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45章 意外的情况

2018-06-21 09:44:17Ctrl+D 收藏本站

    端木瑶的事情是阴谋,还是意外得瑶怎么发难唐门了。

    此时,唐离负荆请罪的事情已经被添油加醋传开了,之前被臭骂得一无是处的唐离多多少少得到同情和原谅,甚至还有人夸张他负责任,有担当。

    韩芸汐听到下人反馈回来的消息,心中感慨万千,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呀

    如果唐离真干了那种欺辱人的事情,无论如何,她是绝对不会再把他当朋友的。也不知道外头那帮人是怎么想的,被煽动一下,居然还真有人原谅了唐离。

    屋子里,大家都还坐着。

    没有人再责难茹姨什么,大家都在等,等端木瑶那边的消息。

    如果她伤得轻,这件事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果伤得重,那唐门得罪的就不是苍邱子,而是剑宗老人。

    等待是漫长的。

    一夜过去了,都没有消息。

    唐夫人伸展了下懒腰,“都去歇着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她这话才刚说完呢,楚西风就冲了进来,“殿下,剑宗老人的信”

    唐子晋心惊胆战,“这么快”

    “一定是端木瑶告状了”唐夫人恨恨地说。

    谁知道,楚西风却解释,“这不是给唐门的,是给殿下的。”

    剑宗老人给龙非夜的信

    巧合

    还是剑宗老人知道了龙非夜和唐门的关系他怎么知道的

    一时间,气氛变得特别紧张,所有人都盯着楚西风手中那份信惊胆战。并没有人注意到茹姨眼底了掠过一抹满意的笑意。

    龙非夜还是冷静的,他拿来信函慢慢拆开人不敢靠近,韩芸汐却站在一旁跟他一起br>

    着,她的脸就阴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唐子晋忍不住开口。

    他原本是想在天山多给龙非夜留一条后路的,如果弄巧成拙害了龙非夜,他有何颜面面对死去的妹妹呢

    韩芸汐缄默地回到座位上去,没出声。龙非夜回头一眼,嘴角掠过一抹无奈的笑意,也没说话,只将信函丢给唐子晋。

    唐子晋一拿到信函,所有人就都围过来了,茹姨是最后一个靠过去了,似乎知晓信函中的内容,装着样子。

    只可惜,龙非夜的注意力都在韩芸汐身上,没留心到她。

    唐子晋他们只面一些内容。

    “幸好幸好,伤得不重,还有得救。”唐子晋一边边感慨。

    唐离大大的吐了口浊气,“茹姨,幸好你出手不重,要不十步的距离,流星镖够她喝一大壶的了。”

    唐夫人也松了口气,“端木瑶估计忙着疗伤了。子晋,咱们得抢在她之前把事情公布出去。”

    “娘,找个人跟欧阳宁静谈一谈,让她声讨端木瑶,然后咱们出面道个歉,调停。”唐离连忙说。

    经历了这件事,这一个个都成了公关高手了。

    这时候,唐子晋已经把信函后面的内容,他说,“端木瑶需要有人辅助疗伤。”

    这话一出,唐离他们又急急,面的内容后,楚西风头一个朝龙非夜随后众人的目光也都追随而去了。

    剑宗老人在信中说端木瑶受了内伤,需要内功强的人辅佐疗伤,让龙非夜马上找到端木瑶。务必帮她疗伤,好好照料她;务必找出伤她的人,报仇雪恨;等雪融了,务必第一时间带她回天山养身子。

    虽然是文字,可是三个“务必”,让所有人都明显感觉到剑宗老人的命令口气,更明显感觉到剑宗老人对端木瑶的疼爱。

    龙非夜又没有欠端木瑶什么剑宗老人未免也太偏心了吧

    只见茶座那边,韩芸汐表情严肃地坐着,龙非夜就站在她面前,那背影明明高大威武,却怎么像个犯错了人,等待审讯。

    楚西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以他的经验王妃娘娘是真不高兴了,问题非常严重。

    唐子晋他们一家三口面面相觑的,表情复杂。

    茹姨站在一旁,冷冷芸汐,眼底尽是不屑和厌恶。

    她实在不明白,这个臭丫头有什么资本跟非夜使性子端木瑶深得剑宗老人的疼爱,又有能耐勾搭上苍邱子,将来的天山几乎就是她的天下,韩芸汐拿什么跟她比,又有什么资格吃她的醋

    一室安静,龙非夜的表情,就芸汐那张冷肃的小脸,众人都忐忑不安。

    唐子晋先打破了寂静,他感慨道,“万幸万幸,子剑宗老人并不知情。端木瑶只说她受伤,没说怎么受伤的。”

