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10章 秦王的架子

2018-06-21 09:49:40Ctrl+D 收藏本站

    <><><>打赌赌注呢

    上一回在黑市里,韩芸汐成功砍价,龙非夜说了要重赏。

    她说,要他全部

    他问,她确定想要考虑清楚了再回答。

    这像是一个玩笑,可是她一直记着呢欠着的终究有一天是要还的哦

    “殿下,赌注呢”韩芸汐很有兴趣。

    韩芸汐思索了好久,要他全部这种话还是别说了,这概念太泛了,他的不就是她的吗

    韩芸汐觉得自己应该要点实际的东西,她咬着拇指,陷入沉思。

    龙非夜瞥了她一眼,不知道这个女人哪来的自信跟他打赌。

    韩芸汐想了半晌才道,“殿下,如果我赢了,你带我去天山剑宗见识见识”

    龙非夜和端木瑶都是习武奇材,都是天山剑宗宗主的闭门弟子,也不知道那位宗主老前辈是位怎样的人,竟会那么疼爱端木瑶,要龙非夜保护端木瑶到十八岁。

    身为一宗之主,难不成就看不出端木瑶的秉性吗

    “如果你输了呢”龙非夜反问道。

    “条件随殿下开呗。”韩芸汐很大方。

    “你这么肯定自己会赢”龙非夜着实不解,这个女人那么聪明,难不成还没睡醒

    谁知道,韩芸汐笑道,“臣妾赢定了,因为臣妾赌北历永远不会先开战”

    这话一出,龙非夜的表情就僵了,韩芸汐乐得哈哈大笑。

    韩芸汐呀韩芸汐,有你这么耍人的吗简直就是个痞子

    生怕龙非夜反悔,韩芸汐急急说,“殿下,说好了的,不许耍赖”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龙非夜还能怎么样

    他眼底掠过一抹无奈的宠溺,允诺她,“等有机会吧,近期是不会上天山的。”

    韩芸汐大喜,“好,臣妾先记下了”

    至今,这个家伙欠她一个“全部”还一次上天山,她倒是不欠他什么。

    “殿下,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北历不会先开战你有妙计”

    韩芸汐一堵赢就这么问,真的好吗

    龙非夜瞥了她一眼就答了四个字,“不告诉你。”

    这也算是小小惩罚一下这个女人的胆大妄为吧。韩芸汐自己心虚,哪敢再问。

    这件事,她等着瞧喽

    今日二人打赌的事情很快就让楚西风知道了,楚大侍卫当着众暗卫的面,无比认真地告诫大家,“千万不要跟咱那女主子打赌,她就没输的纪录”

    韩芸汐这几日依旧在琢磨百里茗香的解药,闲暇的时候也认真研究了一下北历国的情况,无奈,即便她了解再多,也猜不透龙非夜到底哪来的自信,那么肯定强大的北历国永远不会先开战。

    要知道,北历国尚武,一直以来都是以武力震慑周遭势力,这些年来边疆的几次战争都是北历国挑起的。

    难不成龙非夜手上掌握了北历国什么把柄

    运筹帷幄权谋计变的能耐,韩芸汐是自愧不如龙非夜的,最后,她决定什么都不想了。

    这几日来,天徽皇帝可没少催,不是派人来催就是书信不断。

    可是,龙非夜已经称病,甚至连书信都懒得看,随手交给楚西风去敷衍了。

    天徽皇帝的身体在顾北月的调养下,原本都好得差不多了,可惜为了这件事被龙非夜气得再次病倒。

    “他到底想怎么样想造反了啊”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种话他也说的出来反了反了反了”

    “朕当初就不该可怜他们母子俩,就该赶尽杀绝了”

    天徽皇帝盛怒至极,身着睡袍在寝宫里气喘吁吁地走过来走过去,满宫的奴才,还有雪贵妃和顾北月都跪着,无人敢劝。

    天徽皇帝巴不得下一道圣旨,命令龙非夜马上回来。

    可是,之前雪贵妃的提醒他一直记着呢,前些日子他在御书房召见几个亲信大臣,他们的意见也是一致的,不宜下旨

    圣旨虽然代表着最高命令,但皇帝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下的。

    一旦下旨,旨意便会被公开,众人皆知,天徽皇帝可不想被扣上昏君,暴君的名号。

    而且,就百里水军出兵包围渔州岛,困住君亦邪的事情,天徽皇帝即便是下旨也奈何不了龙非夜呀

    百里将军扛下了整件事,那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虽然是龙非夜说的,却是百里将军回天徽帝的。

    龙非夜只稍解释他动手水军运送海鱼,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清楚,天徽皇帝就拿他没辙了呀

