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87章 金芒,圣君临世

2018-06-21 09:45:30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的伤不好,楚云翳心有提防,也催不了,只能受制于他,这么耗着,继续一路往东。 .

    龙非夜他们一行人也在赶往东边。

    顾七少原本对这些朝堂争斗没兴趣,打算帮韩芸汐拿了万毒之木就走,毕竟他得继续去寻找万毒之火和万毒之金的下落。

    当初为了拿毒宗来对付医学院,他可没少琢磨毒宗,但凡和毒宗有关的他都了解过,可惜他对这两样子东西也一无所知。

    在得知凌大长老在西京城一事后,顾七少忽然就不想走了。暂时灭不了医学院,他并不介意先收拾掉凌大长老,这几日他都已经想好要怎么虐凌大长老了,就迫不及待等着跟龙非夜去西京城搅局

    至于龙非夜,他还一直关注着千佛窟那个被带走的大胡子。可惜,楚西风并没有打探到消息。

    “殿下,当日千佛窟里所有人,除了咱们和楚云翳那帮人之外全都被灭口了,一个不留。”楚西风低声禀告,又补充了一句,“连那些僧人也都没留。”

    龙非夜倒也不意外,战乱时期最怕民心,军心不稳,康成皇帝必定不会让千年银杏树的事情流传出来。如此也好,他们少些麻烦,楚云翳那帮人也无法确定他们是否得到万毒之木。

    天地之大,总有识迷蝶梦之人,这事情要传出去,对他们最没好处。

    龙非夜倒是颇为好奇康成皇帝知晓楚家幽族身份的反应。

    韩芸汐一样也很有兴趣,“如今兵荒马乱的,康成还没把握掌控大局的时候,一定不会轻易暴露楚家的秘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韩芸汐评论政局的时候,如果龙非夜不回答,就没人回应她了。

    韩芸汐说完之后,一片安静,她都怀疑自己会变成冷场王。

    实际上,大家是跟她打赌赌怕了,担心聊着聊着,一不小心又说了打赌,就又悲剧了。

    半晌,楚西风才弱弱地问了一句,“王妃娘娘,康成皇帝不应该把楚家的秘密捅出来弄得人尽皆知的吗幽族当年叛变西秦皇族,可没什么好名声一定会有人落井下石。”

    楚西风明明是持不同意见,却表现得如此谦虚。唐离在一旁呵呵,没出声。

    “有人落井下石就会有人出手相救呵呵,消息一出,当年拥护东秦皇族那帮狗奴才们,还不个个都跳出来”顾七少嗤笑道。

    楚西风偷偷地朝秦王眼,只见秦王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即便如此,楚西风还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狗奴才”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

    “呵呵,不管是主子还是奴才,争权夺利者有哪个是好东西”顾七少不屑而笑。

    韩芸汐第一次发现顾七少这没心没肺的东西,还有愤世嫉俗的一面呀 关于东西秦,其实韩芸汐也不那么关心的,若非影族那位公子,若非楚家的秘密爆出来,她怕是没空深入了解了。

    见龙非夜不答,顾七少特意坐到他旁边,偏头“喂,当年东秦皇族手上有几个贵族好像不多吧”

    这话一出,楚西风和唐离脸色全变了。

    实际上,他们的惊吓是多余,因为顾七少全然不知道龙非夜的真正身份,只从唐离身上怀疑到龙非夜可能跟唐门关系很好。

    顾七少对龙非夜的身份也没多少兴趣,他只对龙非夜的能耐有兴趣。

    此时龙非夜到底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他依旧面无表情,但是,他如实回答了顾七少,“就黑白两贵族。”

    白族,也就是鲛族百里氏。只是鲛族这个叫法是内部的叫法,除了东秦皇族和鲛族自己,谁都不知道白族就是上古鲛族的一个特殊的分支,可以长时间离开水域,在陆地活动。

    无疑,白族是秘技便是潜水之术,在水中,他们是无敌的

    唐门的人找到了白族,那时候开始白族便开始潜入天宁,组建水军,借天宁之力培养出兵力。

    至于黑族,不管是唐门还是龙非夜本人,至今都没有任何消息。然而,他们只秘密追查而已,并没有公开寻找。

    黑族当年并非忠义之族,依附东秦皇族不过是无奈之举,因此龙非夜在这件事上格外谨慎。

    “就黑白两族,这么说来,西秦皇族很得人心呀”顾七少笑道。

    “影族,狄族,幽族,风族都是西秦皇族那边的吧幽族是最后才叛变的。”韩芸汐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就只有离族是个中立派”

