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23章 她不喜欢的身份

2018-06-21 09:49:21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一进来,赵嬷嬷就非常识相地将参汤放在床榻边的矮几上,默默退了出去。

    韩芸汐原以为龙非夜不会过来了,他至少得去睡个一天一夜吧,谁知道他又来了。

    虽然韩芸汐很想让龙非夜把那晚参汤喝了,也补补身子骨,可是见龙非夜的眼神落在那碗参汤上,她急急把参汤端过来,一口气没停喝个精光。

    她敢情是被龙非夜调戏怕了。

    此时,小东西还窝在屋梁上呢,它之所以窝在上头一整天,不为别的,正因为这里有好吃的,吃不到闻一闻鸡汤香味也是一种享受。

    小东西瞅见芸汐麻麻那反应,心下顿是无比鄙视。

    芸汐麻麻喜欢龙大大,那都是嘴上的喜欢,心上的喜欢,就没行动上的喜欢,就是一个胆小鬼。

    龙大大嘴上从没说过喜欢芸汐麻麻,心中就摸不透了,但是,他行动上一定是喜欢芸汐麻麻的

    小东西坚信,行动上的喜欢才是真正的喜欢

    龙非夜将韩芸汐的反应看在眼中,嘴角掠过一抹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弧度。他在床边坐了下来。

    “殿下,有事”韩芸汐纳闷地问。

    曾几何时,这种话是她去找龙非夜,龙非夜问她的呀

    没事就不能来吗

    龙非夜被问住了,他不自在轻咳了几声,淡淡道,“好些了吗”

    “基本没事了,明天就可以把美人血倒入迷蝶梦里试试。”韩芸汐认真说。

    “不急,好好养着。”龙非夜又一次强调。

    韩芸汐暗笑,她偷偷放入解毒系统研究,他也不会知道的。

    “殿下,古七刹能找到弥天红莲和熊川”

    韩芸汐想起了这事情,弥天红莲和熊川真心不是一般的药材,是名贵中的名贵呀

    “约下个月十五,他要找不到,别人也找不着了。”龙非夜淡淡说。

    “我原本还打算问一问沐灵儿的。”

    如果不是因为哑婆婆杳无消息,生死不明,韩芸汐早就找沐灵儿寻药了。

    这糜毒极有可能是沐英东下的,沐灵儿虽是沐英东最疼的女儿,但是她对一切并不知晓,所以即便给了她糜毒的解药药方,她也想不到是要拿来救哑婆婆的。

    龙非夜迟疑了片刻,试探道,“怕是寻了药,也无用了。”

    韩芸汐叹了一口气,“就这条线索,干脆找沐英东算了。”

    其实影族那位白衣公子也可能知晓些什么,可是就白衣公子两次的回答来看,韩芸汐还是不抱希望了。

    她不喜欢求而不得,问而不得。

    求而不得,问而不得,自己便掌控不了主动权,始终会受制于人的。

    “且勿打草惊蛇。”龙非夜淡淡说。

    他的意思,韩芸汐懂的。

    沐英东囚禁哑婆婆,很像是以哑婆婆为饵在等什么,如今沐英东对他们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也正等着他们去找呢又或者沐英东也在调查韩芸汐呢。

    在不明情况之前,找沐英东问天心夫人秘密是最愚蠢的做法。

    “殿下,如果哑婆婆真的没了,那该如何是好”韩芸汐无奈极了。

    龙非夜沉默了很久,才问,“韩芸汐,身世于你很重要吗”

    “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

    这话,韩芸汐回答在心中,她不是真正的韩家小姐,韩家小姐的身世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无奈,韩芸汐不能告诉龙非夜这么多,这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我娘难产而死,此事蹊跷得很。如果当年是有人想谋害我娘,为何偏偏留下我天心就是沐心,我父亲是否知道我的存在,是否在找我是否和沐英东有接触”

    韩芸汐认真说,如果真的有凶手,那么连孕妇都不放过,必是有深仇大恨,既有深仇大恨,却放过了她放过韩氏一门这便蹊跷了,留下她怕是有原因的吧。

    “还有,影族那公子”

    韩芸汐也不知道怎么说,虽然白衣公子一而再说明救她,帮她都是为了毒兽,可是,她感觉却不是这样的。

    那是一种卖命的保护

    迟疑了片刻,韩芸汐又道,“殿下,我若是真是西秦皇族遗孤,那是不是说明我父亲是西秦皇族之人那位白衣公子可认识我父亲”

    这些,对于韩芸汐来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可是说重要也重要呀

    虽然她不是真正的韩家小姐,可是,她继承了韩家小姐的身份,这些事情依旧跟她有关。

    她可以不理会身世秘密,可是,知晓她身世秘密的人却不会放过她。

    西秦皇族遗孤这个身份,如此显赫,多少人想拿这个身份做文章呢还有,她的父亲,如果真的还在话,是否也想着复国呢

    影族的人都出现了,其他贵族呢

    皇族遗孤,是骄傲的,也是沉重的,背负太多太多,仇恨太重太重,最是潇洒不了。

    韩芸汐最不喜欢的便是这种身份。

    韩芸汐这些话,算是回答他的问题了吗龙非夜淡淡道,“且看沐英东和那位白衣公子有何动静吧。”

