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45章 北月的宠爱

2018-06-21 09:46:21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眼底的窃笑一闪而过很快消失不见,他依旧认真平和,“依在下妃娘娘一切安好,突然昏迷数日怕是劳心过度,心力交瘁所致,还请王妃娘娘宽心。 ”

    龙非夜朝沈三长老沈三长老点了点头,认可了这说法并没有其他补充。

    龙非夜岂能放心,“本王从未听说过劳心费神会昏迷这么久”

    “殿下,在下前几日就同你说过了,劳心费神致昏迷,昏睡的病例确实存在,而像王妃娘娘昏迷这么久的属于特例,可以算是一种睡眠障碍症”顾北月解释道。

    这话一出,沈三长老若有所思地说,“老夫想起来了,确实有睡美人症,无缘无故一睡数年,王妃娘娘这病情虽然不是,却也有些相似。”

    这话一出,一贯不接受任何恐吓的秦王殿下被吓得脸都白了,他急问,“她不会染了那怪病吧”

    “目前,可是否会发展成那病症,就不好说了。”沈三长老很诚实。

    龙非夜那俊朗的眉头直接锁成了一个“川”字,他怒吼,“本王要确定的答案”

    沈决明好歹也是医城三长老呀,被这么吼着实有些无奈,不过,王妃的面上,他也只能忍了。

    他不说话了。

    “应该不会吧。”韩芸汐怯怯出声。

    谁知道,顾北月却认真道,“王妃娘娘不可大意,为今之计,还是得好好调养,预防于未然呀”

    “如何预防”龙非夜急急问。

    顾北月眼底笑意又起,可惜龙非夜心急着,并没有注意道。

    “宽心,休养,随性,常乐便是最好的养心之药。殿下若不放心,也可找些滋补良品,每月为王妃娘娘滋补元气,元气足而精神足。”

    他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所谓预防,最重要的还是勿动怒,闷气,伤心,所以,日后诸事,还请王妃娘娘宽心为重。”

    沈三长老也没有好办法,就得顾北月说的有道理,于是他附和了一句,“唯有如此了。”

    龙非夜听得很认真,一字都没漏,“有哪些适合的药物,二位列个单子。”

    “适合的药物不少,都不好得,药鬼谷未必有。”顾北月说道。

    “统统列出了,本王让药城长老会找”龙非夜冷冷说。

    于是,顾北月就不客气了,列了一堆名贵药材,沈三长老见了都在心中唏嘘,顾北月这未免太狠了些,他写的药材十有都是独一无二的珍品呀

    所谓独一无二的意思就是,吃掉就永远没有第二株了

    离开的时候,沈三长老忍不住开了口,“顾大夫,你开的那些药不妥吧”

    “虽然是名贵,可就药性温和的,很适合王妃娘娘,服用再多也都无碍。”顾北月认真说。

    “老夫的意思是”沈三长老压低了声音,“太过了吧顾北月给了沈三长老一个无法反驳的回答,他说,“三长老,无论如何把王妃娘娘养好了,秦王殿下就没脾气了。”

    回想起自己刚刚被吼,沈三长老立马点了头,“也是也是”

    顾北月回头闭的房门一眼,轻轻笑了起来,有些自嘲有些无奈。

    想给宠爱,也只能借龙非夜之手了。

    据说,顾北月这张药方送到药城王家的时候,王老差一点就从椅子上摔下来,而送到长老会的时候,四长老和七长老面面相觑,差点哭了。

    屋内,韩芸汐药方也差点哭出来,她知道“乱炖老母鸡”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了。

    她都忍不住怀疑起顾北月,那家伙是无意,还是有心呢

    “你到底有什么心事一直都有”

    龙非夜的话将韩芸汐从思绪中拉回来,韩芸汐无辜地摇头,“就是太疲了。”

    “从今日起你就待在药鬼堂,哪都别去,什么也别管。”龙非夜冷冷说。

    “那我会闷坏的。”韩芸汐说着,弱弱地补充了一句,“顾北月说我不能闷着”

    “你”

    龙非夜无言以对,韩芸汐窃笑不已,不管顾北月是无意还是有心,总之,她赚到了。

    她忍不住笑出声,“龙非夜,你以后还是别惹我生气了,后果有些严重。”

    然而,龙非夜并没有跟她开玩笑,冷冷回答,“本王记住了”

    他虽然一脸的不高兴,却冷不丁将她一把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虽然不言不语,但是,韩芸汐感受得到他的害怕。

    龙非夜,原来你也是会害怕的呀。

    相识得太晚,相爱得更晚,相伴的时间也不过匆匆几年,好不容易才走近你,我怎么舍得一睡不醒

    本是要动身去天山的,韩芸汐这么一睡,他们又回了药鬼堂,即便今日马上启程也赶不上在大雪封路前上山了。

    要去的话,最快也得来年夏天。

    韩芸汐多少有些郁闷的,不过她很快就想开了,反正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刚刚拿下药城,这几个月里她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把药鬼堂打理好。

