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35章 心疼到盛怒

2018-06-21 09:51:19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一直宅在家中研究美人血,可这天宫里的陈太医突然来求见,说顾北月因为医治不了太后的失眠症,已经在乾坤宫的台阶上跪了三天三夜了。

    韩芸汐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就直接冲到宫里去

    要知道,这三天来可是一直下雨的,时值初冬,别说淋着雨水有多凉,就是乾坤宫那白玉石台阶,只要跪上一会儿就会让人的膝盖受不了了。

    无法想象顾北月那药罐子身体会虚弱到怎样的地步

    “失眠症”

    韩芸汐眯起了双眸,一脸危险,她知道,太后是冲她来的,确切的说是冲药娟扇来的

    想要药娟扇不敢直接跟她讨要,居然这么对待顾北月,着实卑鄙

    拿顾北月来要挟她就算了,居然让顾北月跪了三天三夜之后才来告诉她。

    韩芸汐越想越生气,冷不丁狠狠将桌子上的茶杯扫落在地上,正正打在陈太医脚上。

    没想到陈太医还作死,故作一脸焦急,“王妃娘娘息怒息怒王妃娘娘,下官是偷偷来告诉你的,你冷静冷静,赶紧想办法救救顾太医吧”

    如果是别的太医来报信,或许是真的想救顾北月,可是,这位韩芸汐完全不认识的陈太医报信,分明是太后故意让他来的。

    韩芸汐怒目朝陈太医看去,陈太医连忙又说,“王妃娘娘,太后本就有失眠症,这些天又因为丢东西的事睡不着,脾气特别不好,也不知道她还会怎么折磨顾太医呢”

    “是嘛”

    韩芸汐冷不丁拿起装满茶水的茶盏就狠狠砸过去,直接砸在陈太医身上,“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来三天三夜了,你才来你什么意思”

    陈太医被砸中肚子,疼得脸色全变了,却还在假装,“王妃娘娘息怒,下官前几日都出不了宫。”

    “出不了宫这么巧呀”韩芸汐冷笑起来。

    “是呀,王妃娘娘,下官和顾太医可是多年的”

    陈太医这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动手了,几乎把桌上可以砸的东西全都拿起来往陈太医身上砸。

    “多年的什么你还好意思说”

    “太后让你来的吧马上告诉我到底怎回事否则”

    韩芸汐顿了顿,随即大声道,“来人,关门放狗”

    洛管家养了一头狼狗,据说那可是秦王府除了秦王和秦王妃之外最不好招惹的。

    很快大狼狗就被牵进来了,獠牙森森,口水直流,陈太医吓坏了,一下子就跪下去,“王妃娘娘息怒,下官说下官什么都说”

    韩芸汐这才吐了一口浊气,让自己冷静一些。

    盲目进宫之前,她得先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否则怎么跟太后斗呢

    自从药娟扇在太后寿宴上出现之后,她就一直等着太后出招。

    太后是聪明人,自然不会直接开口向她要,如果太后直接开口跟她要,她多的是回绝的理由。

    比如说她手上的是仿品,比如说药娟扇被她入药用掉了,没了之类的,太后便拿她没办法了。

    她一直都知道太后会有刁难的,只是没想到太后会拿顾北月当靶子。

    陈太医吓得连连深呼吸,韩芸汐可没那么好的耐性,她冷声,“还不快说”

    “王妃娘娘,太后的失眠症一直都是奴才给开的药,自从寿宴后,太后就每天晚上找顾太医做针灸,借助针灸入眠。顾太医说了要配合下官开的药才不会有副作用,可三天前太后就偷偷停药了,结果就出现浑身疼痛的症状,一怒之下就罚了顾太医。”

    如果不是看到那大狼狗白森森的大獠牙,陈太医未必会说,他巴不得顾北月死呢

    顾北月年纪轻轻就当上太医院院首,不管宫里哪个派系都拉拢不动,别说后宫里,就是太医院里都不少人盼着他倒台呢

    “太后派你来的”韩芸汐冷冷问。

    陈太医不想承认的,却也只能点头了。

    “她老人家准备了什么等我呢”韩芸汐再问。

    “下官不知,太后娘娘就让下官来给王妃娘娘报信。”陈太医如实回答。

    “顾太医还跪着”韩芸汐继续问。

    “跪着呢跪着呢。”

    陈太医没敢多说,韩芸汐却问得仔细,“他跪了三天三夜,衣服换过没吃了没喝了没一直都淋雨吗”

    “王妃娘娘,你还是赶紧进宫去吧,下官怕顾太医撑不住呀”陈太医是怕韩芸汐去迟了,太后不满意吧

    “好,本王妃马上就进宫”

    韩芸汐说着还真就走了,留陈太医,洛管家和大狼狗在大堂里。

    韩芸汐一走,陈太医就要起身,洛管家却笑道,“陈太医,我家王妃娘娘还没让你起呢”

