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13章 别说话,吻我

2018-06-21 09:42:52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舍不得让龙非夜太辛苦,所以,只能把龙非夜那帮俊俏的师弟们找来,分担他的辛苦了。

    如果说这也是爱情自私的一种,她打死不承认!这明明是她聪明机智好不好?

    龙非夜让师弟们靠近,大概跟他们解释了一下,大家便知道怎么做了。

    其中力气最大的一位像龙非夜刚刚那样,踩到竹索桥上去,一手伸前,一手压后,保持平衡另一人马上拉住他的手,稳住之后,两脚一前一后踩上竹桥,一站上去,竹索桥还是晃了好大一下,幸好那人很快就稳住。

    韩芸汐看着,暗自庆幸,幸好她想到了搭人桥的办法,否则,就她的力气和平衡感踩上去,还真会一站上桥就掉下来的,指不定还会把龙非夜也拖下桥,那时候就真会被笑话了。

    第二个上桥的人站稳之后,第三个人便上前,他并没有上桥,而是站在悬崖边上拉住了第二个的往前伸来的手。

    桥上的两个人借第三个人的力量,小心翼翼后退,退出了一个人的位置之后,第三个人才上桥站稳。

    以此类推,不一会儿,整座竹索桥就站满了俊俏的男弟子,几乎从桥头排到桥尾去,每一个人自己保持平衡的时候,都拉住前后两人的手,帮助前后两人保持平衡的同时,也帮助整个队伍保持平衡。

    幽婆婆凌空而上,为他们让道。她不可思议地摇头,"这是谁想出的法子,太聪明了。"

    "师父,是韩芸汐。"身旁的弟子如实禀告。

    幽婆婆更不可思议,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有勇有谋,处变不惊,呵呵,怪不得非夜能瞧得上眼。"

    "师父,夜师兄怎么不让韩芸汐上天山拜师呢?夜师兄亲自引荐,必定会人愿意收她为徒的,这样就不能过桥了吗?"弟子好奇地问。

    "就她的年纪还一点武功都不会,看样子是不适合练武。"幽婆婆这样猜测并无道理,毕竟当龙非夜的女人不会武功,说不过去呀。

    幽婆婆很快就走了,而在场的女弟子们几乎全都傻眼,她们这才明白怎么回事,若非刚刚见韩芸汐跟龙非夜说悄悄话,她们绝对想不到这个办法是韩芸汐想出来的。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韩芸汐非常聪明。

    苍晓盈不可思议地摇头,她拼命地想,拼命地看,想找出破绽来,可惜,韩芸汐这个办法就是没有违背门规。

    门规规定,除了上山拜师学武的人由引路人带上山,其他任何不会武功的人必须一步一步走过竹索桥,帮助她的人也不可以使用武功过桥。

    之所以会有这个规定,是因为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都有很多人上天山求助,剑宗上一任掌门人为了拦住这些人定下了这个规矩,如果有人能徒步走过竹索桥就答应出手相助,打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上天山求助了。

    而这个规矩却被沿用下来,变成今日的门规。

    其实,天山剑宗自古不涉世俗纷争,就算有武功的人,也不能轻易过竹索桥的,韩芸汐若非被龙非夜带过来,就连看到这座桥的机会都未必会有。

    苍晓盈想了很久,始终没找出破绽。

    韩芸汐想出的这个办法,简直是绝了!

    终于,龙非夜也上桥了,他排在桥头第一个。他后面的小师弟真心不敢拉他的手,只能用手搭在他肩上,施力。

    龙非夜站稳了之后,从韩芸汐伸来手,他宠溺地笑着,想是邀请。

    看着他的大手,在场多少女子会浮想联翩呀,那是她们多少次午夜梦回想紧紧牵住的手。可惜,她们没人敢上前,即便是权大势大的苍晓盈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韩芸汐浅浅笑着,优雅地将纤纤素手放在龙非夜大手里。

    龙非夜又拉起她另一手,带着她过桥。

    后面的人齐刷刷后退一步,空出了桥上的位置,韩芸汐优雅地踩上来,整个铁索桥被男人们踩得非常稳,她两脚踩上来都没有晃荡。

    这是第一步。

    很快,大家又齐刷刷后退,继续空出位置,韩芸汐仍旧稳稳地往前。

    她走了四五步之后,才开始感觉晃动感,但是留在悬崖上的男弟子很快就上桥来,像刚刚那样,一个接着一个占据了桥上空出来的位置,以保证桥的两端都是稳固的。

    就这样,一条长长的队伍,不断朝桥尾移动,队伍里全都是男子,就只有韩芸汐一个女子,被众人稳稳地保护在中间。

    她和龙非夜手牵手,面对面,龙非夜后退一步,她便前进一步,一路往后走。

    脚下的万丈深渊,两边没有任何依靠,可是,前后全都是天山剑宗一等一的高手,身旁还有龙非夜呀!

