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94章 真相,她不敢想

2018-06-21 09:47:25Ctrl+D 收藏本站

    糜毒那一成解药他没私藏

    这话什么意思他没私藏,那一成解药哪里去了

    韩芸汐留顾七少下来另一原因,正是想问他当初那一成解药到底卖给什么人了,谁知道顾七少居然撂下了那么一句话

    “顾七少,你等等”

    韩芸汐急追出去,可惜,顾七少已经不见人影了。

    她愣愣地站在门口,高烧和安眠的药效刚退下,脑袋还是有些沉,她认真地回忆,回忆解药的事情,很快脑袋就抽痛起来。

    当初的药鬼谷,她用蛇果的份量计算出了解药的真正份量,而顾七少则用那些无效药粉和解药,瓷器相作用致使瓶子内壁发黑,证明了他给龙非夜的是满瓶的。

    当初她没有多想,直接就认定顾七少给的瓶子内壁本就是全黑的,否定掉顾七少的证据。

    顾七少掺假药就掺呗,为何偏偏挑选会和瓷瓶发生反应的假药,为何提前留了一手

    当初,她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没有往深想,只当顾七少留这一手就是为多坑他们一成解药而已。

    说实话,她当初虽然在“份量”上那么较真,并不是想证明什么,只是想否定顾七少而已,因为,去药鬼谷之前,她早把顾七少全盘否定掉了

    她不可能去怀疑自己的丈夫,而相信一个掺假药坑他们的人嘛。

    可是

    现在呢掺假药坑他们的人是顾七少呀

    是顾七少带她去找哑婆婆的,所以,顾七少没有任何理由劫持哑婆婆,私藏那一成解药给哑婆婆解毒。

    一成解药,恰好能解一次糜毒。如果不是顾七少,那一成解药在谁手上拿去做什么

    韩芸汐突然发现自己害怕了,不敢往下想,也不愿意往下想。

    如今看来,顾七少当初选用那种无效药粉让瓷器内壁变黑,极有可能是故意的,那家伙难不成知道些什么

    “顾七少你给我出来”

    “顾七少,我知道你在,你出来,说清楚”

    “顾七少”

    韩芸汐追到院子里,拼命大喊,只可惜,这一回顾七少真的走了,许久都没人回应她。

    “可不可以假装很笨”

    “可不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韩芸汐在心中喃喃自问,她从来都不是个怕事儿的人,却第一次感到害怕。

    如果如果这件事是龙非夜骗了她,那龙非夜的目的何在呀

    她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她不敢往下想,无力地转身,却突然看到熟悉的身影就站在她房门口。

    那身姿挺拔傲岸,那面容冷峻寒彻,是他,龙非夜

    “殿”

    习惯了一般,不自觉要唤他,只是,刚开口就戛然而止,她选择沉默。

    龙非夜冷冷地看着她,亦是沉默,一袭黑衣劲装,散发出无情的气息。

    两人距离不过十步,却像是间隔了几个世纪。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时间,才是最遥远的距离

    龙非夜,我若没有穿越而来,在我的世界里,你是否已经老去,已经成了历史,而我,是否也就不这么难过了

    龙非夜不语,韩芸汐脑子很乱,心更乱,她需要冷静,她转身就要走,龙非夜却突然冷声,“你找顾七少”

    所以,楚西风回去告状了

    所以,昨夜至今,整整一天一夜他才找来,就因为顾七少

    她在青楼门口就发现自己的医疗包没带了,故意不上楼去取,不正是留给他的吗留给他一个来找她的理由。

    她知道,他会检查那个房间,一定会发现那个医疗包的。

    可是,他至今才来,因为楚西风告状才来

    韩芸汐的心都凉了,她没回答,转身就走。

    龙非夜飞掠过来,落在她前面拦路,“你还没回答本王的问题。”

    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她特意欠身,恭敬答道,“是,我找他请问秦王殿下还有其他事吗”

    她的毕恭毕敬,龙非夜看得相当刺眼。

    “怎么,这么不舍得他走吗看来本王来得不是时候。”他冷笑不已。

    韩芸汐眼眶突然就酸了,她却固执地忍住,挑衅地看他,“是”

    “韩芸汐”

    龙非夜暴跳如雷,一手按住她的肩膀,抓的紧紧的,险些就把她的肩头捏碎。

    这时候,赫连夫人刚过来,见状,吓得大叫,“秦王殿下手下留情秦王殿下,王妃娘娘肩上有伤,使不得使不得呀”