    他说完,大狼狗还补充性地嗷嗷了几声,陈太医欲哭无泪,只能原地跪着了。

    这一回韩芸汐进宫,不仅仅赵嬷嬷跟着,楚西风也跟着。

    马车里,韩芸汐闭眼冥思,秀气的小脸写满了严肃。赵嬷嬷不断给楚西风使眼色,很早之前那位顾太医来府上给王妃娘娘把脉看病,她就不怎么喜欢了。

    就赵嬷嬷那双老辣的眼睛看来,顾太医看王妃娘娘的眼神一定是有情愫的。

    楚西风懒得理睬赵嬷嬷,反正在他心中,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有秦王殿下的魅力,就王妃娘娘那么花痴秦王殿下,估计她这辈子是再也瞧不上第二个男人了。

    “王妃娘娘,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呢别怪老奴没提醒你,殿下没在帝都,咱们可别惹宫里那两位。”赵嬷嬷认真说。

    不管是太后,还是天徽皇帝多的是办法可以刁难王妃娘娘,就单单他们的尊贵的身份就足以威压一切了。

    王妃娘娘之所以麻烦那么少,还不是因为殿下在她前面挡着。

    没有充足的把握,太后和天徽皇帝都不会轻易动殿下的,尤其是寿宴之后。

    这可以说是礼让三分,也可以说是忌惮三分。

    韩芸汐没说话,嘴角抿得更紧,满脸的不爽。

    没多久,连楚西风都忍不住提醒,“王妃娘娘,殿下说了让你好好待在府上。”

    这下,韩芸汐才开口,冷冷道,“放心,出事的不会是我,只会是某个人”

    赵嬷嬷和楚西风面面相觑,发现这女主子冷起来可不输秦王殿下呀

    是她狠起来就这么可怕,还是和秦王殿下相处久了,被他影响了呢

    很快韩芸汐就到乾坤宫了,她一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顾北月清瘦而孤单背影。

    白玉石阶,红墙绿瓦,空无一人,唯有他独自跪在石阶上,墨发白衣至今都还在滴水

    韩芸汐手心一紧,心顿是疼得无法呼吸

    她恨不得冲过去,护他。

    可是,这样的场合,她无法这么做,她必须沉住气。

    老太后,这一回我韩芸汐一定要你悔到肠子发绿

    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过去,她在顾北月身旁停了不到一秒,什么都没说,马上就走。

    然而,顾北月却低声,“王妃娘娘,下官没事,千万别冲动。”

    顾北月那声音虚弱得都快没掉了

    韩芸汐心中更痛,不敢看他,生怕自己真会失去理智。

    顾北月这么好的一个大夫,这么温和的一个人,何罪之有呀

    “放心,我很快就出来,出来就带你走”韩芸汐的语气特坚定

    她没多留,大步进屋。

    屋内,太后正倚躺在贵妃塌上假寐,见韩芸汐他们进来,桂嬷嬷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安静。

    “折腾了一宿,刚刚才睡下呢”桂嬷嬷悄声说。

    “怎么折腾了一宿”韩芸汐将计就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还不是老毛病,失眠呢顾太医给针灸,结果浑身疼痛。”桂嬷嬷解释道。

    “怪不得顾太医跪在外头。”韩芸汐说着,径自在一旁坐下。

    “王妃娘娘,太后可能会睡久一些。”桂嬷嬷又低声。

    久一些是多久

    她多睡一秒钟顾北月就得在外头多跪一秒钟

    “让她睡吧,我等着。”

    韩芸汐浅笑得特好看,可眼底却闪过森然冷意。

    桂嬷嬷守在贵妃塌边,赵嬷嬷侯在韩芸汐身旁,楚天隐则在外头侯着,一室寂静。

    可谁知,才一会儿,太后就开始躺不住了,她身上好几处痒,却又抓不到确切的痒处。

    她原本计划躺到晚上的,让韩芸汐等到晚上,可是,她怎么都忍不住,只能坐起来抓痒。

    韩芸汐起身来,微微笑,“太后娘娘,你醒了呀”

    太后痒是痒,还没到完全忍不住的地步,她亦是笑,“芸汐来了呀来多久了怎么也不叫哀家起来”

    “刚刚到,芸汐听说您最近一直失眠,特意进宫来瞧瞧。”韩芸汐主动坐到太后身旁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有多亲密呢

    “唉,我这是老毛病了,最近更严重了”太后一手支着脑袋,无奈叹息。

    “怎么严重了,顾太医都束手无策吗”韩芸汐认真问。

    “哼,这个顾北月给哀家针灸了几天,让哀家浑身都疼都不知道他这院首是怎么当的”太后一脸怒意。

    谁知,韩芸汐却道,“太后娘娘,芸汐都不知道你的失眠症这么严重,芸汐这有好东西呢专门治失眠的”

    一听韩芸汐这话,太后眼底便闪过一抹精芒,她就知道,直接跟韩芸汐要东西没那么容易,拿顾北月开刀事情就容易多了

    她继续做戏,“什么好东西赶紧拿来哀家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