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85章 归府,嫌疑人有三

2018-06-21 09:43:28Ctrl+D 收藏本站

    到底是什么人劫持了宜太妃,目的何在?

    韩芸汐和龙非夜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宁南郡秦王府的现场,并且派人去了天安城的平北侯府查看慕容宛如的情况。

    不管劫徒劫持宜太妃有何目的,他们都得防一手,他们必须尽可能提防宜太妃将秘密泄露出去。慕容宛如虽然如植物人一样昏迷不醒,可是,却是威胁宜太妃的关键。

    抵达宁南秦王府的时候正是深夜,宜太妃的佛堂在秦王府后院的竹林里,隐蔽而幽静。

    宜太妃住到这里后,韩芸汐和龙非夜都没有来看过,今天算是第一次来。

    被杀影卫的尸体全都原地不动,遍布竹林,佛堂的火忽明忽暗的,远远看去,没有平素的庄重圣洁感,反倒森冷恐怖。

    韩芸汐和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路走过去,检查了不少影卫的尸体,这些尸体无一例外全都是被一剑封喉。

    他们走到佛堂中,发现佛堂里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宜太妃随时都可能从垂帘后走出来。

    就这佛堂周遭,足足三重防守,共有暗卫一百人,居然全军覆没,而且没有引起王府内其他暗卫的主意,这是何等能耐?速度该有多快?

    龙非夜眯敛着冰冷的眼睛,冷冷察看着周遭的一切,"桂嬷嬷呢?"

    楚西风立马将桂嬷嬷带进来,桂嬷嬷是佛堂里唯一的婢女,伺候宜太妃起居。

    "奴婢参见秦王殿下,王妃娘娘。"桂嬷嬷战战兢兢地跪地上磕头,发现宜太妃不见的人, 正是她。

    "最后见太妃是什么时候?"龙非夜冷冷问。

    "就做一碗面的时间,秦王殿下,此事太蹊跷了!那天老奴一直都陪着太妃,到了傍晚,她说要吃素面让老奴去做一碗过来,也就做一碗面的时间,老奴回来的时候太妃娘娘就不见了,整个佛堂哪都找不着。"桂嬷嬷如实交待。

    韩芸汐狐疑地朝龙非夜看了一眼,龙非夜知道她怀疑桂嬷嬷的可信度。能悄无声息杀影卫劫走人,若没有内应,很难办到吧。

    龙非夜给了韩芸汐一个放心的眼神,桂嬷嬷伺候宜太妃多年了,对宜太妃忠心耿耿,多要叛变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这里的摆设,可否动过?"龙非夜又问。

    桂嬷嬷看了一圈,很肯定,"秦王殿下,佛堂里什么都没被动过。"

    楚西风补充了一句,"殿下,里里外外属下都检查过了,劫徒应该只到佛堂。"

    "如此说来,连太妃都没察觉到外头的动静?"龙非夜想确定的就是这个问题。

    如果宜太妃有察觉到外头的动静,知道有刺客,至少会喊人,即便没把人喊来,至少会有挣扎的痕迹。

    煮一碗面的时间,无声无息杀死一百个影卫,甚至没有引起佛堂里宜太妃的注意,有这等能耐的,云空大陆没几个吧。

    "殿下,会不会是苍邱子?"楚西风狐疑地问。

    "无缘无故,他劫持太妃作甚?"韩芸汐这么一问,楚西风只能摇头,"只能说嫌疑吧,有这等能耐的普天之下估计只有六位。"

    "哪六位?"韩芸汐好奇了,对武林高手,她了解少之又少。

    "天山剑宗剑宗老人,苍邱子,女儿城城主冷月夫人,逍遥城城主齐宗霖,唐门前门主唐子晋。"楚西风答道。

    "还有一位呢?"韩芸汐又问。

    "就是秦王殿下自己……"楚西风颇为无奈,其实,如果顾北月的武功没有废,楚云翳的眼睛没有瞎掉,他们两人也排得上号。

    秦王殿下和唐子晋都可以排除掉,所以就剩下苍邱子、冷月夫人、齐宗霖三个人嫌疑最大,很不巧,这三人用的都是剑。

    影卫全是一剑封喉,看不出凶手使的是什么剑术,伤口很一般也什么特殊的,也看不出使用的剑的特点,所以,目前来看,三位嫌疑人已经无法排除了。

    当然,凶手也并非一定就在这三位中,只能说这三位的嫌疑最大。

    如果是苍邱子,那还好,若是冷月夫人和齐宗霖,那事情就更麻烦了,女儿城和逍遥城干的都是收人钱财,替人卖命的买卖,如果凶手真是两位城主之一的花,那就还得查出雇佣他们的真凶。

    "殿下,早该灭口的。"楚西风嘀咕,他对宜太妃那个贪图荣耀,贪生怕死的老女人向来没什么好印象。

    龙非夜很残忍无情,他残忍地将宜太妃软禁,不允许她离开佛堂半步,拒绝她去看慕容宛如,却不会没人性到连养母都杀,他终究喊了宜太妃十多年的母妃。

    正沉默着,天安城那边的消息送过来了,慕容宛如还在平北侯府,好端端的躺着,没什么异常。

    龙非夜琢磨了片刻,冷冷道,"楚西风,你亲自走一趟,布下埋伏。"

