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06章 其实救了她

2018-06-21 09:51:58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你住手”

    “我警告你,你再不放手的话,后果自负”

    “韩芸汐,你听到没有,住手”

    都犯到韩芸汐手上了,楚清歌居然还这么不识时务地浪费唇舌

    韩芸汐嘴角勾着邪恶的笑意,慢条斯理地拉衣带,很快,蝴蝶结轻轻一弹,衣带就完全被拉开了,交叠的衣襟敞开,露出白色底衣。

    “啊”

    楚清歌立马尖叫起来,楚家家教保守,她的自尊傲娇,怎能受得了这种事很快,眼泪就湿润了她的眼眶。

    韩芸汐实在坏,见人家都快哭了,她笑得更无害了,作势要继续。

    这下楚清歌真怕了,连忙哀求,“韩芸汐,我求你我求你放过我吧”

    “韩芸汐,毒草库里的事是我不对,你放过我吧。”

    楚清歌吓坏了,吓得放下了所有骄傲,向韩芸汐认输。

    要知道,这里是天宁帝都,她是和端木白烨一起代表西周来贺寿的,一旦衣服真被脱走,事情闹大了,她丢的就不仅仅是楚家的脸,也是西周的脸呀

    而她自己,这辈子也会从此完蛋

    冷美人都求饶了,韩芸汐怎么还好意思继续

    她笑了笑,亲自将楚清歌的衣带系好,拍了拍,“紧张什么,我不过是开玩笑的,楚大小姐难不成还当真了我像是那么下作的人吗”

    好吧,韩芸汐可没那么圣母,她只是有所顾忌。

    毕竟楚清歌这一回是以外使的身份来天宁的,她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天徽皇帝还不得揪她的小辫子西山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呢,不能再丢小辫子给别人抓了。

    再说了,她和楚清歌的赌约毕竟是毒草库里的事情,万一把这女人惹毛了,把毒草库的事情捅出来,她岂不得又得罪医城

    韩芸汐并不是逞一时之快的人,她知晓分寸。

    再说了,一旁还有个沐灵儿呢,这个丫头可不是好招惹的,给她一个机会,指不定她能把楚清歌整死。

    楚清歌惊慌未定,脸色惨白惨白的,看到韩芸汐真的收手了,她高悬在半空中的心才落下。

    她岂会甘心呀

    骄傲的人最恨的便是踩她骄傲的人,如果说之前是嫉妒韩芸汐,那么此时已经升级为怨恨了

    她不敢当场表现出来,却暗暗发誓,此仇不报,她就不姓楚

    沐灵儿原本看得心惊胆战,十分投入,见韩芸汐没真动手,顿时兴趣全无,她想,她此时要是能动的话,非抽楚清歌几巴掌不可。

    “孩子,你过来。”韩芸汐温柔地冲一旁那小乞丐招手。

    小乞丐立马跑过来,她看着韩芸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感激的光芒。

    沐灵儿看得小脸都沉了,明明是她为小乞丐打抱不平,韩芸汐不过是来趁机报仇的

    韩芸汐将一颗解药交给小乞丐,笑道,“她们中的毒虽然不同,但这颗解药都可以解毒,只有一颗哦,你想给谁自己看着办吧。”

    韩芸汐话音一落,楚清歌立马瞪大眼睛看过来,“韩芸汐,你”

    小乞丐必然会救沐灵儿的呀这半个时辰里,她还不得被沐灵儿撕了

    沐灵儿很意外,正眼朝韩芸汐看去,韩芸汐也正朝她看来,两人对视了片刻,都没说话,彼此避开了视线。

    韩芸汐摸了摸小乞丐的脑袋,打趣道,“我走了,这解药你也可以谁都不给的。”

    这不过是玩笑话,怎么可能呢小女孩又不是傻瓜。

    见韩芸汐下楼,楚清歌急得大喊,“韩芸汐,你回来,你不能这样,你回来”

    小乞丐立马搬凳子站到沐灵儿身旁去,将解药喂到沐灵儿嘴里,“姐姐,谢谢你,我叫苏小玉。”

    她就这一句话,顾不上沐灵儿会不会继续要求楚清歌道歉了,跳下板凳急急追韩芸汐去。

    这下,整个二楼就剩下沐灵儿和楚清歌了,沐灵儿的身子正在恢复,没一会儿便可以动弹了。

    见沐灵儿走到面前来,楚清歌的心砰砰砰狂跳,“你要做什么”

    沐灵儿是个非常爱憎分明的人,喜欢就喜欢得没底线,不喜欢就不喜欢得很决绝。

    “你说我要做什么”她认真反问。

    “我警告你,你要敢”

