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29章 真相,他到底是谁

2018-06-21 09:53:36Ctrl+D 收藏本站

    <><><>洛醉山看似不屑,其实内心一直都惊诧着,如果不是因为被劫持,这会儿他应该会在马车里问韩芸汐,“顾七少这小子怎么样了”吧

    也算是看着顾七少长大的,世界上估计没什么人比他更了解顾七少了吧

    能让顾七少挂在嘴边的女人,绝对不简单

    何况,顾七少不仅仅是把“毒丫头”这三个字挂在嘴边,而且还帮了韩芸汐一个大忙,这一回如果不是顾七少,估计韩芸汐和顾北月早就被天徽皇帝判死刑了。

    “不怎么样是怎样”顾七少的语气里透出难得的着急来。

    向来我行我素,放荡不羁,怎么就突然这么介意别人的评说了

    见状,洛醉山更不可思议,终是忍不住发问,“小子,你是瞧上那丫头的毒术了,还是瞧上那丫头的人了”

    一向没心没肺的顾七少有那么瞬间的走神,却也很快给了洛醉山一个认真、肯定回答,“当然是毒术。”

    “毒术有什么好瞧上眼的,比你厉害不成刚刚见她使出毒针,也就那样子罢了。”洛醉山这是故意贬低,虽然不懂暗器,但是也看得出那毒针的力道和速度不一般。

    “一般般,其实认真说来也不怎么样。”顾七少笑着。

    洛醉山当然不信,阴阳怪气地拉长语气,继续试探,“当真”

    顾七少这才听出端倪,立马翻了个白眼,一脸无所谓,“信不信随你,不信拉倒。”

    “哼”

    这下,洛醉山怒了,眯着刻薄的小眼睛,逼近顾七少,“臭小子,你为了区区一个会使毒的丫头,拿老夫的理事头衔向长老会申请长老令,你当这很好玩吗你到底看中那丫头什么了”

    韩芸汐和顾北月才被关入大理寺两天,远在北厉的洛醉山就能拿这长老令赶到,这种速度,全是顾七少相助。

    洛醉山是真愤怒,顾七少不仅仅告诉他玺玉伯误诊一事,而且还拿他理事头衔当赌注,向长老会申请会诊的长老令。

    不不,确切的说来,顾七少是先斩后奏,先拿洛醉山理事头衔当赌注,向长老会申请了会诊长老令,随后才告诉洛醉山玺玉伯误诊一事。

    如此一来,逼得洛醉山不出面也得出面了。

    要知道这一回会诊,洛醉山如果没办法证明玺玉伯的诊断有误,那么他理事的头衔就会被削去。

    而实际上,洛醉山至今都没弄清楚龙天墨的大肚子是怎么回事。

    他之所以那么自信能在长老会上打败玺玉伯,全是因为顾七少打了包票,一到医城,就告诉他龙天墨大肚子的秘密。

    虽然,在这种大事情上,洛醉山相信顾七少是靠谱的,可是,如果顾七少不是另有目的,而就真的只为了个丫头如此折腾自己,洛醉山还是很心酸的。

    “相中她的毒术。”顾七少还是这个回答。

    洛醉山没说话,目光突然变得犀利,似能穿透一切,盯着顾七少看,显然,他还是不相信。

    无奈,他越盯,顾七少就笑得越灿烂,“呵呵,也顺便相中她的人。”

    相中人,这种事还顺便得了了

    他说着,慵懒懒从树干上挺直身子,往来路走去,韩芸汐估计会在原地等他把洛醉山救回去吧。

    他又帮了那丫头一回,怎么就那么喜欢帮她呢

    洛醉山看着他的背影,思来想去,反复琢磨着他刚刚那句话,忽然之间,恍然大悟,惊声问,“小子,她不会不会就是你一直要找的人吧”

    顾七少一直都在找一个人,一个女人,全世界就只有洛醉山知道。

    顾七少的脚步微微有些顿,却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速度,回答洛醉山的是一个妖冶而沉默的背影。

    顾七少看似随意慢步,实则凌空微步,速度很快,当洛醉山追上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车队停留的地方,而眼前的一切,让原本急着询问的洛醉山顿时目瞪口呆,而顾七少也瞬间变脸。

    怎么会这样

    只见韩芸汐和玺玉伯他们的马车全都翻了,一片剧烈打斗过的狼藉场面,玺玉伯和顾北月都负伤,摔在一旁,而韩芸汐不见了

    “韩芸汐人呢”顾七少怒声,一把揪住了顾北月的衣领。

    “你们一走,又来一批刺客,这三批人应该是一伙的,他们的目的就是秦王妃,王妃娘娘寡不敌众。”顾北月认真说。

    顾七少这才明白过来,一把推开顾北月,“老子被耍了”

