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49章 关于幸福

2018-06-21 09:48:46Ctrl+D 收藏本站

    <><><>哑婆婆活了大半辈子,在沐家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气质不凡,出身绝非寻常。

    她在沐家就被打晕了,并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沐心的画像会在这个年轻人手上,而这个年轻人跟沐心之女又有何关系,但是,她感觉得出来,至少他没有恶意。

    劫持,囚禁她,无非是想从她身上挖出当年沐心的秘密来,她又聋又哑,认识的字极其有限,囚禁她这么久,这个年轻人怕是也无计可施吧。

    今日,这个年轻人又来做什么哑婆婆很从容地在龙非夜面前坐下。

    一如当初在宁南郡,龙非夜很客气地倒了一杯茶,推到哑婆婆面前。要知道,哪怕是面对茹姨,唐子晋这样的长辈,龙非夜都没这么客气过。

    哑婆婆点了点头,算是道谢,她拿来茶杯来轻轻啜饮,并没有发现口感的异样。

    龙非夜静默地看着哑婆婆将整杯茶都喝光,深邃的眼中不着丝毫波澜。守着这个秘密那么久,日日夜夜都琢磨着真相,而如今,真相呼之欲出,他反倒特别平静。

    或许,很多事情,他心中早就有了定论,也早就下了决定,了解真相,不过是为了更加坚定当初做的决定罢了。

    哑婆婆才将茶杯放下,脸色骤变,她的喉咙像想是突然着了火,灼痛无比。

    她掐住了自己的喉咙,瞪大眼睛看向龙非夜,误以为龙非夜下毒,她长大嘴巴,想说,想喊,可是,她却连一点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急急夺来茶水,想喝几口缓解灼痛感,可是,刚要入口,却又戛然而止。

    这茶如果也有毒,她岂不更痛苦

    她中的毒,本就日日夜夜折磨着她的喉咙和耳朵,一直存在的炎症让她每天都要承受疼痛的琢磨,可是,这些疼痛跟此时的灼烧感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

    太痛苦了

    哑婆婆奴怒指龙非夜,如果她能出声,必是破口大骂。

    她不停地张嘴,似乎非常想说些什么,可是,终究是出不了声。

    面对愤怒暴躁的哑婆婆,龙非夜岿然不动,径自饮茶,这场景让哑婆婆看得更是愤怒。

    她突然冲了过去,怒吼,“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折磨我你要做什么”

    话音一出,哑婆婆立马愣住了,她急急捂住嘴,一脸震惊。

    天啊,她刚刚她刚刚好像喊出声了她的喉咙突然不疼了

    就在哑婆婆不可思议的时候,她的耳朵突然像喉咙那样灼痛起来,这一回,哑婆婆并没有爆炸,她诧异地看着龙非夜,想要一个答案。

    龙非夜还在喝茶,三杯茶后,他终是出声,非常直截了当,“沐心夫人是你的主子吧”

    哑婆婆更加震惊了,她居然听到了

    二十多年一直生活的死寂的世界里,一点点声音都听不到,而如今,突然听到人声,这种感觉既亲切却又陌生,一时间她都适应不了,没听清楚龙非夜说的是什么。

    无疑,龙非夜把糜毒的解药下在了给哑婆婆喝的茶水中,糜毒,解了

    哑婆婆意识到这一点,很快便坐回原位。

    她低着头沉默了许久,她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半晌,她才淡淡对龙非夜道,“年轻人,你好本事,竟解得了我这毒。

    龙非夜又推了一杯茶过去,还是那句话话,“沐心夫人,是你的主子吧”

    这一回,哑婆婆听清楚了。

    “先告诉老身,你是什么人。”哑婆婆很淡定。

    龙非夜取出一副画像来,正是当初通缉韩芸汐都时候画的。画师根据他的描述画出来的总不合他的意,就连楚西风都不知道,这画像其实是他亲手画的。

    一见这画像,哑婆婆便又激动了。

    “想必你也知道画像上的丫头是沐心之女,她叫韩芸汐。”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那丫头叫做韩芸汐芸汐芸汐”

    哑婆婆又惊又喜。当初她在沐家竹楼里看到那个丫头,再见她出诊包上那个“心”字,她便知道,那是沐心的女儿。

    当年沐心小姐说过,将来想要一个女儿,教她医药之术,还要亲手绣一个出诊包给她当嫁妆。

    没想到小姐真的生了一个女儿,竟那么大了。

    “你又是什么人”哑婆婆戒备地问。

    龙非夜毫不迟疑给了一个答案,“本王是韩芸汐的丈夫,天宁秦王。”

