不见爹娘了,天黑了,世界塌了。

    “爹爹!”

    他哭出声,嚎啕大哭,“爹爹,你骗人!你骗人……”

    秦敏箭步冲过来,想抱小影子,小影子却推开。他没有往外头跑,而是往前跑,扑到爹爹身上,嚎啕大哭。

    “你骗人,半年之约是骗人的!

    “爹爹,影子不替你,影子永远都不想替你……不想……”

    那个约定,那个“替”字,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顾北月俯瞰着还这么小的孩子,终是潸然泪下……

    半个月之后,顾七少回来了,韩芸汐和龙非夜来了,还有唐离和宁静,沐灵儿和金子,医城的省副院长全都来了。睿儿没有去找韩尘,和燕儿一起也回来了。

    平素空荡荡的院子,一下子多了好多人。可是,人多,却依旧不热闹。大家都非常沉默。

    到了这里,大家也才发现,原来知晓这件事情,根本对顾北月的病情于事无补。顾北月都治不了的病,他们能帮得上什么忙?

    只有陪伴。

    唯一能做的,唯一能温暖的便是陪伴。

    可是,陪伴实际上等同于一种告别方式,相当于是一个长时间的告别。时间再长,终究要告别。

    韩芸汐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难过的,盯着顾北月看了整整一天,一句话都不说。

    龙非夜独自一人坐在院子外头,亦是没询问过顾北月半句话。

    沐灵儿一边掉眼泪,一边看秦敏给的药方,可是,她都看了无数遍了,还是看不出这张药方有什么可以改的。这种药方已经非常完美了,可惜,它只是一张压制咳嗽的药方,并非治病之方。

    顾七少来的同时,带了一大堆护命用的药丸,对顾北月病情的帮助都不如药汤来得有效用。

    顾北月从下午开始泡药汤,除了秦敏,女人们都回避。顾北月让她们下山去,她们谁也不走,就在院子外头盘腿坐下来。而龙非夜,顾七少,唐离,金子和沈决明围着顾北月坐着,守着。

    这一幕,让顾北月哭笑不得,心堵却也……心暖呀!

    看着龙非夜那样缄默,他终是忍不住开口,“殿下……”

    这一声“殿下”喊出去,龙非夜和睿儿竟是同时回头。见状,顾北月才发现自己喊出了称呼。

    睿儿一脸迷茫,龙非夜却无奈轻笑起来,他知道,顾北月在喊他。

    这一声殿下,包含了过去太多太多的回忆和信任。顾北月,必是怀念那些过去的。

    是不是人之将死,都会怀念?

    龙非夜吐了口浊气,走近,也不说话,就等着顾北月说。

    可是,顾北月沉默了许久,看了他许久,最后才道了一声,“殿下,对不住了,微臣陪不了你太久了。医司那边,微臣已经……”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抬手示意他不要说下去,“顾北月,我不是来听你交代遗言的!”

    龙非夜说完便大步往外走去,唐离连忙追上,他平素话多,可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见状,睿儿和顾七少也跟了出去。

    院子里,除了秦敏,就剩下沈决明和金子了。

    沈决明年事已高,他坐得很远,此时此刻正远远地看着顾北月,偷偷地抹泪。或许,此时此刻顾北月在他眼中并非他的院长大人,而只是一个……孩子,苦命的孩子。

    就金子一人坐在顾北月面前,他跟顾北月其实一点儿都不熟悉,可是,一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来了。

    他犹豫了片刻,淡淡道,“顾太傅,在北历的时候,宁承经常提起你。他一定不知道此事,你就把我当作他吧,我替他来陪你。”

    顾北月锁着眉,原本都不难受的,可听了这话,那双温柔的眸子便渐渐地充满哀伤。

    他说,“好,代我谢他。”

    头一天,就这样在沉默中度过。

    秦敏看着院内院外那么多人,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多之地也一样会冷清。

    是夜,谁都无眠。

    然而,翌日清晨,韩芸汐大步走到院子里去,顾北月还泡在药浴里,她顾不上避讳,直接冲到他面前去,认真说,“顾北月,在找到治好你的办法之前,我不想跟你说话!”

    “皇后娘娘别忘了你的十年之约!还有半年,你不该把时间浪费在属下身上。”顾北月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同韩芸汐说话。

    “十年之约?”韩芸汐冷笑,“没你的命重要!”

    韩芸汐进屋之后,立马找来秦敏,沐灵儿,顾七少和沈决明。

    她说,“秦敏,需要我们帮什么尽管说。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谁敢放弃,我砍了谁!”

    龙非夜和顾北月联起手来骗过她;龙非夜,顾七少和顾北月也联起手来骗过她;如今顾北月居然骗了所有人。

    这帮男人们,一个个都是大骗子吗?

    韩芸汐真的是气疯了吧!

    秦敏立马点头,“好!谁放弃,砍了谁!”

    这么多年了,她终于不是一个人了。终于有人陪她坚持下去,明知道没有结果,却还是咬着牙不放弃!

    沐灵儿他们都点头,沐灵儿认真说,“姐,治标治本有相通之处,我就不信邪,我就不相信这张药方我琢磨不透!”

    顾七少瞥了她一眼,并不想打击,其实顾七少昨天看了这药方之后,心中有数了。就算沐灵儿把这药方琢磨烂,琢磨透了,都于事无补的。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索性在顾北月病情控制不住之前,把顾北月养成毒蛊人算了。只可惜,养蛊人的毒药如今都寻不到了。

    韩芸汐则拉着秦敏询问病情,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借用现代的医学知识给顾北月的病做一个诊断,至少有了明确的诊断才能够有治疗的方向。

    可是,秦敏说了很多,她却无法诊断出病情。这病和肺痨像,和哮喘也像,却又不完全是。

    越了解,便越知道无药可救,可是,谁都不愿意说出口,谁都不愿意绝望。时间就这么过着,一两日三日……

    直到有一日,秦敏和韩芸汐埋头在一堆医书里,沐灵儿和沈决明埋头在一堆药材里,顾七少忽然来了一句,“索性死马当活马医,沐灵儿,咱们一道琢磨个护命药方来!不治病,只护命!”

    这话一出,众人全都抬头看来,惊了。

    不治病,只护命。

    这……

    病能致命,不治病,如何护命?

    治病和护命其实是同样的道理,不同说法而已。

    韩芸汐琢磨着,总觉得这个说法很熟悉,她正要开口,秦敏却惊声,“对!不治病,只护命!”

    她说着,便冲到一旁的书架去,疯了一样翻找医书。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她,顾七少没理睬,对沐灵儿道,“琢磨个护命丹药来,能保多久是多久。”

    护命丹药都是用在危机时刻,濒死时刻,其中最特殊的就是续命丹药。可以说是一种帮助身体强撑着,强行扛着病症的药丸,顶多就只能抗个一两天。而且药效过后,病人会死得更痛苦。一般只有病人自己请求,否则大夫是绝对不会主动使用这种丹药的。

    沐灵儿摇头了,“顾太傅会很难受的。”

    顾七少多少是失去理智的,他正要开口,秦敏却忽然惊声,“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众人看去,只见她手里拿着一阵针灸之术的医书。

    “秦敏,怎么回事?”韩芸汐焦急地问。

    “不治病,只护命。有办法的,有办法的!”秦敏激动地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这么多年了,她终于露出了当年在宁州城满天烟花下的那个会心之笑,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