    其他,这也是一次削掉百里将军兵权的大好机会,只可惜,这个节骨眼着实削不得。

    一来北历逼得那么紧,一旦开战,天宁去年饥荒严重,国库亏空增大,军饷粮饷都告急,短时间内是无法做大战争的准备的;二来,把龙非夜和百里将军逼急了,就他们现今这种态度来看,要造反篡位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天徽皇帝琢磨着琢磨着,一腔的怒火渐渐变成了惆怅,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怎么就这么糊涂,竟不知不觉让秦王的势力变得这么大。

    他提防了他那么多年,可终究还是防不住呀

    虽然他和太后都说当年是他们心慈,放过宜太妃母子,可实际情况他们自己最清楚。

    先帝对宜太妃的宠爱,还有龙非夜曾经那一枚免死令牌才是保住他们母子性命的关键呀

    催是催不回秦王了,圣旨也下不得,天徽皇帝最后去找了李太后。

    “母后,北历那边来的小道消息,说是渔州岛的事情和韩芸汐有关,韩芸汐手臂上的守宫砂还在。”天徽皇帝低声说。

    此事,并没有被公开,君亦邪和北历皇族不会笨到为了毁韩芸汐名声而先毁了君亦邪的人品。

    那件事一旦在两国公开,君亦邪必受到千夫所指。

    但是,小道消息李太后还是打听得到的,她早就有所耳闻了。

    “皇帝的意思”李太后认真问。

    “儿臣想请母后出个面”

    天徽皇帝说着,凑近李太后耳边,低语了甚久,只见李太后一而再点头,都答应了下来。

    没几日,江南梅园这边就收到了一封太后的密函,并非给龙非夜的,而是给韩芸汐的。

    有些男人之间的斗争是女人引起的,有些男人的斗争,要通过女人和女人之间的较量。因为,最能影响男人决策的是女人的枕边风。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刚刚睡醒,在喝下午茶,楚西风把信函递了过来。

    “给我的”

    韩芸汐很意外,她看了龙非夜一眼,急急打开看。

    这密函可谓长篇大幅,洋洋洒洒,韩芸汐大致看了几眼就冷笑起来。

    李太后各种劝说之词,利弊分析,可是概括起来就一句话:如果龙非夜和韩芸汐回帝都,并让百里水军退兵,那么守宫砂的事情她就不追究,百里将军擅自出兵的事,她也愿意出面说情,保证说服皇帝不追究。

    “恩威并施,还给皇帝留足了面子”

    韩芸汐将密函交给了龙非夜,龙非夜连看都不看,转手递给楚西风。

    “殿下,要如何回复”楚西风虚心地问。

    “这是给王妃的密函,王妃看着办吧。”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没多想,直接交待楚西风,“之前怎么回,现在还怎么回呗。”

    李太后这密函,看似恩典,实则是威胁逼迫,别说龙非夜了,就是她韩芸汐都不是谁能威胁得了的。

    楚西风终究还是朝秦王投出了询问的目光,可惜,秦王殿下并没有回应他。

    楚西风想,这女主子是越来越能做主了。

    就这样,天徽皇帝威逼的计谋又失败了。

    北历皇族那边可催得紧,甚至有风声北历皇帝已开始点兵遣将,准备出兵三途战场

    天徽皇帝这一辈子最忌惮的便是北历的铁骑。

    他一边频繁给西周皇帝送信,请求西周做好支援准备,一边派出了太子来请龙非夜回帝都商议军政。

    是的,是请

    催不了,逼不了,只能请了。秦王的架子实在大

    太后那密函里还明确要求要百里水军退兵,才没几日,天徽皇帝就让步了,直说商议,没直接要求退兵。

    可见他心有多急了。

    龙天墨邀上穆清武,两个人快马加鞭,足足跑瘫了六匹骏马,用最短的时间抵达江南梅园。

    一个是储君,一个是少将军,秦王自是接见的,然而,他却是卧榻接见。

    江南的三月,杏白桃红柳青,草长莺飞。江南梅院的梅花竟还未落尽,依旧漫天飞舞,比起樱花林来,少了柔软的浪漫,多了几分傲骨的凄凉。

    茶舍中,龙非夜倚躺在榻榻米上,脸上是一贯的清冷和淡漠,像是世间万事万物都引不起他的注意,暖不了他的心。

    龙天墨和穆清武就跪坐在他前面,已经问候了病情也送上滋补名药,此时正陷入沉默中。

    虽然秦王只虚长他们几岁,可面对他,龙天墨和穆清武二人心中终究是敬畏的。

    如果可以,他们谁都不想与秦王为敌。

    穆清武偷偷扯了扯龙天墨的衣角,龙天墨才下决心要开口谈正事,这时候韩芸汐突然过来了

    给读者的话:先更一章,继续写。1群2群已满,3群号399751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