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37章 本少爷杀无赦

2018-06-21 09:49:03Ctrl+D 收藏本站

    <><><>忘带解药了

    怎么可能

    毒者,医者大多有随身带药的习惯,尤其是毒者,毒药解药必定是随身携带的。就像他,别说毒药和解药,就是一些顶级的名贵药材也都贴身带着,以防被盗,熊川就是个例子。

    这个黑衣蒙面家伙分明是故意的。

    “你耍我”君亦邪愤怒地都暂时忘了胃疼

    顾七少竟大大方方地承认,“对,本少爷就是耍你,怎么样”

    “你”君亦邪怒得握拳,差一点就砸拳头过去,可惜,他不能冲动。

    在渔州岛上冲动就是魔鬼,冲动是要拿性命付出代价的,死于非命的诅咒已经应验无数次了。

    君亦邪忍着痛,忍着怒火,气喘吁吁地问,“你到底想怎样”

    顾七少轻轻叹息,“唉,没想怎样啦,就是专程来耍你的。”

    “去死”

    君亦邪怒得抡起拳头,眼看就要砸到顾七少脸上了,却终究恶狠狠地砸在地上,人也跟着跪了下去。

    他这辈子还不曾这么憋屈过呢

    原本利用渔州岛禁武的规矩,想占龙非夜和韩芸汐的便宜,可谁知道到头来自己却败在这个规则上。

    怒啊怒得他五脏六腑全在烧

    怒又无法宣泄,对于脾气不好的君亦邪来说,简直是最大的折磨。

    “康王殿下,怒伤肝,你的胃已经不好了,肝可千万要保重呀”

    顾七少笑嘻嘻的,无视君亦邪的拳头,径自转身继续去钓龙虾。

    君亦邪单膝跪地,疼得冷汗直冒,后背全都湿透了,他看着顾七少的背影,着实想不通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熊川他已经拿到手了,难不成还有别的事情吗

    胃部的绞痛越来越厉害,已经快到疼痛的极限,或许他会疼晕过去,严重的话可能会疼死。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他还有宏图大志没有施展,怎么能这么憋屈的死掉

    他不甘心

    就这个黑衣蒙面家伙的态度看,似乎也不是真想致他于死地,否则直接下个致命的毒就可以了,还废话那么多作甚

    撑着疲惫而痛楚的身躯,君亦邪勉强走到顾七少身旁。他已经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想,这家伙怕是吃软不吃硬,他拉下身段来好好商量,或许还有转机。

    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等他的毒解了,再好好收拾这家伙不迟。

    君亦邪耐着性子,道,“兄台,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免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顾七少没理睬他,专注在鱼竿上。

    君亦邪深呼吸了几口气,让疼痛缓解一些,才又道,“兄台,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相信你也是干脆之人。”

    “嘘龙虾快上钩了。”顾七少悄声说。

    君亦邪疼得半死,哪里还管什么龙虾不龙虾的,可是,他有求于人,只能忍了,暂时闭嘴。

    谁知,顾七少却跟他聊了起来。

    “康王殿下,你钓过龙虾吗”

    这语气,好似他们俩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没钓过。”君亦邪忍痛,勉强回答。

    “一般来说,这种大龙虾得用捕捞的,可是幻海湖里的龙虾必须用钓的,因为这里的大龙虾和河里的小龙虾一样笨,只要它们咬住鱼饵,吃上了,就不会轻易放掉。”

    顾七少耐心地讲解起来,君亦邪哪有心思听,正要开口,顾七少意识他别出声。

    只见鱼线绷直,龙虾上钩了

    顾七少等了片刻,确定龙虾已经开始吃鱼饵来,便慢慢地将鱼线拉回来,顺利拉到岸边后,准备好鱼漏斗,再提起鱼线的东西用漏斗接住龙虾

    好大一只龙虾呀那两个钳子就有巴掌那么大。

    顾七少开心极了,哈哈大笑,“啧啧啧,这么一大头,铁定很补”

    他说着,将大龙虾放在冰桶里,心细储藏好。要给毒丫头补身体的东西,马虎不得。

    君亦邪坐在一旁,捂着胃部,满头冷汗,他已经绝望了

    什么能屈能伸,什么吃软不吃硬全被他抛在脑后,他只想要一个痛快的了结。

    “你要怎样才给解毒,尽管说本王输得起”他怒吼。

    顾七少回头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等着,等我再钓两头上来就告诉你。胃里那点疼又死不了,你怕什么”

