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35章 试药大会之药王

2018-06-21 09:46:33Ctrl+D 收藏本站

    <><><>药王老人这么一问,众人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秦王妃坐得那么远,又事先不知道那份药材清单,她怎么就那么肯定谢家作弊了

    这未免也太神奇了点吧

    众人都看着韩芸汐,等她的答案,然而,韩芸汐处变不惊,从容应对,她说,“药王老人,六十斋的药方我本就熟识。见王老为谢鹏选的那十味药,晚辈就有所怀疑,又见王四公子轻易认输,晚辈便知这药有问题。”

    “只见十味药,你便可确定是六十斋”药王老人明显不相信。

    谁知韩芸汐一笑,“药王老人,晚辈并非确定。只是有七八分把握就赌一把而已,我赌对了,不是吗”

    韩芸汐能发现六十斋,自是解毒系统帮的忙,解毒系统对药材的分析能力秒杀任何药学天才,当然,前提是系统里有六十斋的纪录。

    六十斋是名药方,如果是一些私人配制,私人珍藏的药方,解毒系统是破解不了的。

    “只见十味药你就有七八分把握”药王老人很不可思议。

    韩芸汐走过去,将台面上的药材按照一定比例挑选出来,“药王老人,六十斋的药理说白了其实是一个比例问题,通过相互排斥,中和,增强以达到大融合的效果。王老给谢鹏这十味药让我起了疑心,但是,谢鹏用剩药材的比例,让我推测出他用药的比例,所以,我有七八分的把握”

    这自然是解毒系统的工作原理,她并没有说得很白,但是,她点出了药方的关键,药王老人一听就明白。

    药王老人突然哈哈大笑,“六十斋正是老夫配出的药方,真没想到呀,老夫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后辈破解此药方。老夫此生唯一的心愿也算了结了,哈哈”

    这话一出,众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韩芸汐亦震惊,怎么都没想到六十斋竟出自这位老者之手。

    然而,药王老人接下来第一句话,让众人更加震撼。

    他说,“秦王妃,老夫愿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韩芸汐吓着了,要知道,药王老人是药城的灵魂,是药城真正的主宰呀,多少人梦寐以求想拜入他门下却都被拒之门外,因为,药王老人从不收徒的。

    她下意识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亦是惊诧,只是,很快就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在龙非夜看来,这是一份荣耀,而韩芸汐受得起这份荣耀

    且不论她的天赋和能力,就她在药鬼堂药材定价上为民谋福祉一事,她便受得起这份药界最大荣耀。

    “秦王妃不愿意”药王老人饶有兴致地问。

    “不”韩芸汐缓过神来,立马下跪,“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师父唤徒儿芸汐便可。”

    这么大的好事,她怎么可能拒绝有药王撑腰,在药城还有什么事情难办的呢

    “哈哈好,好”药王老人大喜,大步上前亲自将韩芸汐扶了起来。

    虽然年事已高,可一举一动皆不凡,处处透着上位者的风范与威仪。

    现场众人,除了龙非夜之外,无论台下还是台上,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怔着,迟迟都没缓过神来。

    药王老人居然收了一个外人为徒,这难道是一场梦吗

    最震惊的莫过于谢会长了,他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韩芸汐朝他看来,他才缓过神,下意识后退,险些跌倒。

    “师父,既然你来,就为王家主持主持公道吧。”韩芸汐认真说。

    药王老人自是暗中关注着试药大会,知晓一切情况,他正要开口,谁知谢会长竟先喊冤了,“老前辈,在下从未见过六十斋,即便知晓,也不敢拿着六十斋作弊,监守自盗此事纯属我谢家运气,一切皆是巧合,王妃娘娘如此诬陷,在下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呀请老前辈明鉴”

    铁一样的事实,谢德意居然还要辩谢德意是走投无路,狗急跳墙了吧。

    “巧合呵呵,谢会长巧合不知道六十斋的药方,而你谢家一个小童恰巧知晓”韩芸汐冷笑不已。

    这下,谢德意哑口无言,眼前一黑,险些晕厥,他眼神恍惚地朝台下的欧阳宁诺看去,欧阳宁诺却回避了他的视线。

    六十斋,甚至那蛔虫毒都是欧阳宁诺给的,谢德意不是笨蛋,他非常清楚身为会长监守自盗的后果,可是,见到六十斋的时候,他就把一切都豁出去了。

    六十斋这等奇药方,连他都没见过,药城还会有谁看得出来呢他甚至没有提防古七刹,岂料如此万无一失之计,竟会被韩芸汐这个毒医当众撞破,还引来药王老人。

    这样的结果,谢德意无话可说,只能认了。

    成败就这一场而已,谢家败矣

    药王老人凌厉地看了谢德意一眼,怒声,“药城颜面皆失,你还敢喊冤依老夫看,理当重罚,杀鸡儆猴,以正风气,以震人心”