    “毒丫头你知道不少呀”顾七少笑道。

    “所以,楚家的秘密一旦公布,影族,狄族和风族的后人必定会复仇的”韩芸汐说这话就是要支持自己刚刚的观点。

    谁知,龙非夜笑了。

    “你当忠诚二字是人人都有的吗”龙非夜问道。

    “西秦皇族已灭,以命守护西秦皇族的影族都还苟且于世,七贵族何来的忠诚”顾七少也笑了。

    龙非夜没再说话。

    韩芸汐知道自己误会了,她高估了七贵族,也高估了人性。

    “哎呀,扯这么多作甚咱们来赌一把,赌一赌康成那老贼什么时候会把楚家的秘密公之于众”

    顾七少这话一出,刚要插话的唐离和楚西风不约而同地低下头,陷入沉默,龙非夜也不说话。

    韩芸汐答曰,“不赌”

    这话一出,唐离和楚西风又齐刷刷抬起头朝韩芸汐两人连表情都是一致的,很意外。

    “干嘛”韩芸汐狐疑地温暖。

    “没”楚西风急急又低头。

    “我吗”唐离冷哼,别开眼。

    韩芸汐只觉得这两家伙莫名其妙,有毛病

    至于打赌,没把握的事情,她才不赌呢,所以,她永远不会输

    虽然不赌,但是他们一路往东,一路都关注着康成皇帝的动作,关注着楚家的战况,也关注着薛皇后的下落。

    一个月的时间,楚家军一路东撤,也不知道康成皇帝基于什么考虑,至今都没有捅出楚家的秘密,他几乎倾尽整个西周的兵力对付楚家,逼得楚家军节节退败。

    一族之力在羽翼还未丰满之时,如何抵抗得了一国之力

    就在所有人都认定楚家会败的情况下,西京城里传出了一件天大的事,震撼了整个云空大陆

    楚皇后在天徽皇帝病榻前摔了一跤,竟提前生产了,生出了一个七个多月大的男婴,竟还存活了。

    孩子出生在夜里,消息并没有传出皇宫,可是,翌日整个西京城却都在流传一件事,昨晚上皇宫上空出现金灿灿的天光。

    很快,“天显金芒,圣君临世”的说法就传遍了全城,不到几天就传遍了整个天宁国。

    天徽皇帝亲眼所见楚皇后摔倒,又见其见红,对早产一事深信不疑,他都还在惊叹他的皇子能够存活,听到“天显金芒,圣君临世”这一说法,自是欣喜,赐名单字“尊”。

    即便几个皇子都不断劝谏,甚至有人冒着性命之险劝说天徽皇帝,早产之子活不久,可是天徽皇帝还是执意将楚清歌这孩子立为太子。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康成皇帝还在早朝,他骤然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惊得满朝文武全都跪了。

    “天显金芒,圣君临世难不成康成皇帝喃喃道,他想起了千佛窟主持说的话,“宿命”。

    难不成银杏树消失是宿命,楚家之女生出个了圣君,也是宿命难不成西周从他手上要开始不

    康成皇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直摇头。

    “皇上,这是妖言惑众依老臣个早产之子必是足月之儿,西京城已经全被楚家掌控了,才会演出这等好戏皇上,千万别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

    “皇上,弃皇后,诛杀楚家军”

    终于有人在朝堂上正式提出“弃皇后”三字了,若非忌惮皇后在楚家之手,康成皇帝镇压的手腕会更狠。

    “皇上,再不动手,天宁之兵一旦越境支援,东三郡可不保了”

    “皇上,天徽皇帝手上的兵可不少,如今可全落在楚家手上了”

    大臣们纷纷劝谏,康成皇帝一脸凝重,他需要时间考虑。

    而龙非夜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倒没有多少意外。

    “天显金芒,圣君临世亏他们想得出来”韩芸汐冷笑不已,这等把戏她在正史野史里都见多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等把戏不仅仅能蒙蔽老百姓,也能蒙蔽君王。

    龙非夜自是不信,即便不是先前知晓早产真相,他也不向来不信这种事。

    至于顾七少,他比较关心凌大长老会在西京城里待多久,他想至少他们过去的时候,凌大长老还会在的吧

    没多久所有楚家军都撤退到西周东部,占领了西周与天宁接壤的幽云,风林,尧水三郡,西周兵也攻到城下,楚家押出薛皇后威胁,两军陷入对峙薛皇后危矣”唐离一副文绉绉的样子,佩上白衣,还有点书生样。

    “康成皇帝要头疼了”楚西风笑道。

    韩芸汐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大大方方问出口,“太子被禁足,难不成公主也不出面救母了”

    端木瑶虽然不是西周公主,但好歹是天山的人,天山这靠山可不是一般的大。

    好歹是亲母女,端木瑶没那么狠心吧

    就在龙非夜要回答的时候,又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传来了

    本书来源   bookhtml222248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