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42章 北月,就剩下你了

2018-06-21 09:51:11Ctrl+D 收藏本站

    <><><>赵嬷嬷说,她再这样,秦王殿下会生气的。

    秦王殿下为什么生气呀

    韩芸汐心下微微怔着,如果她说听不懂赵嬷嬷什么意思,那绝对是做作的行为。

    女人向来比男人还对感情的事敏感,何况还是韩芸汐这么聪明的女人呢

    她知道赵嬷嬷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心下却没底。

    她眨巴着秋水明澈的双眸,盯着赵嬷嬷看,不说话,

    以为这女主子不懂,焦急的赵嬷嬷大大叹息了一声,认真劝说,“王妃娘娘,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而且尊卑有别,秦王殿下不在府上,你又留一个大男人在府上住了那么多天,还亲自照顾,这样不妥当呀万一这件事被传出去,于顾太医,于你和殿下的名誉都会有伤害”

    谁知,韩芸汐却一脸失落,“就这样”

    原来赵嬷嬷是这个意思呀,她还以为是

    赵嬷嬷懵了,“这样已经很严重了,你还想怎样”

    韩芸汐双手蹂躏着衣角,嘀咕道,“我还以为他会生气是因为”

    “因为介意呀”赵嬷嬷都败给这女主子了,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在感情上犯迷糊呢

    这话一出,韩芸汐的眸光瞬时大亮,原来,赵嬷嬷的意思就是她理解的那样。

    她看着赵嬷嬷,看着看着,也不知道想什么呢,突然就笑了。

    “王妃娘娘,你没事吧”赵嬷嬷真吓到了。

    韩芸汐扑哧笑出来,“好着呢顾太医就留在府上养病了,痊愈了再让他走。”

    她说完,绕开挡路的赵嬷嬷,踩着欢快的脚步往客房那边去。

    “中邪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呀”

    赵嬷嬷一头雾水,急急追上去,“王妃娘娘,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秦王殿下要是回来了,铁定会不高兴的”

    韩芸汐回头看来,给了她一个特明媚的笑容,璀璨得足以照亮漆黑的秦王府,她说,“赵嬷嬷,这一回我就是要他不、高、兴”

    龙非夜,如果我们之间还有很多步,那么这一回,会不会再拉近一步呢

    赵嬷嬷愣在原地,久久都缓过神来,她一直都知道王妃娘娘很大胆的,可是,从来没想过她会这么勇敢

    大胆和勇敢,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震惊和意外之余,赵嬷嬷越发的喜欢这位女主子了,不矫揉造作,落落大方得好可爱

    “王妃娘娘,等等老奴,老奴帮你”赵嬷嬷开心坏了,急急追上去。

    楚西风在后头听了这几句话,嘴角抽搐个不停,他要不要告诉秦王殿下去呢

    貌似,不怎么好呀而且,该怎么跟秦王殿下说呢

    思来想去,楚西风还是决定沉默了,他都无法想象自己一个大男人跟秦王殿下说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殿下会是什么表情。

    突然,赵嬷嬷又折回来,严肃警告,“楚小子,管好你的嘴”

    楚西风吊了个白眼,“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自求多福吧”

    韩芸汐急急到客房,谁知道,门一推开,竟见小东西在喂顾北月喝血

    小东西将自己的爪子抓破,正滴血喂顾北月呢

    韩芸汐吓到了,急急冲过去,“小东西你干嘛呢”

    小东西也被她吓了一跳,连忙将满是鲜血的小爪子伸向韩芸汐,它眨巴着懵懂的大眼睛,似乎在说,“芸汐麻麻,你检查,没毒”

    小东西整个也就巴掌大,那小爪子能有多大呀,只见它肉肉的手心里抓破了一道大口子,鲜血不断从里头流出来

    上一回韩芸汐取血解毒,用刀子都小心翼翼的,天晓得这小畜生自己怎么抓的。

    韩芸汐看得特心疼,满心的不是滋味。

    见芸汐麻麻不开心的脸色,小东西一边继续喂顾北月,一边吱吱叫起来,似乎在说,“芸汐麻麻,别担心的,只要公子喝下我的血就不会有事的,我吃了那么多好东西,血很补的哦。”

    上一次被芸汐麻麻取血解毒至今,它都一直没痊愈,它的血还不能解毒,它獠牙里的毒素也不是很浓,但是,它的血还是很补的,对公子虚弱的身体百利而无一害

    它早就想喂公子血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而已。

    韩芸汐看着,还是一脸凝重。

    小东西哪里知道它最爱的芸汐麻麻是在心疼它呀,它一直“吱吱”叫,像是在安慰她,“没事的,公子很快就会没事了。”

    最后,韩芸汐无奈地笑了,小东西才停止叫声。

    韩芸汐坐在一旁,轻轻抚摸小东西温软的皮毛,笑道,“小畜生你怎么就对顾北月这么好呢”