    慕容宛如当初联合李太后要杀害宜太妃,嫁祸给韩芸汐,反倒自食恶果,自己中了剧毒,沦为植物人,一直以为都靠韩芸汐每月供药物维持。

    只要慕容宛如没落到劫徒手上,宜太妃还会有所忌惮。

    "还有,安排人到女儿城和逍遥城打听打听。"龙非夜又说。

    "属下明白,属下立马去办。"楚西风领命而去。

    "你倒不怎么怀疑苍邱子。"韩芸汐淡淡说。

    龙非夜点了点头,苍邱子的动机不足,而且,苍邱子还不至于靠劫持宜太妃来威胁他,他要上天山的消息没有公开,苍邱子不会防他。

    这个时候,苍邱子比较头疼的应该是和唐门的婚约吧,他不会笨到同时与唐门、云空商会为敌,只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如果凶手是冲你的身世来的,宜太妃怕是不会有消息了,如果不是……"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咱们就等着勒索信送上门吧。"

    虽然事态很严重,可龙非夜和韩芸汐也只能暂时等消息,坐看事态发展。

    "把尸体都处理了,安排好后事,佛堂的事不许再议!"

    龙非夜交待暗卫之后,便同韩芸汐离开竹林佛堂。

    他们手牵手,走在秦王府幽静的小道上,很快就进入芙蓉院,走上木质回廊。

    宁南郡的秦王府同原本的王府如出一辙,走在这里,韩芸汐都有错觉,仿佛回到两年前的天宁帝都里的秦王府。

    两年前,他们还蛮经常一块走长廊里,但总是一前一后,如今,他牵着她,她与他并肩。

    都说世事难料,其实,人才是最难料想的。

    又到分岔路口,往右是他的寝宫,往左是她的云闲阁。他已经不再驻足,一路送到她的云闲阁。

    半夜三更,远远看去,云闲阁就院子里的灯亮,整座阁楼一片漆黑。韩芸汐以为赵嬷嬷她们全都睡下了,谁知道刚到院子门口,就听到抽泣声。

    有人在哭!

    "谁呀?"韩芸汐低声道。

    龙非夜没说话,一脚踹开门,宜太妃被劫,证明秦王府也并非绝对的安全。

    "谁!"

    哭声立马变成质问,韩芸汐认出了这是百里茗香的声音。

    很快,百里茗香就从屋角走了出来,一见到龙非夜和韩芸汐,刹那间就愣了,待她缓过神来,韩芸汐已经走到她面前。

    "茗香,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韩芸汐认真问。

    虽然光线不是很足,可是,她还是看到百里茗香哭得眼睛都肿了,天晓得她哭多久了。

    百里茗香还未回答,龙非夜先冷冷对韩芸汐道,"早点休息,明日一块到中南都督府走一趟。"

    他说完,转身就走。

    到门口,他便叫来暗卫,低声吩咐,"加派防守,尤其是芙蓉院。"

    百里茗香低着头,双手握得紧紧的,她告诉自己不要再看了,能听到他的声音,已是万幸,不能再看了。

    可是,她最后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去,只可惜,他那冷漠的背影早已消失不见。

    见王妃娘娘盯着她看,她连忙避开眼神,"王妃娘娘,你……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谁欺负你了?"韩芸汐不悦地问,"你哭多久了?不要眼睛了吗?"

    百里茗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急忙忙擦眼泪,"没……我就是,就是想我娘亲了,今日是我娘亲的忌日。"

    "当真?"韩芸汐狐疑地问。

    "在药鬼堂受委屈了?还是……小玉儿又怎么着你了?"韩芸汐又问,苏小玉那臭丫头嘴巴毒辣,刁难百里茗香也不是没有过。

    "不是不是!"百里茗香立马否认,"王妃娘娘,小玉儿还是孩子,还不至于把我弄哭了。我真的是想我娘了。"

    实际上,苏小玉今晚上又羞辱了她一番,赶她走。

    打从顾北月离开宁南之后,苏小玉就没少找她麻烦,苏小玉是个孩子没错,可是,她可不是一般的孩子。

    就这短短的几个月,她被苏小玉用凉水淋过她,抓蛇吓唬过她,在她床上放死老鼠,甚至还绊倒她好几回。这些她都可以忍了,算了,可是,那小丫头的嘴巴真真太毒辣了,用一张嘴就能把人羞辱死。

    虽然她自小被养在深闺里,可是,她也不至于被一个小孩子欺负成这样,奈何,苏小玉手里掌控着她的把柄。

    韩芸汐想,百里茗香再不济也还真不可能被苏小玉那小丫头欺负成这样,她信了百里茗香。

    就这个时候,苏小玉忽然开门出来……**:修改上一章末尾两个笔误,一个是陈太后,改为李太后;一个是龙非夜并非天徽之子,改为龙非夜并非天宁先帝之子,请大家知悉。另:君亦邪的师父为白彦青,之前有出现的白青彦系笔误,不必见谅,请倾尽鄙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