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30章 强求不得只能折服

2018-06-21 09:44:37Ctrl+D 收藏本站

    想到顾七少这一回的异常,又上小男童那双狭长好花眼,韩芸汐不怀疑顾七少都不行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那家伙是药学界的鬼才,在医城被喂药长大的,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逐出医城。如果她没记错,顾七少离开医城的时候年纪并不大,也还没有创立药鬼谷。

    他离开医城之后,去了哪里他又是怎么创立药鬼谷的要知道,他被医城驱逐,药城必不敢交好他的,他哪来的财力和药材造创立药鬼谷的呢

    “小疯子为什么离开求药洞”韩芸汐问道。

    糟老头忽然怒目,“照着画像找人,其他的呵呵,少多管闲事”

    知他脾气古怪,阴晴不定,韩芸汐也不跟他计较,耐心说,“都十多年了,谁也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他站在你面前你也未必能认得出。单凭这话画像怎么找”

    糟老头一边思索,一边盯着韩芸汐着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潸然泪下,“都怪老夫不好,老夫当初不该打他。”

    “你为什么打他”

    韩芸汐心惊,如果是因为被打而离开,那得打得多严重呀

    “老夫那天”

    糟老头都要说出来了,却忽然停住,“臭丫头,老夫的求药洞也不是那么好得的。如果你能凭这幅画找到人,求药洞就是你的”

    其实,他也想多告诉韩芸汐一些寻人的信息,只是他也不知道那孩子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甚至不知道他真实的年龄。

    多年前,他到后山采药偶遇了那孩子,原以为是孙钟手下来偷药的药童,谁知道走近一发现那孩子在生啃药材,吃得津津有味。

    他第一次见过把药材当饭吃的孩子,他想过去询问,那孩子发现后撒腿就跑,居然找到密道,从后山跑到炼丹洞来躲着。

    炼丹洞的密道就只有他知道,只供他平素进出采药的,他怎么都想不通那孩子怎么能找到。误打误撞的巧合他绝不相信。

    他关闭了密道出口,将那孩子困在炼丹洞里,耐着性子和那孩子对峙了三天三夜,最后那孩子终于投降了,说想吃饭。

    他给了孩子热食,也不知道孩子多久没吃过热食,险些撑破胃。一番询问之后,他震惊地发现小家伙居然是闻着丹药的药味找来的,小家伙甚至能准确地说出一颗丹药里混合了多少份量的药材。

    他又意外又惊喜,一直寻不到求药洞的继承人,没想到上苍会给他送一个鬼才。

    那日之后,他便收小家伙为徒,教他药术,打算等他掌握了药庐所有药术之后就把炼丹术也交给他。

    可惜

    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糟老头想到这里,整个人就特别低沉,他冷幽幽地问,“臭丫头,三年为期,你找不找”

    “找但是,条件咱们得白纸黑字写清楚来,免得到时候”

    韩芸汐话还未说完,糟老头就冷声,“来人,笔墨伺候”

    当老头写好契约后,别说韩芸汐了,就是龙非夜和顾北月也都非常意外。糟老头虽然脾气古怪,阴晴不定,但是神志却是非常清楚的,他不是疯子更不是傻子。

    找个人就把求药洞送给她

    韩芸汐真心有种被钱砸到的感觉,她不相信。

    “你确定。”她认真问。

    “怎么,三年都找不着人”糟老头不屑地问。

    韩芸汐还未回答,龙非夜就一把拿过契约书,“一言为定”

    遇到这等好事,还有什么犹豫的呢万一糟老头反悔了,韩芸汐哭都来不及。

    这份契约轻松,但是细细想来并不容易,如果不是韩芸汐的鉴药术厉害,他们也见不着糟老头,糟老头也瞧不上韩芸汐。

    “一言为定”糟老头并无悔意,他这辈子最愧疚的是就打了那个孩子,如果有人能帮他把那孩子找回来,付出再大的代价他都在所不惜。

    他知道,面对臭丫头这帮人,只有把条件开高了,他们才瞧得上眼,才肯用心去找人。

    三年,他还是可以等的。

    正要离开时候,韩芸汐好奇地多问了一句,“老前辈,你那凭空取火的本领,怎么练的”

    无奈,糟老头只当没听到,头也不回地走入炼丹炉。

    韩芸汐琢磨着这火不离十和炼丹炉有关,等她找着人了,再回来好好琢磨琢磨。

    此行,不仅仅求到了生筋膏,还意外得了一份契约,可谓是不虚此行呀

    原路返回途中,韩芸汐的脚步都轻快了很多,一想到顾北月很快就能重新站起来,她就兴奋

    “顾大夫,你的有救啦”她认真对顾北月说。

    顾北月的笑总是温雅的,这一回,他笑得特别灿烂,“谢王妃娘娘,谢秦王殿下”

