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96章 她永远不是

2018-06-21 09:52:11Ctrl+D 收藏本站

    <><><>一收到女儿城那边来的消息,唐离第一时间就赶来找龙非夜报信。

    悬赏令一公布出去,至今收到的消息比贴出去的悬赏令还要多,唐离已经过滤掉很多虚假消息了,否则就龙非夜那疯狂的状态,必定会受骗的。

    其实唐离纠结了很久的,韩芸汐要是就这样不见了,对龙非夜来说未必不是好事情。

    他险些要自己去找韩芸汐,可是,他也不知道找到韩芸汐该怎么办,再三思量,还是把消息报过来了。

    一见龙非夜出来,他便急急说,“有人在女儿城见过韩芸汐,消息错不了”

    龙非夜关上门,这才冷冷反问,“女儿城”

    “对,送信的人还送了这东西。”

    唐离递来一把玉钗,正是韩芸汐经常戴的那一把。

    龙非夜轻哼,眸中闪烁过必杀的冷意,能拿到这把真玉钗来报假消息的,除了顾七少,还会有谁

    如果不是小东西暴露了韩芸汐的行踪,想必见了这玉钗,他真会去女儿城走一趟,而那里,必有埋伏

    顾七少,想要本王的命,先把你自己的小命顾好了

    “来人,传令下去,封锁天宁境内所有和茗香茶庄有关的产业,冻结顾七少在所有银庄的存款,见其人,杀无赦”龙非夜冷冷下令。

    “是”暗卫领命而去。

    唐离这才发现不对劲,他惊声,“你找到韩芸汐了”

    除了找到人,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这家伙见了韩芸汐的玉钗还能如此冷

    静的判断出消息是假的

    龙非夜没说话,见状,唐离更加肯定,他狐疑地要推房门进去,却被龙非夜拦住。

    “不要打扰她,永远不要。”

    龙非夜看着唐离,语气淡淡的,可深邃的眸光却坚定无比。

    唐离缓缓放下手,他眉头紧锁看着龙非夜,怎么都没听明白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龙非夜没多解释,飞窜到屋顶下,双手枕着后脑勺躺下。

    唐离急急跟上,认真地追问,“永远是什么意思你打算把这个女人永远留在身旁了”

    龙非夜没回答,望着漫天星辰,那漆黑的眼比这夜空还要深不见底。

    “哥她十有就是西秦皇族遗孤”唐离又一次提醒。

    龙非夜将沐家沐心一事告知唐离,末了,他非常肯定地下结论,“韩芸汐是毒宗后人,她的母亲是沐家之女,父亲是毒宗余党,她和西秦皇族没任何关系。”

    唐离很意外,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竟会和毒宗有关。

    “就算她是毒宗后人,也改变不了她是西秦皇族遗孤的事实,影族绝对不会守护错人的”唐离也很肯定。

    思索了片刻,他认真道,“凭借一个心字就判断沐心就是天心夫人,有失妥当。就算沐心就是天心夫人,沐心和毒宗有染也只是当年的传言,未必是真的。影族的守护,那可是我们亲眼所见的呀”

    见龙非夜无动于衷,唐离又补充,“哥,就算她真的是毒宗之后

    ,我怀疑毒宗和西秦皇族有牵连,否则影族那个家伙怎么那么熟悉毒宗天坑”

    唐离分析的很有道理,以龙非夜缜密的心思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顾七少和韩芸汐找出来的秘密,还有待哑婆婆验证,或许,从哑婆婆嘴里还能问出不一样的真相。

    然而,龙非夜还是不假思索,冷冷道,“我说她不是,她就不是,永远不是”

    “你”唐离气结,他算是听明白了,龙非夜这是想永远隐瞒韩芸汐西秦皇族的身份。

    不管她是,或者不是,他都打算永远将这件事压下去,把她留在身旁。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答应,唐门上下也不会答应呀,尤其是茹姨

    退一万步说,就算唐门妥协了,影族那边呢

    影族的人都找上门了,这件事还怎么瞒下去

    皇族遗孤代表着什么代表着皇族尊贵的血统,代表着帝国再起的机会呀

    而有朝一日韩芸汐知晓了自己真实身份,她又会怎么想

    唐离不可思议地直摇头,“哥,婉姨不会答应的。”

    唐离口中的婉姨,正是龙非夜的母妃,茹姨的亲妹妹,唐意婉。

    生者不答应就罢了,连一个死人都不会答应

    龙非夜肩上到底背负着多沉重的胆子呀这几日,他疯狂的背后隐藏了多艰难的抉择

    他是如此缄默,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哥,不就是一个女人,你何必如此较真”唐离执着得继续劝。

