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80章 你也知道我有心

2018-06-21 09:52:32Ctrl+D 收藏本站

    <><><>楚清歌巴不得韩芸汐答应呢,一听到韩芸汐那个“好”字,她立马就问,“剩下四道门你选择哪一道”

    那着急的样子,像是怕韩芸汐反悔。

    韩芸汐没有反悔,大大方方说,“你先选。”

    “不必”楚清歌傲得很。

    韩芸汐懒得跟她傲,她耸了耸肩,问说,“第二道门,你选不选”

    “我选第三道”楚清歌立马回答,其实对于她来说,选择哪一道门并不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这样的单挑,韩芸汐要吃大亏的。

    四道门里就只有一道是藏着他们要的东西,其他三道都和第一道一样有陷阱,是死路。

    她就不相信韩芸汐的运气会那么好能选到对的那道门,就算她选对了,她一样是会遇到陷阱的,指不定还是最可怕的陷阱。

    无论如何,安然无恙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不会武功的她连逃命的速度都比别人慢,指不定她会命丧与此呢。

    当然,楚清歌也知道自己没十足的把握毫发不伤出来,但是,她宁愿负伤都要韩芸汐去冒险,至少伤的话,韩芸汐也会伤得比她重

    楚清歌大步走到第三道门门前,冷冷补充,“半个时辰为期,出不来就算输,伤势重者输”

    “好”

    韩芸汐爽快地答应,想挣开龙非夜手,可惜,龙非夜紧紧地握住,一脸阴沉可怕。

    这个自作主张的女人,她简直是找死

    “放手”韩芸汐低声。

    龙非夜不放,已经做了反悔的打算,与其让韩芸汐冒险,他宁可放手打一架。

    然而,韩芸汐抬头看来,“放手也放心,好吗相信我一次。”

    放手,放心

    韩芸汐,原来你还知道本王是有心的

    知道就好

    既是有心,如何能放

    龙非夜还是没松手,韩芸汐无奈,“龙非夜,我哪一次骗你了哪一次让你失望了”

    确实,她每一次都做得那样好,不管是她自己的事情,还是他的事情她都处理得非常完美,基本没有可以挑刺的地方。即便危险重重的时候,她都可以逢凶化吉。

    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在等,可是,龙非夜不在意。

    最后让他放手的是韩芸汐眼底的自信和坚持,他将声音压得很低,都不自觉柔了三分,“小心,没办法就出来,本王就在门口。”

    一如当初从客栈离开,他也跟她说过,他一直都会在医城。

    他想,这个女人一定是又发现了什么了,或者,她已经找到正确的通道了吧。

    每次,她都能让人惊喜的。

    茹姨本也想劝,见龙非夜放手,她也就没多说什么。

    看见韩芸汐和龙非夜如此相互凝视,楚清歌忍不住催促,“韩芸汐,你不会是怕输,想反悔了吧”

    韩芸汐大步走到第二道门门前,她忽视了楚清歌,朝楚天隐看去,“半个时辰为期,伤势重者输,输者离开”

    楚清歌那么高冷的人物,何曾被人忽略过,她怒在心中,眼底闪过一抹算计,又道,“韩芸汐,加个赌注,敢不敢”

    都说好了输者离开,她还想怎样

    人家都问敢不敢了,韩芸汐还能说什么

    她一脸从容,“但说无妨。”

    见韩芸汐那平静的神态,楚清歌心下冷笑,这个女人简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待会等她进门去了,后悔就来不及了。

    “韩芸汐,你要是输了,走之前把你的医疗包留下,敢不敢”

    这便是楚清歌加的赌注,不得不说,她虽然愤怒,却没有失去理智。

    韩芸汐的毒术那么神秘,她的医疗包必定藏有秘密,即便没有藏秘密,也一定藏了不少好东西。

    医疗箱,药箱对于一个医者来说的重要性,那相当于剑对于一个剑者的意义。

    韩芸汐太意外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打起她医疗包的主意,这个医疗包是她从天心夫人留给她的嫁妆里翻出来的,里头的东西是她的自己的。

    楚清歌未免太会挑了吧

    见韩芸汐迟疑,楚清歌知道自己选对了,她冷冷睥睨过去,“韩芸汐,你不敢了”

    谁知韩芸汐特爽快,“没问题,那你输了呢”

    楚清歌还未回答,她便又说,“把你的衣服全套留下,如何”

    咳咳

    这话一出,在场包括龙非夜全都怔住了,楚天隐他重重地咳嗽起来,不是装的,而是真的被呛到了。

    什么叫做玩大

    韩芸汐这才是呢

    还没出输赢就先把人给臊了一顿,还让人无法反驳。

    楚清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好似已经脱光光站在众人面前了,她又羞又恼,终是把持不住,怒声,“韩芸汐,你无耻”

