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87章 想被捉奸在床吗

2018-06-21 09:47:33Ctrl+D 收藏本站

    心疼,心疼都无法形容韩芸汐此时此刻的感受吧。.xshuo

    她上辈子和这辈子接触过的患者,伤者加起来都不下万人了,她见过伤得比顾七少还惨烈的也多了去的。

    她是个非常敬业的毒医,却不是个好脾气的毒医,每每患者尖叫地狂喊疼,狂喊怕的时候,都要被她训几句。

    伤了,哪能不疼的喊也没用不治永远好不了

    可是,面对顾七少这整个后背箭伤密布的伤情,她都替他疼了。

    都是为了救她,否则这家伙不会搞成这样如果她能不那么废,会点武功,或者毒术更厉害一些,这家伙也不会伤得那么重。

    心疼之余,韩芸汐心中更多的是愧疚和自责。

    顾七少看她那快哭了的样子,欣喜得都笑出来了,“毒丫头,你想哭就哭吧。”

    他喜欢她为他哭,如果只为他哭,他就更开心了。

    这家伙都这样了,还那么不要脸韩芸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多理睬,立马着手处理伤口。

    顾七少背后的伤实在太多了,全是拇指头大小的一个洞一个洞,密密麻麻的,全是血肉模糊。

    天晓得那帮人的弩箭到底是什么玩意,一射入人体立马就反弹掉落,犹如拔剑那样,给人体造成二次伤害,加剧流血的速度。

    韩芸汐生怕紧急止血药的药效一过,顾七少要流很多血,这家伙虽然还在逞能,可脸色已经非常苍白了。

    她当机立断又给上了一遍紧急止血药,然后开始从上往下,一个伤口一个伤口认真仔细处理。

    之前上药是为躲避黑衣高手,情况紧急,顾七少倒没什么感觉,可是,这会儿药散一撒在伤口上,顾七少就切切实实感觉到疼了

    真他妈的疼

    他打小就害怕疼痛,怕得不要不要的。

    然而,他非但没表现出来,竟还笑得出来,使劲转头看韩芸汐, “毒丫头你的眼睛明明就红,你心疼”

    “你太娘的给我趴着不要命了啊”

    韩芸汐直接爆粗,不是因为眼眶红被发现而恼羞成怒,也不是着急他的伤口,就是郁闷这家伙伤得要死了,怎么还不安分,时刻不忘调戏她

    这伤口药效一过就会流血,放着半个时辰内不处理,这家伙必定会因失血过多而挂掉的

    就知道逞能就知道调戏

    她都心疼死了,他怎么就这么不心疼自己呢

    顾七少突然不笑了,淡淡问,“丫头,你怕我死掉吗”

    也不知道韩芸汐是太认真了没听到,还是听到了,懒得回答,总之她没理睬。

    顾七少也不再玩笑了,乖乖趴着,闭上眼睛。

    他确实无力,可是不至于致命,他拥有不死不老之身,只要他愿意,别说一批弩箭手,就是十批,他一样可以迎箭而上,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可是,他必须隐瞒这个不死不老的秘密,他只能抱着韩芸汐逃,只能假装虚弱得不行了,还硬逞能。

    虽然这个女人毒术精湛,医术一般,但是,一不小心被她察觉出异样也是很有可能的。

    此时,韩芸汐已经处理掉两个伤口,消毒,上药,止血。

    这伤口密密麻麻的总不能一个一个包扎,她琢磨着赶紧把伤口全都处理掉,估计得把顾七少包成粽子了。

    当然,虽然她没说,但是她关注的不仅仅是顾七少的伤口,还有他的气色,脉象,精神状态。

    虽然伤得重,可这家伙看起来确实状态还不错。

    她只当顾七少只是嘴巴逞能,再加上她已经给他服下了五大颗护命丹药,以顾七少这种习武之人的体质,这表现也不算太过异常。

    一室寂静,顾七少整个人都放松了,韩芸汐却绷着神经,一身紧张,手里的动作一刻都没有停过,利索干脆,精准老练。

    至今为止,她处理的伤口都还不算深,所以处理起来也还容易。

    她都忘了自己右肩上也有一个伤口,因为射得深,三寸左右的弩箭还扎在里头呢,顾七少估计是太幸福了,竟也没注意到。

    这时候,韩芸汐发现了一个很深的伤口,她才刚刚用消毒药水清洗到凝结污血,一股鲜血就喷涌出来。

    她大急,当机立断取了最烈性的止血药物撒在伤口上,顾七少一个激灵,身子都颤了

    血淋淋的皮开肉绽,刺激性的药物这么一洒,那药散一触到血液都滋滋冒泡了,顾七少疼得实在受不了。

    虽然笑容难看,可他还是咧嘴笑了,“毒丫头,你这是谋色害命吗”