    丈夫,是每个男人都会拥有的身份,也是每个男人的责任,虽然拥有这个身份很久,可是第一次这样说出来,龙非夜心头掠过一抹无法名状的感觉,他竟浅浅地笑了。

    哑婆婆被囚在沐家多年,哪知道天宁秦王的权势,她非常意外,“那你瞒着她囚禁我又是为何”

    她虽不清楚状况,但是,她完全可以肯定,韩芸汐并不知道她被囚禁了。

    “有些事,她永远都不知道,会”

    龙非夜沉默了许久许久,都没有说下去。

    “如何”哑婆婆追问道。

    龙非夜还是沉默着。

    “你到底想做什么”哑婆婆越想越心怯,这个家伙是小姐的丈夫,如果这家伙有什么歹意,那小姐怎么办呀

    “有些事,她永远都不知道,会幸福吧。”龙非夜终于把话说完整了。

    幸福

    这两个字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说。

    其实他并不怎么能理解这两个字。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字典里会有这两个字的存在。

    他只知道,“幸福”二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应该是最终的追求吧。

    比起“幸福”二字,其实龙非夜更不懂女人。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总会想对那个女人好,无奈,总不知道怎么对她好。

    自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待谁好过,更从来没有懂过哪个女人,喜欢过哪个女人。

    他最纯粹的想法便是,喜欢她,便让她幸福。

    龙非夜说着明明是沉重的话题,可是,他一贯冰冷的嘴角却噙着一抹浅淡的笑意。

    正是一抹笑意,驱散了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冷漠气息。

    见状,哑婆婆所有戒备全都松懈下来,她不明情况,但是,她那双见过太多爱恨情仇的眼睛,看得到这个年轻人嘴角的笑意。

    什么叫做幸福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想起,让你提起的时候,总会不自觉淡淡浅笑。

    这便是幸福

    “有些事她不知道,难不成你知道”哑婆婆认真问。

    “如果我没有猜错,沐心夫人身上流着西秦皇族的血。”龙非夜一针见血,道出事情最关键的一点。

    哑婆婆心头大怔,看着龙非夜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知晓沐心所有的秘密,而这些秘密里最机密的,就连沐英东都不知道的一点便是,沐心的身世

    “你是怎么知道的”哑婆婆明白,事已至今已经没有否认的必要了。

    “看样子,本王没猜错”龙非夜也认真起来。

    从韩芸汐进入秦王府的第一个晚上起,他便开始调查韩芸汐了。

    洞房花烛夜,那个女人的毒术和表现出来的冷静让他非常意外,他绝对不相信韩家那个废材嫡女会有这等能耐。

    一开始,他怀疑韩芸汐会是细作,和当初北历那些卧底是一伙的,可是后来,他渐渐地发现那个女人非常简单,别说同党了,她就连个朋友也没有。她和北历细作没有任何关系反倒亲手揪出了北历细作来。

    她背着一个“秦王妃”的身份,没享受到什么荣耀,反倒到处被人记恨,惹了一身麻烦,但是,她却可以自己摆平得很漂亮。

    一开始他只是默默地看戏,可是,渐渐地也都忍不住破例,替她出面,替她说话。

    她说了她的毒术是从天心夫人留下的书籍里学来的,他其实将信将疑,他开始秘密质问韩从安,开始调查天心夫人。

    这才得知韩芸汐并非韩从安亲生的女儿,而是天心夫人与他人之女。

    他一路查到了药城沐家,查到了沐心夫人和毒宠余党有染的传言。

    一直以来,他对韩芸汐身世质疑就离不开“毒宗”二字,如果不是影族那位白衣公子出现,他永远都不会想到他破例留在身旁的女人,会和西秦皇族有牵连。

    别说其他人,就是七贵族遗孤都不会想到西秦皇族还会有遗孤,当初西秦皇族最后的血脉是被幽族当众射杀的

    影族为七贵族之一,是西秦皇族最尽职,最衷心耿耿的护卫。

    影族的守护是以命在守护,从未出现过不尽责,更未出现过背叛。当年西秦皇族被灭,影族亦是全族殉葬。

    而如今,影族的后人出现,无疑证明了西秦皇族必有遗孤存在。

    那个白衣男子对韩芸汐的保护,不让人质疑都难了。

    影族那个家伙到底是因寻主而出现,还是像他自己说的为了毒兽而出现,谁都无法肯定。

    龙非夜亦是没有肯定的答案,所以,他今日才这么问哑婆婆。

    而哑婆婆的反应,无疑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韩芸汐就是西秦皇族遗孤

    无疑,哑婆婆对龙非夜这种试探的方式很愤怒,但是,她已经无法否认了,她怒声,“你到底是怎么猜到的”

    “因为影族找来了。”龙非夜淡淡说。

    出人意料的是哑婆婆非常激动,“影族他们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