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67章 以后都你了

2018-06-21 09:50:37Ctrl+D 收藏本站

    <><><>见龙非夜招手,韩芸汐箭步飞冲过去,却特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手,轻轻放下来。

    她那素静的小脸上写满了严肃的表情,“殿下,一个月不许乱动,臣妾会盯着你的。”

    “不方便。”龙非夜淡淡道。

    他虽出身皇族,却向来不喜人伺候,很多事情都自己做,再说了,他习惯每天清晨练剑,练完剑泡茶冥思,他怎么可能受得了一个月不动手呀

    韩芸汐想也没想就说,“殿下要做什么,臣妾伺候你便是。”

    龙非夜挑眉看她,眼底的兴致越发浓烈了。

    好吧,韩芸汐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复杂,要伺候一个不能用双手的人,那得伺候很多很多事情呢,包括很私密的事情。

    确实有很多不方便

    半晌,她才补充了一句,“让楚西风和唐离帮忙。”

    见韩芸汐无辜无奈,又失落又难为情的复杂表情,龙非夜什么都没说,又一次伸手,邪佞地撅起她的下颌,淡淡道,“韩芸汐,你帮本王换药便可。”

    这个女人果然还不够了解他,他有洁癖,向来不喜欢别人的触碰,不仅仅是女人,还包括男人。

    他说了不会死,就不会再有事了。

    他的霸道,他的邪佞,他的温柔统统都是她最致命的弱点。

    韩芸汐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随着他的手势微微抬起下巴,按唐离的话说,明明就是个彪汉的母老虎,此时却像只温顺的小羊羔。

    一物降一物,到底是谁降了谁

    龙非夜淡淡说,“一个月太长了,天徽不可能会给本王一个月的。”

    谁知道,这话刚刚说完,门口暗卫的禀告声就传来了,“殿下,城内有情况。”

    “说。”龙非夜冷冷道。

    “今早皇上正式下令封您为赈灾钦差,要求今日就启程赶赴灾区救灾民于水火。圣旨已经在路上,很快就会送到府上。”暗卫如实回答。

    该死的天徽皇帝

    如果不是发生这个意外,他们早就在路上了,还用得找他催。

    也才耽搁了几天,天徽皇帝就这么沉不住气直接下了圣旨还责令当日就要启程。

    韩芸汐在心里咒骂,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找个机会,恶整天徽皇帝一把,让他尝一尝带重伤上朝的滋味。

    “准备一下,回府。”

    龙非夜本就没有休息的打算,他说着捂着心口便要起身下榻。

    韩芸汐心疼呀

    她连忙拦住,“殿下,你多趟一会儿,要收拾什么交待臣妾便可。”

    龙非夜原本想去密室看一看那个人的,他迟疑了片刻,还是躺了回去,“没什么好收拾的,伺候更衣吧。”

    这屋子是龙非夜在幽阁的寝室,一个婢女都没有。

    屋内一切都很简单,一床一椅一柜而已。

    韩芸汐找了一套宽松的玄色衣袍,宽松的话不会束缚伤口,玄色提防不小心渗出的血迹。

    龙非夜没多说,韩芸汐也懂,回去接旨必定要将伤口掩藏起来,受伤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外泄,否则,他们极有可能到不了灾区的。

    韩芸汐把衣服拿来的时候,才发现龙非夜身上的底衣还沾了一些血迹,必须连底衣都换掉。

    她只能又去找来干净的底衣,然而,当她回来的时候,龙非夜竟在自己脱衣服。

    “殿下,我来。”她急了,又一次冲过来按住他的手,“别乱动。”

    这一回龙非夜倒是乖了,很听话没乱动。

    韩芸汐的动作特小心,拉开衣带,解开领口袖口之后,才从龙非夜背后小心翼翼将纯白的底衣褪下来。

    这底衣一褪下,龙非夜精炼健硕的后背就完全展现出来了,古铜色的肌肤,几乎完美的背部线条,令人浮想联翩。

    韩芸汐就坐在他身后,很近很近,对这一切触手可及,虽然她刻意的回避,可是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然而,就在这几眼,竟让她情不自禁想靠近,贴近一些,更近一些。

    “不会吗”

    突然,龙非夜淡淡问。

    韩芸汐猛地一惊,明明什么都没做呢,却像是干了什么坏事,一下子脸就给红了。

    “你不会吗”龙非夜又问。

    “什么”

    像是心里的小九九被龙非夜知晓了,韩芸汐慌呀

    “更衣。”龙非夜的耐性真心是长进了不少。

    韩芸汐这才明白过来,急急拿来干净的底衣,只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不会

    职业的缘故,韩芸汐这辈子帮不少人脱过衣服,但是还真的是第一次帮人穿衣服。她拿着上衣在龙非夜背后比划着,帮他披了上去之后,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最后韩芸汐知道了一个常识,脱衣服容易,可以不必抬手。可是,穿衣服就没那么简单了,抬手是必要的。

