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60章 端木瑶后悔莫及

2018-06-21 09:44:00Ctrl+D 收藏本站

    起死回生之药果然名不虚传,这名字并非瞎取的。随着药水越洒越多,尸体也渐渐恢复,没一会儿的时间,尸体就恢复成刚刚死亡的样子,除了肤色青了一些,基本和睡着的人没有多大区别,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薛皇后起死回生了。

    所有人都震惊着药效,即便是龙非夜也暗暗震惊,很多事情,武力再强大也都无法办到,但是医药却可以创造奇迹。

    看着慢慢恢复的尸体,曹同的眉头蹙了起来,他一眼就看到藏在上的秘密,这案子可以说破了一半。他不可思议地直摇头,而这时候,大家都还在震惊药效,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

    "起死回生的药效只能维持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之后这具尸体将会化作血水,骸骨不存。丫头,你们想检查什么,可得抓紧了。"

    药王老人眼中就只有韩芸汐,若非因为韩芸汐,他才不会随随便便让这帮人进入药庐。

    "曹大仵作,抓紧时间吧。"

    韩芸汐从容淡定,怎么都看不像个嫌疑人,端木瑶一直都在观察她,虽然她不愿意相信,可是,她越看韩芸汐越觉得韩芸汐不像是凶手。

    端木瑶烦躁了,索性不再看她,冷冷说,"曹大仵作,复原尸体的代价不小,你可得仔细了,若有什么差错,你应该知晓后果!"

    "瑶公主,有件事在下必须先告知你。"曹同认真道。

    "会比验尸重要吗?你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还想浪费?"端木瑶怒了。

    谁知,曹同却说,"这件事和验尸一样重要,瑶公主你必须知道,请你到这边来。"

    端木瑶站在棺头,曹同站在棺尾,他让她过去做什么?

    端木瑶狐疑地走过去,"你到底想说什么?能不能干脆些,两个时辰的时间并……"

    话还未说完,端木瑶冷不丁闭了嘴,她循着曹同的手指看去,只见她母后足下的伤口居然不见了!

    这……薛皇后足下的伤口是因为金针刺入而造成的,原本并不明显,但是因为毒药的作用,变成青紫色,之前仵作取针的时候造成了二次损伤,所以伤口就变得很明显了。

    如今,怎么会消失呢?

    "怎么……"端木瑶不敢相信,凑近认真看,还是没有看到伤口,薛皇后的足底平滑白皙,一点伤过的痕迹都没有!

    "不可能!我不相信!"

    端木瑶又一次朝韩芸汐看去,此时,韩芸汐也正看着她,眸光澄澈,坦坦荡荡!

    即便她知道真凶是谁,也没什么好心虚的!

    龙非夜杀的人,与她何关?

    她就不明白了,楚清歌和宁承为什么要跟她过不去,他们找不出死因,大可伪造出剑伤指认龙非夜呀!

    "瑶公主,在下要告诉的你的正是此事。起死回生之药会让尸体恢复到刚刚死亡的状态,人死之后,尸体的任何变化痕迹都会被抹去。所以……"

    这一点,在用药之前,端木瑶就弄清楚了,她像是失去所有力气,喃喃自语,"所以,我母后不是死于毒针?"

    "对!"

    曹同非常肯定,"瑶公主,这枚金针是在皇后娘娘死后刺入她足下的。用针之人手法非常高明,若非起死回生之后,在下很难证明皇后娘娘足下的伤是死后所伤……"

    "你早就怀疑了?"端木瑶怒问。

    "是。"曹同很坦诚。

    "那你为什么不说!你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端木瑶都快气哭了,"你为什么不早说出来,你早说出来,我娘也不至于连骸骨都留不住呀!为什么?"

    "瑶公主,在下只是怀疑,要证明的话也只是理论上证明,想必你也不会相信。如今,你也算是眼见为实,在下就不多解释了。"曹同如实回答。

    端木瑶气得险些拔剑杀了曹同,可是,她必须承认曹同说得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不会相信任何人为韩芸汐开罪的说辞!

    韩芸汐是被陷害的,金针是补上去的?所以,她手上的证据都是伪造出来的?

    杀她母后的,除了楚清歌他们,还会有谁?

    好个楚清歌!竟敢这么耍她!想利用她来对付龙非夜和韩芸汐,没门!

    仇恨化成了力量,端木瑶的眼睛都红了,"曹同,你还不赶紧检查?我母后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必须给我一个答案!"

