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04章 假装一辈子吧

2018-06-21 09:47:13Ctrl+D 收藏本站

    <><><>永远不原谅

    一句话宣布了韩芸汐的死刑。

    她那双眼睛哭得红彤彤的,无辜而又迷茫地盯着他看,像是没听懂他这句话什么意思。

    “喝药。”他又催促。

    天宁乱了也好,云空乱了也罢,对于他来说,全世界最重要的事就是手中这碗药。

    韩芸汐看了他许久,嘴巴都抿得紧紧的,不出声也不喝。

    龙非夜活到现在,估计就这个时候是最有耐心的了吧,“乖,别闹了。”

    碗沿都抵在韩芸汐唇上了,可惜,她还是不动。

    “喝吧。”

    他垂着眼睑,脾气好得像是永远都不会发火。

    这时她才开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避而不谈,“喝药。”

    “你原不原谅我”她认真问。

    没得商量,他直接摇头。

    她却突然接过药来,一口气喝个精光,“喝完了。”

    这

    龙非夜意外而错愕,见她喝完药本该松一口气的,可此时的心却更加堵。

    “都喝光了。”韩芸汐又说。

    “嗯。”龙非夜淡淡地应。

    谁知道,韩芸汐竟道,“你可以走了。”

    到底到底是谁判谁死刑呀

    龙非夜愣在原地。

    韩芸汐不理睬他,径自躺着,盖好被褥闭上眼睛,睡觉

    本就安静的屋子变得越发静谧,像个无声的时间。

    许久许久,龙非夜才起身来。

    真要走吗

    是的,真要走。

    他转身真就走,一步一步远离床榻,韩芸汐偷偷看了一眼,正要起身,谁知道龙非夜突然就停住了。

    她急急闭眼。

    龙非夜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便又折回来,还是坐在床边,可是,不说话,就只是看着她。

    没多久,韩芸汐就睁眼了,正要开口,他却道,“等你病好了,我再走吧。”

    丝被之下,她的手都攥紧了,却偏偏云淡风轻地答了句,“好呀。”

    他就这样留下来。

    这,像是个心照不宣的约定,他只字不提顾七少的事,她也不追着他问原不原谅了。

    他这一整日都守在床榻边,不仅仅亲自喂药,连三餐都亲自喂,每半个时辰就摸一摸她的额头看看高烧退了没有。

    她躺着,他坐着,一整日两人都无话,却也一点儿都不尴尬了。

    入夜,烧还是没全退下来,他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似乎摸不准。

    他俯身贴近,轻轻锊起她的刘海,用脸贴着额头感受温度,不经意间就开口了,“好像还挺烫。”

    他光洁的下巴就低在她鼻尖上,这么这么近,她嗅到了最熟悉的清冽气息,她说,“大致退下来了,睡一觉明天就好了。放心。”

    他退开来,不忘整理好她的刘海,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拨动着她的发丝,温柔得不像他龙非夜

    明明就那么点刘海,他却拨弄了好久。她也不动,不声不响,由着他去。

    终究,还是要停下来的,他一放手,她的心便空落落的了。

    “我看看你肩上的伤。”他其实一直记着。

    “痊愈了,有一点点疤。”都一个月了,白衣公子的药很见效。

    “本王看看。”他执意。

    她只能褪下衣服,把肩膀露出来,如她所说,伤口全部愈合了,就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疤。

    他轻轻抚摸,她别过头去,生怕自己会沦陷在他手里的温柔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淡淡道。

    好一会儿,她才道,“没关系,我原谅你。”

    他的手僵在她肩上,她不着痕迹推开,穿戴好,又慵懒懒地窝进被窝里去。

    “你不疗伤吗”她问。

    “等你睡了。”他说。

    于是,她立马背过身去睡,他盘坐在一旁短塌上疗伤了一整夜,她背着他睁眼到天明。

    说好的,病好了,就走。

    再大的伤寒感冒,也总会好的,不是吗

    晨曦渐露,她翻身过来,就看到他在看她,他又像昨夜那样,俯身下来,冰凉凉的脸颊贴着她的额头的温度。

    “退了。”他很肯定。

    “嗯。”她轻咳了几声,很清楚自己这病只要按时喝药,顶多三天就好。

    “让大夫再来看看。”他又说。

    “嗯。”她淡淡应。

    大夫来了,竟说她身体底子好,说再喝一天的药就没事了。

    原本虚弱的身体,早就被他用老母鸡和大龙虾都养好了,再说了大夫给她开的药,那可都是见效快的珍品,想一直病着真心办不到。

    她本不是躺得住的人,明明可以下榻了,却又躺了一天。

    这一天,还是他亲自伺候着,一个婢女都没让进来。

    喂她喝完药,他就坐在一旁疗伤,她安安静静看着他,突然有种错觉,仿佛又回到去年寒冬。

    一百步,那时候和这个时候,孰近孰远

    第二个清晨,韩芸汐痊愈了。

    她果断下榻,干干脆脆,“龙非夜,我好了”