    小东西最喜欢芸汐麻麻的抚摸了,渐渐地,渐渐地,它一边喂血,一边不自觉眯起眼睛,一脸享受起来。

    芸汐麻麻,好舒服呀,可素可素怎么会这么晕呢

    “吱吱”

    小东西轻轻叫了两声,就这样缓缓倒到顾北月身上,它好累呀,好想睡觉呀

    芸汐麻麻,小东西想睡在公子怀里,可以吗

    韩芸汐连忙将小东西捞起来,只见小东西双眼紧闭,陷入昏迷,似乎一下子轻了好多,不像之前那样沉甸甸的。

    小东西一定是失血过多了。她隐约记得顾北月说过,小蛊鼠取血解毒之后,需要一段很长的恢复期的。幸好小东西不会死,否则韩芸汐都不知道怎么了。

    韩芸汐小心翼翼替小东西处理了伤口,再将小东西放在一个小箱子里,里头放满了各种毒药和补药,她也不知道小东西要多久才能醒,但是,只要它一醒来,就可以马上进补了。

    处理好小东西,韩芸汐还是守在顾北月床榻边,赵嬷嬷和楚西风也都守在一旁。

    不同的是,赵嬷嬷的心情愉快了很多,她多么希望秦王殿下赶紧回来呀

    顾北月安安静静地躺着,因为小东西的喂血,他的气色比之前好多了,甚至比他还没出事之前都要好。

    此时,他已迷迷糊糊的,似醒非醒。

    他像是做梦,却又像是回到了年幼时,那时候父母都还在,爷爷也在。

    他天天都要和爹爹一起浸泡在大药桶中养身体,天天都要喝下好多好多苦药。

    他和爹爹一样,从出生起身体就很虚弱,险些夭折了。

    娘亲很温柔,经常抚摸他的脑袋安慰他,“北月,不怕你不会死,爹爹和娘亲会一直陪着你。”

    可是,有一天爹爹睡在大药桶里就再也没醒过来了。娘亲还是那么温柔,轻抚他的脑袋安慰他,“北月,不怕,爷爷会一直陪着你的。”

    那天,娘亲便随爹爹去了。

    爷爷像爹爹和娘亲一样温柔,告诉他,“北月,就剩下你了,你不能死。”

    从那天起,爷爷寻遍了各种名药奇药,硬是用药材撑起他病弱的身体。

    他已经好久好久没这么虚弱过了,一如小时候无数次晕厥,他好想好想就这么睡过去,可是,始终有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回响,“北月,就剩下你了,你不能死”

    迷迷糊糊中,顾北月似乎又看到父母那温柔慈爱的脸,好似又回到了那个什么都不懂,不知道的童年。

    然而,当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他最着迷的那张严肃认真的小脸。

    他微微一愣,很快就笑了,将梦中的一切温暖和忧伤全都藏了起来,不露痕迹。

    “王妃娘娘,你救了我”

    韩芸汐知道顾北月会醒,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她惊喜得连连点头,“嗯嗯,你能醒来便好”

    “太好了太好了”赵嬷嬷亦是大喜,连忙去倒水。

    韩芸汐认真替顾北月把脉,发现脉象基本趋于正常,她才完全放心。

    “王妃娘娘必是给在下用了奇药了”

    自己的身体,顾北月最是清楚。他体内有股温热的力量,正在缓缓渗透到经脉中去,对元气的恢复极有帮助。如果不是这股力量的作用,想必他得多睡几个时辰。

    “小东西的血。”韩芸汐凑近,俯在顾北月身上,挨着耳边低声说。

    虽然韩芸汐很快就离开,可是,赵嬷嬷惊呆了

    王妃娘娘,就算要让殿下不高兴,你也不能挨这么近呀会出大事的

    赵嬷嬷连忙端着水上前,正想插入韩芸汐和顾北月中间去,谁知道楚西风突然大叫一声,“什么人,出来”

    话音一落,东西窗户竟窜入数名黑衣刺客,全都手持长剑而来,直冲韩芸汐和顾北月这边。

    “啊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

    赵嬷嬷一边大喊,一边护在韩芸汐身前。这批刺客人数不少,而且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楚西风以一敌多,没几招就招架不住。

    幸好王府的暗卫很快出现,只是,暗卫来了,竟也压不住刺客。

    能穿过王府层层防守,闯到这里来的人,必定简单不了。

    突然,一道利剑直直刺向赵嬷嬷这边,顾北月躺在榻上,看得清清楚楚

    他惊声,“赵嬷嬷,王妃娘娘小心”

    “楚小子”赵嬷嬷吓得大叫,可是,此时楚西风被三个刺客包围,而其他暗卫也都无暇脱身。

    韩芸汐不动声色,就在利剑就要刺过来的时候,她毫无预兆地打出了一道暗针。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