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61章 小七,午夜梦回4

2018-06-21 09:46:01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一个已经恢复正常,只是昏迷不醒的小七,该怎么办

    当初凌大长老带小七闭关学医,医学院的人都知道。 如今已时过两年,医学院里不少人都在询问,关心小七何时会出关。

    毕竟小七为医学界培植出了一大批新药,是个怪才鬼才,医学界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关心他的动态者大有人在。

    把小七杀了,对外只需声称他染了瘟疫,无救而亡,不失为一种保险的做法,可是顾院长舍不得。

    他心底始终藏着一抹期盼,期盼小七的身体能回到从前继续为他的医学大业效劳,而且,在没弄清楚小七体质如此骤变的原因之前,他也不会轻易杀小七。

    如果留着小七的性命,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万一这孩子哪天落到他人之手,万一这孩子听到了那天晚上顾院长的回忆知晓了过去所有的事

    就在顾院长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小七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目光依旧那么纯粹干净,他好奇地院长和凌大长老,迟迟都不说话。

    “小七”顾院长又惊又喜。

    “小七,你你怎么了”凌大长老装模作样地问。

    小七们许久才喃喃出声,“你们你们是谁呀”

    这话一出,顾院长和凌大长都意外了,只是,他们很快就交换眼神,都冷静下来。

    他们抹去了小七在毒宗禁地的那六年,告诉小七他是个弃儿,被大长老收养,他天生鬼才,天生体质特殊,食药而大,为医学界研制出许多新药材。

    小七一边听,一边乖乖的点头,末了,他竟亲切地喊了凌大长老一声,“爹爹”

    凌大长老非常意外,要知道,这孩子进入医学院之后,就一直拒绝叫他爹爹,这八年来,一次都没有叫过。

    顾院长亦是意外,爹爹是他的专属,是小七的全世界,关在这里两年来,小七早已不叫他了。

    如今,这个倔强的孩子竟轻易地叫了“爹爹”二字。

    ,他并不像是装失忆。

    然而,顾院长和凌大长老都没有轻信,他们将小七放出去,放到院子里去让他自由出入,小七并没有逃走,反倒进来跟他们要吃的。

    “爹爹,我饿了”他凌大长老,全然把顾院长给忽略了。

    “小七,你只能吃药。”

    凌大长亲自端来一碗药汤,小七吃了一口,竟全都吐了,“好苦我不要喝。”

    瞥见一旁的糕点,他就扑过去,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谁知道,这一回他并没有吐。

    他对食物竟也不排斥了,一如常人。

    顾院长和凌大长老惊肉跳,面色复杂。

    小七津津有味地嚼着糕点,泪全都往里头流,他终于可以正常吃东西了,终于可以了。

    八年呀

    整整八年任何食物都没吃过,只能吃药。

    谁都不知道,他这八年来偷偷尝试过多少次,只可惜每每吃下就全都吐出,他都以为这辈子再也不能吃东西了。

    毕竟都是一辈子痴迷于医药者,并没有太多狡诈的心思,见小七如此表现,顾院长和凌大长老基本是不怀疑小七了。

    “如此,也好。”凌大长老低声道。

    “如此,便可留下他了。”顾院长松了一口气。

    凌大长老迟疑了片刻,低声,“院长,我有一计。”

    相较于顾院长,凌大长老对小七并没有那种病态的疯狂,冷静清醒不少。

    谁都无法保证小七会一直失忆,也无法保证小七的身体会一直正常,而且,医学界里关心小七的人很难多很多,他们得留着一手。

    很快,凌大长老就对外宣传小七出关了,他并没有公开小七失忆的事情,毕竟小七这八年来一直住在他院里,几乎没有跟外人有过交流,也没有任何朋友。

    小七失忆不失忆,谁都来。

    他把小七带回他院里去,除了不一日三餐都食药之外,一切都正常。

    小七虽然失忆了,却没有忘记制药术,他还和从前一样,成日躲在后院的小药田里折腾他那些宝贝药材们。

    不管是面对顾院长,还是凌长老,他的眼神都和之前一样澄澈纯粹,只是顾院长和凌大长老并没有区别出来,小七从前的纯粹,是因为他的世界里只有爹爹;而如今的纯粹,只因为他的世界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有恨意

    就这样,一切如故了一个多月,忽然有一日,小七在他心爱的药田里发现了毒药。

    他随手栽起来,狭长的美眸掠过一丝不屑。

    很快,他就拽着毒药冲到凌长老面前去,“爹爹毒这是毒药”