    龙非夜这才想起在青楼的时候见过她肩上有伤,他陡然放手,可惜已经迟了,鲜血从纱布上,衣服上层层渗出来,沾在他手上。

    怔怔地看了看自己沾血的手心,又见韩芸汐那张苍白、倔强的小脸,他的心宛如刀割,正想道歉,可是韩芸汐笑了,笑靥如花,好看极了。

    龙非夜,所有人都看得到我的伤,就你,从昨夜至今都看不到

    她说,“秦王殿下如果没别的事情,请自便吧,我还急着去找七哥哥呢。”

    七哥哥

    龙非夜整个人散发出可怕的杀气,那带血的手缓缓握成拳头,咯咯作响,好似随时都有可能一拳砸过去,赫连夫人吓坏了,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韩芸汐的肩膀快疼死了,却都比不上心的疼痛。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糜毒的问题也不想问,福了福身,转身就走。龙非夜眯眼看着她的背影,她都远去了,他却还原地不动。

    直到楚西风找过来,他才缓过神来。

    “殿下,属下属下”

    楚西风也不知道怎么说了,他是要回去告状的,可是,他找遍了整个秦王府,都不见殿下人影,他只能折回来了,没想到殿下就在韩家。

    楚西风还没弄清楚情况,龙非夜便转身离开了,他那一直负在背后的手,一直抓住一只医疗包,不是韩芸汐的,还会是谁的呢

    “楚侍卫,你是不是告状了当下人的谁不盼着主子好,你不劝和就算了,还添油加醋,你安的什么心呀芸汐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她留下顾公子一定是有事情要谈的我告诉你,等他俩合好了,殿下一定不会轻饶你的”赫连夫人愤怒地警告。

    楚西风冤枉呀,“我什么都没说我现在才找着殿下呢”

    “那他们俩怎么又吵了”赫连夫人气呼呼的。

    “问你家姑奶奶去吧”楚西风也一腔委屈和怒火,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还是赶紧追殿下去吧。

    管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死活呢,殿下的身子重要,那么重的内伤,好歹也得闭关疗伤个两三天,要不他会撑不住的。

    人都走了,韩家又恢复了寂静。

    韩芸汐躲在药房里,自己处理伤口,伤口本就非常深,被龙非夜这么一捏,之前的处理全都白费了,鲜血不断流淌出来。

    她用了白衣公子留下的那瓶药,配上韩家的止血药物,幸好效果还是不错的。

    随意包扎好了,她疲惫而无力,瘫在药材堆里,动都不想动,脑袋疼着,不想想那么多,可是,哑婆婆的事情,顾七少的提醒,沐灵儿的拦路怒骂这一切却一而再从脑海里冒出来。

    她想着想着,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了过去。

    小东西这才从一旁冒出来,它看了看芸汐麻麻的伤,心疼得原地乱蹦。

    它刚刚躲在一旁,巴不得冲上去咬死秦王殿下,可是,它终究不敢,它知道芸汐麻麻心里是舍不得的。

    它只能乖乖蜷缩在芸汐麻麻身旁,真的好想好想让公子把芸汐麻麻带走呀,公子才是全世界最不会伤害芸汐麻麻的人了。

    夜寂静,整个帝都都还灯火通明,禁军还在挨家挨户的搜捕刺客,有多少人能安眠

    就在距离韩家药房不远处的屋顶上,顾七少双手枕着后脑勺仰躺着,仰望着星空。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中他便喃喃自语起来,“七儿乖七儿乖乖”

    小时候,父亲就是这么哄他睡的吧。

    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想起小时候了,今日毒丫头的质问,让他忍不住想起小时候。

    他已经忘记那时候自己几岁了,只记得他像个野孩子一样,喜欢锊起袖子、裤管,光着脚丫子在医学院后面的山林里漫山遍野地撒野。

    父亲每每找到他,总会将他抱得老高老高,骑到脖子上一路抱隐藏在山林里的回家。

    那时候他有入睡困难的怪病,不管白天玩得多累,夜里睡觉总要人哄。

    父亲总会抱着他,轻轻地唤,“七儿乖七儿乖乖七儿乖七儿乖乖”

    可是,有一天父亲突然把他交给了医学院的大长老,告诉他,“七儿中了邪病,要过继给大长老,以后只能跟着大长老每天吃药。”

    爹爹解释了很多,他都不懂,后来才知道爹爹是医学院的院长,声誉非常重要,不允许有私生子的存在,而他那隐藏的山林里的家,也不允许被公开,因为那片山林是毒宗禁地。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成了医学院大长老的养子,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再也见不到爹爹了,也是从那个时候他开始每天吃药,以药为三餐。

    他每每吃到吐的时候,养父就会告诉他,只要乖乖吃药,保住性命,才能见到爹爹。

    他想见爹爹呀,因为他没有娘亲,懂事开始就只有一个爹爹

    突然,“嘭”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帝都。

    顾七少立马回神,站起来

    哪来的爆炸声,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