    就在她要让龙非夜稍稍抬手的时候,龙非夜先抬起手来了,双手“一”字平抬起来,这是标准的被穿衣动作。

    韩芸汐惭愧得都快把脑袋埋到被耨里去了,这才连忙替他穿上衣服。

    系好衣带之后,龙非夜还是颇为满意了,淡淡说了句,“嗯,以后都你伺候了。”

    韩芸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第一次发现这家伙好坏

    当韩芸汐和龙非夜乘坐马车回到秦王府时候,天徽皇帝身旁新晋的红人陈公公已经等候多时了。

    鉴于之前薛公公的教训,陈公公规规矩矩的等,一点放肆都不敢。

    见龙非夜和韩芸汐回来,连忙宣读了圣旨,交待清楚就走。

    诚如暗卫所禀的,这道圣旨册封龙非夜为赈灾钦差,要他一接到圣旨就赶赴灾区赈灾。

    虽然圣旨上这么写着,但是龙非夜还是有借口拖延几日的,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拖延,因为这件事已经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了。

    他奉命去灾区的事情,想必明日就会传遍整个天宁。他若拖延几日恰是给天徽皇帝一个黑他的机会。舆论,从来都是可以被左右的

    说好听点叫做引导,说直白点叫做控制。

    一路从幽阁回来,他已经了解清楚这几日来舆论的形势。

    太子大婚的喜庆淹没在义卖赈灾的热议中,但是,这几天部分舆论已经从对秦王殿下体恤民众的称颂,转为对他身家的讨论。

    就在今日,民间就出现另一种观点,将对秦王府的感激就变成了索取,理所当然认为秦王府有钱,就应该捐献出来,应该捐献更多。

    主导这一切的自是天徽皇帝,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场民心之争才刚刚开始,他们必须步步为营。

    当天晚上,稍作准备之后,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行人就启程了。

    龙非夜选择微服私行的方式,并没有公开行踪,随行的只有韩芸汐,连赵嬷嬷都被拒了,至于暗地里有多少人同行,韩芸汐就不知道了。

    直到下半夜,楚西风来禀国舅府的事情,韩芸汐才知道楚西风是同行的,至于唐离,被丢在幽阁,说是要等那个黑衣刺客再次出现。

    半夜三更,周遭一片寂静,马车缓缓驶出天宁帝都南城门。

    就在城墙上,一袭红衣迎风翻扬,于夜色中妖娆张扬,好似那盛开在夜色中的彼岸花,风情万千,妖冶神秘。

    顾七少去了一趟幽阁,险些陷入唐门暗器陷阱逃不出来,他赶来的时候只能看到马车背影,都看不到龙非夜和他的毒丫头。

    此时,不见他平素的笑靥,只见他狭长的双眸微眯成一条直线,透出死死冷意。

    半晌,他才吐出三个字来,“命真大”

    他好奇着到底是什么人救了龙非夜,他的毒丫头绝对没有这等本事。

    当然,好奇之余,他更多的是郁闷。早知道下手就再狠一些了,这一回没杀掉龙非夜,反倒会增强龙非夜的戒备心,下一回要下杀手就不容易了。

    而且就龙非夜的性子,必定会全力追查他的身份。

    “麻烦”

    顾七少碎了一口,决定低调一阵子。正要,他最不喜欢灾区那么脏乱的地方,就不跟去了。

    沐灵儿很久没有来信了,也不知道她找药找得怎样了,顾七少决定去药城沐家走一趟。

    他扬起宽大妖红的袖袍,冷不丁倒头栽下,从高高的城门上直线飞落下去,绝美得好似一只红鸢,淹没在夜色之中。

    顾七少走没多久,一抹白影就凭空出现在他站着的位置上,许久不见的白衣公子又出现了。

    白衣胜雪,清逸绝尘、白纱蒙面,神秘尊贵,他的眸光安详平和,一身清华之气缓缓流溢,像是可以驱散夜之黑暗,光明整个世界。

    他往城门下看了一眼,淡淡一笑,很快就追着前面的马车去了。

    有一种保护,叫做“站在你面前的人”,替你挡风遮雨,冲锋陷阵,你最好的朋友;

    有一种保护,叫做“携手同行的人”,与你生死与共,荣辱与共,那是你最爱的人;

    有一种保护,叫做“站在你背后的人”,让你大步前行,无后顾之忧,那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人。

    谁都不知道,白衣公子这辈子是否会在芸汐面前揭下蒙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