    韩芸汐点了点头,哑婆婆这线索如果捡不回来,就只能静观其变了。

    她想,如果她不幸真的是西秦皇族遗孤,那么,总有一天会有人找上门的。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便夜深了,赵嬷嬷送来了夜宵。

    幸好,这一回不是老母鸡汤了,而是清淡的甜品,韩芸汐的最爱。

    苏小玉跟在赵嬷嬷身后,非常安静,没上前伺候。

    不得不承认,她畏惧龙非夜,在他面前站久了都会心虚,若非赵嬷嬷让她帮忙端甜品,她才不上来呢。

    直到下楼后,苏小玉才低声八卦道,“赵嬷嬷,这么晚了,殿下要留宿吗”

    赵嬷嬷摇了摇头,“这主子谁都摸不透。”

    或许,秦王殿下真留下了,或许,他待会就又出门去了。

    “赵嬷嬷,秦王殿下怎么从来没临幸王妃娘娘呀”苏小玉故作天真的问。

    “你怎么知道没有”赵嬷嬷不悦问。

    “殿下就只留宿过一次,那一回铁定没有,他们起得老早老早了”苏小玉认真说。

    豪门贵族,皇亲国戚妻妾成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家宅中院落很多,一家之主一般都有独立的院落,不会固定同哪个女人同住,只会兴起了去妻妾的院落留宿。

    这和皇帝宠幸后宫嫔妃是一个道理的。

    按理,韩芸汐在秦王府也该有自己的院子,她一直住在龙非夜的芙蓉院中,其实已经是很特例了。

    赵嬷嬷不高兴了,“你个小丫头片子,关心那么多做什么”

    “还不是替王妃娘娘着想”苏小玉委屈地说。

    “赶紧去干活把明日要用的茶叶,茶点都准备好。”赵嬷嬷催促道。

    苏小玉立马顶撞,“王妃娘娘在养身子呢,明早又不会早起泡茶。”

    “万一殿下留宿呢殿下不喝吗”赵嬷嬷耐着性子问,有些时候觉得这小玉儿很聪明,可有些时候却觉得她笨得像头猪

    “玉儿明白了,马上就去

    苏小玉连忙到院中准备,院子里的茶桌旁,几天前就放了小火炉,正是她之前说的那种火炉。

    苏小玉很快就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她并没有动什么手脚,她不会笨到在龙非夜面前动手脚的,更不会笨到留下证据的。

    她抬头朝阁楼看去,心下冷笑着,“秦王殿下,你若临幸了韩芸汐,或许还能免去她一场皮肉之灾呢”

    虽然她畏惧龙非夜,但是,再强悍的男人身陷之欢中也会放松所有戒备,她自是敢去偷窥的。

    苏小玉等呀等呀,只可惜,她白等了。

    夜深深,龙非夜起身来,依旧替韩芸汐掖好被褥,“该睡了。”

    “殿下也早些休息。”韩芸汐看得出他的疲惫。

    龙非夜点了点头,也没多言,就这样走了。

    韩芸汐明明不曾期盼什么,可是看着他将门关上之后,心下终究还是有那么多失落。

    龙非夜走没多久,她便喊了赵嬷嬷来,“明日起,给我准备的鸡汤也都给殿下准备一份。”

    “是”

    赵嬷嬷大喜,她端过去的秦王殿下基本不会喝,可是,有王妃娘娘这句话,她便可以添油加醋各种劝殿下了。

    翌日,韩芸汐还是被赵嬷嬷伺候着,当然,她已经可以到书房了,只是,解毒系统刚刚恢复,她没敢有大动作,暂时将美人血和迷蝶梦都搁置在一旁。

    第三天,韩芸汐想出门去一趟百里军服看看百里茗香,谁知道龙非夜不让她出门。

    可无论她怎么说,龙非夜都不让,一直沉浸在小幸福中的韩芸汐终于发现不对劲了,龙非夜居然早就下令赵嬷嬷,不许她出门

    韩芸汐郁闷了,“我已经没事了,你这是软禁我”

    “你至少要修养一个月”龙非夜冷冷说。

    “你找顾北月来瞧瞧,我真的没事了,闷家里反倒会闷出病的。”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想也没多想就回答,“是顾北月说你要在家修养一个月的。”

    韩芸汐欲哭无泪,这时候,赵嬷嬷却匆匆而来,“殿下,有客求见。”

    有客求见

    能到秦王府来求见的,可不是一般人。因为大家都知道秦王殿下基本是不见客的。

    赵嬷嬷既来禀了,那这人应该不简单吧。

    韩芸汐正猜测着,谁知这人是找她的,而非找龙非夜。

    赵嬷嬷道,“殿下,是百里军府的茗香小姐,想求见王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