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71章 是谁情不自禁

2018-06-21 09:50:31Ctrl+D 收藏本站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抢了绣球,揣在怀里就往外跑了。

    于是,所有人跟在后面狂追,暴乱的场面又一次陷入失控状态,波及了整个粮食交易区。

    龙非夜派出去的探子很快就来禀,“殿下,天域协会的人将整个粮食交易区都包围住了,动用的全是黑衣蒙面人,看那样子都是练家子。他们放话了,只要不波及到其他行业的买卖,在这里怎么闹都行。”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欣赏,挥手示意探子退下。

    天域协会这种宽松的管理方式确实值得欣赏,连韩芸汐都好奇起这个黑市是否有掌控者,掌控者到底是什么人。

    龙非夜这一回的试探算是失败了,当然,他只是顺便试探罢了,这并不是此趟的正事。

    他们的正事在林家粮店那呢。

    韩芸汐刚刚就问了,林家粮店那当家人也在人群里。

    三位商人来了,林家粮店的当家人也来了,无疑今夜国舅府的人是没戏唱了,指不定他也混迹在人群中呢。

    韩芸汐和龙非夜今夜并不会行动,他们只是看戏而已,今夜闹了这么一场,马上行动的话就太明显了。

    半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越临近时间,争抢越激烈,楚西风看得都险些参与其中了。

    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了,他想区区一万担粮食秦王殿下还是花得起的。

    最后抢到绣球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楚西风一眼就认了出来,当着众人面他什么都没说。

    事后,一回到后院,他立马一巴掌要盖过去,这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秦王殿下身旁的一个叫做徐东临的暗卫。

    韩芸汐一把拦住楚西风的手,“干什么呢”

    楚西风一愣,随即就明白了,秦王殿下身旁的暗卫没有得到命令,怎么可能擅自行动呀

    只是,他很震惊,韩芸汐这女人居然已经能命令秦王的暗卫了

    “灾区里缺粮缺得紧呢,一粒都不能卖出去”

    韩芸汐说着,放开楚西风的手,“明日你去抢”

    楚西风嘴角抽搐了,不能使用武功的情况下去徒手撕扯,这绝对是苦差呀

    第二天晚上,情况和昨天差不多,只是争抢混乱中,多了楚西风一声哀嚎。

    远在帝都的国舅爷收到黑市的消息,遂是大急,但是,他依旧没有亲自露面,只将一份密函兜了几个人的手最后送到林家粮店。

    林家粮店的线人打开一看,只见里头写了一句话,“借势贱卖,统统抛出”

    国舅爷也是狗急跳墙的办法了,借这个形势贱卖粮食,把手上所有的粮食全都抛售掉,虽然单价低,但是总价还是不低的,至少够他交给户部和还高利贷。

    林家粮店里的线人紧急商讨起来。

    “贱卖,这要贱卖到什么价格人家一万担一万两的抢购价,也不知道明天过后,他家会卖出什么价格。”

    “管不上人家了,咱们最迟明天晚上就得拿到钱,否则咱们都没好日过”

    “不管如何,可是也得有人来买咱们的粮呀”

    “难不成真要一万担一万两贱卖出去”

    这话一出,众人立马都安静下来,思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这个办法能立马把手上的粮食变现了。

    当家人立马就写了密函去禀上头的人。

    虽然他们都猜得到自己最上头的人是国舅府,但是至今所有密函往来都没有留下任何国舅府的迹象。

    不管是他们收到的密函,还是他们送出去的密函,全都要经过好几个人的手。

    国舅爷已经被逼得狗急跳墙了,但是,这些细节的东西,依旧谨慎着。

    就在林家粮铺的人等消息的时候,韩芸汐他们准备开始行动了。

    任由外有闹哄哄的争夺,吴叔已经退居幕后。

    他恭敬禀告,“殿下,属下安排了两个人,都信得过。”

    这个时候,他们该去林家买粮了。

    吴叔办事,龙非夜还是信得过的,他正要点头,谁知道韩芸汐却突然站起来,“殿下,臣妾跟着去”

    龙非夜不悦蹙眉,“你去作甚”

    龙非夜一贯都是运筹帷幄之中,不喜欢抛头露面,他也不会喜欢韩芸汐去抛头露面。

    “我去砍价呀”韩芸汐理所当然地回答。

    “他们也会。”龙非夜淡淡说,还是拒绝。

    如果是以前,韩芸汐只会“哦”一声就这么算了,可是,最近她的胆子肥了不少,她凑过去,特狗腿地笑道,“殿下,就让臣妾去吧臣妾保证不会暴露身份,保证能压到最低价,把他们的库存全都清扫回来”