    “所以,你不敢”韩芸汐确实很无耻,笑着反问。

    这么一问,楚清歌竟无言语对,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韩芸汐整理了下医疗包的背带,双臂抱胸,也不说话,饶有兴致地欣赏她的表情。

    韩芸汐这种态度,让冷美人根本冷不下去,她气呼呼道,“就这样韩芸汐,你就等着输吧最好留半条命出来”

    楚清歌都快气炸了,韩芸汐就是不生气,“嗯,我尽量。”

    楚天隐开始计时,韩芸汐立马就从第二道门进去,楚清歌不甘示弱,一脚踏入第三道门。

    虽然这座地下密宫到处都是夜明珠,但是,门后的密道很深很深,再加上她们走得快,没多久便看不到两人的背影了。

    龙非夜和茹姨在第二道门口等,端木白烨和楚天隐在第三道门口等,彼此没有交流,一室很安静。

    “夜儿,韩芸汐她发现什么了”茹姨忍不住问,龙非夜既然放手让她去,必定有原因的。

    龙非夜其实不知道,他看了茹姨一眼,没回答。

    然而,他这一眼像是却给茹姨吃了颗定心丸,她想只要龙非夜清楚那个女人的底,问题应该就不大。

    半个时辰的等待是漫长的,龙非夜的注意力全在门内,而茹姨却饶有兴致地打量起端木白烨和楚天隐。

    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两个家伙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要知道她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

    难不成是楚清歌找到的,刚刚端木白烨也说了,她会毒术。

    只是,西周楚家的儿女为何要学毒术

    他们来这里,难不成也是冲着迷蝶梦的秘密来的只是,他们不可能知道迷蝶梦的存在呀

    此时,端木白烨的注意力也都在门里,而楚天隐眼睛看在门里,心思却落在外头。

    他琢磨不透,龙非夜他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是不是韩芸汐带他们来的,龙非夜身旁这个妇人又是谁他们来这里是为什么而来

    门外的人都满腹疑惑,门内两个女子的状态却完全不同。

    楚清歌一进门便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绷紧了一身的神经,一步一步往密道深处走,时刻警惕着周遭的动静,可谓是真正的步步为营。

    她不仅仅希望自己赢,而且还希望自己能赢得漂亮。

    龙非夜,五年前雁城偶遇,你可还记得站在端木瑶身旁的我

    所有人都在为我的箭术喝彩,独独你视而不见。

    今日,我不允许你再视而不见了。

    楚清歌一手持弓,一手握箭,加快了脚步,她已经走很远了,至今都没遇到什么危险,这让她开始期待起来,或许,她的运气到了,这条路是对的。嗯,她要全力以赴

    另一边,韩芸汐也不停地往深处走,一样没遇到什么危险,只是,她并没有一直走下去,她确定了门口的人看不到这里,立马就停了下来。

    她得搬救兵呀

    刚刚第一道门里藏的是火,天晓得这里藏了什么,她必须承认自己连逃命的速度都比别人慢。

    思及此,她忍不住想起一个人,白衣公子,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面,问清楚一些事。

    她很快就回神,正要把躲在医疗包里的小东西捞出来呢,谁知道小东西却先她一步,自己窜了出来,跳落在地上。

    韩芸汐乐了,“小东西,咱们开始心有灵犀了吗你出来帮我吗”

    她之所以敢进来,还不全都倚仗手里这个宝小东西怎么说也是毒宗的毒兽,有它保护,犹如有了一张护身符,只是人多的时候,韩芸汐不好把它拎出来而已。

    再一次确定背后没人跟过来,又看了看周遭,确定是安全的,韩芸汐立马取出迷蝶梦来,这瓶毒药在她和龙非夜之间推来推去的,最后还是落在她手上。

    和楚清歌的打赌什么的,赌约什么的,只是次要的,她暂时丢一旁去了,迷蝶梦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道楚清歌知道了会不会气吐血一定会吧

    一看到迷蝶梦,小东西立马就窜到韩芸汐手上来,这东西吃不到,闻一闻也好呀。

    面对迷蝶梦,韩芸汐的解毒系统是失效的,空气里的酸性气息很均匀,让她无法选择出一个方向来。

    她只能借这机会,向小东西救助了,如果迷蝶梦真的和毒宗有关系,指不定小东西会知道。

    韩芸汐不知道如何跟小东西沟通,她让小东西闻了迷蝶梦,又自己夸张地到处嗅了嗅,示意小东西空气里的酸性气息。

    小东西歪着脑袋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它有没有明白韩芸汐的意思,它立起来,学着韩芸汐的样子,抬下巴,挺鼻子,嗅来又嗅去。

    见状,韩芸汐紧张了,莫非有戏

    确实有戏,只是韩芸汐很快就发现,此戏非彼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