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363章 十年之约:对错

2018-07-03 18:19:58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此时此刻的恐惧,韩芸汐再熟悉不过了。当初她告知他自己不是真正的韩家小姐时,他便如此恐惧过。

    她不知道他后来是如何平息这份恐惧的,或许,他从来不曾平息过,只是深藏在心底,她看不到的地方。

    而如今,这份恐惧已然藏不住,显露在他的声音里,他的脸上,他的眼神里。

    韩芸汐特想回答他,“我不知道。”

    可是,他的恐惧已经告诉她,他猜得到怎么回事,猜得到那是什么地方。

    “夜,那是……”韩芸汐哽咽了许久才开口,“那是三千年后的世界。”

    龙非夜眸光柔柔得看着韩芸汐,一言不发,却一点点地用力将她的手拉紧,拉得更紧一些。

    看着他脸色苍白,一身血迹淋漓的样子,韩芸汐心疼得眼泪一直掉,亦是说不出话来,亦是死死地抓牢他。

    可惜,两个人此时的力量对于深潭里那股将人下拽的力量,就如同蜉蝣撼大树,微不足道。

    韩芸汐一点点地被拉扯下去,她的脚都已经深到潭水里去了。她卯着劲,用力用力再用力。

    可偏偏就这个时候,晕眩感不停地传来,熟悉而又陌生。那颗冰晶在储毒空间里,横冲直撞,她都控制不住。晕眩感越来越强烈,她开始失去力气,抓不住龙非夜。

    “非夜……抓紧我……抓紧我!”

    她喃喃说着,说着,意识便开始模糊了。

    非夜,抓紧我……

    非夜,不要放手……千万不要放手!

    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昏迷?还是陷入了梦境?

    她也不知道是整个世界黑暗了,还是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了。总之,眼前一片黑。

    可是,偏偏,她又能看到自己的手。她看到了有人牵着她的手,在黑暗中,不停地走。她沿着那手往上看去,却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这个梦境,出现过好多好多回。

    每一次,她都看不到那个人的脸。

    他……是谁?

    是龙非夜吗?

    她只觉得浑身无力,渐渐地有了下坠的感觉,像是要掉入深渊,掉到另一个世界去。

    “非夜,救我!”

    “非夜,不要放手,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放手……我不要离开你……不要……”

    就在她大哭时候,那个人伸来了另一手,他说,“来,抓紧了。”

    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正是龙非夜的呀!

    是他!

    不断重复的梦境里,一直牵着她的人就是龙非夜。

    他的另一手也牵住她,她朝他的另一手看去,只见他手上,虎口处赫然有一个深深的咬痕!

    那是她留给他的印记。

    他说过,胎记是上辈子爱人留下的咬痕。

    是龙非夜,错不了!

    可是,为什么她越这个咬痕,就越觉得不对劲呢?

    这到底是咬痕,还是胎记?

    “非夜,这是咬痕……还是胎记?”

    她喃喃而问,下意识抬头看去。就这刹那间,周遭的黑暗全都被光明驱散。突然闯入的强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她耳边开始传来嘈杂的声音,有匆匆的脚步声,有急救的铃声,有病人和医生的争执,有排队系统的叫号声,还有手术室里器械启动的声音。

    这些声音,熟悉而且久违!

    她心惊?

    难不成,她回来了?

    不……

    她下意识睁眼,由下而上看去,这一刻,她终于看清楚牵手她的人了。

    这个人……

    衬衫长裤,身材精炼英挺,短发,五官英俊得无法形容,尤其是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睛那样迷人而又神秘。明明冷得拒人于千里之外,可偏偏又有令人飞蛾扑火的魅力,令人一撞入便会永生永世沉沦,无法自拔。

    韩芸汐撞入这双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眼睛,仿佛回到了同他初见之时,她哭了起来,嚎啕大哭。

    分不清楚这是“初见”,又或者是“再见”。

    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梦吗?

    云空的这十多年都是她的一场梦吗?

    又或者,此时此刻她看到的一切才是梦?

    他非他,他似他,梦非梦,梦似梦……她想不明白,也不想管那么多,她只想知道,他还在吗?

    “非夜,是你吗?龙非夜……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

    她哭,他却忽然笑了起来。

    他说,“芸汐,我找了你三千年。就不能给我一个插队的例外吗?我……很想你。”

    她惊住了。

    难不成,他就是凌云集团的大董事,被院长带来要插队解毒的李先生?

    她不管那么多,她只要龙非夜!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你是不是龙非夜……是不是?”

    ……

    她嚎啕大哭,哭得视线都模糊了,看不到眼前的人。

    她着急地抹泪,却再也看不到眼前的人了!所有的光线都退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周遭又恢复了原本的黑暗和死寂。

    她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这才意识到……她放手了,他也放手了。

    “非夜……龙非夜,你回来!”

    “你在哪里?你回来?”

