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49章 到底谁更坏

2018-06-21 09:44:12Ctrl+D 收藏本站

    端木瑶掀起车帘的刹那,惊得都发不出声来,她张着嘴,想说话,却真真的说不出来。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不想根本移不开眼。

    她就像是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马车前;手,紧紧地握着门帘。

    高伯往车内眼,立马回头,表情那叫一个惊艳呀虽然之前亲耳听过,但是,这却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事实证明亲眼所见和亲耳所听的距离是非常非常大的

    沐灵儿原本要把端木瑶拽下来,见状,她狐疑地凑过来,眼,和高伯一样立马转身,顿时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天啊,韩芸汐和龙非夜就在马车里

    天啊,他们两个居然在接吻

    天啊,端木瑶都把门帘掀起来了,他们居然还吻得那么激烈,那么忘我

    只见龙非夜大大咧咧靠躺在高枕上,韩芸汐整个人都欺在他身上,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他双手圈住她的腰肢,他们俩贴得那么那么紧密。

    吻着吻着,龙非夜居然抬起修长的脚圈住了韩芸汐的双腿,将她完全禁锢在自己身上。

    端木瑶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她真真切切听到了自己心甩在地上,支离破碎的声音。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这样

    这一幕,让她怎么忘掉这辈子都挥之不去了

    韩芸汐的表情,但是,可以龙非夜垂着眼睑,意乱情迷地吻允着韩芸汐,贪婪,迷恋,激烈,欲罢不能。

    棱角分明的脸,俊美滔天的五官,天生的霸气,意乱情迷中散发出来的男人野性,一切的一切,令人难以想象承欢其下,会是什么感受。

    此时此刻,韩芸汐不正承受着他的一切他的霸道,他的狂野

    天晓得他吻得有多激烈,韩芸汐都发出唔唔声,似抗议,又似满足之语。

    他就喜欢她这声音,一而再加深这个吻。

    然而,这声声暧昧在端木瑶听来,是那么那么的刺耳

    她的手在颤,心在颤,整个人都在颤,她知道自己不能再了,否则她一定会疯掉。可是,她偏偏又移不开眼,生怕错过,生怕不知道韩芸汐在龙非夜那儿得到多少宠爱,得到怎样的宠爱。

    为什么,为什么韩芸汐能得到韩芸汐到底哪里好了龙非夜到底喜欢韩芸汐什么呀她去学,去模仿还不成吗

    还来得及吗

    端木瑶嫉妒得都快要疯了

    随着韩芸汐的唔唔声越来越大,龙非夜先放开大长腿,随后才放开她的樱桃小嘴儿。

    他也没说话,始终垂眼芸汐,全然无视就站在一旁的端木瑶

    他向来不喜欢理睬这种麻烦,遇到便是一走了之,可是,韩芸汐却质问他,“凭什么躲呀怕她不成”

    韩芸汐原本要下车了,端木瑶却先掀了垂帘,于是韩芸汐一个转身就趴他身上来,一个吻就挑得他不想停下

    韩芸汐真真被吻怕了,险些喘不过气来,她趴在龙非夜胸膛上,大口大口喘息。

    端木瑶站在一旁,眼泪都已经掉下来,正要开口,谁知道,龙非夜忽然一个转身,将韩芸汐压在身下。

    他一手撑在榻上,一手沿着她的腰玩索而下,颀长精炼之躯欺在她上方,修长的退,充满力量的腰给人予无限遐想。

    “不”韩芸汐不自觉出声。

    “不不师兄,你”

    端木瑶却终是放声大哭,正要冲进来,龙非夜却怒色扬手,“滚开”

    天晓得被打扰了龙非夜有多不悦,他早就忘了旁边还有人,完全沉浸其中。他这一扬手竟直接让端木瑶摔下马车,跌在一旁。

    车帘落下,韩芸汐终于扑哧笑了出来,和端木瑶斗了这么多回,似乎这一回最畅快,她都不用出手,也不用费脑。

    跟她争男人,门都没有

    韩芸汐真真是够坏的,“奸计”得逞,正乐着,谁知道,龙非夜却没有笑,仍是垂着眼继续。

    他的手已经划过她大tui根部,隔着衣料,异样的摩挲感让韩芸汐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绷紧。

    他想做什么

    她在做戏,他却认真得很,一脸缄默,眼底藏着深不见底的沉色。

    韩芸汐明显感觉到他腹下的ying度,她终于后知后觉,自己不小心点着火了,火烧得很大

    她倒是不排斥他,倒是隐隐有些期待,他是她的夫呀,这等事,她大大方方承认。

    可是,这地点不对

    且不说地点不对,外头还有人侯着呢

    龙非夜的手就要探进去了,韩芸汐急急拉住,她要是再不拉住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冷静下来。

