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09章 绝壁是调戏

2018-06-21 09:49:40Ctrl+D 收藏本站

    <><><>渔州岛的事情后续麻烦可不少呀,再加上哑婆婆的事情,七贵族的事情,龙非夜其实很忙很忙的。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兴致,竟主动要陪韩芸汐踏春。

    韩芸汐并不知道龙非夜到底有多少事情要忙,但是,她高兴之余,还是觉得踏青这件事估计没那么简单。

    可事实证明,龙非夜真就只是陪她出来走走而已。

    二人坐上敞蓬的大马车,龙非夜拉着韩芸汐的手,按在自己膝盖上,动作那样自然而然。

    韩芸汐看了一眼,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两人之间总是淡淡的,没什么轰轰烈烈,也没什么山盟海誓,像是才在一起不久,生疏得很。

    可是,总会有几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却让韩芸汐有种她已经陪了他大半辈子的错觉。

    韩芸汐轻轻将另一手覆在龙非夜手上,倾身靠在他肩头,“殿下”

    “嗯”龙非夜淡淡出声。

    “没事,就想叫一叫你。”韩芸汐径自笑了。

    也不知道龙非夜是什么表情,总之,他沉默了。

    没多久,韩芸汐又唤了一声,“殿下”

    这一回,龙非夜没回答她了。

    韩芸汐嘟了嘟嘴,也不多说,可是,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出声,“龙非夜”

    龙非夜还是沉默,但韩芸汐分明感觉到他的手僵住了。

    韩芸汐根本忍不住,靠在他肩上扑哧笑了出来。

    这时候,龙非夜才冷冷地说了一句,“胆子肥了”

    他的声音虽冷,可是韩芸汐已经不怕他了,之前还经常会怯,这一回被他凶得底朝天,反倒再也不怕他了。

    想必这个女人已经忘了之前在黑市恶作剧作弄龙非夜的后果了。

    她还是径自傻乐着,她这哪是恶作剧,分明是调戏秦王呀

    龙非夜转头看来,见他那冷肃的表情,韩芸汐立马憋着不笑,可是,笑意还是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心情不错”龙非夜挑眉问。

    韩芸汐很诚实地点头,这是他们第一次纯粹出游,用现代的话来说算是约会了吧

    “想更好吗”龙非夜又问。

    更好

    韩芸汐有些迷茫,都还未明白过来呢,龙非夜就一把拢住她的后脑勺,倾身逼了过来,以吻封唇。

    这个吻带着惩罚的意味,特别用力,她的胆子确实肥了,他这么用力,她亦毫不示弱反击。

    两人不知不觉之间,意已意乱情迷,即便他的大手掌拢着她的后脑勺,她还是承受不住往后仰倒。

    她往后仰倒,他没有扶她,反倒顺势欺身而下,大手覆上她的丰腴。

    韩芸汐这才大惊,下意识推开了他,“龙非夜”

    龙非夜亦是清醒,深邃的双眸深沉得看不到底,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看了她片刻,才将她拉起来。

    两人各自坐好,陷入了沉默。

    坐在前面的车夫绷直了身子,别说回头,连动都不敢乱动。

    他纠结呀,一贯不喜女色,保守传统的秦王殿下,什么时候养成了这种坏习惯看样子他得给这敞蓬马车备一份帘子,以防万一。

    离开江南梅院,马车往山野里行驶而去,一路春意盎然,到处都是青翠欲滴的绿意,溪流潺潺,两边幽幽绿草坪上开满不知名的小野花,蝴蝶翩迁,牧童吹笛。

    韩芸汐不爱高楼大厦,楼阁琼宇,也不喜名山大川,名胜古迹,她最爱的便是这种简单的风景,新鲜的空气。

    可惜,此时她无暇多顾,她低着头,端坐着,心还扑通扑通的狂跳。

    刚刚好危险

    原来,这么冷清淡漠的男人,也会有化身为狼的时候。

    即便成婚至今,还有守宫砂在身是很不正常的事情,是一种耻辱,可是,那些都是外人看来的。

    她很清楚自己和龙非夜其实一直都只是挂名夫妻而已,从洞房花烛夜那一夜她替他解毒开始,他们一直都是交易的关系。如今在一起说缘分也好,说意外也行。

    韩芸汐怔怔着,陷入胡思乱想中。

    然而,没多久,龙非夜就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了,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淡淡对车夫道,“前面有个茶园,在那歇脚。”

    车夫是局外人,却比韩芸汐还紧张,连忙应答,“是是”

    龙非夜说的茶园名叫茗酊大醉茶庄,是一个类似天香茶庄的休闲茶园。

    一般来说要到清明左右才会有第一批春茶上市,可是,这个茗酊大醉茶庄却有一种茶,名曰醉茶,正是这个时候上市的。

    显然龙非夜是这个茶庄的贵客,有意带韩芸汐来这里品茶的。

    专属的院子,两人对面盘坐,一旁只有一个茶童伺候。

    韩芸汐喜欢喝茶,却不是茶痴,可跟着龙非夜久了,也被他影响,渐渐地有了每日必喝茶的习惯。

    “醉茶,倒是第一次听说。”