    “应该的,谢什么呢”韩芸汐笑道。

    龙非夜倒还是面无表情,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那孩子会不会是顾七少”

    “问一问便知。”顾北月说道。

    韩芸汐其实并不希望那孩子就是顾七少。从糟老头的反应那孩子当年必是吃了什么大苦头。

    “不谈这个了,反正有三年的时间。就算没找着人,咱们也没什么损失的。赶紧回去上药”她就盼着月站起了。

    一出洞口,韩芸汐就个很破坏心情的人,药王老人。

    药王老人在这里等很久了,他原以为韩芸汐他们进去拿个药就出来了,谁知道他们会去了那么久。

    韩芸汐他们三人非常默契的当药王老人是空气,从他身旁绕过,头也不回要走。药王老人却一句话让他们止步,他说,“韩芸汐,你知道怎么用生筋膏吗”

    难不成,这药的用法和别的药膏不一样

    “你想说什么”韩芸汐冷冷问。

    “生筋膏必须配合其他药物一起敷用,你们随老夫来吧。”药王老人认真说。

    这一回,他是诚心诚意想帮忙了。

    “凭什么相信你”韩芸汐冷冷问。

    药王老人锊着胡子,一脸严肃,“臭丫头,为师还有本药籍要给你,过来吧。”

    韩芸汐呵呵了,“不稀罕”

    “你”

    药王老人的表情更加严肃了,“臭丫头,你当初可是当着药城众人的面拜老夫为师,怎么,你想与药城为敌吗”

    韩芸汐之所以没当场和药王老人解除师徒关系,正是忌惮这一点,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拿此时要挟。

    药学界的权威终究是药王老人,求药洞那糟老头在外界一点影响力都没有。她和龙非夜好不容易掌控了药城,若是因为和药王老人闹翻而失去药城,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有些事情,外头风光,冷暖却自知。

    “顾七少会用这药吧”龙非夜低声问,如果药王老人执意要留下韩芸汐,别说一个药城,他就是丢了十个药城,也要把人带走。

    龙非夜的言外之意,韩芸汐懂,西部的局势还未稳定,她并不希望药城再起风波,更不希望龙非夜多一个麻烦,她说,“老鬼未必会,否则早就说了,咱们先跟过去瞧瞧再说吧。”

    “好。”龙非夜点了点头。

    他们跟着药王老人到了药庐小苑,原以为药王老人会耍什么花招,谁知道药王老人认认真真配药,为顾北月上药,别的什么也没说。

    处理好之后,他给了韩芸汐两份药散,“青色的早上用,白色的晚上用,都是和生筋膏混在一起,切记,一定要用温水。早晚涂抹伤口,药用完了,修养个一百天便可痊愈。”

    韩芸汐狐疑地朝顾北月见顾北月点头,她才收下那两份药。

    药王老人取来了一个木盒子,打开给韩芸汐见里头放着一套古籍,书名就是一个“药”字,“以你的天赋,为师就不一步一步教你了,这套药籍带回去懂可来函询问。”

    这

    言外之意,愿意传授她药术,但是不再强求她留在药庐了

    药王老人改性了不成

    不似之前面对糟老头,这一回韩芸汐毫不犹豫地收下药籍,“好”

    虽然韩芸汐惊喜着,但是顾北月并不觉得意外,因为,韩芸汐值得拥有这些特例。无论谁遇到她,强求不了,只能折服。

    而拥有韩芸汐的龙非夜在心中评价了药王老人三个字,“识时务”

    就这样,韩芸汐他们一行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药庐,药王老人暗暗庆幸着,虽然韩芸汐没有给他好脸色是只要她收下药籍,这份师徒关系就做真了。

    药庐需要这样的弟子,至于替他守药庐的继承人,他只能慢慢寻觅了。

    药王老人给了韩芸汐一本特别难懂的药籍,就等着她能经常和他书信往来,他也好借此缓和缓和师徒关系。

    然而,韩芸汐离开药庐没多久,就派人把一整套药籍送去给沐灵儿。

    她想,这套书放在沐灵儿手里,会比放在她手里有价值,沐灵儿如今可是药鬼堂的顶梁柱了。

    一路回到尧水郡,生筋膏也用完了,顾北月自己查几回伤口,确定生筋膏是有效了,接下来他只需卧床休息一百日,便可痊愈。

    韩芸汐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

    沐灵儿来函询问顾七少下落,韩芸汐也在找他,糟老头那件事她得问一问的。

    她还没找顾七少呢,顾七少风风火火找上门了,“毒丫头,告诉你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