    药王老人自是不会下什么命令,但是,有他这句话,还有谁敢为谢家辩解,还有谁敢为谢家求情。

    四长老立马下令,“来人,将谢德意关押入牢,以待审讯今日比试皆作废待长老会重整秩序,再择日举行。沐谢两家,犯下如此大错,损我药城之尊,毁了我药城之名,长老会定当重惩,给诸位,给世人一个交待”

    长老会七大长老,谢德意落马,二长老三长老为沐家人,早已退场,如今自是得王家这位四长老主持大局了。

    他说着,恭敬地向药王老人和韩芸汐作揖,“敬邀老前辈和王妃娘娘届时光临,担任大会裁判,为小辈们主持大局。”

    “恭敬不如从命。”韩芸汐立马答应。

    药王老人并无心这些俗事,然而,韩芸汐都答应了,他犹豫了片刻,竟也点了点头,答应了。

    四长老大喜不已,“谢老前辈,谢王妃娘娘。如果二位不嫌弃,请到长老会”

    邀请的话还未说完,药王老人抬手拒绝,示意不必。

    “芸汐,你随老夫来吧。”

    他说着便转身就走,韩芸汐没耽搁,连忙跟上,龙非夜朝王家主使了个眼色,立马紧随其后。

    他们都走远了,全场的人全杵着,不少人都仍旧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那一切。

    欧阳宁诺也一直看着,看得都傻眼了。

    一帖六十斋不仅仅毁掉一个谢家,还让韩芸汐得到药王赏识。他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又是什么呢

    这一回,怕是他至今做过的最赔本的买卖了吧,要知道,那贴六十斋可是他花了巨款才从一个收藏家手里弄来的呀

    药材森林广袤无边际,长老会开发的也就部分而已,许多未知之地都掌控在药王老人手里。

    药王老人带韩芸汐一直往药材森林深处走,穿过一片密集的树林,一片生长得郁郁葱葱的药材田就出现在眼前,田地里有一处简陋的小院落,正是药王老人的居住地药庐。

    进屋之前,药王老人回头看了龙非夜一眼,淡淡道,“你在外头等吧。”

    秦王殿下这是第一次被拒之门外呀

    他看了韩芸汐一眼,见韩芸汐点头,他也就这么认了。药王老人分明是有事和韩芸汐谈。

    龙非夜等了足足半个时辰,韩芸汐都没出来,就在他忍不住要敲门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出来的是韩芸汐,龙非夜朝屋里看了一眼,只见屋内药王老人正盘腿而坐,认真阅卷,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怎么了”龙非夜狐疑地问。

    韩芸汐笑了笑,“都谈妥了,走吧。”

    就这样这个女人似乎心情不错,他们谈妥什么事了

    同韩芸汐远离了药庐,龙非夜终是忍不住,拉住她,“怎么回事”

    “药王老人要将他平生所学都传授给我”

    这事是值得高兴的,可是龙非夜并不高兴,韩芸汐还未说完他就急急打断,“条件呢”

    像药王这等世外高人,不轻易收徒,更不轻易传授所学,他如此看重韩芸汐,必有高要求。

    “要我待在药庐十年。”韩芸汐笑道。

    “你”龙非夜竟有些紧张。

    “我答应了,回宁南收拾收拾东西,把药鬼堂的事情交待好了就过来。”韩芸汐说得很认真,又道,“龙非夜,沐灵儿的事就交给你了,有顾北月和顾七少在,药鬼堂我也可以放心了,以后我就在这里住下,你要有事随时都能来找我。”她自顾自地说,龙非夜却整个人都不好了,握着她的手越握越紧,像是永远都不会再放开。

    终于,他阴沉沉地问,“韩芸汐,你就放心得下本王”

    韩芸汐无辜地看他,原本还想继续戏弄他一下的,可是,看到他那较真的目光,她就继续不下去了。

    这个大男人认真起来,竟像个执着的孩子,韩芸汐突然就心疼了,喃喃道,“蒙你的呢。龙非夜,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她在屋里和药王老人聊了很多很多,药王老人对她的赏识有增无减,要求也没降低,而她也寸步不让没有答应。

    最后,还是药王老人让步了,送了她一本药籍,还留了一条路给她,只要她考虑清楚了,随时都可以回去。

    见龙非夜恍然大悟,韩芸汐扑哧笑了出来,乐得都停不下来。

    调戏龙非夜越来越得心应手了,韩芸汐呀韩芸汐,你真的在这个男人面前卑微、花痴过吗

    突然,龙非夜一扬手,宽大的黑袍就将韩芸汐罩住,很快,黑袍里就传出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嘤唔”之声。

    龙非夜狠狠地惩罚了韩芸汐一把,用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