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717章 毒,最大的破绽

2018-06-21 09:42:47Ctrl+D 收藏本站

    苍邱子说完了就要走,可是,龙非夜还是拦住,岂止韩芸汐不甘心呀!他更咽不下这一口气。

    韩芸汐还努力地回忆,想找破绽,龙非夜已冷冷开口,"苍师叔,既然端木瑶和那个侍女都在天山顶,不如把她们叫下来,当着三位师叔的面问清楚。"

    "怎么,非夜你这是不相信师叔说的话?"苍邱子冷笑道,他刚刚那番说辞是早就准备好的,那个侍女也是早安排好的,并不怕龙非夜追查下去。

    在迷途空湖的证人就那么几个,女儿城冷家家破人亡,绝对不会帮龙非夜作证的。

    "师父既在闭关,此事也就别打扰他老人家。今日幽姑姑和二师叔、三师叔都在,不如把证人都叫下来,问个明白。如果苍师叔真的不是帮凶,那此事也就作罢。本王也就不追究您的责任了。"龙非夜的语气客气,用词却一点儿都不客气呀!

    苍邱子信心满满,事情闹这么大了,他也确实得把证人叫下来为自己澄清,否则在场弟子众人,人多口杂,指不定明日就会有各种传言。

    他趁这机会撇清了所有嫌疑,到时候龙非夜和端木瑶争辩的时候,他就更有话语权了。

    "呵呵,老夫倒也想她们二人下来,当场为老夫做个证,只是,瑶瑶那脾气你也知道,肯不肯下来没个准,不如你这个当师哥的亲自上去叫吧?"

    在苍邱子的淫威之下,端木瑶早就惟命是从,苍邱子这么说不过是把戏做得更真一些罢了。

    事情闹这么大,两阁两院的弟子们围了那么多,在天山顶的端木瑶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早就远远地关注这边的情况,锁心院几个好事的小师妹来来回回给她传了不少话。

    韩芸汐狐疑着,龙非夜的态度这么强硬,想必是抓到苍邱子的破绽了,她虽然琢磨不透是什么,但是,她相信龙非夜不会打没把握的仗。她也不出声,不动声色地等着。

    龙非夜自是不会亲自去把端木瑶和侍女找来,他差了人去。

    那人都还未上到天山顶,端木瑶就带这个一个青衣侍女远远飞了过来,端木瑶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苍邱子一发话,她就迫不及待想过来。

    主仆两,一个白衣飘飘,一个青衣飘逸,从云雾弥漫的天山顶飞下来,仿若九天仙女飞落凡间,众人全都抬头看去,不少男子都看呆了。

    端木瑶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她不仅仅美,而且美得不食人间烟火,貌若天山,气质出尘。这样的女子,对凡俗中的男人是最有吸引力的。哪怕是在天山的弟子们,想见到端木瑶一面都很难。大家都知道端木瑶已经回来很久了,但是,都还没见到她本人呢。

    今日,总算能见到啦!

    然而,现实很快就让这帮翘首期盼的男子们失望了。

    端木瑶带着面具而来,一个银白面具将她的容貌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眼和嘴。

    端木瑶一落地,看的不是龙非夜,而是韩芸汐,她眼里只有狠,深入骨子里去的滔天恨意!因为韩芸汐的"一夜幕年",她的脸不满了皱纹和老人斑,丑得都不敢照镜子,从此以后都要带着面具示人。

    韩芸汐坦荡荡的,并没有回避端木瑶的恨意。

    若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餐草除根!

    韩芸汐只恨自己当初的毒针太慢,杀不了端木瑶,到了天山才要面对这么多麻烦。

    隐身在人群里的苍晓盈看了看韩芸汐,又看了看端木瑶,敏感得发觉端木瑶的面具一定和韩芸汐有关系。

    端木瑶是天山第一美人,她却是天山第一丑女,端木瑶打小就是龙非夜的师妹,她却一出生就注定和龙非夜敌对。对于端木瑶,苍晓盈一贯就没好感,她特想揭开端木瑶的面具,瞧个究竟!

    当然,她父亲在场,她不敢放肆。

    苍邱子装模作样将刚刚的事情跟端木瑶解释了一遍,语重心长说,"瑶瑶,你和你师兄的事情,师叔是管不了的,待你师父出关,你们师兄妹自己去理会。如今你师兄怀疑到师叔头上来,你可得为师叔做个证呀!"

    端木瑶朝龙非夜看去,心如刀割,委屈、不甘、后悔、绝望、辛酸、痛苦不断涌上心头,她的眼眶都湿了。只可惜,龙非夜就是那么无情冷酷的人,除了面对韩芸汐,他看任何人的眸光都是冷漠的。

    "你要作证?"他冷冷问。

    "是!"端木瑶毫不犹豫地回答。她已经毁了自己,就不介意毁掉眼前这个男人,她要玉石俱焚!

    龙非夜,你若不爱我,那就恨我吧!永远记住我,永远恨我!