    这帮刺客分批行动,依次劫持走龙天墨和洛醉山,正是分散他们的力量,调虎离山呀

    “第三批刺客比前两批厉害好多,全都会用毒,韩芸汐这臭丫头是得罪什么人了带走她的那个黑衣人绝对是顶级高手”

    吓坏了的玺玉伯忍不住开口,刚刚那场面说有多凶险就有多凶险,清一色的黑衣蒙面人,各个武功高强,毒术厉害,韩芸汐一个人完全应付不过来,最后被武功最高的黑衣人给劫走了。

    “顶级高手”顾七少似乎猜到什么人了,很不屑。

    “对,还会毒术。”玺玉伯连忙补充。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并没有多说什么,方才的混乱中,他看得很清楚,所以还是忍住了没出手,这批黑衣刺客是会毒术,但是,劫持走韩芸汐的黑衣人并不会毒术。

    那是个混迹在黑衣刺客里的黑衣人。

    “往哪边去了”顾七少怒目朝玺玉伯看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迎上顾七少那写满愤怒的狭长双眸,玺玉伯突然有种熟悉感。

    多年前,那个被医学院驱逐的少年,那个长老会大长老天天以药饲养的养子,转身踏出医学院大门时,也是这样的眼神,暴戾、不甘。

    如此狭长妖冶的眼睛,笑起来该有多灿如阳光,怎么藏了这么深的戾气呢

    眼前这个蒙面红衣人,会不会就是他,古七刹

    古七刹被医学院驱逐时才十岁,几年的时间他自立门户,创办了药鬼谷,几年来都是黑袍蒙面示人,谁都不曾见过他的真实面目,就连他的养父,医学院的大长老也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样子了。

    玺玉伯沉浸在回忆中迟迟没有回答,顾七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一脚踹了过去,“人往哪里去,说”

    天晓得顾七少这一脚踹得有多重,玺玉伯当场就喷出了一口鲜血,都回答不了,幸好顾北月及时回答,“北边森林。”

    顾七少二话不说就追了去,他一路跟着,就是为保护韩芸汐顺利抵达医城,究竟是哪个挨千刀的设局引开他,坏他的好事呢

    如果不是洛醉山被劫持,一直潜伏在一旁的他压根不会出手的。

    顾七少走后,玺玉伯都顾不上嘴角的血,急急朝洛醉山看去,“你和他认识”

    洛醉山在心里冷笑,岂止是认识呀,只是,他只是摇了摇头,问一旁的顾北月,“秦王妃和他认识吧”

    顾北月自然也猜得到那人是顾七少,只是,他也装傻,摇了摇头,“在下不清楚。”

    顾七少在北边森林找了大半天,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找到。

    而此时,韩芸汐却在森林边缘的悬崖横出的大石头上,落日余晖将她的背影拉得老长老长。

    黑衣人就站在她身后,他的身材挺拔傲岸,韩芸汐的个头不矮,却也只到他心口处,他黑衣蒙面,浑身上下散发出神秘莫测的气息,在渐暗的落日余晖中,犹如夜之神祗降临人世。

    他劫持韩芸汐,一路无言,一路到了这里,刚刚落脚。

    他无言,韩芸汐无语,她背对着他,迟迟都不敢转身,一开始,面对那么多会毒术的黑衣人,韩芸汐知道那是康王君亦邪的人,可是,当她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劫持时,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这个家伙,不是君亦邪,他混迹在君亦邪的人马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她。

    这个家伙,又是谁劫持她又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他至今不说话呢

    迟疑了许久,还是韩芸汐开先了口,“那三批刺客是一伙的,你不是。”

    “你这么肯定”黑衣人淡淡问。

    “君亦邪先劫持龙天墨,后劫持洛醉山,他无非想引出”韩芸汐说着,欲言又止。

    君亦邪如此劫持法,无法是想引出潜伏周遭的龙非夜,将龙非夜调虎离山,除了龙非夜,还会有谁能让君亦邪如此煞费苦心呢

    龙天墨被劫了,龙非夜可以不出面,可是,洛醉山被劫了,龙非夜如果在,一定会出面相救的吧。

    谁知道龙非夜不在,顾七少却出现了。

    确定龙非夜不在,君亦邪要劫走她,甚至要杀她,还是轻而易举的。

    上一回吃了那么大的亏,一直想拉拢她的君亦邪估计早有杀心了,必定一直伺机而动的。

    这一点,龙非夜是否为她考虑过。

    韩芸汐发现自己走神了,她深吸了一口气,韩芸汐笑了笑,没继续往下说,而是转身过来,一脸坦然,“废话不说了,干脆点,你又是冲着什么目的来的”

    谁知,蒙面黑衣人竟轻轻地笑了

    他,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