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76章 砍砍砍

2018-06-21 09:50:26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是谁说的,不管是用什么方式说出来的。

    韩芸汐开出的价格就是十万担粮食一万两,这个价格远远低于吴叔粮铺抢购价的十倍

    韩芸汐气定神闲地喝茶,坐等林爷和钱师傅还价。

    林爷在黑市做买卖这么多年,还就从来没见过砍价砍这么狠,还脸不红心不跳的人。

    砍价再狠都得底线的,一旦超越了底线,只有一个下场,就是被店家轰出去

    林爷奉承了韩芸汐这么久,居然换来这样心痛的价格,他恨不得拿起一旁的扫帚来将这个女人骂出去。

    可是,他不敢

    如今是买方市场不是卖房市场,是他求着人家来买,不是人家求着他卖

    林爷一直深呼吸,暗暗告诉自己冷静再了冷静,买卖嘛,总要慢慢磨才能赚到银子的。

    相对于林爷,钱师傅还是冷静许多的,他笑道,“赫连姑娘,醉酒的话咱们就别当真了吧”

    别当真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这个价格不算,你重新开一个。

    韩芸汐撇了撇嘴,“那就二十万担一万两呗”

    这下,淡定的钱师傅都控制不住了,他怒声说,“赫连姑娘,这不是开玩笑的场子”

    谁知韩芸汐也不高兴了,冷冷道,“谁跟你开玩笑了我给的价格就是十万担一万两,是你们废话太多了。”

    韩芸汐说着,朝林爷看去,不耐烦道,“林爷,价格我已经开出来了,你多少钱能卖也给个干脆价,能成就成,不能成咱们就拉到反正我又不着急买。”

    哪天林爷和钱师傅知晓韩芸汐的真实身份,再想起她今日说的这番话,必定会吐血身亡的

    然而,此时,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在韩芸汐开出十万担一万两的前提下,林爷和钱师傅都不知道怎么给干脆价了,开低了,他们得亏死;开高了,万一这个女人说不买了,直接走人,他们得哭死。

    他们两人都沉默着,没说话。

    韩芸汐才不管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反正她不想等。

    “林爷,跟你做买卖真不干脆”她说着,随手将茶杯掷下,便起身要走。

    “赫连姑娘稍等稍等”钱师傅连忙留人,“赫连姑娘,因为粮库里有陈粮和新粮,所以价格方面我们需要时间再探讨探讨”

    这钱师傅还算聪明,拿陈粮新粮说事。

    钱师傅都还没说怎么商讨呢,韩芸汐就一句话把事情给说死了,她说,“本姑娘来谈的自然是新粮的价格,至于你们库存里含有旧粮,也就算了,全按新粮的价格来吧反正本姑娘不是爱计较的人。”

    这话一出,钱师傅气得鼻孔险些冒烟

    这个女人简直欺人太甚太过分了就没见过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开出了那么低的价格,居然还说得好似很慷慨干脆的样子。太无耻了

    好吧,龙非夜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个女人有如此无耻的一面,不过,他还蛮喜欢这种无耻的。

    林爷早就沉默了,这下连钱师傅都不知道怎么跟韩芸汐谈下去。

    最后,他说,“赫连姑娘,在下和林爷得商议一下才能给你最终价格,还麻烦你稍等。”

    这是要回避她的节奏了,韩芸汐想,难不成这位钱师傅也做不了主了得请示上头的人

    “多久”她认真问。

    “就一盏茶的时间吧。”钱师傅答道。

    “好呀我等着。”韩芸汐很爽快地答应了,她不经意看了龙非夜一眼,两人很默契,心照不宣。

    除非上头的主儿就在林家粮店里,否则一盏茶的时间远远不够钱师傅去请示上头的人。

    他们昨夜一进来,龙非夜的暗卫就跟进来了,早就把林家粮铺摸遍了,此时怕是已经在追查密函往来的渠道。

    钱师傅并不是去请示主子的,而是真的和林爷去商议价格的。

    换句话说,钱师傅这个家伙身份不低,能代表幕后正主决定价格。如果从钱师傅这里入手,想找出国舅府贪污的证据,那就不难了

    等待的时间里,韩芸汐特意换了一泡茶,倒了一杯给龙非夜,她低声,“殿下,请。”

    龙非夜双手接过茶杯,非常专业的回答,“谢主子”

    韩芸汐险些笑出来,“三生有幸”能不能形容她此时的心情呢,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全世界能听得秦王殿下这一声“主子”的,也就她一个了吧。

