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37章 秦王殿下被调教了

2018-06-21 09:46:30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低着头的韩芸汐无意识抬头朝龙非夜看去,这时候,王老才见她的嘴唇竟是浮肿的,虽然不是浮肿得很厉害,但是,因为唇色比平常红艳不少,所以看上去就很明显了。

    “王妃娘娘,你的嘴怎么了”王老连忙地问。

    韩芸汐急急抿唇,低头也不是,不低头也不是,真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怎么了,她就是被龙非夜给狠狠惩罚成这样的

    韩芸汐尴尬得不知道如何回答,偏偏王老很关切,又没往那方面想,“王妃娘娘,你是不是沾了什么脏东西感染了”

    韩芸汐还是没回答,王老当她的嘴唇难受说不出话,继续问,“被毒蜂蜇了”

    郁闷

    她堂堂天才毒医,还能被毒蜂蜇了

    终于,王老也意识到自己的猜测很荒唐,他又问,“是不是染了什么病灶”

    尴尬的时候,沉默是唯一的办法,韩芸汐果断选择沉默。

    而龙非夜,简直坏透了

    明明知晓真相,明明就是始作俑者,就是什么都不说,也不帮韩芸汐化解这尴尬,甚至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娇红的双唇。

    半晌,他才说,“罢了,这茶还是本王替你喝了吧。”

    韩芸汐默默地低了脑袋,终于明白调戏秦王殿下绝对是要代价的

    王老满腹的不解呀,可是,见秦王这态度,他终究很识趣的闭嘴了。

    如果换成是别人,秦王这么不闻不问,不做声,必是不会放心上的,可是,事关王妃娘娘,秦王殿下这态度,倒像是自娱自乐,用年轻人的说法,便是闷骚。

    王老想,秦王妃的嘴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于是,他转移了话题。

    “明日长老会会正式审判沐英东和谢德意,今夜四长老和七长老以及几位执事会来府上同老夫商议具体事宜,还请殿下和王妃娘娘留下来主持大局。”

    龙非夜很干脆,“你们商议便可,今夜”

    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认真道,“今夜还有要事,沐家的审判怕是没那么顺利的。”

    “怜心夫人”王老亦是考虑到这个女人。

    龙非夜点了点头,“你们且商议着吧。”

    王老心中多少也有数,笑着问,“王妃娘娘,药王老人给你什么好东西了吧”

    “给了。”韩芸汐低着头回答。

    药王老人的事情,她只会告诉龙非夜,虽然药王老人还当她是徒弟,还给她回去的机会,但是,她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答应那个条件的,所以,实际上她并非药王老人真正的徒弟,只是有那份交情在。

    一份交情,一个师徒之名,足以震慑整个医药界。

    实情如何,多说无益。

    “还未恭喜王妃娘娘,王妃娘娘能入药王之门,乃是大幸”王老欣喜不已。

    没坐多久,龙非夜就和韩芸汐从密道离开了,确切的说,不是“和”,而是“带韩芸汐离开”。因为韩芸汐就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跟在龙非夜背后走。

    一路上龙非夜都没有牵她的手,她也没敢上前。

    直到到了密道出口,龙非夜才停下来等她,韩芸汐乖乖地走到他身旁拉他的手,她并不知道这个男人一路出密道背对着她一直都在笑,此时,嘴角的弧度是最大的。

    她只当他是小气鬼,还在生气。

    要知道,从她被黑袍罩住,被他锁住双唇开始,他就好凶好凶,狂风暴雨般激烈,几乎是要将她吃了。

    她都快窒息了他才放开她,可是,她才松口气他就又继续,几番惩罚之后,她的唇就变成现在这模样了。

    惩罚都惩罚了,他却还一直绷着脸,不苟言笑。韩芸汐后悔得肠子都绿了,暗暗发誓再也不敢玩了。

    韩芸汐正郁闷着,龙非夜居然抽开手不让她拉。

    玩笑而已,难不成他至于吗

    韩芸汐的心跳一咯噔,脱口而出,“龙非夜,你还真生气了啊我不过是”

    谁知,龙非夜大手拉住她的小手,同她十指相扣。

    他并不喜欢被她牵着,而是喜欢牵着她。

    知他这习惯,韩芸汐这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她只当自己什么都没说,被他紧紧扣住手指,心头总是满满的安全感。

    龙非夜还是不苟言笑,一语不发,两人往客栈走,一路沉默。

    然而,眼看就要到客栈了,龙非夜突然来了句,“韩芸汐,本王罚你还罚得不够吗所以你觉得本王不是真生气”

    她刚刚问他“你还真生气啊”,这意思就是她认为他之前是假生气喽。他要不要真生气一回,狠狠再罚她一次呢

    韩芸汐终于抬头,无比郁闷地盯着龙非夜看,“你够了”