    茹姨连忙说,“端木瑶这一回是来帮苍邱子的,她不会笨到把事情捅到剑宗老人那去。天山那二老,多少还是有些矛盾的。”

    唐子晋往脑门上一拍,连连道,“对对虚惊一场虚惊一场剑宗老人常年闭关,深居简出,如果没有好事之徒去告状,他老人家不会知道的。”

    方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只要不得罪剑宗老人,他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端木瑶拦着,谁敢去告状依我事大家还是多虑了。”

    茹姨一副被错怪的样子,唐夫人笑了,“早知如此,意茹你就该多伤她几镖。”

    唐夫人是真不喜欢端木瑶,巴不得出手伤人的是自己呢。这时候,龙非夜缓缓转头,她才悻悻闭嘴。

    “非夜,你还是尽快走一趟吧,免得夜长梦多。万一端木瑶的伤势恶化,事情藏不住,唐门就真的麻烦了。”茹姨认真劝。

    龙非夜只当没听到,冷冷对唐子晋道,“事情没牵扯到我师父,问题也不大。尧水那边事务繁多,就此告辞了。”

    他要走了

    “你当真不救端木瑶”唐子晋惊声。

    “与你无关,尽快处理掉唐门的麻烦”

    龙非夜这语气相当冷,不亚于命令口吻,在场的除了韩芸汐谁都来,龙非夜是端着东秦太子的身份在跟唐子晋说话的。

    打理好唐门是唐子晋身为门主的责任,也是他身为东秦皇族影卫之首的职责所在。

    他收敛了收有情绪,淡淡回答了龙非夜两字,“放心。”

    茹姨站在边上,满脸风雨欲来。可惜,唐子晋都没说话的余地了,何况是她

    不过,她知道,以端木瑶的性子,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的。

    龙非夜芸汐,也没说什么,就朝她伸手。

    韩芸汐的情绪全写在脸上,但是,她还是马上就把手给他,起身来。

    就这样,两人十指相扣往门外走,楚西风愣了半晌才追出去。

    “他他不能这样”茹姨在唐子晋生怕低声,“想办法劝一劝,哪怕去瞧瞧端木瑶的伤势也好,至少咱们有底。”

    “哎呀,不去就不去非夜办事你还不放心,他既敢不去,必有不去的资本。”

    确定了唐门没大危机,唐夫人整个人都轻松了,她又说,“就算要去,也得拖几日,让端木瑶多吃点苦头。”

    唐离喃喃自语,“有嫂子在,我哥就算想去,也去不了。”

    “管好你自己的事”唐子晋怒声训斥。

    唐离示意了唐夫人一眼,母子俩很快就溜了。

    见周遭没人,茹姨才低声,“你就不借机施压,真打算放过韩芸汐了”

    “西部的局势还乱着,你就别给非夜添乱了听下面的人说非夜有上天山的打算,到时候再。”

    唐子晋还是很谨慎的,还不忘警告茹姨,“你别轻举妄动,非夜的脾气你也知道,越是跟他对着来,他越不听你的。他们成婚也几年了,我汐的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想必非夜也没把她当自己人

    在唐子晋这个大男子主义的老男人一个男人如果真心喜欢一个女人,必定是希望她帮他生孩子的。

    然而,站在茹姨的角度然,她说,“韩芸汐得到太多例外了,你不觉得非夜变了吗”

    在茹姨这个老女人的一个男人如果真心喜欢一个女人,便愿意为之做出改变。

    “此事再议吧派人跟宁静谈一谈,合计合计这件事怎么处理”唐子晋想,端木瑶既然不敢把事情闹上天山,那么,他就必须给予大反击

    否则,苍邱子还真以为唐门好欺负了。

    “成,宁静那丫头对付这种事,必有妙招。”茹姨笑道。

    “此事你就不必插手了,帮着准备婚礼吧。”唐子晋淡淡说,“请帖也送一份到秦王府,做做样子给宁承

    这时候,韩芸汐和龙非夜已经到山下了,来接他们的车夫伯伯一见到他们就发现两个人不对劲。

    车夫伯伯站在一旁恭恭敬敬行礼,马车很高,他却没有准备脚踏。因为这马车是秦王殿下专用的,就只有王妃娘娘一个女人上得去。秦王殿下每次都是抱她上去,不需要脚踏。

    一如既往的,秦王殿下把王妃娘娘抱上马车,自己才上去。

    车夫伯伯等了许久,秦王殿下都没说要去哪里,他忍不住问,“殿下,回尧水,还是”

    车内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远处侯着。”

    如果不是主子的脸色不好了“远处侯着”这四字,车夫伯伯一定会误会了。

    虽然很好奇,车夫伯伯还是走远了。

    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