    一盏茶的时间一到,林爷和钱师傅如时而归。

    钱师傅是国舅爷亲自派来的,他自然可以全权代表国舅爷决定价格和卖出粮食的数量。

    他之所以回避,正是和林爷去认真盘算价格和库存的。

    国舅府要交给户部的银子加上借了黑市高利贷这些日子来的本息,到今天晚上为止,亏空了一百五十多万两现钱,而库存总粮数量有三百多万担。

    三百多万担里有三分之一是旧粮,三分之二是新粮,并非全都是贪污来的,天宁国今年的收成不好,交上来的粮食不多,而国库拿出来赈灾的也有限,这里头有五十多万担是国舅府利用强权贱价从丰收之地向那么些地主土豪买来屯着等涨价的。

    如果按照韩芸汐出的价格,十万担一万两,那么所有的粮食都卖出去也就只有三十多万两。

    三十多万两怎么够国舅府交给户部呀

    算了一笔帐之后,钱师傅有种清醒的感觉,越发得觉得那个赫连姑娘出的价格低得离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韩芸汐谈成这样了。

    他和林爷商议了一番,在心中锚定了一个最低价,十万担五万两。

    十万担五万两的话,把库存所有粮食都卖出去,那就能拿到一百五十多万两现钱,刚刚够填满国舅府的亏空。

    这个价格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再低下去,再卖粮就没意义了。

    钱师傅当然希望能卖的高一些,有些盈剩。

    这里的盈剩指的是填满国舅府亏空之后还有剩,并非真正的盈剩,要知道,这么一大笔粮食至少得卖出三百万的价格,国舅府才不会亏

    撇开国舅府花真金白银贱价买来的粮食,就说贪污的那些,也是要花成本的,打点人事的费用,运费,保管的费用等等都是不小的开销。

    有些人生意盘子做得很大,看似很富有,却往往拿不出多少现钱来,正是因为盘子越大,无形的开销就越大。

    当然,最终价格有盈剩,钱师傅必定不会要银子的,只会留下粮食以待将来涨价的时候卖掉,这样才能尽可能的弥补损失。

    见林爷和钱师傅回来,韩芸汐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样子,问说,“林爷,现在可以报个价了吧”

    林爷都没来得及坐下,“赫连姑娘,你报的价格着实太低,我们会亏很多。”

    “亏很多就别卖了,总不能让你们亏了”韩芸汐说得多善良呀

    林爷和钱师傅在心中暗暗叫苦呀

    林爷都不知道怎么跟韩芸汐解释他们为何一定要卖粮,他避开话题,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赫连姑娘,十万担七万两,已经是低价了,我们库房里也有两百多万担的粮食,这个时候你上哪里找都找不到这么多粮食。”

    林爷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没那么低的价。”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知道这七万两并不是对方的底线。

    因为龙非夜之前调查过,国舅府的亏空数目,他们心中是有个概数的,七万两十万担的价格来算,两百多万担的话,差不多就是国舅府亏空的价格。

    而这帮人给出的价格必定还会留有还价的余地,不至于一口价说死了。

    所以,韩芸汐猜测,对方库存不止两百多万担。

    她和龙非夜今日并不是为节省银子来的,而是为了粮食和证据来的。

    他们第一个目的就是要把国舅府库存的粮食都掏出来,掏空了

    无奸不成商,可是,商人再怎样奸诈都要有道德底线。

    这一回饥荒饿死了那么多人,国舅府居然还能屯着这么一大批粮食一粒都不流出来,这和谋财害命有什么区别呢

    国舅府敢一粒粮都屯着,她就敢让他们颗粒不剩

    “林爷,你这也太能还价了吧”

    韩芸汐说着,嘴角泛起一抹自嘲,又道,“不对,你这压根是没想做这笔买卖了既然没诚意,我看咱们也没有多谈的必要了。”

    韩芸汐说完直接就站起来,要走。

    林爷急了,正要开口,钱师傅抢了先,“赫连姑娘你出的价实在太低了,要不,你加些,我们降些,如何”

    “你们能降多少”韩芸汐止步。

    “赫连姑娘能加多少呢”林爷连忙问。

    这话一出,韩芸汐冷笑起来,“我加多少林爷都接受吗”

    林爷一时语塞,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林爷,我加多少没意义,关键是得你们愿意降多少。我刚刚就说了,这笔买卖,我可做可不做。”韩芸汐把态度挑明了。

    林爷朝钱师傅看去,没再做声。

    钱师傅和林爷一样,都有些心力憔悴了,但是,他还是想挣扎一下的,毕竟那么大的数量,就算多一两银子总数也会多出一大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