    他怎么

    都没想到龙非夜会有这么一天,栽在一个女人手上。

    是呀,不就是一个女人

    许许久久,龙非夜才淡淡道,“可是,本王就是较真了。”

    那个女人一走,他才发现自己竟那么较真。

    这是唐离第一次在龙非夜眼中看到无奈的色彩,他禁不住失声而笑,亦是无奈。

    连他最崇拜的龙非夜都无可奈何,他还能怎么劝

    “也罢也罢留她在身旁,或许反倒是最安全的。”

    大秦帝国七贵族中,有一半以上是站在西秦皇族那边的,剩下大多中立,一旦让更多七贵族后人知道韩芸汐的存在,后果不堪设想。

    许久,龙非夜才起身,语气冰冷骇人,“唐离,设法把那个白衣人引出来杀了他”

    不管真相是怎样的,唯有知晓真相的人死了,真相才永远不会被曝光出来。

    唐离点了点头,“我懂。”

    这一夜,龙非夜独自一人在屋顶坐了一宿,孤单的背影在浩瀚的黑空下透出了一抹苍凉感,星辰暗淡,月落日出,明明就一宿,却好似斗转星移,一夜孤独了多年。

    韩芸汐一直在屋内等龙非夜,她知道唐离来报她的下落,也知道那是假消息,原以为龙非夜很快就会处理好,会回来,可惜,她等得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不觉醒来,反反复复好几次却都没见他人影。

    最后,她实在太疲倦了,彻底睡了过去。

    清晨,听到外头的敲门声,韩芸汐才迷迷糊糊醒

    来,竟一下子撞上龙非夜那张俊得人神共愤的脸

    天啊,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这样盯着她看了多久

    龙非夜有些尴尬立马退开,只当什么都没反生,韩芸汐紧张地摸了摸嘴角,确定自己没有流口水,这才放心。

    “殿下,王家四公子有事求见。”暗卫在门口禀告。

    “楼下等。”龙非夜冷冷回答。

    他并不着急下楼,洗簌了一把,又叫了早点和韩芸汐在房间里一起用完,才吩咐韩芸汐,“收拾下准备回去,我在楼下等你。”

    韩芸汐乖乖地点头,并没把王家人求见的事放心上。

    然而,当她收拾好走出房门时,却见楼下大堂里,龙非夜和一个白衣公子对面而坐。

    只见那白衣公子生得温文尔雅,与生俱来的书卷气让人觉得很舒服。

    龙非夜和王家交好,向来都只见王公的,这位四公子为何事而来呢

    韩芸汐虽好奇,却也不怎么在意,她正要走下去,竟见四公子起身,双手捧着一张金卡递给龙非夜。

    这金卡好生眼熟呀她不是丢在医城了吗怎么会在王四公子手上难不成是被他捡走了

    捡走就花呗,拿来还作甚

    韩芸汐嘴角抽搐着,一步一步下楼,走得特别慢。

    这时候,龙非夜已经起身了。

    王书辰连忙跟着起,今日来,一是为了归还金卡,二则是让楚清歌在会所里傻等不是办法。

    买卖小东西一事的始末龙非夜是知道的,王书辰

    没多说,他笑道,“殿下,楚姑娘还在会所等着,要不你过去一趟”

    “让她等着。”

    龙非夜收下金卡,转身就走,留王书辰站在原地一脸愕然。

    这到底是等,还是不等呢

    见韩芸汐还站在楼梯口,龙非夜招了招手,“还不过来”

    韩芸汐心里打着鼓走过去,果然,龙非夜立马将金卡递给她,质问道,“你不要了”

    “什么时候丢了,我都不知道”韩芸汐装傻。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无奈,这个女人真是笨透了,养了一吃会吞金卡的毒兽都不知道。

    当然,他并不会说破,说破了日后她要再消失,他上哪里去找人呢

    龙非夜面无表情,将金卡塞到韩芸汐袖中去,“收好了,再丢了要你双倍赔”

    很不幸,他这一塞进去,又触到了蜷缩在韩芸汐袖中睡觉的小东西,他拽住小东西的尾巴,拖出来看都没多看一眼,直接就丢出去,“以后少让它往你身上蹭。”

    韩芸汐哪顾得上小东西,那个“赔”字让她立马把金卡取出来,认认真真收在医疗包中。

    这东西是不封顶的,她怎么赔还双倍,龙非夜好狠

    见韩芸汐收好,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满意,这才牵着她出门。

    王书辰在一旁远远看着这一幕,只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秦王殿下已经找到秦王妃了。

    他真想认识认识秦王妃,看看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能得秦王这样疯了一样全世

    界贴悬赏令。

    当然,他很快就回神了,他还是想一想如何回去应对楚清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