    楚清歌的话还未说完,沐灵儿便一巴掌甩过去,“啪”一声清亮亮

    就像楚清歌留在苏小玉脸上的那巴掌一样,五个血色手指印记,清晰可见,怵目惊心。

    “你现在不用道歉了,开心不开心呀”与其让她道歉,还不如还她一巴掌

    楚清歌只觉得整个侧脸火辣火辣的,都快烧起来了,但是,这远远比不上她心上的火辣,她的心火早就被点燃了。

    “臭丫头,有种你报上名来”她怒声。

    “药城沐家,沐灵儿怎么样”沐灵儿立马回答,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光明磊落

    “你”楚清歌很意外,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个药城的天才药剂师,只是,是沐家的人又怎么样

    “沐灵儿,你最好一刀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楚清歌冷声警告,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打,还是打脸。

    “你以为我不敢吗”沐灵儿大声反问。

    韩芸汐不逞一时之快,这丫头却是绝对的冲动,藏不住话,忍不了事。

    她二话不说就狠狠拉下楚清歌的衣带。

    “沐灵儿,你给我住手,住手”

    “你听到没有,你住手你活腻了吗”

    任由楚清歌大喊大叫,沐灵儿充耳不闻,她双手并用,竟一下子脱掉了楚清歌的外衣。

    “啊啊”

    楚清歌都疯了,拼命大叫,吓得都忘了求饶,不过,估计她求饶的话,沐灵儿也不会理睬。

    很快,她又脱掉了楚清歌的长裙,“敢对本姑娘下春药,本姑娘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活腻了”

    “救命啊呜呜救命”

    终于,楚清歌吓哭了,就穿着一身底衣站着,动弹不得。

    谁知沐灵儿竟然还没有收手的打算,她居然拉住了楚清歌底衣的衣带。

    韩芸汐有所顾忌,她没有

    韩芸汐不做的,她来做

    “不”楚清歌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身影一掠而过,一瞬间就将楚清歌给掳走。

    沐灵儿立马追,可惜追到后窗口就看不到人影了,她冷哼,“算你命大”

    沐灵儿在窗口站了一会儿,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她回头看着一室狼藉,视线最后落在韩芸汐刚刚坐的地方。

    她知道韩芸汐是故意的,好吧,她承认那女人救了她。

    救走楚清歌的人是谁呢沐灵儿也懒得多想了,她今天心情大好

    此时,韩芸汐已经被那个名叫苏小玉的小乞丐缠住了。

    韩芸汐走到哪,她就默默地跟到哪。

    “孩子,你到底怎样才肯走呢你跟着我做什么”

    不是韩芸汐没善心,她已经给苏小玉一袋银子,足够她在帝都生存下来了,可是,她还不走。

    苏小玉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嘴唇儿紧紧抿着,不是不说话,而是不敢说。

    韩芸汐叹了一口气,蹲下来耐着性子问,“说罢,你想做什么”

    这下,苏小玉才怯怯地开口,“大姐姐,我想我想当你的奴才,你收下我吧。”

    奴才

    韩芸汐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听着这两个字特不舒服。

    她虽然来自现代,但并没有现代那些人人平等的观点,她知道成王败寇,强者注定高于弱者一等的。

    只是,不怎么喜欢听一个小孩子说这两个字。

    “王妃娘娘,我不知道我爹爹是谁,娘亲是谁,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我用不了这么多银子。”苏小玉将一袋银子全还给韩芸汐,“大姐姐,你收我当奴才,供我吃和住就可以了,我很勤快的。”

    女娃娃早慧,可是这也才七八岁大呀。

    看着苏小玉纯真的大眼睛,韩芸汐心疼了起来,她犹豫了下便点了头,“走吧,跟我回去”

    反正云闲阁就赵嬷嬷一个老人家,多个小丫头陪伴也不错。

    韩芸汐把苏小玉领回秦王府,一到大门口,苏小玉就原地站着,一脸呆愣。

    “走吧。”韩芸汐不嫌脏,一直牵着她的手。

    “你是王妃娘娘”苏小玉胆怯地问。

    韩芸汐笑了,“怎么,不敢当我奴才了”

    苏小玉连忙摇头,“我敢”

    进府后,韩芸汐先把苏小玉交给洛管家去调教几日,吩咐了过几天再送到云闲阁来。

    她自己一到云闲阁,楚西风就追来了,“王妃娘娘,你从哪捡回的乞丐”

    韩芸汐说了酒楼的事情,楚西风听得嘴角都抽了,他没多说什么,他必定要私下去调查苏小玉的来头。

    但凡不是秦王殿下亲自点名的人,要进秦王府那都必须调查清楚,哪怕是个孩子。

    “殿下呢,什么时候回来”韩芸汐认真问。

    后天就是太后寿诞了,龙非夜虽然拿薛公公开刀表态了,但不至于不出席吧

    “属下不知。”楚西风还真是不清楚,他只知道殿下还是每天晚上都回来的。

    两天后,太后大寿之日,韩芸汐从中午一直等到天黑,龙非夜居然还没出现

    寿宴是晚宴,可大多数皇亲国戚中午就进宫去了,龙非夜自然不会提早,可也不能迟到呀

    夜幕降临,韩芸汐坐在他寝宫门口,越等越担心,那家伙到底怎么了,不会出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