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65章 指不定会杀你

2018-06-21 09:52:50Ctrl+D 收藏本站

    <><><>生怕端木瑶听不够明白,唐离走到窗台边,把话说得更加直白,“秦王殿下就是来为秦王妃丢脸的,唉,谁拿他有办法呢”

    端木瑶猛地回头,气得脸色都青了,她恶狠狠地瞪唐离,“够了”

    唐离耸了耸肩,打了个请她离开的手势。

    龙非夜把沐灵儿交给他看守,可没有把端木瑶也交给他看着,这个女人是不请自来的。

    端木瑶无视了唐离的动作,继续往会诊堂那边看去,子时都过了半个时辰了,龙非夜难不成是要坐在那里等到韩芸汐出现为止

    他什么时候学会了等人

    韩芸汐是被劫持,他应该知道没那么容易找到她的,他要等到什么时候他傻了吗

    “唐离,如果他要利用韩芸汐对付君亦邪的话,我可以帮他,用不上韩芸汐”端木瑶认真说,她和君亦邪勾搭在一起,也不过是各有所求罢了,哪来的真心实意

    只要龙非夜开口,她一定会尽全力帮忙。

    唐离偏头看来,“呵呵,我要说几遍你才懂,韩芸汐是秦王妃,明白吗”

    韩芸汐是秦王妃,是龙非夜的正妻,其实这句话就可以解释了龙非夜所有行为了。

    如果不是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看到那个吻,看到龙非夜冒死入天坑,唐离也不会觉悟。

    事情再简单不过了,以龙非夜的性子,他心里若没有韩芸汐的位置,秦王府里怎么会有韩芸汐的位置呢以为夫祈福的名义,随便打发韩芸汐去寺里青灯伴古佛不就得了。

    端木瑶最恨的就是这句话,她推了唐离一把,“你认真点,我没跟你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了”唐离突然也怒了,他跟她不熟好不好,别搞得好像很熟,认真什么呢

    “师兄心里有我的,否则他不会救我,你也看到了,他为了救我都弃韩芸汐于不顾”端木瑶急急说。

    唐离无奈望天,为什么女人会那么麻烦,这么能扭曲事实呢

    沐灵儿突然把韩芸汐推出来,事情发生得太快了,谁都措手不及好不好

    唐离懒得理睬端木瑶,他最担心的还是龙非夜,这家伙从密室出来至今都不怎么对劲呀。

    其实,他会这么暴露行踪,暴露对韩芸汐的保护,他也很意外,这对他、对韩芸汐都没有好处。

    很多时候,恰恰是因为他得到的保护,她才会招惹到更多的危险,他弃之不顾,反而会让她少些敌人。

    “唐离,你回答我的问题”端木瑶疯了一样揪住唐离的衣裳。

    唐离实在烦透了,这个丫头长得跟天仙似的,性子怎么就像巫婆呢还有那沐灵儿,看起来那么可爱,怎么能干出恩将仇报的事怪不得龙非夜要囚禁她。

    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端木瑶,你师兄救你是因为你还未满十八,你要是满十八了,你这么和君亦邪勾结,指不定你师兄会杀你”

    唐离觉得自己特残忍,但是,面对端木瑶这样的女人就必须残忍,残忍才能让她清醒。

    龙非夜几次护她的性命,不过是因为师门有令,要他保护这个小师妹到十八岁。

    龙非夜虽是答应,可是,他所谓的保护不过是保证端木瑶不死,至于其他的,他从来没管过。

    端木瑶一脸震惊,“你谁告诉你的”

    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很少,她以为师兄不会说出去的,可是

    “别自欺欺人了呵呵”唐离冷笑不止。

    看着他眼底的蔑视,端木瑶恼羞成怒,一跺脚不再说话。

    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只是,她一直回避罢了。

    她转身过去,死死地盯着前方院子看,眼睛都不眨一下。半晌,才喃喃自语,“喜欢丢脸是吧,我就等着她丢脸看她被驱逐”

    韩芸汐,龙非夜这么护你,我便要你得罪全天下医学院是第一个

    这段时间可不少人冲着毒兽来,天晓得还有多少人潜伏着在周遭看着医学院这场好戏,等着韩芸汐出现。

    子夜之后,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得特别快,天渐渐亮了。

    有不少人散去,但是,大部分人都没走。

    此时他们留下,已经不是为了看韩芸汐,而是为了看龙非夜。

    这个男子竟一夜等到天亮都没有离开的意思,难不成他真的打算坐在这里一直等到韩芸汐来吗

    龙非夜在等,等下属的消息,也等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他很清楚自己的做法很不明智,也很清楚周遭可能潜伏着无数双眼睛看着他,可是,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那个女人绝望的目光让他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怕”,他不自觉想为她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己冷静一些。