    韩芸汐她怕啥?

    她走着走着,觉得脚步都轻盈了起来。被龙非夜这么牵着,这么一进一退,她好想和他跳一支华尔兹。

    韩芸汐和龙非夜之间这一幕,美好而优雅,而整个退伍,却壮观,华丽。

    悬崖上那些赶来看热闹,看笑话的女弟子们全目不转睛地看着,一时间都缓过神来,只觉得眼前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场美丽而又奢华的美梦,只可惜,她们都不是梦里的女主角。

    苍晓盈看得都出了神,哪怕这美好的梦境不属于她,她仍旧控制不住地沉浸其中,希望这场梦永远都不要醒。

    原来,得不到的爱情,哪怕是可以看到,都会有满足感呀!

    很快,大家便从美梦中清醒过来。因为,韩芸汐龙非夜和众弟子护送下,安全而顺利地过了组索桥,抵达了第二重山。

    美梦一醒,大家都回到现实。现实就是韩芸汐得尽了宠爱,出尽了风头。

    计划落空的苍晓盈怒而冲天飞出,追了过去。

    "韩芸汐,靠这么多男人过桥,算什么本事?有种我们比一场?谁都不靠,就靠自己,看看谁能先过桥?"苍晓盈认真说。

    韩芸汐回头看去,忽然就笑了,"我为什么要跟你比?"

    "靠男人算什么本事?你若真有本事就靠自己!"苍晓盈质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我有本事了吗?"

    韩芸汐故作一脸迷茫,她才不会为争一口气又折回去冒险,她真的害怕那座桥,掉下去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苍晓盈气结,还是激将她,"你!你怕了?"

    韩芸汐挽住龙非夜的手,认真说,"他不在身旁,我会怕。"

    苍晓盈自幼就被众人高高捧着,除了再唐离那件事上受委屈,还从未这么憋屈过呢。

    她一时忍不住,怒骂,"韩芸汐,你不要脸!

    龙非夜正要开口,韩芸汐却拦住。女人的事情,她不喜欢他插嘴。

    被骂了,她还是不生气,饶有兴致地打量起苍晓盈来,半晌,她才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唐门少主的未婚妻,你的名字我听过!"

    什么?

    这个女人现在才知道她的身份?苍晓盈这三个字即便在天山之下都是响当当的呀!

    韩芸汐这句简直是在侮辱她。

    苍晓盈怒不可遏,谁知,韩芸汐又看了她一眼,喃喃自语,"万幸万幸,幸好唐少主没娶你呀……"

    后面的话,韩芸汐没说下去。而恰恰是因为她没说下去,才更具讽刺意味。苍晓盈什么都好,就是丑了些,这事,大家心中有数的。

    唐离逃婚的原因,并非因为苍晓盈丑,但是,被韩芸汐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便都认为唐离是嫌苍晓盈丑才没逃婚的。

    苍晓盈被气得险些哭出来,"你们欺负人!我告诉我爹爹去,你们等着!"

    她狠狠一跺脚,转身就走了。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阴狠,端木瑶和苍邱子前些日子就回到天山了,他早就等着了,他倒要瞧瞧这二人会在师父面前演出什么戏码来!

    韩芸汐同龙非夜那帮师弟们道谢之后,他们就都退下了。

    可是,周遭的女弟子们还是不愿意走,韩芸汐顺利过桥了,前面的路基本没什么阻碍,她们不是留下看韩芸汐好戏的,而是舍不得龙非夜。

    好不容易才见到龙非夜,她们巴不得多看几眼呢。要知道,一旦龙非夜到了天山顶,她们要见他就不容易了。天山顶是剑宗掌门人修行之地,一般的弟子岂能随便进入?

    "过桥了,你想讨什么赏?"龙非夜总是不会忘记赏赐的事情。

    这一回,韩芸汐也没忘。

    她瞥了周遭还未散去的看客一眼,很快就转身面对龙非夜。

    "你想要什么,说……"

    龙非夜话还未说完,韩芸汐便道,"龙非夜,别说话,吻我!"

    她跟他,讨一个吻。

    这个家伙的桃花已经多到让她接受不了的程度了,她想当众宣布所有权!

    龙非夜愣了,他看着韩芸汐,看了好久好久,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比起之前的小心翼翼,矜持羞赧,他更喜欢这样的她,如此勇敢,如此坦诚。

    龙非夜很听话,一个字都没多说,霸道地攫取韩芸汐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去,越吻越深,越吻越激烈。

    吊桥边,悬崖上,两人相拥激吻,这是天山有史以来,最美的一道风景,美得满山的桃花都暗淡了。

    龙非夜,你知道吗?

    韩芸汐其实很胆小,因为你的爱,她恃爱而勇。

    深深的一吻,韩芸汐被吻险些瘫在龙非夜怀里,龙非夜才愿意放开。

    周遭的目光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上山后,会遇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