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381章 龙非夜的手段

2018-06-21 09:50:19Ctrl+D 收藏本站

    <><><>冰冷的声音让周遭的气温骤降了好几度,都没见到这声音的主人,可众人却都控制不住忌惮起来,全都怯怯盯着那掩得严严实实的车帘看。

    车夫老林回答道,“没全撞开,主子恕罪。”

    “继续。”

    龙非夜慵懒懒倚在车内,一手支着脑袋,双眼依旧闭着,全然没把外头的事放心上。

    韩芸汐亦是慵懒懒的倚着,视线不离龙非夜那张缄默清冷的脸,她嘴角倒是一直噙着笑意。

    她发现自己真心没喜欢错人,这样的男人太霸气了

    继续撞

    一听到这话,南郭俊就吓得从地上直接跳起来,那小车夫紧随其后,主仆两人想也没想就避让到一旁去。

    要知道,他们前面已经没有任何遮挡物了,继续撞的话,他们必定会被白马撞飞出去的

    看着那高头大马,想想都觉得恐怖呀

    就在南郭俊主仆两避开的瞬间,老林驾车直接冲过去,“嘭”一声便将那马车撞得四分五裂,碎片四飞。

    马车上的两主子连个脸都没有露,车夫也没有回头,继续以原本的速度,淡定从容,优雅地行驶而前。

    所有人都看呆了,第一次见到这么霸气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霸气得如此优雅的人。

    马车里的,到底是什么人呀

    南郭俊看着四落的碎片,愣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一脚踹向小车夫,顿时怒声大吼起来,“还不去叫人来岂有其理,岂有其理”

    这里可是整个宁南郡的中心呀,调派人马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南郭俊一声令下去,一排排官差就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将龙非夜的马车团团包围住。

    见马车停下,南郭俊大摇大摆走出来,拿着马鞭狠狠抽了一记空饷,怒声道,“听清楚了,本公子叫做南郭俊宁南郡的少主子你们敢撞本公子的马车,简直是活腻了”

    车夫老林都不耐烦了,冷声,“南郭公子,我家主子不是你惹得起的,速速让开”

    “哼,本公子今日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本公子惹不起”

    南郭俊说罢,一挥手,左右两边十多个官兵便一起上,要去抓人。

    谁知道,他们都还没靠近马车,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突然从车内伸出来,手中举着一枚金色令牌,令牌上有个威武霸气的“秦”字。

    见状,所有官兵戛然止步,全都僵在原地。

    除了秦王殿下,还会谁敢在令牌上刻这么一个“秦”字呀

    天啊这马车里是秦王殿下

    失踪已久的秦王殿下居然来了

    一时间,所有官兵全都跪下,齐声,“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周遭围观的民众很快也跟着跪了一地,无人不惊,无人不惧。

    南郭俊整个人都傻掉了,双腿一软也跟着跪下,他张了张口,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秦王

    别说是他了,就是他那位郡守老爹都惹不起呀

    怎么办

    南郭俊都呆住了,脑海一片空白,他该怎么办,他惹大祸了呀

    众人跪拜之中,龙非夜终于下了马车,他亲自将韩芸汐搀扶下来,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王妃娘娘也同行了。

    南郭俊很想抬头看一看秦王殿下的真容,可是,他又不敢,瑟瑟发抖地跪在原地。

    龙非夜牵着韩芸汐,一步一步走到南郭俊面前去,南郭俊吓得脑袋都快埋到地上去了。

    “本王惹得起你吗”龙非夜冷冷问。

    南郭俊哪敢回答,险些哭出来,“秦王殿下饶命饶命啊”

    “你也知道本王要你的命”龙非夜饶有兴致地反问。

    南郭俊吓坏了,连连磕头,求个不停,“小的错了,小的大错特错,秦王殿下饶了小的这一回吧,小的真的知道错了”

    韩芸汐冷冷看着,最不喜欢这种没志气的家伙了。人呀,可以嚣张,但是绝对不可以没志气

    虽然这样的人很讨厌,可是韩芸汐还是想不明白,以龙非夜的性子,不至于花时间在这等人身上的,他想做什么呢

    很快,韩芸汐就有答案了。

    龙非夜冷冷说,“要本王饶了你也可以,只不过”

    这话还未说完,南郭俊就急急道,“只要殿下能饶了小的,小的什么事情都能答应”

    “日落之前,给城里每个人发两斤粮食。”龙非夜冷冷说。

    这话一出,南郭俊像是被五雷轰顶一样,目瞪口呆,而在场老百姓们,甚至是官兵们都一个个险些尖叫起来

    每个人两斤粮食,在这饥荒的年底,那简直是场美梦呀

    宁南郡是重灾区,但是宁南郡守绝对弄得到粮食的

    一来郡守府里必定有存粮,而郡守之下各乡镇的小官吏多多少少也有存粮,这些粮食要么是平素剥削农民的,要么就是贪污朝廷派下来赈灾的。

    兴奋,惊喜之余,老百姓们开始质疑起之前的谣言,都说秦王殿下贪污,都说秦王殿下弃灾民于不顾,可是,他们亲眼看到的,听到的却并非如此。

    秦王殿下到宁南郡的第一天,三言两语就逼得郡守不得不把贪污的粮食吐出来了

    就天宁满朝文武,何人有如此能耐,如此魄力

    “怎么,办不到”