    "苍师叔并非我的帮凶,这件事是我一个人做的,是我买通冷月夫人劫持宜太妃!苍师叔劝过我,我没听。"

    端木瑶嘴角泛起一抹自嘲,"我至今也不后悔。我劫持宜太妃其实也不是想要师兄的玄寒宝剑,那把剑我压不住,我不过想要把师兄引出来,帮我疗伤而已……只是,真真没想到师兄会这么心狠手辣,废了我的武功,还想杀我。若非苍师叔及时赶到,我这条小命休矣……"

    "瑶公主真的没有伤害宜太妃的意思,瑶公主受了很重的内伤,三番五次请求秦王殿下相助,秦王殿下非但不念同门之情,不出手相助,还每次都恶言相向。瑶公主也是一时冲动,才雇杀手劫人,瑶公主虽错在先,可是……"

    青衣侍女训练有素,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可是没想到秦王殿下会这么残忍,幸好苍长老跟过去找着公主了,否则……否则奴婢就再也见不到公主了!"

    "一丘之貉!"韩芸汐在心里暗骂。

    "你亲眼看到本王伤她了?"

    龙非夜冰冷的目光射向青衣侍女,青衣侍女猛地一个激灵,急急避开,双腿都忍不住发软,"没……没有,奴婢……不是,是苍长老把公主救回来,奴婢看到的。"

    "是你告诉苍师叔端木瑶去了迷途空湖?苍师叔才追过去的?"龙非夜又冷冷问。

    "是!"婢女咬着牙根壮胆。

    "苍师叔追到迷途空湖,正好撞见本王要杀你?"龙非夜再次朝端木瑶看去。

    "是!"比起青衣侍女,端木瑶底气足多了。

    龙非夜又朝苍邱子看去,"苍师叔拦不住端木瑶,拷问了侍女才追去迷途空湖?"

    龙非夜这么反复询问让苍邱子不安起来,可是,他那个说辞是深思熟虑过的,并没有什么破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很肯定,"是!"

    他和端木瑶,侍女三人的口径是一样的,除了找到另外的人证,否则龙非夜奈何不了他什么。

    "非夜,现在,你相信了吧?"苍邱子认真问。

    谁知道,龙非夜一字字冰凉凉的回答他,"不、相、信!"

    "哼,事情都到这份上,该做的,能做的老夫都做了,信不信随你!老夫问心无愧!"苍邱子严厉起来,"就算你不相信,老夫也不后悔救……"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冷冷道,"那请问师叔为何没有中毒?"

    中毒?

    苍邱子愣了,有些迷茫却又隐约想起了什么事,而韩芸汐却立马明白龙非夜的意思!

    她懂了!

    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毒,就是这件事最大的破绽呀!

    苍邱子眉头紧锁,似乎还没明白,韩芸汐冷不丁就启动梨花泪雨朝苍邱子打了一枚毒针。

    事出突然,苍邱子毫无反驳,中了毒针才反应过来,"韩芸汐,你好大的胆子!"

    话刚说完,他的腹部便开始疼痛起来。

    "韩芸汐,你……你竟敢对老夫下毒!来人啊!"

    苍邱子捂着肚子,想撑住,可是,毒就是毒,他根本撑不住,他很快就蹲了下去。

    众人皆惊,一时间锁心院所有弟子全都包围过来,苍晓盈急急上前搀住苍邱子,"爹爹,你怎么了?"

    "韩芸汐,你好大的胆子,敢在天山公然行凶!"

    "反了反了!来人,还不速速给老夫拿下。

    二长老和三长老都很愤怒,幽婆婆亦是震惊,"非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龙非夜将韩芸汐拉到身后去护着,冷声,"芸汐不过是想证明事情的真相罢了,诸位,稍安勿躁。"

    这时候,苍邱子已经知道自己谎言的破绽在哪里了!想当初冷月夫人埋伏在迷途里那些杀手正是中毒引起腹部绞痛而无法埋伏龙非夜他们的。

    他此时此刻中的毒,和那帮女杀手中的毒是一样!

    苍邱子慌得都顾不上腹部绞痛,他不能给韩芸汐和龙非夜说出真相的机会,否则,他和端木瑶就百口莫辩了!

    苍邱子几乎是咆哮,"来人,把他们抓起来!快!"

    一时间,锁心院所有弟子拔剑而起,齐刷刷挥上龙非夜和韩芸汐。

    "师兄,且容非夜解释清楚,不急!"幽婆婆认真说。

    可是,苍邱子没理睬她,锁心院的弟子们也没理睬她,就连苍晓盈也从父亲的语气里发现了不对劲,她也拔剑而起,直指龙非夜和韩芸汐。

    "韩芸汐,你敢伤我爹爹,我跟你拼了!"

    幽婆婆拦不住,二长老和三长老早就退开。剑拔弩张,争斗一触即发,龙非夜正要拔剑,韩芸汐却忽然拦住。

    她冷声,"苍邱子,马上让你的人都退下,否则,本王妃保证没人可以解得了你中的毒,不信你试试!"

    苍邱子大怔,这个时候,韩芸汐和龙非夜背后传来了一个低沉而严肃的声音,"哪来的野丫头,敢在本尊脚下撒野?"