    韩芸汐一接过茶杯就暗暗启动了解毒系统分析这茶水的成分,谁知道还真分析出酒精的成分来,而且还不低。

    这一杯茶估计抵得上一杯酒了。

    这才刚坐下,龙非夜就喝了两杯,韩芸汐心下忍不住有了小九九,好想知道这家伙醉了的样子呀。

    她的酒量不好,只尝了一口,就开始点糕点了。

    他喝茶,她吃茶点,已是规矩,他说了日后喝茶,都她点单。

    无一例外,她又是点了一桌甜食。

    “殿下,尝尝,这味道不错。”

    韩芸汐一定不知道龙非夜基本不吃甜的东西,龙非夜只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一般。”

    “那尝尝这个。”对于美食,一定要分享才有乐趣。

    无奈,龙非夜只是闻了一下,动都没动,“太腻。”

    韩芸汐放弃了,她美滋滋的品尝,总觉得这茶点和别处的不一样,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龙非夜喝了一壶醉茶,精神依旧清醒着,可是,韩芸汐却醉了

    没人告诉她,这里的茶点全都加了醉茶粉,和茶一样尝不出酒精味,却比茶的酒精度高不少。

    看着醉趴在桌上的韩芸汐,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无奈的笑意。

    “龙公子,这茶点易醉,你为何不提醒”茶童忍不住问。

    “她喜欢便随她,睡一觉就醒了。”龙非夜淡淡说。

    替韩芸汐批上披风,他径自喝茶,如同喝酒一样自斟自饮,自成一个世界。

    他确实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单纯带韩芸汐出来散散心罢了。

    她喜欢什么,他很乐意随她的意,高兴便好。

    茶童没再多问,安静地伺候着,满园春色,茶烟袅袅,惬意极了。

    可谁知道,原本都睡着了的韩芸汐突然喃喃呓语起来。

    “殿下殿下”

    龙非夜很快就放下茶杯,似乎想听清楚她说什么。

    无奈,韩芸汐就只是一直唤着“殿下”二字,声音喃喃,温柔似水,听得人心都软了。

    “殿下殿下芸汐好喜欢你呀。”

    龙非夜微微怔住,半晌才回神。

    他安安静静地看着韩芸汐,眸中不知不觉间浮出一抹从未有过的柔情。

    他坐到她身旁,锊起她掉落的发丝,见她脸颊粉红,醉意娇美,眉宇间尽显小女儿姿态。

    龙非夜看着看着,也不知道为何,竟无端地心疼了起来。

    韩芸汐,你遇到本王是对是错

    将韩芸汐安置在院中客房,龙非夜独自坐在门口守着。

    他只是出游,可是很多事情还是找上门了。

    没多久暗卫就来禀了,“殿下,北历皇族致函皇上,斥责百里将军无辜出兵围困君亦邪,要挟皇上要么放人,要么备战。皇上急召百里将军回帝都。”

    天徽皇帝也聪明,只召见百里将军,没动龙非夜。

    这件事早在龙非夜的意料之中,他不解的是君亦邪到底哪一点被天历皇帝看中了。

    之前和端木瑶勾结的事情,居然没有撼动君亦邪在天历皇帝心中的位置。

    “殿下,百里将军等你消息呢”暗卫还是急的。

    龙非夜却只给了一句话,“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殿下,这”

    其实,龙非夜不少下属对龙非夜出兵围困渔州岛此举并不赞成,毕竟这件事从私人层面牵扯到了两国关系。

    天宁国力渐衰,朝局不稳,这个时候一旦和北历开战,不管对哪一方的势力都不利。

    “什么时候学会废话了”龙非夜冷声。

    “属下遵命”暗卫哪敢多言,立马就走。

    韩芸汐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江南梅园了,知道自己怎么醉了,她都无语了。

    龙非夜这个男人,其实很坏

    她刚出房门,小暗卫徐东临就告密了北历皇帝警告天徽皇帝的事情。

    虽然韩芸汐觉得天徽皇帝实在是弱,但是,她也很清楚天宁和北历的实力悬殊。

    她直接推开书房的门,“殿下,天徽可以加给你兵变叛乱之罪而且,一旦开战,你便会是罪人。”

    龙非夜随手藏起七贵族志,问说,“跟本王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韩芸汐不解。

    “赌北历不敢开战。”龙非夜说着,又补充,“永远不敢”

    韩芸汐大惊,虽然龙非夜说得随意,但是,她知道,他绝对不会说空话。

    北历可是云空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龙非夜哪来的自信而且还是永远

    这家伙到底布下了怎样的一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