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60章 芸汐,快走

2018-06-21 09:52:57Ctrl+D 收藏本站

    <><><>白衣男子明明都快倒下了,眸光却坚定如磐石,瘦弱的身体散发出的力量足以震慑人心。

    见白衣男子眼底的坚定,他忍不住心生怀疑,“难不成天心夫人是西秦皇族之人”

    君亦邪自然是调查过韩芸汐的,这个女人在韩家并没有什么秘密,如果有,那就只能来自她的母亲天心夫人。

    “在帮我找到毒兽之前,她必须活着。”白衣男子不假思索,冷冷回答。

    “呵呵,你果然也是冲毒兽来的。”

    君亦邪本就是这么想的,听白衣男子这么肯定的回答便不再怀疑。让他相信西秦皇族还有遗孤存在,他宁可相信白衣男子说的话。

    要知道,当年可是他爷爷亲眼所见西秦皇族最后的血脉,一个襁褓中的男婴死在残忍的万箭之下。

    按影族的族规,西秦皇族灭尽,影族必当灭族相随。

    然而,对白衣男子的存在君亦邪并不好奇。在他看来,人都是自私的,人都是怕死的,没有谁会真正心甘情愿为谁而亡命,他就不相信当年西秦皇族最后的血脉被灭之后,影族每一个人都会追随皇族而去,无论如何必定是会有逃兵的

    问清楚之后,君亦邪不再客气,“让开,看在影族的份上,本王不为难你”

    君亦邪当然看得出来白衣男子伤势严重,而且是内伤,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我说过,除非我死。”

    白衣男子的声音凉得骇人,令人都忍不住心生畏惧。嚣张的君亦邪眼底闪过一抹戒备,都不敢大意了,他吹了个响哨,召唤出埋伏在一旁的几个黑衣毒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抓活口”

    君亦邪自己退到一旁去,他当然要活口,虽然不喜欢这白衣男子,但是,他还是很期待能降服影族,为他的宏图大志增助力。

    区区几个毒人,如果是平常,白衣男子一招之内便可以轻松应对,然而,此时他的内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别说的毒人,实际上,稍稍有点武功的人都可以击倒他。

    他退了几步,回头看了韩芸汐一眼。韩芸汐早就吓坏了,她将那件带血的白衣裹得紧紧的,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瑟瑟发颤,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此时此刻,她对全世界都是戒备的,包括对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似乎想对她说什么,只是见她那防备的样子,他还是回头了。

    一抹无法言喻的心疼掠过眼底,他毅然放开一直按在心口的手,又握紧一把金色小飞刀。

    还未战,鲜血就又从嘴角缓缓流溢出来,滴落在他胸前。

    见状,别说君亦邪了,就连围上来的那几个毒人都冷笑起来,就他这幅模样,还用打

    几个毒人交流了一下眼神,其他人都原地旁观,就一个人上前去。这人连开打的意思都没有,看样子是要直接擒拿白衣男子了。

    竟是把人看低到这种程度

    白衣男子眼底闪过一抹愠怒,陡然出刀,谁都没想到他的小飞刀会这么厉害,速度快,力道狠,而且非常精准,正中毒人的眉心

    太意外了。

    这下子,其他毒人全都戒备了,“小心一起上”

    五六个毒人从不同方向,手持长剑一起围攻过来。

    “来得正好”

    白衣男子连气势都不输人,硬是卯着劲大声说话,字字铿锵

    说完,他便紧紧咬住牙关,双手持飞刀,接连不断一刀刀镖飞出去,速度和力量竟出人意料的可怕,几个毒人根本无法躲避。

    六刀,没有一刀虚发,而且,每一刀都是中眉心,其中有一刀还是先穿透了毒人挡在额头的手,然后再入眉心的。

    毒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全军覆没

    在最后一个毒人倒下之后,白衣男子终于撑不住了。腾空的手急急捂住心口,却已来不及,他酿跄了几步,险些跌掉,一大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湿得那蒙面都滴出了血来,一滴滴滴落在他胸前。

    然而,即便是这样,他都顾不上自己,第一时间还是回头朝韩芸汐看去,确定她在,确定她的状况没有变得更糟糕,确定她没有哭。

    君亦邪他眼底还是闪过了一抹欣赏的色彩,暗想,这个家伙虽然看起来文弱,却是一条真汉子

    欣赏归欣赏,君亦邪可没有惜才之心。

    他看得出来,白衣男子这是把一身的力气都用光了,这个时候的他,简直是手无缚鸡之力

    君亦邪双手负于身后,一步一步走过去。

    白衣男子立马就后退,虽然一手还握着小金刀,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根本打不出去了。