    至于毒宗禁地那边,韩芸汐即便有去的心,也没提的胆,她没再养个十天半个月的,龙非夜绝对不允许她出门。

    给王妃娘娘养身子的命令一下,赵嬷嬷当日就架起炉子用药材来炖老母鸡,百里茗香也立马从药鬼堂回来伺候。

    翌日,龙非夜刚出门,赵嬷嬷就端了鸡汤过来,一脸暧昧的笑意,“王妃娘娘,赶紧趁热喝了。”

    韩芸汐起先还没注意,百里茗香却发现了,不解地问,“赵嬷嬷,你笑什么呀”

    赵嬷嬷不回答,就是笑,韩芸汐也纳闷了,“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说出来大家一起高兴高兴呗。”

    赵嬷嬷笑得更欢快了,“王妃娘娘,你都三个多月了,也不告知奴婢们一声”

    “娘娘有孕了”百里茗香惊声。

    韩芸汐这才明白,一大口鸡汤全喷了,直接给喷赵嬷嬷脸上,“谁造的谣”

    赵嬷嬷大惊,“假的”

    “谁告诉你的”韩芸汐好奇不已。

    “楚西风”赵嬷嬷连忙招供。

    韩芸汐原本只是好奇,一听这名字就生气了,“谁告诉他的”

    “老奴不知道呀。”赵嬷嬷如实说。

    “还三个多月了怎么算出来的”韩芸汐怒声问。

    “奴婢奴婢这就去把他找来。”赵嬷嬷转身就跑,造这种谣的后果很严重,万一三个月前殿下和王妃娘娘没有那啥,万一这事传到殿下耳朵里让殿下误会了,那事情更严重而且,殿下出门前交待了,所有下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让王妃娘娘生气,郁闷,她就算拽也的把楚西风拽来说清楚。

    很快,楚西风就到了,赵嬷嬷早就在路上把事情都告诉他,他本来不想来的,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因为,秦王殿下让他交待了所有暗卫,不准惹王妃娘娘不高兴。

    他脑袋都快埋到裤衩里去了,活了近二十年就没有一次这么孬过。

    “三个月”韩芸汐挑眉问。

    “楚西风没出声。

    “谁告诉你的”韩芸汐再问。

    这事情要换成唐离,他必定推卸给楚西风,可是楚西风不敢诬陷唐离呀,他只能默默承认了,“属下自己误会了。”

    “平白无故的怎么误会了,误会还能误会出三个月来你怎么不说四个月呢”韩芸汐又问。

    楚西风一急,脱口而出,“四个月前你还和殿下吵架呢不”

    话还未说完,楚西风就闭嘴了,没敢往下说。这女主子和殿下吵架的事情,他最倒霉了,不是吗

    韩芸汐除了在龙非夜面前会愚蠢之外,在任何人面前都是精明无比的,她饶有兴致地问,“三个月前,我和殿下应该是在江南梅海”

    这话一出,楚西风顿是一个激灵,吓得双腿全软,差点就瘫下去

    万一让这个女人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知道殿下坐在屋顶上

    楚西风都不敢往下想了,噗通一声跪地,“王妃娘娘饶命,属下该死,属下不该胡思乱想”

    “平白无故的,你怎么就胡思乱想了”韩芸汐又问。

    楚西风连忙答,“那日在药城,殿下叫了一桌醋酸菜,属下才误会娘娘怀孕了,胃口不好。不都说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最容易没胃口,所以属下就乱猜了。”

    这话一出,赵嬷嬷和百里茗香就都笑了,百里茗香道,“王妃娘娘,你就饶了他吧,一个大男人连这些都知道,不容易。”

    赵嬷嬷亦劝,“王妃娘娘,此事他也就偷偷告诉老奴而已,念在这小子一片好意的份上,你就饶他一回吧。”

    韩芸汐还在思索,总觉得这事诡异,这时候,苏小玉却过来了,“王妃娘娘,沐灵儿求见。”

    韩芸汐也就没多和楚西风计较,让他走了。楚西风心下那个庆幸呀,他暗暗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胡说八道,更不胡思乱想了。

    真真太可怕了

    沐灵儿离开药城后就一直住在药鬼堂,她知道她父亲和怜心夫人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不过她也不怕。沐家下场那么惨,他们俩估计短时间里是找不了她麻烦的。

    一进门,见韩芸汐精神还不错,她没好气道,“你睡够了呀”

    “放肆见到王妃娘娘还不行礼”苏小玉双手插腰,一副小管家婆模样。

    沐灵儿甩都不甩她,径自在韩芸汐对面坐下,递给一颗药,“谢你的,睡前服用,可固元气。”

    “既然留在药鬼堂了,认个姐呗。”韩芸汐说得很不经意,她挺想告诉这丫头其实她真的是她姐,表姐。

    <dd id"foottips"><dd><dd css"tags"><b>tags:<b>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