    谋色害命

    疼成这样了,亏他还说得出来

    韩芸汐真想告诉他,她服了他了,不过,她才没这个闲工夫呢

    她一脸严肃,一边堵着伤口,一边继续上药,可是,血还是不怎么能止住。

    她没有犹豫,立马给顾七少上了麻醉药,这伤口只能缝合,越快越好

    麻醉药不上,顾北月的伤口就麻木了,疼痛也渐渐没了。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毒丫头怎么折腾他的伤口的,总之,他很放心。

    安静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回头看去,当然看不到韩芸汐手里的动作,只见韩芸汐那张严肃得不能在严肃的小脸。

    “毒丫头,你这样子怪吓人的。”

    “毒丫头,你干嘛呢”

    “毒丫头,得多久才能好,我都有些饿了。”

    韩芸汐完全没理睬他,他简直是自言自语,不过他倒是乐在其中。

    他说着说着,视线控制不住往下移,定格在她光裸的颈部,白皙细腻,冰清玉洁,他发现这个女人有一对非常好看的锁骨。

    他不自觉都看呆了,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像是官兵到了。

    顾七少眼中掠过一抹不悦,冷不丁抓来被子,将韩芸汐和自己完全盖住。

    韩芸汐忙着缝合伤口呢,被这么一打扰,怒了,“你干嘛”

    官兵来了就来了,省得满城找不到人。

    她正要扯开被子,顾七少冷不丁翻身,将她拉住,“嘘你打算让人来捉奸在床吗”

    他虽然轻浮,却还是顾着她的名节的。

    韩芸汐立马停手了,很多事情都是百口莫辩,尤其是这种事解释还不如不解释,不解释还不如隐瞒

    于是一个躺着,一个跪着,被子盖住,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就这样又上演了一场“活色生香”。

    搜捕的官兵闯进来,根本没看到被盖得严严实实的韩芸汐的脸,只撞见顾七少着臂膀,一脸欲仙欲死,非常享受

    官爷鄙夷地扫了一眼,见周遭没藏人,也就出去了。

    确定人走远了,韩芸汐才急急起身将房门锁上,顾七少缓缓翻身过来,那缝到一半的伤口又涌出鲜血了

    “该死”

    韩芸汐又气恼又心疼,她都后悔了,刚刚情急之下怎么就糊涂了,真不该让顾七少翻身的,被捉奸在床就捉奸在床呗,名节毁了也就毁了呗,信她的人自是相信,不信她的人,她也不在乎

    她的手有些颤,她不耐烦地甩手,让自己冷静一些,才又重新开始缝合。

    顾七少怕是真的疲了,侧头看着她,安静极了。

    伤口很多,这么深的伤口也有三四个,韩芸汐没有休息,一直处理。小小的房间里,浓烈的脂粉香味渐渐地被血腥味所取代,可是,空气中却弥漫着温馨的气息。

    然而,这房间之外,整个帝都早已沸腾了

    顾宅中的暗卫一直没有等到古七刹出现,城南这条烟花巷又出了状况,穆清武非常肯定古七刹和韩芸汐是一路被追杀到烟花巷了。

    他先斩后奏,下令封锁帝都四方城门,动用了半数的禁军全城搜捕。

    此时,他就在烟花巷的胡同里,亲自搜查,太子龙天墨找了大半天才找到他。

    “情况如何”

    “在这里发现弩箭和血迹,一直到前面一家青楼门口就不见了,青楼也都搜遍了,没看到人。”

    龙天墨点了点头,低声,“先把你手上另一半禁军全调去守护皇宫。”

    “这”穆清武不解,他还琢磨着再过半个时辰如果还找不到人,他就要加派人手了。

    “先斩后奏,你不给自己寻个借口,父皇怪罪下来,你担当得起”龙天墨认真问道。

    穆清武这个少将军兼任禁军大统领,手握皇宫皇城的防守大任。

    为了营救秦王妃一人,他不仅仅擅作主张下令封锁城门,还调用了半数的禁军,这让天徽皇帝怎么想不趁机削掉他的兵权才怪

    如果他调用半数的禁军去守护皇城,把这件事从刺杀秦王妃升级到外敌潜入,危及皇城的高度,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龙天墨这么一提醒,穆清武立马就会意,“殿下提醒得是,末将马上就去办”

    他正要走,龙天墨却又拦住,他特意屏退了周遭的官兵,压低声音问道,“顾宅那边的禁军倒戈怎么回事”

    龙天墨刚刚从顾宅过来,见过那名被长剑射死的年轻统领,以他对穆清武的了解,这家伙虽然耿直,但是,不笨,不至于怒而杀掉那个倒戈的叛徒。

    叛徒死了,找谁逼问出幕后之主呀

    这分明是灭口之举,可是,龙天墨又没有理由怀疑穆清武,他阵营里的人,多的是想置于秦王和秦王妃于死地的,可是,穆清武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