    “龙非夜”她娇嗔。

    “作甚”他粗哑的声音里透着些不悦。

    “你你”她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在他耳畔低声,“不要。”

    “不要什么”他追问,声音沉得骇人。

    “你你坏”

    韩芸汐猛地拉起他的手,龙非夜似乎也清醒了些,另一手也撑在榻上,将她困在自己双手之间,他蹙眉,“谁坏了说清楚来”

    这下,她是真羞了,“你就是你”

    她捂着脸,侧身到一旁去,他缓缓贴近,沿着她的脸庞,玉颈,轻轻地一路亲吻下来,故意挠痒痒她,她不怕,一阵阵哆嗦,真受不了呀。

    “好了好了”

    她一开始还小声着,随着他越吻越下去,沿着手臂蹭到她身前的柔软去,她真真受不了了,大声喊,“好了好了龙非夜,好了不要”

    “龙非夜,够了不要了我不要”

    “走开,你走开。龙非夜,我求你啦”

    “龙非夜,你坏坏蛋”

    车外,高伯已经非常自觉地“远处侯着”去,沐灵儿这个不经人事的小丫头脸已经红得和猴屁股有的一拼了,她背着马车还捂着耳朵,可是,却又忍不住偷听。

    至于端木瑶,她就跌坐在马车旁,泪流满面,落魄狼狈。她仰头帘紧掩的马车,听着韩芸汐娇喘带笑的声音,脸色苍白得如同死人。

    她恨透了韩芸汐,恨透了今日的一切,却又迫不及待想知道,他到底会多坏多坏

    她自小就爱慕的师兄,不苟言笑,惜字如金的师兄,怎么会坏呢怎么会

    “呜呜”

    端木瑶都低声抽泣起来,还有什么打击比这个还大的呢

    为什么,为什么此时此刻,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卑微,好失败,好可怜。

    龙非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为什么

    车内娇嗔不断,笑声不断,甚至到了后来都传来龙非夜的笑声。

    端木瑶几乎是傻掉了,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疯子呢。

    许久之后,龙非夜总算是惩罚完韩芸汐了。

    其实,两个人也什么都没做,就是玩了一会儿,韩芸汐浑身上下都被龙非夜痒了一遍,可谓是教训深刻呀

    此时,她气喘吁吁地仰躺着,龙非夜就趴在她身上。

    “起来啦。”

    她催促,他的重量不轻呀,虽然没全施加下来,但是,她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让我趴会儿,乖。”龙非夜的声音柔柔的,不似方才那般豺狼虎豹。

    韩芸汐对他,就是那么容易心软,她轻轻抚他的后背,发现他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

    她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笑什么”他问。

    “这就流汗了”她坦白地说。

    言外之意

    龙非夜撑起来,眉头紧锁认真,“你到底有多坏”

    韩芸汐很无辜,她就是自然而然往那边想了,怪不了她。她反问道,“什么坏你又想哪去了”

    谁知道,龙非夜低头下来,咬着她的耳边,低声,“等本王闲下来,就会知道了你到底多坏了。”

    终于,韩芸汐从耳根子开始热起来,没一会儿耳朵和脸全红了

    她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原来,他也是想着的。

    当韩芸汐和龙非夜整理好,坐好,已经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

    他们并没有下车,更没理睬端木瑶,龙非夜冷冷道,“高伯,还不走”

    高伯连忙过来驾车,这时候,端木瑶才从悲伤绝望中缓过神来,她猛地站起来,站到马车前张开双臂拦车。

    她得不到的,韩芸汐也休想得到即便得到,她也要韩芸汐失去

    “师兄,师父让我来找你,你收到他的信了没”端木瑶大声问。

    “没用。本王没空,滚开。”龙非夜不耐烦地说,之前表面上还有些同门的情义在,端木瑶勾结君亦邪之后,他就懒得跟她客气了。

    “师兄,师父的信我带来了。”

    端木瑶取出了一封信,确实是剑宗老人亲笔所写,她得知师父联系不上师兄,便告知师父她自己能找到师兄,让师父把信函交给她。

    师父待师兄如父,对他恩重如山,师兄自小到大就没有违逆过师父的任何命令,她就不相信师兄会为了一个女人,违抗师命

    “高伯”龙非夜冷冷说。

    高伯连忙去拿信,可是端木瑶不给,“师父说了,要我亲手交给你,要你当场

    韩芸汐简直要被端木瑶的厚脸皮打败了不用猜,端木瑶手里的封信,必定是剑宗老人那三个“务必”。

    龙非夜正要开口,她却拦下,下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