    他的下属和医学院的人已经满城搜寻了,而谁都不知道他调用了驻扎在附近的一支秘密军队,将医学院外围守得严严实实的,只要君亦邪敢出现,他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天色渐亮,此时,韩芸汐已经倒在草丛里,不醒人事了。

    她撑了一宿,每一步都是用意志力在走的,她就是那么倔强的女子,倔强得都不放过自己。

    昨夜都过了子时,明明是来不及了,输了,可她还是没有放弃,还是坚持一步一步走着,直到整个人都被压垮,蹲了下去了,她都还想撑起来继续。

    坚持得她都忘了为了什么而坚持,就是想这样一直走,不用去想那么多,放空脑袋,走到永远。

    撑到了莲花山口,就要进入医学院境内,她终于撑不住倒下了。

    其实,她很普通,会疲会累会难过会受伤,会撑不住。

    此时,白衣男子已经醒了,一夜的休息,虽然元气和内功没恢复多少,但是体力是恢复了。

    他就坐在韩芸汐身旁,温润如玉的手指轻轻抚着她的脸颊,像是爱惜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眼底的疼惜浓得都化不开。

    他的指腹抚过她的眉宇,鼻梁,想触碰她的唇却终究还是很君子的避开了,只是替她拢了拢凌落的长发,

    “芸汐,好想带你走。”

    他轻轻叹息着,声音低得自己都听不到,他将身上的衣裳脱下替她披好,才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只可惜,我只有守护你的资格。”

    小松鼠刚刚醒来,一脸疲惫,其实它不是被吓昏的,是放了血导致的昏睡。

    它偷偷爬出医疗包,瞧了瞧新主人,又瞧了瞧顾白衣男子,很快便又悄无声息地躲了下去,它对白衣男子似乎没有戒备。

    白衣男子将韩芸汐送回医学院她的房间里,正要走,小松鼠却突然从医疗包里跳出来,窜到他肩上上揪住他的衣服。

    白衣男子好奇了,哪来的小松鼠呀,这么不怕生韩芸汐养的吗还是

    “吱吱吱吱”

    小松鼠大叫起来,这一叫韩芸汐便醒了,白衣男子急急要走,可惜韩芸汐已出声,“等一下”

    白衣男子想走,只是,无奈而笑,还是止步了,“有什么事”

    “你不是冲着毒兽来的,你为什么救我”韩芸汐认真问。

    “下次再告诉你吧。”白衣男子背对她,没回头。

    “我和西秦皇族有关系我娘到底是什么人我爹又是谁”

    韩芸汐有太多太多问题了了,只可惜她还没问完,白衣男子便头也不会地离开了。

    他说,下一次再告诉他,下一次再见会是什么时候呢

    韩芸汐愣着,却很快回神,急急便下床。

    都已经中午了,她迟到了,龙天墨怎么样了呢

    她也没多想,急急就往会诊堂那边去,她一出门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几个医徒。

    “秦王妃”

    “你你,你从哪来的”

    “你不是被劫持了吗”

    医徒们一个个惊恐着,会诊堂昨夜的争执可传遍了,幸好院长他们鲜少来会诊堂,也不太管这边的事,否则要是传到他们耳朵里,三长老都会遭殃的。

    昨夜至今,秦王殿下一直等着,一言不发。

    而三长老在屋内试图救治龙天墨,可直到现在,三长老都还下不了诊断呢

    听屋内的人说,龙天墨的时日不多了。

    韩芸汐没理睬一路上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她直奔会诊堂。

    也不知道困在密室里那个家伙脱身了没有,他会找她吗会找到这里来吗

    她被赶出医学院,永远不得入内的事情要是让他知道了,会怎样

    韩芸汐摇了摇头,罢了,不管了。

    事到如今,她只能先把人救了,至于三长老要拿她怎样,就都随他吧,她尽力了,问心无愧。

    忽略了心底那么一抹失望,韩芸汐大步坦然,往前走

    她一到门口便看到满院子的人,挡了路也挡了视线。

    这是什么节奏,她迟到了一夜,这院子就人满为患了,三长老不把事情闹大不舒服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劳烦让一让,韩芸汐在此”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全都转头看过来,坐在人群前主位上的龙非夜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冰冷了一夜的双眸终于照射得进阳光,暖了。

    韩芸汐面对一双双震惊的眼睛,十分无奈,又道,“劳烦让一让。”

    这下,挡在她前面的一群人“唰”一下子让开了一条道。

    就在这时候,韩芸汐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