    这毒药,自是凌大长老安排好的。

    他大惊,随即厉呵,“小七,你怎么知道这是毒药的”

    怎么知道

    当然是打小顾院长就教他的也。

    可是,他必须装失忆。

    “我我我也不知道。”小七一脸无辜,末了还补充一句,“可是它真的是毒药。”

    “来人啊把小七抓起来,见院长”凌大长老冷冷下令。

    “爹爹”

    小七一脸愕然,他装得那么像,一如当初被吊在密室里亲生父亲那样,他茫然至极,无法理解。

    “我不是你爹爹我没你这种儿子”凌大长老做戏做得比他还真呢。

    很快,小七就被凌大长老带去见顾院长了,与此同时,凌大长老也把几个副院长,以及长老会几大长老都找来。

    可谓是召集了医学院高层,审讯小七。

    “说,你如何能辨认这毒药的”

    “谁教你毒术的”

    “除了在药田里种毒,你还在哪些地方种毒,藏毒了”

    “小七,你去没去过毒宗禁地”

    “小七,你跟毒宗余党有勾结”

    一个个问题,小七全都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答,可是,他不是沉默不语,就是说“我不知道。”

    这些问题,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捅小七的心,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小七不经意地瞥了高高在上,一直不说话的顾院长一眼,难受得呼吸都困难了。

    爹爹,这些不都是你赐予我的吗

    审讯的最后,他们还动刑了,可谓是严刑拷打,可是,小七还是摇头,“我不知道”

    凌大长老竟还端出大义灭亲的姿态,提供了一些所谓的证据,污蔑小七这些年来偷盗大量名贵药材,怀疑小七拿这些药材和毒宗余党交易。

    终于,顾院长出声了,“小七私学毒术,偷盗药材,心术不正,两罪并罚,当逐出医学院,永远禁入。”

    私学毒术一罪足以让小七永远翻不了身了,为何凌大长老还要附加一个偷盗罪呢

    因为,毒术是医学院的禁忌,这个罪名不方便对外公开。

    但是,驱逐小七的事情却要公布于众的,所以,最后小七以偷盗名贵药材谋利的罪名被逐出了医城。

    这消息一出,整个医学界都震动了,聪明人都知道事情不简单,但是长老会的嘴很严,且不允许院内弟子讨论此事,于是,鬼才小七被驱逐就成了医学院的一个禁忌,一个谜。

    被驱逐那日,小七被放出来,一身衣衫褴褛,伤痕累累,他拖着疲惫疼痛之躯,一步一步走出医学院大门。

    围观的人无数,把道路两侧堵得水泄不通。

    自然是不少怜惜小七的人,可是,更多的是嘲笑,落井下石。

    这八年来,在人前总是沉默的小七被贴上了傲慢高冷的标签,医学院多的是心气高,出身好的弟子,他们对小七向来不屑,都等着盼着“失宠”的一天呢

    “什么鬼才,原来是小偷。”

    人群里,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随意引来一阵爆笑。

    “听说他只是养子,并不是大长老的亲生儿子,说白了就个捡来的野种,怪不得能干出这种寒碜事”

    “医学院的脸都被丢光了”

    嘲笑,讽刺各种尖酸刻薄,诅咒谩骂从四面八方涌来,小七低着头,默默地走,谁都他的表情。

    忽然,人群里丢出了一颗鸡蛋,重重砸在他脑门上,这下又是一阵如雷爆笑。

    小七这才缓缓抬头,朝人群里他装得那么好,哪怕有滔天的恨,目光依旧迷茫。

    “服气吗丢你的正是老子野种而已,也敢自称什么鬼才真是笑死人了

    那人说着,又狠狠砸了一个鸡蛋,这一回正正打在小七脸上,蛋黄蛋清黏了他一脸,模糊了他的视线。

    渐渐的,丢鸡蛋的人越来越多了,小七都还没走出医城,整张脸涂满被蛋液,狼狈至极。

    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也不知道是眼睛粘了太多蛋液,还是他哭了。

    该死

    不是说好了不哭的,怎么就哭了

    他想,他应该没哭吧,只是被砸了眼睛,疼了。

    本该意气风发,风度翩翩的少年被一路唾弃,狼狈驱逐,即便是出了医城大门,都还不少人追上来,这一回,他们不是丢鸡蛋,也不是吐口水,而是丢石头。

    小七只能跑,拼命地不远处的林子里跑去。

    他知道,顾院长和凌大长老的阴谋并没有结束,他们演了这么一出戏,不过是要给医学界的人一个交待罢了。

    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他必须赶紧逃,真正逃离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