    龙非夜没理睬她,径自用左手泡茶。

    韩芸汐连忙帮他泡,一脸讨好,“殿下,你就答应臣妾吧,臣妾去了,也能问点事来嘛。”

    女人们,大多都会撒娇,吴叔已经习惯了秦王殿下对王妃娘娘的种种例外,原以为王妃娘娘会撒娇的,他还蛮期待的。

    可谁知道,这位娘娘居然这么狗腿地讨好。

    难不成,她不懂撒娇吗

    韩芸汐到底会不会撒娇,会不会对龙非夜撒娇,那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反正,她此时确实是讨好而已,不是撒娇。

    她殷勤地替龙非夜倒好茶,又恭恭敬敬双手奉上糕点,“殿下,答应了吧”

    龙非夜茶照喝,糕点照吃,就是没说话。

    最后,当他慢悠悠地喝完茶了,韩芸汐也没招了,想放弃了。谁知道他竟起身来,说了句,“去收拾收拾,本王同你去。”

    那两个小厮要哭死了,好不容易得来的表现机会就这么没了,而吴叔一脸不可思议,秦王殿下看似冷冷的,却分明处处都宠着,让着王妃娘娘呢

    韩芸汐一番收拾之后,给自己化了一个冷艳的浓妆,长眉入鬓,娇唇红似火,她原本鲜少着妆的,如今这么一化,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哪怕是熟悉的人乍一看都认不出来。

    不得不说,底子好怎么折腾都是美,韩芸汐这么一化,艳丽而不俗气。

    她的眼睛里本就有豁达和不羁,如此装扮,更显得高冷脱俗,尊贵不可侵犯。

    这样的韩芸汐,比任何时候都美

    龙非夜看了许久许久,才一言不发地转身。

    他还是黑衣蒙面,充当韩芸汐的侍从。

    也不知道是龙非夜收敛了气场,还是韩芸汐如此装扮气场变强了,龙非夜低调地往她背后一站,竟像极了贴身护卫。

    他们二人从后院出去,没走多久就遇到楚西风揣着绣球从面前跑过去,楚西风居然都没认出他们来。

    吴叔粮店离林家粮铺还是有点距离的,两人一前一后一边回避争抢绣球的人群,一边往前走。

    龙非夜这么一尊大神走在背后充当侍从,这个世界上也就韩芸汐能走得心安理得,坦坦荡荡吧。

    打从顾北月那件事情至今,她和他的距离近了不少,在不知不觉中,对于龙非夜她渐渐少了原本的忌惮和畏惧,多了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亲近。

    若换做是以前,龙非夜这样走在她背后,她必定是小心翼翼,心中小鹿乱撞的。

    而如今,就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这一切发生得那么自然而然。

    当然,就这一前一后的,她从出门至今都没发现龙非夜眼底的异样。

    走着走着,她兴致一来,冷不丁止步,龙非夜自是不会笨到撞在她身上,他也跟着止步了。

    龙非夜正要问,韩芸汐突然快步往前走,龙非夜只能快步跟上。

    突然,韩芸汐又停下,龙非夜又一次跟着停下。

    这个女人分明是在耍他。

    龙非夜黑布蒙面,只露出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看不到他的表情。

    韩芸汐又疾步往前走,龙非夜再追。

    疾步走着走着,韩芸汐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冷不丁后退,退了一大步。

    龙非夜是何等的高手呀,韩芸汐一有动静他就知道,刚刚那几下他的动作几乎跟她的一致的。

    可是,这一回他居然就原地站着没动了。

    于是,韩芸汐就这么结结实实地撞到龙非夜身上了。

    “哈哈我故意的”

    韩芸汐乐了,大方承认,她今夜心情好,开开玩笑。

    她正要转身,谁知道龙非夜却突然一把圈住她的腰肢不放,声音暗哑,“本王也是故意的。”

    韩芸汐微微一僵,正不知道说什么好,龙非夜炙气的鼻息就洒在她脖颈间。

    天啊,他居然从背后俯身再轻吻她的脖子。

    韩芸汐像是触了电一样,浑身突然一个激灵,原本放松的神经一下子全都紧绷了起来。

    这个家伙,怎么了

    如此亲密的举动来得好突然呀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细碎的吻,伴随着炙热的气息,从韩芸汐玉颈一路蔓延,渐渐攀上她的耳廓。

    韩芸汐不敢乱动,可是,身体的反应却很真实,很快,她就受不住了,整个瘫在龙非夜怀中。

    “殿下”她下意识轻唤了一声。

    龙非夜没回应她,轻吻还在继续,无声无息,温柔得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这个女人一定不知道自己如此妆容有多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