    龙非夜一边说,一边优雅地抬脚,踩在南郭俊的脑袋上,这个动作十足的侮辱性,简直是欺人太甚。

    若是平常,大家必定会觉得秦王殿下得理不饶人,太欺负人了。

    但是,这个时候,全场的老百姓,甚至是那些被南郭俊欺负惯了的官兵们都在心中暗暗叫好,不少人都还希望秦王殿下踩狠一些呢

    命在人脚下踩着,南郭俊就算有天大的胆子都不敢说个“不”字呀

    “殿下,小的办得到,办得到小的马上就去办”

    南郭俊哪里会考虑那么多,反正他知道就城里的人不多,每人两斤的话,他父亲一定弄得到粮食。

    几个月前国库里派发了一大批粮食来宁南郡,上头的人贪了一部分,他父亲也贪了一部分,剩下大约三分之一从郡守府里派发下到各个县,乡,也被贪污了一些。

    如果他父亲手上的粮食不够,他还可以到各县乡的头儿那里去讨要。

    “如果日落之前,交不出粮来呢”龙非夜冷冷质问。

    全场寂静极了,所有人都不自觉站到秦王殿下那边,等着南郭俊回答,生怕听漏了一个字,要知道,这可关于到每个人的口粮呀

    “办不到办不到的话就任由殿下处置”南郭俊连忙承诺。

    “如何处置”龙非夜再问。

    南郭俊想了一下,道,“拿命来偿”

    “你的命值几个钱”龙非夜再问。

    一旁一直不动声色的韩芸汐纳闷了,龙非夜向来惜字如金,今儿个怎么这么多废话他想做什么

    南郭俊也知道自己的命在秦王殿下面前不值几个钱呀,他思考了一下,索性道,“还有我父亲的命”

    这话一出,韩芸汐立马就懂了龙非夜的目标是郡守大人呀

    她呵呵笑起来,“南郭俊,你真是大逆不道的,哪有儿子拿父亲的性命来许诺的呀”

    谁知道,南郭俊居然理直气壮,“禀王妃娘娘,子不教父之过今日在下犯了如此大错,正是家父平素疏于教导所致,所以家父要负主要责任”

    这话一出,韩芸汐险些笑喷天知道南郭郡守要听了这一番话,会不会被活活气死呀

    “秦王殿下,求求你放了小的吧,小的马上就去找粮”南郭俊急呀,再被踩下去,他连呼吸都难受了。

    条件都谈好了,龙非夜才放开南郭俊,南郭俊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他是走了,可是好多官兵们都不想走,和老百姓一样都围着龙非夜和韩芸汐。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高呼了一声,“秦王殿下英明秦王殿下来救大家了”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附和,众人齐齐跪拜,高呼。

    其实老百姓不是笨,而是善良纯真,他们要求不高,关心的只有最基本的温饱。他们相信那些谣言,为的也只是温饱而已,并没有恶意。谁待他们好,谁能给他们基本的保证,他们都会感恩戴德。

    看着那一张张淳朴的脸,那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睛,韩芸汐既欣慰,又觉得压力大。

    她回头朝龙非夜看去,只见龙非夜眼底闪烁着一抹坚定,她知道,赈灾这件事,龙非夜是管定了

    这位天宁最冷清的王,这位野心勃勃想争得全天下的王,他的心很大很大,却也装着最不起眼的老百姓呀

    看着龙非夜那冷肃的侧脸,韩芸汐突然有种期盼,期盼这个男人执掌江山,君临天下的一天。

    龙非夜和韩芸汐并没有去郡守府,而是在客店住了下来。

    南郭俊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宁南郡,包括城外的区域,郡守大人自是早就收到消息。

    “啪”

    一记清亮的耳光响彻整个郡守府大院,南郭俊被他老爹一巴掌打翻在地上。

    “逆子畜生愚蠢的猪废物”

    郡守大人一脚踹过去,气得连脖子都红透了,如果眼前这个不是他亲生的儿子,唯一的儿子,他早就一刀砍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生出这么个愚蠢的东西来的,简直是报应呀

    南郭俊虽然被父亲吓到了,却还是顶了嘴,“爹爹,我哪里知道秦王殿下会来,不都说他失踪了”

    “你还说”郡守大人又一巴掌盖过去,气得想自杀呀

    秦王殿下失踪那是上头的人造谣呢,秦王殿下这一回是来赈灾的,他买不到粮食赈灾,必定会严查贪官污吏,把那些被贪走的粮食找回来赈灾呀

    这个节骨眼上,谁得罪了秦王,谁就得死

    郡守大人已经不想跟这个愚蠢的儿子废话了,他不得不考虑起一件事来,国舅府很早就派了一个人找他共谋一件大事。

    他原本没答应的,如今看来,他不答应也得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