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44章 明天晚上带你走

2018-06-21 09:53:18Ctrl+D 收藏本站

    <><><>私奔

    怎么可能

    顾七少这个挨千刀的,逃就逃了,居然还这么陷害她。

    刚刚还胆大包天的韩芸汐此时都蔫了,笑着道,“殿下误会了,顾七少不过是玩笑罢了。”

    “玩笑玩笑能动手动脚”龙非夜冷声质问。

    动手动脚

    韩芸汐琢磨了半天,硬是没明白龙非夜从哪里生出这么个词来。

    “殿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玩笑玩笑能喂他糕点”龙非夜再问。

    这下韩芸汐才恍然大悟,惊声,“你一直跟踪我们”

    怪不得他来得那么及时,准备那么充分了,原来他一直都在暗处,他知道一切。

    “回答本王的问题”

    龙非夜怒意滔天,即便周遭厮杀一片,他都没放在心上。

    “为什么跟踪我”韩芸汐不答反问,她也生气了。

    “韩芸汐,你为了顾七少居然敢对本王下毒,你好本事呀”

    龙非夜都冷笑了,眼底那一抹轻蔑,看得韩芸汐特刺眼,她连忙解释,“我跟顾七少真没什么,我就是找他帮忙而已,我”

    这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打断了,“你跟他有没有什么跟本王无关”

    呃

    一时间,韩芸汐都愣了,凌乱了,跟他无关,那他在这里发什么飙呀

    韩芸汐突然安静下来,盯着龙非夜看。

    这家伙难不成是吃醋了

    韩芸汐看着看着,揣测着,突然不那么生气了,犹豫了片刻,她说,“龙非夜,你介意什么呢”

    谁知,龙非夜同时也开口,“韩芸汐,挂了秦王妃的名字就劳烦你守好妇道,否则,后果自负”

    两人同时出声,说罢,彼此便都陷入沉默。

    两人都没有再开口,四目相对,任由厮杀就在周遭激烈,暗器就在身旁飙飞,他们自成了一个安静的世界。

    只是,很快,韩芸汐便打破了这份安静。

    她想,自己果断是想太多了。

    龙非夜当然介意,他一直都将她当作他名下的女人,也只是名下的女人而已。

    他的霸道,他的介意,他曾经那个吻,那句“江山都不换”,只因为她是他名下的,和他名下的物品一样,是他的,他便可以任意妄为,就绝对不允许别人占有,仅此而已。

    “殿下真误会了,我和顾七少没什么,我恰好有难处,恰好遇到他,找他帮了个而已。殿下也知道,没有解药的话,太子会死,臣妾也难活命。”

    韩芸汐坦坦荡荡的解释,其实她有充分的理由解释为什么找顾七少的,洛醉山需要顾七少去搞定,不是吗

    可是,她不会说,这关系到顾七少的秘密,虽然顾七少从来没有要求她保密过什么,但是她知道,说了就等于出卖。

    龙非夜迟迟都没再开口,反倒是韩芸汐语出惊人,“殿下如果觉得臣妾这个挂名的王妃不称职的话,大可休了臣妾。”

    不守妇道这个词,她真心承受不起。

    当初因太后指婚,便可休妻,可是,如今龙非夜如果要休掉她,太后和天徽皇帝一定是最赞成的。

    说这话的时候,韩芸汐心里某个位置隐隐作疼着,只是,她还是从容地直视龙非夜,没有任何回避。

    她韩芸汐会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但是,绝不会委屈自己,更不会迷失掉自己。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等着龙非夜给一个干脆的回答,谁知道,原本浑身没力气的龙非夜忽然之间一把将韩芸汐捞了过来,手臂死死圈住她的脖子,埋头狠狠以吻封了她的嘴。

    “唔”

    韩芸汐始料未及,第一反应便是挣扎,然而,她越挣扎,龙非夜便越愤怒,越用力,不断加深这个吻。

    一如当初在秦王府,他也是这样,只是,这一回更加突然,更加狂烈。

    韩芸汐别说挣扎了,连承受都有些承受不了,这个暴戾的男人简直就是在掠夺

    最后,她都快无法呼吸了,他才肯放开她,却不是完全放开,而是抵着她的唇,同她一起气喘吁吁。

    “韩芸汐,你既是主动走进门的,这辈子,即便是死,你也只能死在秦王府。以后休妻这种可笑的话,不必说。”

    撩人心弦的粗喘声,却说出这样绝情的话,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魔鬼。

    他说完,总算是完全放开韩芸汐了,任由韩芸汐重重摔下去,瘫在墙边。她整个人都在发怔,娇唇浮肿,脸色却苍白的。

    此时,周遭都打斗早已停止,黑衣毒人死伤严重,也逃了不少,唐离远远地站着,震惊地看着龙非夜和韩芸汐,直到龙非夜走到他面前了,他才缓过神来,低呼,“你你刚刚”