    “哦。”龙非夜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他拿出一枚令牌来,不是别的,正是那枚摔得支离破碎的梅海令,竟被他黏好,虽然布满裂痕,却也完整无缺。

    他说,“不回秦王府,那回江南梅海,可好”

    韩芸汐心头微微一紧,看着龙非夜那缄默了两日的脸,无端地就心疼了起来。

    江南梅海已是她所有,可是终究是他给的,跟回秦王府有区别吗

    “好”

    她就这样答应了,收回令牌。

    他低着头,转身就出门去了。

    走了就这样走了

    混蛋

    叫你走你真走啊

    韩芸汐的心狠狠地咯了好大一下,她想都没想就追出去,从背后将龙非夜抱住,紧紧地圈住他的腰,“永远都不原谅,那可不可以假装原谅一会儿”

    他拉住她的手,像是要拉开,她吓得抱得更紧了,“可不可以”

    龙非夜还是拉开了她,转身过来,蹙眉看着她。

    韩芸汐心慌,心堵,呼吸都难受了。

    他竟一副无奈的样子,淡淡道,“本王,只是想去拿医疗包你,不要急。”

    呃

    韩芸汐愣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傻愣傻愣的表情,看得龙非夜忍不住揉她的刘海,“既然要假装的话就假装一辈子吧。”

    韩芸汐险些就哭了,不待这么欺负人的。

    她真的被吓到了

    龙非夜,你怎么可以这么坏

    她都快哭了,他竟还煞是认真地问她,“你看这样可好”

    她不语,看着他,明明都快哭了,却又笑了。

    他还像以前那样牵住她的手,十指紧扣,漫步在梅林中。

    她惊慌未定,整理着凌乱思绪,她想,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个男人吧,否则,怎么不甩手走人,怎么会被欺负成这样

    她抬头看去,见他天生冷峻的侧脸,此时,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龙非夜”

    她低声开口,多年之后她都忘了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她不再称呼这个男人“殿下”,而是直呼他的名讳。

    “嗯。”他看过来。

    “你在想什么”吵架之后,反倒少了之前的小心翼翼。

    “我在想糜毒解药的事你信不信我”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这才想起这件事,顾七少的话犹在耳边,龙非夜又是这样的态度,她该相信谁

    龙非夜止步,逼问道,“你信不信”

    “信什么呢”

    突然,熟悉的声音传来,韩芸汐回头看去,只见是许久不见的唐门少主,唐离。

    这家伙依旧白衣俊逸,气质如仙,却也依旧一张口就毁了一身好气质。

    “韩芸汐,你终于不耍脾气了”唐离笑着问。

    韩芸汐不仅仅当没听到,还当没看到他,转过头懒得理睬。

    “韩芸汐,茹姨骂你还真骂对了,红颜祸水,你知不知道江南和中部多少人等着我哥去称帝建国他”

    唐离正要说下去,龙非夜一道冷冽的眸光就让他闭嘴了。

    韩芸汐冷冷道,“你哥他不会称帝,更不会建国,你想太多了。”

    区区中部三郡,江南十五城,龙非夜岂会看在眼中,他如果要称帝建国,必是要拿下整个云空的。

    龙非夜饶有兴致地看着韩芸汐,问道,“你怎么知道”

    “殿下,中部三郡和江南十五城早就是你的势力所在,你动与不动,有何区别你不称帝建国,反倒能给龙天墨和天徽念想,中部的人丁,江南的粮仓谁不惦记呢”

    韩芸汐说着,笑了笑,又道,“但凡惦记着别人手上的东西者,都会为人所用”

    龙非夜为韩芸汐鼓了三下掌,虽不语,却已经表态。

    除了这个女人,估计也没谁能将他的心思琢磨得这么透了吧。

    他本可以利用龙天墨和穆家,将整个天宁都拿下的,只是,他并不着急。

    没有天徽皇帝和龙天墨,谁帮他对付西周和北历呢

    唐离可没有这么大的政治头脑,但是,听韩芸汐这么一分析,他也明白了,他感慨了一句,“韩芸汐,除了吃醋的时候,你确实不笨。你这么爱吃醋,小心会变傻”

    “你”韩芸汐生气了。

    “哦,对了,还有你被男色所惑的时候,也会变傻。”唐离这揶揄貌似停不下来了。

    “你再胡说八道试试”韩芸汐危险得眯起眼睛。

    “哪胡说八道了刚刚那什么信不信说的是顾七少吧你这么聪明还想不通顾七少故意掺假,掺的还是能让药瓶变黑的药粉。你说他只是想私藏解药那么简单他分明就是计划好了,想离间你俩呢”唐离认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