    “你回来呀……不要丢下我!不要……”

    ……

    她哭着,喊着,这黑暗中不停地走,到处寻找。

    忽然!

    她止步,低头看去,竟发现自己双脚被冰封住了。

    这……

    “芸汐,你醒醒!不要哭……我在。”

    “芸汐,我一直都在,你醒醒……”

    龙非夜的声音传来了,好近好近,似乎人就在她眼前。

    意识不清,陷入梦境的韩芸汐猛地睁开,这才发现龙非夜就在眼前,她和龙非夜仍陷在冰窟窿底部。

    方才的一切,全都是一场梦!

    没有医院,没有凌云集团,没有李先生……什么都没有!

    只有眼前的,龙非夜。

    龙非夜还紧紧地拉着她的双手,龙非夜虎口上的痕迹,是真真切切的咬痕,并非胎记。

    “芸汐,你……怎么了?你的腿……”龙非夜脸上尽是恐惧。

    韩芸汐这才回头看去,发现自己双腿真的被冰封住了,而且寒气还在慢慢地往上蔓延,大有将她整个人都冰封住的趋势。

    而双腿被冰封之后,那股将她往下拽的力量似乎就消失了。

    “难不成是冰晶之力?”韩芸汐惊声。

    “把冰晶放出来,快!”龙非夜着急地说。

    韩芸汐想把冰晶驱逐出储毒空间,这个时候才发现冰晶已经碎了。

    是的,在燕儿爆发出凤之力的时候冰晶就已经碎,冰海也毁了。韩芸汐召唤出来的只是冰晶的碎片,这些冰晶碎片一离开韩芸汐体内,韩芸汐身上的冰封就立马支离破碎,而那股拽着她往下的力量便又出现。

    这瞬间,她身子一滑,半截的身子就落入冰水潭里。

    她和龙非夜相视,都非常意外。龙非夜连忙抓紧她,可是,根本抓不住,韩芸汐还是继续往下掉。而且,周遭的积冰全都开始融化,在短时间里就渗出了许多水来,就连这个冰窟窿都大有融掉的趋势。

    韩芸汐不得不将冰晶再次收入储毒空间。而冰晶一入储毒空间,她大半的身体便全都被冰封了,那股拉拽她的力量也瞬间消失。

    一切都静止了。

    她和龙非夜面面相觑,很不可思议。

    冰海的秘密,冰晶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这一切,和凤之力有何关系?

    “我的凤之力唤醒了冰晶,燕儿的凤之力毁了冰海和冰晶?”韩芸汐喃喃问。“燕儿的凤之力一定有十品,可以我的噬情匹敌。”龙非夜很肯定,那股力量他判断得出来。

    他们周遭散落的全是碎冰,都没有融成水,冰海都毁了,这里本该化成一片汪洋了。难不成是因为冰晶碎片被韩芸汐困在储毒空间里,所以,冰海并没有被彻底毁掉?

    想起刚刚取出冰晶碎片来,周遭的一切都开始消融的场景,韩芸汐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

    凤之力可摧毁冰晶,冰晶被摧毁之后爆发出的力量便可摧毁冰海,开启时空隧道。她把冰晶困在储毒空间里,实际上就把冰晶不断外泄出来的那股力量也困在了储毒空间。

    三大家主要争夺冰晶之力,一定只是觊觎这股力量的强大,并不清楚这股力量真正的秘密。如今,她以身体承受了这股力量,阻挡了这股力量外泄,她付出代价便是被冰封。

    韩芸汐懂了,龙非夜也明白了。

    可惜,太迟了。

    玄冰已经蔓延到韩芸汐心口,还在不断往上蔓延,她的脸色、唇色苍白得让龙非夜害怕。

    终究,还是要失去!

    亲眼看着,却无能无力!

    龙非夜看着渐渐被冰封的妻子,眼眶终于湿了,他问,“芸汐,如果北月在,他会何选择?他会比我还残忍吗?”

    是选择保住韩芸汐,放弃冰海,放弃北历草原十万多牧民。

    还是,选择放弃韩芸汐,保住残碎的冰海?

    又到了做选择的时候了!龙非夜不必多言,韩芸汐都懂他的难。

    当年在三途黑市犹豫要不要救宁静的时候,不得不做残忍地做选择时,顾北月同他说过。

    顾北月说,“殿下,这不是残忍,这是取舍,取舍只有对和错之分,没有仁慈和残忍之分。”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保天下,保万民,弃妻儿是对吗?

    如果是顾北月,他会如何选择?

    玄冰,已经蔓延到韩芸汐的脖子上,手臂上,她看着龙非夜,眼泪一直掉,“殿下……殿下……”

    好久好久没有唤他殿下了,一声“殿下”包含了多少,多少回忆?

    殿下,如果可以。芸汐愿永远唤你殿下,永远当你的秦王妃,没有东秦、西秦,也没有大秦。

    可惜,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人。

    “殿下,芸汐……舍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