    他没看错吧,这家伙刚刚居然当众吻韩芸汐

    这个生性清冷,薄情寡欲的家伙,居然会吻女人还吻那么久难不成他真的是认真的

    得秦王之吻,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呢

    该死,唐离发现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考虑这个问题似乎不怎么妥当。

    “君亦邪呢”龙非夜冷冷问。

    他和唐离带了“唐门封杀”阵法来,主要是为了擒住君亦邪的,当然,用在顾七少身上也不算计划之外。

    君亦邪中了韩芸汐下的毒,又中了暴雨梨花针,唐离应该是应对得了的。

    这时候,唐离才缓过神来,急急回答,“被一个白衣女子救走了,那女子剑术十分了得,很像是天山剑宗的风格。”

    天山剑宗和蜀山唐门齐名,龙非夜的剑术便是师从天山剑宗的。

    唐离的话分明有所指,龙非夜却没多说什么,只低声吩咐,“准备准备,今夜入毒宗,先下手为强。”

    “什么”唐离一下子大呼起来。

    先下手为强所以,龙非夜的意思今夜不是去探路的,而是直接去盗毒兽的喽

    这个家伙到底怎么了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要知道,沐家的人还没把药送到,毒兽还未昏迷,冒然前往是非常危险的。

    龙非夜说完,头都没回,直接走掉,韩芸汐在他背后静默地看着,面无表情。

    唐离迟疑了片刻才朝韩芸汐走过去,韩芸汐轻轻拭去嘴角残存的暧昧气息,起身来整理衣裳,似乎一切都没发生,然而,她眼底的沉重感还是出卖了她。

    “咳咳又让君亦邪被一个白衣女子救走了,真是可惜。”唐离纯粹是没话找话。

    谁知,韩芸汐却淡淡道,“放心,这一回他手臂中的毒除了我,谁都解不了,他还会来的。”

    前面几次都太匆忙了,这一回借着毒池水,韩芸汐第一次有充足的时间对君亦邪下毒,她自然是会留后路的。

    唐离很意外,“你倒是不蠢嘛”

    韩芸汐白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像是满腹心思,又像是很疲惫,径自默默地转身离开。

    唐离纠结了,到底要不要跟韩芸汐说毒兽的事情呢

    这个女人虽然武功不济,可是毒术一流,如果龙非夜真要去冒险,把这个女人带上,那相当于是多了一个护身符呀

    只是,龙非夜刚刚为什么不跟她说难不成是没打算让她去

    唐离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两个人了,他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敢告诉韩芸汐,只默默看韩芸汐离开。

    韩芸汐走远了,这时候暗卫统领才上前来,恭敬禀告,“少主,秦王妃用暗器杀了咱们两个暗卫那暗器不是咱们唐门的,却厉害得很”

    一听这话,唐离撞墙的心都有了,半晌他才冷静下来,低声,“这件事不许传出去,尤其是传到我爹那去,明白吗”

    暗卫不明白,但还是立马点头如捣葱。

    韩芸汐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最后还是回到医学院,洛醉山在她那院子里都等了大半天了。

    “顾七少呢”韩芸汐很低落,声音闷闷的。

    洛醉山分明是被顾七少警告过了,面对韩芸汐,没了之前的狡诈艰险。

    “他让你等着,说明天晚上子时之前一定来带你走。”洛醉山说出这话自己都觉得别扭,然而,这话却是顾七少交待的原话。

    那家伙到底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呢

    她很无力,想到龙天墨无药可救更加无力,她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心上,只随意点了点头。

    见韩芸汐点头,洛醉山也没当回事,顾七少那句话在他看来就是个天大的玩笑了,他并不知道韩芸汐还没有解开龙天墨中的毒,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遵从顾七少的吩咐,将玺玉伯对龙天墨种蛊的事情告诉韩芸汐。

    反正公开会诊已经取消了,三位长老是不会允许种蛊的事情不会传出去,只会严惩玺玉伯。

    “秦王妃,天宁太子的旧疾复发你猜是怎么回事。”洛醉山笑得很神秘。

    然而,韩芸汐对此却已经没了兴趣,她现在最关心的是龙天墨的生死。

    明天晚上便是约定时间的最后期限了,要在明天晚上解龙天墨的毒是没指望了,以昨日解毒系统的判断,如果没有解药,龙天墨顶多只有十天的时间。

    就算她再怎么尽力拖延骨毒全面爆发的时间,再过八天,龙天墨一样得死。

    将神秘兮兮的洛醉山晾在一旁,韩芸汐突然起身就走,她得找和她同命运的顾北月商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