    他只能后退,后退到韩芸汐身旁,护着她。

    韩芸汐怔怔地看着他们,一动不动,却浑身都在颤抖

    她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怕的神,她是人,还是个女人,她当然会害怕,她吓得都呆了,不知所措。

    白衣男子在她身旁蹲下,她立马蜷缩得更紧,一脸戒备地看着白衣男子。

    却突然,君亦邪飞掠过来,一脚从白衣男子身上踹过来,白衣男子始料未及,直接被踹倒在地

    一见君亦邪靠近,韩芸汐便“啊”一声尖叫起来,声音凄凉了整片林子。

    “芸汐姑娘,不怕”

    白衣男子大喊,他拖着疲惫虚弱的身子,毅然爬起来,护在韩芸汐面前,就在同一时间,君亦邪飞落地,就站在白衣男子面前,距离不过一步。

    君亦邪暂时没理会韩芸汐,他勾着嘴角,轻狂傲慢,“本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滚开。”

    白衣男子没回答,眸光冷冷地盯着君亦邪看,并不屈服。

    “很好”

    君亦邪可没那么好的耐性,冷不丁抬起一脚,竟狠狠地从白衣男子最致命的心窝踹去

    这一踹,直接将白衣男子踹得后仰而下,倒向韩芸汐。

    韩芸汐慌得连忙躲开,怔怔地看着他们,怎么都缓不过神来。

    白衣男子已经无力起身了,大口大口的鲜血从蒙面里流淌出来,他的眼睛都快失去焦距了,然而,即便是这样,他却还在做最后的努力,他朝韩芸汐看去,声细如蚊,“芸汐姑娘,走快走。”

    韩芸汐没动,怔怔地看着,看着

    君亦邪早就没把吓坏了的韩芸汐放在眼中,他的脚就踩在白衣男子心口,问说,“都这样了,不杀你,我岂不得和整个影族为敌”

    这个白衣男子的影术不凡,必定是影族中的翘楚人物,君亦邪不知道影族还有多少人在,但是,他不会笨到去得罪。

    不得罪的唯一办法,便是灭口,他毫不犹豫抬起了脚,眸光一冷,便狠狠地往下踩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突然惊声,“不要”

    声未落,数枚毒针便飙飞而来,瞬间没入了君亦邪的腿部,君亦邪始料未及,腿部无力只能后退。

    他正后退,韩芸汐又打来数枚毒针,她终于回神了,终于从恐惧中醒来了

    “君亦邪,我韩芸汐这辈子跟你势不两立”

    她怒声,一起身,梨花泪雨就接连不停地射向君亦邪,没有防备的君亦邪虽然一开始中了几针,但是,都不是要害,毒也难不倒他。

    毕竟实力相差太多了,很快,君亦邪就一边为自己解毒,一边躲避韩芸汐的毒针。

    他查得很清楚,这个女人最厉害的就是梨花泪雨,她并不会武功,有毒术也难以施展。

    君亦邪一解毒之后,立马展开反攻,无疑,他一反攻,韩芸汐便撑不住了,她打太猛了,梨花泪雨里的毒针也快用光了。

    终于,毒针用尽,君亦邪走到她面前。

    韩芸汐其实惊慌未定,一和君亦邪的距离拉近,她下意识就后退,一不小心便摔倒在地上。

    君亦邪饶有兴致地蹲下来,嘴角噙着放肆的笑意,“解药,交出来。”

    韩芸汐很不甘心,而且,她知道君亦邪一旦拿到解药,就更加不会放过她了。

    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无路可退了呀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更加冷静一些,“解药我没带身上,在医学院里,我回去拿。”

    君亦邪立马大笑,“韩芸汐,你当本王是三岁小孩吗没有解药,那药方总有吧”

    真的没办法了

    “有。”韩芸汐正要说出来,君亦邪却突然拉住她的手,“跟本王回北厉再说不迟”

    之前不怀疑,可是,白衣男子这样保护韩芸汐,他如果还不起疑,他就是笨蛋了

    韩芸汐极有可能和西秦皇族有关,如果她是,他更要带她走。

    “你这个畜生”

    韩芸汐用力挣扎,君亦邪抓得更紧,就在这时,都快昏迷的白衣男子手握飞刀,从背后狠狠刺入君亦邪后背,“芸汐,走走啊”

    白衣男子都没力气了,再狠能刺多深呢

    君亦邪猛地一震,背后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力量直接将白衣男子给震飞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上。

    君亦邪连回头都没有,一把将韩芸汐拉入怀中。

    就在这个时候,君亦邪突然感觉到肩膀一阵疼,他转头看去,竟见一只巴掌大的火色小松鼠,不知何时落在他肩上的,两个大门牙正正轻轻啃着他的肩

    给读者的话:今天一更,所以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