    胃里的毒虽然不至于立马致命,但是以君亦邪的经验看,这是一种慢性致命的毒,说白了就是会疼死人饿死人的疼。

    难道他估计错了

    “好,本王等着”他又让步了。

    很不幸,接下来的一天一夜,顾七少一头龙虾都没有钓到,幻海湖的龙虾难钓并非说着玩的。

    这一天一夜,君亦邪的胃始终出于绞痛状态,别说吃东西,就是喝水都立马吐出来。

    本就狼狈的君亦邪被疼痛饥饿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他真真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他终于开始有了后悔的念头,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唉

    顾七少悠闲得不得了,将鱼竿固定好,便在湖边搭灶架锅,还是两口锅,一口做饭,一口竟做起令人垂涎三尺的红烧肉

    真是,够了

    煮好之后,他盛了一碗饭,盖浇上红烧肉送到君亦邪面前,“给,放心吃,没毒”

    终于,君亦邪再也hold不住了,狠狠拔开,怒吼,“去你妈的,你到底想怎样要杀要剐痛快点”

    顾七少就是不恼火,煞是认真问,“很香哦,你确定不吃。”

    君亦邪感觉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自己气得要死,别人无关痛痒。

    他怒得一口气堵在心口,不上不下,险些背过气去。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必定是极品中的极品贱人之中的贱人

    “不吃就算了”

    顾七少耸了耸肩,退回来坐着,径自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吃完了他继续钓龙虾。

    君亦邪眼睁睁地看着,话都说不出来。

    终于,第三天,顾七少钓到了三头大龙虾,而君亦邪也因为疼痛过度,瘫倒在湖边,三分昏迷,七分清醒。

    顾七少将三头龙虾打包好,剩下的所有食材全踹到幻海湖里喂鱼,这才朝君亦邪走过来。

    君亦邪已经疲得无力起身了,他已然绝望,就只执着着一个问题,“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本王和你有何仇怨”

    他已经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死,但是,如果死的话,也得知道是死在什么人手上,否则,如何瞑目

    顾七少走近,特意倾身逼近到君亦邪面前,猛地一把掀起蒙面,“康王殿下,好久不见”

    见了这张倾城绝美,风情万种的脸,君亦邪非常意外,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怒声,“顾七少,是你”

    “正是本少爷。”顾七少笑道。

    “你”君亦邪怒吼。

    “怎样,你咬我呀”顾七少笑得更灿烂了,那眯起的双眸就如同天上星晨般璀璨。

    “本王跟你无冤无仇,你什么意思”君亦邪还是不懂。

    这时候,顾七少眼底的笑意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阴鸷狠绝,他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谁都无法想象,笑得那么灿烂的人,会有如此阴狠残酷的一面。

    他眯敛起寒芒,冷冷道,“因为韩芸汐伤她者,本少爷杀无赦”

    这话一出,君亦邪竟哈哈大笑起来,“可笑,可悲顾七少,你瞧上那个有夫之妇了吧”

    “废话,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顾七少冷笑反问,君亦邪想打击他,门都没有。

    君亦邪苍白的嘴角勾起嘲讽,“有本事跟龙非夜去抢,在本王这里逞什么英雄”

    “本少爷就喜欢在你这逞英雄,怎么着哦,对了,本少爷忘了告诉你,还有一天的时间,你的胃就会开始溃烂,半天左右就会波及到五脏六腑。”

    顾七少说着,起身来,无限感慨,“哎堂堂康王殿下,百毒门门主就这样死在渔州岛,真是可惜喽”

    君亦邪一直对胃中毒素的致命性存有侥幸心理,谁知道竟真的会致命。

    “顾七少你敢”

    他撑着站起来,可惜很快就又跌跪下去,他已经被折磨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就算他现在豁出去要违背渔州岛的禁忌,跟顾七少同归于尽都已经无力做到了。

    顾七少不屑瞥了他一眼,丢下三个字,“等死吧”

    他说完,背上三大头大龙虾,潇潇洒洒头也不回就走了。

    其实他还想多玩君亦邪几天的,可是,龙虾比计划中钓得快,他得赶在龙虾还新鲜着,赶紧给毒丫头送去呀

    没什么事情比这更重要的了。

    想来,他也好久没到天宁帝都却见一见他的毒丫头了。

    是日,顾七少就这样没心没肺地离开了渔州岛,留君亦邪一人苟延残喘,游离在死亡边缘。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当日夜间,渔舟岛周遭的海面上突然起了雾

    就渔州岛所出的位置来看,只会出现一种海雾,“地形雾”。

    虽然可见度低,但是持续时间不长。

    百里水军在这里守了三个月,自是有对付海雾的准备。雾气一出现,照亮立马加强,对整个渔州岛海岸线的防守也增加。

    百里水军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盯紧海岸线,防止君亦邪离开,所以,在这种气候条件下问题也不是太大。

    可谁知道,这一场雾气居然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