    天下哪有这样的人呀,得了大便宜还这样卖乖

    龙非夜终是忍俊不禁,爽朗大笑,韩芸汐除了睨他,瞪他,还能怎么样呢

    他强吻了她,难不成她还能强吻回去吗

    韩芸汐心一狠,居然踮起脚尖一把搂住龙非夜的脖子,将他压下来,狠狠地锁住他的性感的唇。

    龙非夜怔住了

    这并非这个女人第一次主动,可是,龙非夜却完全无法抵抗这份主动。

    这个掌控着一切,永远处变不惊的男人,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丧失一切掌控,包括对自己。

    其实,韩芸汐也只是锁住他的唇而已,还没攻入呢,他就已经愣在原地,任由她摆布了。

    “龙非夜,你还生气吗”抵着他的唇,她低声问。

    “我没生气。”他非常老实。

    “你故意欺负人”她指责道。

    “我”他竟很诚实地默认了。

    “混蛋”

    韩芸汐骂了一句,正要退开,龙非夜的大手却按住她的后脑勺,逼她再次贴近。

    这一回,他温柔极了,她亦没有挣扎。

    这个吻,细腻绵长,柔情似水,彼此心甘情愿。狂风暴雨是一种情致,如此心平气和则是一种享受,皆足以忘我。

    最后,龙非夜轻轻在韩芸汐眉心上印了一吻,结束此番柔情,韩芸汐依依不舍地放开他的脖子。

    两人相视,她又好笑又羞赧,他又好笑又无奈,揽住她的腰肢,“走吧。”

    她回味着他刚刚老实巴交的样子,回味着回味着,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其实,要让这个坏男人变乖,其实非常简单

    思及此,韩芸汐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此时的龙非夜已经不那么乖了。

    “开心”

    她大大方方承认,却偷偷记住了那个秘密。龙非夜,下次再欺负我,我可不饶你

    回客栈的路上,韩芸汐买了一条面纱,遮掩了浮肿的唇,总算可以正常抬头了。

    他们一到房门口就见唐离和楚西风守着。

    “殿下,顾七少和怜心夫人在里头。”楚西风低声禀。

    顾七少已经等很久了,怜心夫人刚来不久。

    龙非夜早就猜到怜心夫人会来,会为沐英东而来,至于顾七少,试药大会结束了,也没他什么事了。

    至于重新举行的试药大会,要邀谁,王老自是要请示他的。

    一进门,龙非夜还未开口,一袭黑袍的顾七少就先问,“毒丫头,你的脸怎么了”

    “有些风寒怕风。”

    韩芸汐扯了扯蒙面,将鼻子也蒙住。

    怜心夫人站起来,相比之前,她的高姿态明显放下了了。毕竟有求于人,而且,韩芸汐成为药王的徒弟,在医药界身份不可同日而语。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在下有一要事相商,还请”

    怜心夫人没说直白,的意思很明显是要顾七少回避。

    谁知,顾七少大大咧咧坐回去,冷笑道,“无非是来讨还人情,替沐英东求情的,这算什么要事”

    怜心夫人大惊,古七刹这厮难不成知道些什么又或者,当年的事情韩芸汐已经知道了

    沐英东说韩芸汐带走了哑婆婆,可是,哑婆婆知道的事情也不多。

    当年哑婆婆和沐心通信,哑婆婆不识字找婢女读信才被沐英东发现,虽然沐心告诉哑婆婆不少事情,可是,当年沐心失踪之后重新联系上她的事情,哑婆婆是不知道的。

    这件事,就连沐英东也不知情。沐心已死,就只有她才知道沐心就是天宁帝都的天心夫人,她怀了毒宗少宗主的种,嫁给了韩从安。

    为了帮韩从安谋理事之位,沐心托人给她送了密函,她也因此查到沐心的下落,查到她改名换姓嫁入韩家的事。

    韩芸汐和龙非夜也坐了下来,顾七少知道的事情颇多,韩芸汐并不介意他在场,而龙非夜知道自己介意也没用。

    顾七少自小在药城长大,知道的是比他还多呢。

    沐心和毒宗有染的事情,韩芸汐的生父究竟是何人,或许顾七少能帮他们问出来,避免让怜心夫人蒙骗了。

    而西秦遗孤的事情,哑婆婆已死,影族之人迟迟没动静,他还是放心的。

    见韩芸汐和龙非夜这架势,又见古七刹那不屑的眸光,一贯处变不惊,镇定从容的怜心夫人竟有些紧张。

    她想,今日她要说谎,似乎没那么容易了。

    “怜心夫人,有事请讲吧。”韩芸汐还是很客气的。

    怜心夫人虽犹豫,却也只是片刻,如此形势,她当机立断决定说真话,毕竟到了这个时候,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必须保住沐英东,保住沐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