    尸体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同其他死亡一样渐渐出现硬化现象。

    曹同连忙取出一堆小工具,戴上手套,开始检查,虽然时间有限,但曹同还是非常细致认真地检,从头部一直往下,并没有放过任何细节。

    院子里一片寂静,所有人的注意都落在曹同手上,不得不说,此时韩芸汐还是有些紧张的,万一曹同真查出什么来,她和龙非夜就真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时间慢慢流逝,尸体上已经开始出现尸斑,只见曹同眉宇紧蹙,双眸专注,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抬头朝韩芸汐和龙非夜看了一眼。

    大家都等着,以为他会说话,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又低下头去。

    "到底怎么样?"端木瑶等不及了。

    曹同看了看时间,终是面露难色,"公主,在下还未查出死因,还有时间,在下尽力。"

    都过了一个多时辰,居然连怎么死都还不清楚,那还怎么找其他证据呀?

    端木瑶怒了,曹同,你这是什么话?怎么会查不出死因?你算什么天下第一个仵作呀!"

    "瑶公主,你自己瞧瞧吧,皇后娘娘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病的迹象。"曹同解释道。

    "如果那么好查出来,还找你来作甚?"端木瑶反问道。

    曹同无奈,只能闭嘴。他并非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却是第一次遇到时间这么紧的,他得抓紧时间。

    韩芸汐也一只打量着尸体,心下纳闷不已,她基本已经排除了外伤的可能,也没有中毒,难不成是病逝的?

    有些因病致死的情况,别说古代的验尸技术,就是现在的医学也无法在短时间里查出。

    "瑶公主,在下可以肯定,王妃娘娘并非外力致死,也并非中毒致死,如今只有一种可能,便是因病致死。不知王妃娘娘以往可有什么病症?"曹同认真问。

    "我母后的身体一只很好,只偶会会收些风寒,绝不可能病死!必定是有人害死她的!"端木瑶激动了。

    虽然她离开母后已久,但是平素都有书信往来,母后的情况她很了解。

    "瑶公主,在下不排除有人利用皇后娘娘的病症,谋害她。想查出死因,怕是得……"

    曹同犹豫着,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毕竟他面对的是西周皇后的尸体,要知道康成皇帝也一直在和楚家军和天宁摄政王交涉,要求归还皇后尸体,交出真凶。

    皇后虽死,却比活着更被重视呀!

    "怕是得什么?你倒是说呀!"端木瑶急急问。

    曹同还在犹豫,韩芸汐说了出来,"怕是要分尸解剖吧。"

    据韩芸汐了解,古代的仵作大多只是浅层次的检查而已,曹同敢解剖查询病变情况,还是令人意外的。

    "不可能!"

    端木瑶毫不犹豫地拒绝,尸骨不存化成血水她可以接受,但是,分尸解剖她接受不了!她绝不允许母后死后还要受那么大侮辱!

    "瑶公主,如果不分尸解剖,怕是无法查出真正的死因。"曹同无奈地说。

    "分尸解剖你就一定能查出来了吗?"端木瑶冷声反问。

    曹同很正值诚实地承认,"无法确定。"

    端木瑶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却已无力争辩什么,她跪倒在薛皇后尸体边上,盈在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后悔了!

    彻底后悔了!

    就不敢听信楚清歌欺骗,不该把知道闹到如今不可收拾的地步!

    母后的尸体马上就要消失了,她该拿什么去跟父皇交待?她原本还盼着能借用天山之力,威逼楚家和宁王,查清楚母后的死因,再把母后的遗体带回西周去呢。

    如今,她还有什么颜面回去?

    这一切,都是楚清歌害的!

    曹同并没有因为查不出死因而气馁,他的态度仍旧认真,"瑶公主,虽然无法确定皇后娘娘的死因,但是至少可以证明皇后娘娘并非秦王妃所杀。楚家污蔑秦王妃杀人,这意图倒是值得琢磨。"

    "除了他们还会是谁?楚清歌、宁承!本公主跟你们势不两立!"端木瑶恨得咬牙切齿,她想楚清歌现在一定在看她笑话吧。

    曹同并没有给出任何结论,而韩芸汐始终没有出声再为自己辩解,就这样,端木瑶坚信了杀人凶手就是楚家人。

    她多少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多么希望自己能够聪明一点,识破楚清歌的诡计,只可惜,事实就摆在眼前。

    忽然,尸体中发出一个诡异的声音,刹那间而已,薛皇后的尸体便化成了一滩血水,骸骨不存。

    "母后!瑶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端木瑶嚎啕大哭,泪流满面。

    虽然韩芸汐知晓真相,她始终无法同情端木瑶。她想,薛皇后就这样去了也好,免得再收折腾。

    真凶,就站在韩芸汐身旁。

    他负手而立,从始至终双眸都是冰冷的,像个无情的旁观者,置身之外。

    韩芸汐牵住他的手,低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